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8章 :取而代之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褚容儿自打从三皇子府回来后,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上官氏将女儿的微妙变化看眼里,忧心不已。

    谁不知三皇子殿下和大皇子殿下是京中闺秀梦中最佳夫婿人选,谁都想嫁给这两人。

    犹胜半筹的三皇子殿下是年轻才俊中的佼佼者,平日里不知见过多少姑娘家倾心于他,女儿这状态,怕是在三皇子府里见着了人,动了心思。

    虽说他们三房是做皇商的,可身份也不太一般,自己的嫡女当然不可能嫁作人妾。

    即使这人是皇子也不成。

    “绣着什么呢。”

    褚容儿正坐在小榻上做着针线,上官氏没让人禀报就进来,看见女儿正眉眼含春的绣着针线,是彼有些深意的香囊。

    上官氏目光闪动,笑着伸手拿过来看了一眼又还回给女儿。

    “母亲,你怎么过来了?”

    褚容儿只看一眼,没敢太明显,生怕母亲发现她的小心思。

    上官氏像是无事般坐下来,柔声说:“你嫂嫂已经睡下了,过来瞧瞧,怎么突然绣起这个了?”

    “就是无事绣着玩,母亲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褚容儿赶紧将那香囊收到一边。

    撩了眼女儿的动作,上官氏道:“你也到说亲的年纪了。”

    “母亲!”褚容儿面显娇羞。

    “女儿大了,终归是要嫁的,可惜,这京地里就没有个配得上我的容儿。”

    “母亲太高看女儿了,其实京地里还是有许多俊才,只是母亲没看着罢了。”

    “比如三殿下这样?”上官氏突然笑着接一句。

    褚容儿猛一听到三殿下的字眼,眼神一恍,躲闪着上官氏的视线。

    “母亲怎么突然扯到三殿下这里来了。”

    “不过是拿个比较罢了,我的容儿真的该嫁了。”

    上官氏这一声低叹,不知怎的,叫褚容儿有些心不安。

    就好像她内心的秘密早就被识破,可她明明藏得很好,母亲不是一直不知道吗?

    一定是她太疑神疑鬼了。

    “褚玥马上就要从蒋家那边回来了,你与她同龄,京内适婚女子不少,可她的身份却是越在你的前面,好的儿郎怕是早就被大房那边订下了。你自己也该上点心了,别整日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褚容儿抿了抿唇,“我没有想不切实际的。”

    三皇子殿下还未有侧妃,其实以她的身份,可以的。

    上官氏见女儿这般,不由得担忧。

    蒋氏的儿媳妇有手段,嫡女更是被养得不简单,自己这个蠢女儿哪里是对手。

    如果不是杨氏能将齐氏比下一筹,上官氏更忧心。

    两家的儿子相对比,也是有差别。

    褚家大子褚耀官位就比自家儿子褚闵强一些,总是压着这么一层。

    皇商说得好听,可实际上也不独褚家这份,随时可能被取代。

    上官氏摁着隐隐跳动的额角,走出褚容儿的小院。

    “听说了吗?墨府被赐给郑将军了,如今成了郑府。”

    “昨日刚赐下的,今晨就有人看到墨府被搬空了。”

    “墨家就这么没落了?”

    “可不是,两位墨将军都命丧黄泉了,墨府空着也是闲摆置。”

    “其实墨家挺可怜的……”一个弱小的声音传来。

    “败家军,哪曾可怜了?”

    “可是……”

    “咳!”上官氏听了半晌,站在边上咳嗽一声,正嚼舌根的丫鬟们瞬间噤声。

    “三夫人!”

    “都在这里说什么呢,别的院我便不管了,可西院有些话不该说的都装好在心里边。”

    “是。”

    训了话的上官氏摆手,丫鬟们瞬间散开。

    程嬷嬷小心地搀扶着往回走,小声说:“这墨家拥兵自重,早晚的事。”

    上官氏凉凉地瞥了眼过来,淡声道:“嬷嬷这话可在我这儿说说便罢。”

    “是,奴婢就是嘴巴欠,多说了些。”

    ……

    郭远将新的折子放到褚肆的案前,立在旁侧沉默看着褚肆拿起那份折子看了老半晌。

    “郑判如今水涨船高了。”

    冷淡的嗓音丢出,手里的折子也落回桌面。

    “爷,三皇子和大皇子同时为这人说话,一时在朝中风头大胜。如今又夺取了墨府,日后怕是要行走朝中的。”

    郭远有些担忧,毕竟那郑判怎么说也是墨缄的人。

    墨缄不喜自家爷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了,保不准这郑判会不会公报私仇。

    “郑判不敢对爷如何。”

    徐青笃定地道。

    郭远一想也是,不怕他们爷报复的,可尽管的来。

    墨将军和自家爷不和,还对爷动手脚,可也没见爷报复回去啊。

    两人同时想到这点,小小纳闷了下。

    “爷,墨家两位小姐正跪在三皇子府外呢。”郭远突然想起这事,说道。

    褚肆抿着凉薄的唇,瞧不清他的情绪。

    徐青道:“墨家那两位怕是还不知这事和三皇子有关吧。”

    “墨将军和三殿下曾也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人走茶凉,人心难测啊。”

    看看现在三殿下的态度,虽说给墨缄要了一个护国将军之名,可又能如何?

    “爷?您要出府?”

    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突见桌案前的男人起身往外走。

    二人均是一愣。

    爷现在可是在告假期间啊。

    ……

    舒锦意站在院门前,神色冷沉,耳边响过下人们议论的声音。

    墨家易手他人,从此再无墨家。

    深深呼吸,眼目重重垂闭。

    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旁边经过,抬起视线望去。

    褚肆的身影从自己的眼前掠过,似没有发现离十几步开外的她。

    “爷。”

    身后紧跟着的是徐青和郭远。

    舒锦意重拾心绪,提步跟在后面。

    白婉几人见状,愣着跟上。

    外边的马车已经备好,褚肆出府门就令车夫打马离开。

    舒锦意站在门前,只能看见马车尾影。

    “少夫人可是有什么话要和相爷说?”

    见舒锦意跟在后面出来,以为她是有什么话要对褚肆说,清羑不禁问了句。

    舒锦意手捏着门框,抿紧了唇,摇头。

    她和他又能说什么?

    “给三皇子妃递个帖子,就说我这里有几样好茶同她分享。”

    “少夫人,您这边确实是有几样茶,可也不是……”

    “不是好茶,那就去相爷那边取几样来。”

    “是,奴婢这就去和赵先生说说。”书颐连忙道声就走。

    凝视前方,舒锦意的眉目渐渐凝聚如霜的清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