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8章 :一丝破绽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不过轻巧一举,却让几方猜测疑虑。

    特别是大房这边,两虎相争最终的结果只能存活一方。

    在朝中,褚暨极力打压褚肆,可偏生皇上重用他。

    明里暗里,褚肆表现出来的都是中立,谁的位也不站,颇得皇上宠信。

    褚肆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现如今竟用自己的夫人乱其象。

    一边往誉王接近,朝中正猜着褚肆是不是念及当年‘友情’站了誉王的位,可没等他们猜出个一二来,又突然示好贤王府。

    到叫人猜不出他想干什么了。

    褚暨今日在朝中受了些郁气,回府就发泄怒火。

    蒋氏正走进来,见褚暨扫落桌上拿回府的公文,手一摆,身边的人立即定住在外边。

    “老爷这是怎么了?火气如此大。”

    “夫人怎么过来了。”

    “过来瞧瞧。可是朝中出什么事了?叫老爷发这么大的火气。”

    褚暨冷笑一声:“还能是什么事,小人作乱罢了。”

    “既然是小人,老爷好好教训着便是,莫将自个的身体气坏了。”蒋氏是聪明人,一听就知褚暨说的是褚肆。

    因为褚肆突然居高位,也叫大房忐忑不已。

    褚暨也不想与妇人多说这些,阴沉着脸问:“褚肆的媳妇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回了院被二弟妹叫去训了一顿,也不知其中真假。”

    蒋氏怀疑是刘氏故意做给他们看的。

    褚暨皱了皱眉头:“二弟去后,二弟妹越发不像话了,连个儿媳妇也能教成这样,你这做大伯母的,有空提点几句,免得祸害了褚府。”

    “是。”

    “好了,趁着时辰还尚早些,我去北厢一趟。”

    “老夫人这会儿怕是……”

    褚暨摆摆手,蒋氏只好退了出去,想要打探那女人的事,也没机会开口。

    褚暨提着灯笼,进了老夫人的堂院。

    姚嬷嬷将夜来的褚暨引进屋,就退去。

    老夫人借着由头省了媳妇儿媳妇们的定省,褚暨突然过来,却也没觉得意外。

    “孩儿给母亲请安了!”

    “起吧。”

    “是,”褚暨请了安,到老夫人面前,说:“听说母亲身体有恙,可叫水大夫瞧过了?”

    “也是你有心来看我这糟老太婆,身子也没什么大碍,你有事,便说吧。”

    “阿肆那里,不知母亲可有提上两句?”

    老夫人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给他母亲提了几次。”

    “可……”

    “你有话便直说,在我这老太婆这里还吱吱唔唔的?”老夫人颇有几分不耐烦。

    “事关褚家,还请母亲多劝劝阿肆,我这做大伯的也不好说。再来,我和他同朝为官,多有不便。母亲若是还肯为褚家着想,定要说服了他才是。”

    老夫人揉了揉发疼的脑仁,“下去吧。”

    “母亲……”

    “我这里有分寸,去吧。”老夫人叹息着摆手。

    褚暨知道老夫人会做,事关褚家生死存亡,不得不重视。

    “母亲好生安养,孩儿就告退了。”

    待褚暨退去,姚嬷嬷从小门进来,扶着老夫人回里屋。

    “姚嬷嬷,他们这是要我难为啊。”

    “为了褚家,老夫人也是没有法子,老夫人不必自责。”

    老夫人叹气:“只能苦了阿肆这孩子了。”

    褚家两位能臣,必须斩其一,方才能保住褚家安定。

    而老夫人选择了褚暨,弃褚肆。

    ……

    此时,我们那位命苦的相爷正坐在屋中位置上,用深不可测的眼神详端着安安分分的舒锦意。

    “母亲差人来说了话,你就没什么要向我解释的。”

    他的声音缓而轻,但绝对不是温柔的。

    舒锦意垂着眼帘,端坐在他的对面,目光落在花纹极好看的地毯上,没回应。

    要她说知错,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若说没错,也大不合适。

    所以她只能沉默。

    “为何赠琴贤王妃,听府里的下人说,那乌木琴是舒家姨娘留下来唯一之物。”

    这番话,又是徐徐缓慢,听不出他半点不耐。

    就像是大哥哥开导小妹妹的语气。

    舒锦意有些想要发笑,忍住了。

    褚肆真当她是孩子呢。

    “正因为如此,才要送。”

    如果不是舒锦意,换作别的女人,褚肆早就怀疑了。

    在所有人看来,舒锦意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蠢笨之人,哪里有这种弯弯绕绕的心思。

    褚肆也是这么认为。

    “往后行事,且问过母亲了再做。”

    最终,褚肆说了句,起身要离开。

    “是。”

    舒锦意的表现就像是个怯懦听话的媳妇,没破绽。

    褚肆行走出两步,又突然回头正欲要说话,黑眸却突然眯起。

    舒锦意以为他走了,拿起小桌边的温茶,坐直了腰身,啜了两口。

    拿杯的动作有些奇怪,观察入微的褚肆注意到她的两指很随意的拿住杯托,盖子往桌子正面覆放。

    一般人喝茶都会用杯盖子轻轻卡着茶杯处,吹开温气,然后慢慢品偿。

    就算不用盖,也会倒着放,以免杯盖沾了灰尘。

    “阿缄,说你多少次了,茶盖得反着过来放。”脑中响过姬无舟对墨缄无奈的纠正声。

    视线下的那张薄唇正含着杯沿,将一杯茶一口饮尽。

    “阿缄,品茶莫牛饮!改,得好好改过来!”又是姬无舟烦人的声音。

    “杯盖别往正放,反着放。”这次是他的声音。

    正喝茶的舒锦意闻言,下意识的道:“我没那等穷讲究……”

    褚肆倏地眯紧了黑眸,死死盯着舒锦意僵掉的背部。

    “相爷您还在啊……”舒锦意把手里的茶放回去,低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会改过来,谢相爷提醒。”

    褚肆站住身形,足足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才转身离开。

    巧合罢了。

    褚肆在心里边提醒自己,他疯了才会觉得坐在那里喝茶的人是他。

    匆匆走出舒锦意的院子,褚肆大步朝府外去。

    徐青和郭远紧随其后,两人都在心里猜测着相爷是不是因为少夫人的事不高兴了,可坐在那儿说话时,好好的啊。

    舒锦意轻吁了一口气,重新拿起桌上的茶水喝,只是视线不小心落到了直盖在桌上的杯盖,似想起了什么,柳眉微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