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30章 :挖坟守爱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被赶出书房的舒锦意只在心里嘀咕一句:脾气真大。

    “少夫人您以后还是别再惹相爷生气了,没得叫相爷厌烦您。”

    白婉可怕死了褚肆。

    舒锦意却浑不在意,在她眼里,褚肆就是只纸老虎!

    “可惜,没能拿出个一两本来。”

    白婉一听,都要哭了,“少夫人想看,奴婢差人寻些来就是,又何必要去触怒相爷呢。”

    舒锦意摇了摇头。

    她要阅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找着的。

    方才褚肆的反应,真出乎她意料之外。

    “爷,少夫人不知情,是属下没……”

    赵廉正要替舒锦意解释一句,捏着兵书的人手一抬,显得有些无力的摆了摆。

    赵廉叹息一声,退了出去。

    褚肆无力的跌坐在到椅子里,盯着手里的兵书发愣。

    这时徐青和郭远同时走了进来,见褚肆对着手里的兵书发呆,一时没说话。

    “说。”

    沉哑的声调吐出来,两人才踏前一步。

    徐青道:“那天少夫人确实是和昭华公主在郑府单独碰面,还谈了一会儿话。那些话……也是从少夫人口中传述。”

    越是后面,声音越是弱。

    徐青还真没想过,性子怯懦的少夫人竟然会在背后嚼人舌根,甚至是给郑判造了谣。

    褚肆捏紧手中兵书,声音平静:“能闭嘴的只有死人了。”

    “是。”

    爷这是要给少夫人抹平这事?

    徐青得来的证实,正是昭华公主身边的心腹宫女。

    褚肆轻飘飘一句话,就决定了那宫女的生死。

    “昭华公主那里……”

    宫女可以处理,但昭华公主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岂能说动就动。

    “昭华公主是个聪明人。”

    “是,属下明白了。”

    昭华公主可不会想要得罪褚肆。

    郭远这边拿着外面消息的纸条,放到案前,道:“这是最近江家那边的动作和两位王爷接触过的人。”

    褚肆打开看一眼便投进小炉鼎中。

    “墨家……”刚开口,喉咙就有些涩,“两位夫人动向,派人过去多注意些。”

    “是。”

    书房内一时安静得可怕。

    褚肆往窗外扫了眼,带着人趁着天色还未暗离开褚府。

    刚离去,就有一个鬼鬼崇崇的身影往大房那边去。

    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两岸景色犹如百里的优美画卷!

    峰台处,是一座修建大方的又完好的坟墓,对着青山浮萍,将这山脉的好风水聚拢其中,占领了最好的风水宝地。

    墓前,挺直立着颀长身影,幽邃眼目凝视着前面的碑文。

    如若舒锦意站在这里,怕是要瞪掉眼珠子。

    碑中赫然刻着:墨缄之墓。

    站在碑前的人,将手里的兵书抚平,平放到墓前。

    守在前面的郭远对着那萧瑟的背影深深一叹。

    爷对那人用情之深,只怕会让听到的人为之颤抖吧。

    亲手挖坟,亲手将那面目全非的人下葬前还抱着那块烂骨肉说了好些话……

    那情形想着就觉得可怕,更何况是亲眼所见。

    褚肆近乎变态的深情,令听者感到害怕,又是心疼。

    “别怕……别怕……有我……”

    嘶哑夹着颤抖的声音被风吹得几乎听不见。

    ……

    舒锦意泡过澡后,寻思着找些东西来打发时间,褚肆就带着一股冷风进来了。

    鼻子敏锐的她,闻出他身上的冷气息似从山涧带出来的泥土和青草味。

    顺着视线朝他脚上的靴子看了眼,果然见边缘上沾了新泥。

    冷目瞥着刚沐浴过的舒锦意,眼中静如止水。

    舒锦意被他瞧得一阵不适,下意识的垂下眼皮,掩饰她眼中的神色。

    “这么晚了,相爷怎么过来了?”

    难道是来算白天的账?

    “不管你怀着什么目的对昭华公主说那些话,但,不要越了那条线。”

    声音比白天时更瘆人,舒锦意觉得他一定是受了什么打击。

    他能知道自己和昭华公主说过话,她半点不觉得稀奇。

    毕竟她做得这么明显。

    “是我口无遮拦,让相爷为难了。”

    “往后想看话本,让赵廉寻来就是,书房那里就不要进了。”

    褚肆声音冷硬道。

    舒锦意点头,“是。”

    不管对方说什么,她只管顺从就是。

    褚肆硬冷的黑眸扫了低头的舒锦意,想着之前的自己怎么会从她身上看到那人的影子?简直可笑。

    可以说,八年前的舒锦意是他褚肆的耻辱。

    他没怨她,事不关她,他把她成妹妹一样养着,只是两人的关系跟陌生人相差无几。

    最近,他却发现向来安分的人慢慢变得不安分了。

    褚肆瞥着少女微抿着的嘴唇,一股没来由的烦躁袭上心头。

    什么话没再说,转身大步离开。

    舒锦意听到远去的脚步声,慢慢抬起头,她肯定刚才的褚肆还想要同自己说什么话,却没说。

    再低头看毡毯上沾上的泥土,黑眸闪动。

    ……

    刘氏从庵堂出来,正听着宋嬷嬷说话。

    末了,嘴角扯出冷笑,“还以为要闹出什么事来,上官氏竟使这种计量搬弄大房的关系。”

    宋嬷嬷说的是蒋氏找人暗查褚暨养外室的事,再听刘氏不屑冷笑,宋嬷嬷压着声道:“夫人似对三夫人所为不屑。”

    “褚暨这人小心谨慎,若真有喜欢的,光明正大纳了就是,哪里会偷偷养在外边,不是有辱他的身份吗?奈何上官氏这般玲珑人物也瞧不清他的真面目。且等着吧,有上官氏受的。”

    宋嬷嬷叹道:“三夫人毕竟不如您来得深切体会,哪里通透得到底。”

    刘氏指尖一颤,眼目徒然狠厉:“是啊,他们哪里有我们这孤儿寡母来得深切体会他的手段。”

    宋嬷嬷见刘氏又怀恨过去,忙转了话,说些轻松的,将舒锦意和褚肆的相处说了说。

    “依奴婢看,少夫人还是可造的!”

    刘氏揉着穴道,深叹一声:“也就看她的本事了,再没动静,阿肆房里就该多添几个姨娘了。”

    宋嬷嬷笑道:“每回夫人都这么说,相爷一句话,夫人还是心软了。”

    说到这个,刘氏也很无奈,突然回头问宋嬷嬷:“你说,阿肆心里边是不是惦记着什么人了?”

    “相爷将心事藏得紧,奴婢哪里能瞧得出来。”

    刘氏又是一叹,自个寻思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