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31章 :窥探秘密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将氏嫡子褚冶在褚家这辈排行老大,已有二十七。

    有褚暨这个父亲挡在前面,他很多能力不能全面发挥出来,只能呆在八品钦天监主薄的位置,一直不上不下的。

    上官氏的儿子褚闵也不过十九,就越过了她的儿子做了从七品的翰林院检讨。

    昨夜褚暨见过了褚老夫人后,今早就将蒋氏叫了过来。

    此时正坐在定安堂内,抿着唇,捏着拳头听老夫人尾尾道来的话。

    心里边满满的不甘。

    “阿肆那里既然要劝下来,阿冶也不能再站在那位置上。”

    说完前因后果,老夫人淡淡总结了句。

    蒋氏捏着手,不甘地道:“阿冶已经快而立之年,不过八品的官位,他要是真撤了下来,不是叫他以后被人笑话吗?”

    而立之年无所事事的像个少爷放在家中,叫她的儿子如何受得住?

    老夫人声音清冷道:“一切都是为了褚家着想。”

    “如若老夫人真为褚家着想,就不该让阿冶退出,应该让他……”

    “让他像他的父亲一样还是像阿肆那样?”老夫人的声音徒然大了起来。

    蒋氏白着脸不敢说话。

    褚暨让褚肆退出来,那褚冶也别想好好的呆在官场。

    这是老夫人能够替二房做的唯一一件事。

    蒋氏想褚肆变成废物,又想自己的儿子越过去,站得更高。

    哪里能什么好事都让大房占尽了。

    “你若有什么异议就找老大说,我乏了,出去吧。”

    “褚闵那里……是不是也该劝退?”

    既然自己的儿子不能再发展,上官氏的儿子也别想。

    “且再说吧,”老夫人手撑着额头,摆摆手。

    “是。儿媳退下了。”

    蒋氏扼着腕退出定安堂。

    姚嬷嬷叹息一声,“二夫人那边也实在辛苦了。”

    老夫人也无奈,“昨个阿肆在朝中给自己的大伯亏吃,朝中有不少议论。再放着不管,迟早是要出事。”

    皇上都开始纵容他们两人闹事了,这还得了。

    趁着现在的机会,将伯侄二人调开,也是件好事。

    “那晚些时候再将相爷叫到这边来?”

    “将他的母亲叫过来吧,有些话得和她说说。”

    “是。”

    姚嬷嬷带着个丫鬟下去了,没多会儿,刘氏就被请到了定安堂。

    听蒋氏刚从这里出去,脸色很不好看。

    此时刘氏被叫过来,被老夫人拿这样的眼神盯着,心中也很是不安。

    “老二走后,你为了二房也吃了不少苦。阿肆也很优秀,如今还做了丞相,就差个孩子了……”

    说到此处,刘氏颇为动容。

    相公走后,只剩下他们孤儿寡母,她多有辛苦自是不用说。

    “这都是儿媳该做的。”

    老夫人叹着气把之前和蒋氏说的话简单的说了遍,后无奈道:“褚府必须得保住。”

    刘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夫人,“所以,老夫人就要放弃阿肆?好让我们孤儿寡母继续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吗?”

    老夫人听到刘氏似指责的语声,拧了拧眉。

    “你这是什么话,褚家什么时候成为了你娘俩寄住的地方了?褚家局势不容乐观,皇上已经……”

    “我不会同意,老夫人就死了这条心,皇上为何提拔阿肆,褚暨他自己心中难道没有数吗?在朝中受了侄子的气就回来找自个的母亲陷害我儿,褚暨真是好得很呐。老夫人说儿媳不孝好,冥顽不灵也罢,阿肆相爷的位置是自个挣来的,岂能说丢就丢。想要他避开,也得看皇上同不同意!”

    “你……”老夫人被刘氏带怨恨的声音指责得一口气上来。

    “枉我以为老夫人是个公正的,现在看来,是儿媳一直想岔了。您一直就向着褚暨,根本就没想过二房过得如何。儿媳累了,这些话老夫人还是同阿肆去说吧,儿媳退下了。”

    刘氏怒红了眼眶,急急告退就走。

    “砰!”

    老夫人被气得砸坏了手里的茶杯。

    “老夫人,二夫人正在气头上……不是有意冲撞您!”

    “姚嬷嬷啊,我确实是个不公正的人啊。”

    “老夫人……”姚嬷嬷叹气,看着老夫人半天说不出话来,很久后,小声问:“相爷那边可还要请?”

    “他下朝后,把人叫过来吧。”

    姚嬷嬷颔首。

    ……

    昨夜见过褚肆脚边沾的泥后,舒锦意心中就不停的怀疑。

    褚肆大半夜跑到山里做什么?

    之所以断定他进过山,是那股若有若无的山间青草味。

    白日里在屋里听白婉里里外外打听来的小道消息,晚些时用过膳就打发身边人,避过刘氏的院子,绕到后面去。

    因没掌灯,舒锦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拐角的假山。

    站在边上的四个丫鬟对视一眼,没跟上去。

    少夫人说要自个走走,院子就这么大,应该不会丢。

    舒锦间踩着旁边的假山石,翻过不高不低的院墙。

    看到那间封闭的屋子。

    走上低矮的台阶,伸手推开门。

    里边黑漆漆的一片,却明晃晃的看到黑暗中那把散发着阴寒光芒的剑刃!

    是上次她一眼瞥过的剑。

    正要走过去,突然外面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舒锦意伸手的动作倏地一缩,朝门口靠近,往门缝朝外看。

    外面也黑呼呼的,什么也看不见。

    正这时,另一道急促的声音制止了上台阶的脚步声。

    “爷,老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外面的人听罢,拧眉,低沉的嗓音响起:“现在?”

    “是,都等了好些时候了,还有,今日二夫人从老夫人那出来后脸色很是难看,眼眶发红,显然是受了大委屈。”

    还在犹豫的男人,直接迈开脚步走出去。

    直到人出了这边的范围,舒锦意才吁了一口气。

    就差两步,他就要推门进来了。

    重新转身上前,伸出手指轻轻触摸着泛着戾气的寒剑。

    她嘴里呢喃着:“连鞘也找不回来了吗?褚肆,你把它放在这里,想要干什么?日夜取笑我的失败吗?也对,是我活该……”

    屋里,只有这把剑,再无他物。

    苦涩一笑,舒锦意没探得半点秘密,推开门,走出去。

    寒凉的风扑来,舒锦意抬头间倏地僵硬了身体。

    前面那个去而复返的人正用能杀死人的寒芒冷冷盯着她,那眼神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像是神秘的夜神被人窥探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准张开血盆大口吞噬那个胆敢窥视秘密的人。

    偷窥别人的秘密,被当场抓了个正着,舒锦意此时只觉得尴尬,又有些害怕。

    真怕前面脸黑成夜色的男人会控制不住自己,上前把自己掐死。

    要是真死了,那她还报什么仇?

    “我可以解释……”

    话音未落,舒锦意就倏然感觉自己的脖子嗖嗖凉气逼来,定神,那只冰冷的大手已经死扼住她脆弱的脖子。

    舒锦意吓得脸色一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