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36章 :味道甚怪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相爷,苦悲大师!”

    住步瞬间,舒锦意猛地想起自个的身份。

    苦悲大师有点愣,不想面前这少女识得自己。

    苦悲大师向来不喜走外见人,甚至有大半时间都是在外游历见识。

    “苦悲大师,这是内子。”

    褚肆对苦悲大师是恭敬的,忙介绍起舒锦意。

    苦悲大师眼微亮,详端了半晌,笑眯眯地点头,“你二人缘份极深,小肆且好珍惜。”

    舒锦意:“……”

    什么时候苦悲大师和褚肆这般熟识了?

    苦悲大师又在胡言乱语了。

    舒锦意和褚肆早就结亲,缘份能不深吗?

    “是。”

    褚肆恭敬答应。

    苦悲大师笑眯眯地转身走了。

    走出两三步突然又回头,盯住舒锦意不动。

    舒锦意正用清澈如泉的眼睛静静看着他,也不动。

    “苦悲大师?”褚肆察觉有异。

    苦悲大师却突然严肃的掐起了手指,嘴里喃喃道:“奇怪,奇怪……实在奇怪。”

    “有何奇怪?”耳聪的褚肆皱眉问。

    苦悲大师又复掐了遍手指,满脸疑惑摇头:“无事,无事。”

    苦悲大师纳闷不已的摇头晃脑走了。

    舒锦意视线投放在褚肆手心的锦盒,清眸变得幽深了起来。

    这是……她的帅印!

    苦悲大师为何交予他?

    褚肆回过头,见舒锦意盯着自己手中锦盒,手收了收。

    “怎么来了梵音寺。”

    “少夫人是陪大少夫人她们一道来的。”

    白婉答得飞快,生怕褚肆误会什么。

    褚肆看了眼半句不言的舒锦意,说:“既然如此,那你便留下陪着。”

    褚肆捏着锦盒收进袖子,转身就要走。

    舒锦意回神,倏地伸手抓住他的袖子。

    褚肆察觉有人抓他的袖子,顿步,回头看她。

    “我,我和你一起走。”

    褚肆微眯了眼,看着她亲昵拉着自己袖子,低头小声说话的动作。

    丫鬟们看褚肆的样子,吓了一跳。

    平常时相爷最讨厌少夫人这样碰他了。

    舒锦意再道:“我同你一起回府。”

    褚肆皱眉扯出自己的袖子,冷淡道:“走吧。”

    舒锦意跟着走,身边的郭远就择另一条路走开。

    齐氏那边等了老半天,结果却等来郭远。

    知道褚肆带走了舒锦意,齐氏什么也不敢说。

    只是婆婆交待的事,没法实行了。

    舒锦意一路随褚肆走在后头,褚肆是个大男人,步伐迈得快。

    她跟在身后,像小媳妇似的步履蹒跚的小跑着。

    好不容易上了马车,舒锦意总是有意无意的盯过来。

    褚肆岂会没察觉到。

    甫一转头过来看她,“怎么。”

    舒锦意讷讷地摇头,“没什么。”

    她就是想不明白,苦悲大师为何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也在想,她怎么才能拿回来。

    打定主意跟着他进府,舒锦意一路,眼都没离开过褚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对褚肆有什么想法呢。

    跟着褚肆进了院子,前面的人猛地刹住脚步,回头冷淡地盯着她。

    舒锦意站在前面,盯着他的手没察觉到他的动作。

    “少夫人……我们回院去吧。”

    白婉实在害怕褚肆会因此讨厌了舒锦意,连忙在旁小声提点。

    舒锦意醒着神,视线仍旧没离他的手,“闲着也没事,我替相爷磨墨处理公务!”

    “不必了。”

    “还是……”舒锦意还想说什么,褚肆已经走进了书房,关上门。

    舒锦意抿紧了唇,盯着书房的门。

    想着自己从这里边偷取的可能性有多大。

    褚肆会不会假公济私,自己用起了帅印?

    晚膳时分。

    舒锦意端着刚出炉的补汤过褚肆这边的院子。

    守门的徐青和郭远看到舒锦意小心翼翼的端着汤过来,互对视半眼。

    “少夫人!”

    “咳,”舒锦意还真有点不自在,“相爷还在里边忙公务呢?”

    “还忙着呢,少夫人是有什么事吗?”徐青忙道。

    “这是……母亲特地吩咐我让厨房做的补汤,还亲口吩咐一定要让我端过来给相爷。”

    舒锦意垂着眸,说谎。

    夫人亲口吩咐的?

    徐青和郭远再度对视。

    既然是夫人吩咐的,放行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少夫人请稍候。”

    郭远道了句,转身敲门。

    里边传来褚肆微哑的声响,郭远推门进去,不知说了什么又退了出来。

    “少夫人请进吧!”

    舒锦意笑着颔首,端着热气腾腾的大补汤走进去。

    褚肆就坐在那张桌案低头办公,似没察觉她的进来。

    直到汤端放到面前,他才抬起幽深的眼眸看了舒锦意一眼。

    舒锦意强挤出一抹微笑。

    “相爷请用!”

    “搁着,出去吧。”

    话罢,他又低头处理公务,当她是个端茶送水的丫鬟。

    东西送到了,就乖乖退去。

    舒锦意没动,目光四下扫视,书房储物的地方实在太多,找起来实在不方便。

    拧了拧柳眉,舒锦意收回视线。

    “母亲吩咐我看着相爷喝下。”

    褚肆搁笔,挑眉。

    看了她一眼,褚肆才端起面前的补汤喝了两口。

    只是……

    “味道甚怪。”

    “怪?”舒锦意愣了下。

    褚肆拿鼻子闻了下,眉头紧皱。

    “补汤都是这味吧,相爷赶紧趁热喝了吧,这样效果会更佳!”

    褚肆只是疑虑了下,还是皱着眉头喝了半碗。

    味道实在怪得没法下口了,他放了回去。

    “还有半碗呢。”

    “撤了吧。”褚肆突然觉得腹中有些不适。

    “哦……”舒锦意犹豫了下,慢吞吞的走过来拿碗。

    “这是谁人做?”腹中翻滚得厉害,褚肆蹙眉问了句。

    “这是我……呃,厨房那边。”

    差点脱口是自己做的话瞥见褚肆蹙眉的样,她下意识的收住了。

    本来是想要拿着自己亲手做的补汤过来讨好一下这男人,让他放松懈。

    博好感后,她好重新进他的地方。

    此时瞥见他的样子,舒锦意好心问句:“相爷,你是哪不舒服吗?”

    褚肆眉眼冷淡地摆了摆手,“出去吧。”

    舒锦意还想说自己要留下来给他伺候笔墨,想到他白日里的态度,也就放弃了。

    端着还有半碗的汤,离开了。

    刚目送舒锦意离开的徐青和郭远,就看到褚肆负着手走出来。

    “爷。”

    褚肆仍旧蹙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点头。

    褚肆往台阶走,身后的两人马上跟上。

    褚肆大手一摆,“不必跟着。”

    徐青和郭远住步。

    褚肆往前的步履不由加快。

    徐青抓了抓脑袋,疑惑道:“爷这是怎么了?”

    郭远摇头。

    褚肆从这边快步走过,直接绕到后面,再往斜面方向的茅厕如风行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