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42章 :偷走帅印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我想喝碗豆羹。”

    等了很久,舒锦意只听得他哑声说。

    舒锦意秀眉狠狠一蹙,额头降了几条黑线。

    杀人似的冲进去将自己拉出来,就是为了喝碗豆羹?

    舒锦意现在真想掐死他。

    褚肆捕捉到她扼腕的动作,面容虽平静,内心却一点一点的翻涌着。

    眼睛一刻没敢离开过舒锦意。

    察觉到他盯人的视线,舒锦意也没敢轻易抬头,怕自己泄漏了不该有的情绪。

    告诫自己,现在她是舒锦意,是他的妻子。

    妻子伺候相公天经地意,她得沉住气。

    她还有很多事没做,不能被他发现掐死在这里。

    转身朝厨房走去,准备亲手给他做豆羹。

    但是……

    她不会做啊!

    褚肆跟着后面进厨房,站在门前,眼一眨不眨的盯着。

    舒锦意嘴角微抽,想要找人做的想法打消了。

    这么盯着,她哪走得开。

    平常时那些丫头不需要跟着时,使劲的粘,现在需要到她们了,人却不见了。

    背着褚肆,舒锦意随便拿口锅,找豆子,放水,放点料一锅煮。

    看着她娴熟生火的动作,煮豆却异常的生涩,褚肆目光有了些微微的闪动。

    边关的生活何其的艰难,生火是基本的功夫。

    也是边军最需要的东西。

    除了女子本身,每一处,每一点,都和他脑海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

    从身上摸找了一下,拿出随身携带的帅印。

    深深的看了舒锦意忙碌的背影,转身往书房去。

    感觉身后的视线离开了,舒锦意松了一口气,看着滚动豆羹,咬牙切齿,“真是恶劣,折腾人的功夫还真行啊你。”

    不管多不情愿,小半个时辰后,舒锦意将熬出来的豆羹,呃,故且就叫豆羹吧端送到书房。

    看到正经坐在桌案前办公的男人,舒锦意眼角一抽,暗忖:真会使唤人!

    其实褚肆哪里看得下,连折子都是拿倒的。

    一门心思只想试探端豆羹的人。

    “放那吧。”

    褚肆视线落在门口边上的小桌。

    舒锦意将白花花的豆羹放好,站到一边,等他喝完了自己好拿走。

    褚肆站了起来,看着她走来,端起四不像的豆羹一口喝完。

    舒锦意心里闪过异样,真能喝吗?

    “爷。”

    外边响起赵廉的声音。

    褚肆心一动,将碗放好,走了出去。

    舒锦意抬眼偷偷看了下,发现人已经走远了,拿起空碗看了半天,连粒豆都没留。

    看来是好喝了!

    拿碗就要走的舒锦意突然顿住,回头看了眼摆放在案角边的锦盒。

    那是……帅印!

    左右速看了眼,舒锦意快步走上前,打开锦盒。

    眼睛一亮!

    里边躺着的正是帅印。

    太好了!

    拿出帅印,舒锦意详端了半眼,“是你了!”

    她就怕褚肆拿着真印去弄了个假印回来,虽然她不知道苦悲大师为什么要给他。

    东西放在他这里,绝非安全。

    唯有在她的手里才是最安全。

    将帅印稳妥妥的放怀里,走出两步,舒锦意顿住了。

    以褚肆的聪明,难道会不知道自己偷走了帅印?

    犹豫了好久,舒锦意最终还是将帅印拿走了。

    得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到时候褚肆派人来搜搜不着,也不能冤枉了她。

    而她不知,正因为这枚帅印,暴露了她是真正的墨缄。

    那只修长的手,颤抖着撩开帷幔,站在案前,打开空荡荡的锦盒。

    盯着久久不曾再动。

    “是你!我知道是你!阿缄,你回来了!”

    似得了疯症般,向来冷情无心的褚相爷,压抑着满腔的喜悦之情,嘴里喃喃低语的重复着!

    不管是鬼还是真正的人,只要是墨缄,他都要把人留住。

    法师。

    褚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法师定住墨缄的神魂,叫他再也逃不出这处宅子。

    他从来不信神神鬼鬼的东西,现在,他却感谢这些神鬼,让他的墨缄能回来!

    舒锦意做噩梦了。

    梦里,褚肆发现了她的身份,把她当成鬼怪,找来法师将她弄死。

    他摆脱了舒锦意这个寒门妻子,把公主给娶了回来,巩固了他丞相的地位,再也无人能憾动分毫。

    舒锦意醒后,再也睡不着。

    拿在手上的帅印越发觉的烫手,舒锦意寻莫着要出门一趟。

    洗漱后,就吩咐了起来。

    刘氏那边却突然派了人过来,这次不是宋嬷嬷,而是刘氏身边的大丫鬟秋禾。

    秋禾来了就直接说:“少夫人,府里进了些好布料,夫人让您过去挑几匹,取做太后寿辰所穿的衣裳。”

    “留下几匹淡素些就好,”舒锦意急着藏印,哪还想着什么太后寿辰该穿什么。

    秋禾道:“少夫人,这可怎使得,夫人说了,往日里您都矮人一截,这会儿绝不能再矮了。”

    “那就依照母亲的意思来吧,我信母亲的眼光,”舒锦意急着将秋禾打发走。

    “少夫人不亲自过去挑几匹?府里的女眷都聚在那处挑着呢,再去迟些,剩余的样色和料子就没那么好了。夫人特地让奴婢过来催促少夫人。”

    “就依母亲的眼光来看吧,相爷安排了些事让我出府办一办,你且和母亲说一声。”

    秋禾还待说什么,忽想起昨日里褚肆跟疯子似的冲进屋将少夫人带走。

    莫不是真的有急事要办?

    秋禾眼珠子一转,道:“奴婢晓得如何回夫人话了,少夫人出门行事且小心些!”

    舒锦意颔首,特意地看了秋禾一眼。

    她这边急着出门没多久,在金殿中恍恍惚惚议完事的褚肆就收到了舒锦意离府的消息,想到那帅印,嘴角微微勾了个几不可察的弧度。

    同时还有郭远一手查出来的东西送到他的手里,那是之前他吩咐的话。

    看到赠予誉王妃新茶的字眼,褚肆瞳仁缩了缩。

    舒锦意出了府,就提示着车夫一路驾车绕着走。

    在离墨家不远处停了下来,也就是现在的郑府。

    “你们都在这里候着。”

    白婉和书颐住步,心想着难道相爷真的给少夫人安排事办?

    想想昨日那阵仗,释然了。

    相爷第一次将事情交由少夫人去做,做为舒锦意身边的丫鬟,不由紧张了起来,还特地走出后面的巷子左右视察了起来。

    发现有什么不对,马上去给舒锦意通风报信。

    舒锦意从这边熟门熟路的绕过去,正要拐过一处后门,忽闻两道交谈的声音从墙一边传来。

    两道熟悉的嗓音叫舒锦意倏然定住了身形。

    “臣亲眼见墨老将军离开时带在身上,帅印根本就不在少将军的手中。”郑判的声音带着几分凝重。

    舒锦意捏紧了手里的帅印,然后就听另外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说:“果真如此吗。”

    “确实是带走了,下落不明。墨家这边王爷也亲自派人搜过,也无那帅印的踪影。”生怕面前这人不信,郑判郑重的表明自己并未私藏的清白。

    沉默了半晌,郑判再道:“如真有人寻得,不是落入贤王手中就是褚相手中了。”

    舒锦意靠在墙,呼吸有点沉。

    姬无舟为何会同郑判在这里说这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