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44章 :这样那样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酗酒的后果真不好受。

    舒锦意撑着胀得难受的脑袋,半眯着眼睛起身。

    守着屋外的人听到动静就推门进来,看到舒锦意就笑得暧昧。

    “少夫人可醒了。”

    “少夫人喝些醒酒的汤水,这是相爷特地吩咐的。”

    柳双捧着热腾腾的汤水进来,眼里都要笑掉了。

    舒锦意见她们一个个面带诡异笑容,不禁疑惑。

    她还未从姬无舟背叛自己的事中醒来,就发现身边的人变得奇怪。

    “少夫人快洗漱了吧。”

    白婉笑着将手里的毛巾递过来。

    舒锦意不禁疑惑道:“你们为何高兴?”

    她无法理解。

    就像是谁也不能理解她昨日翻涌的心情。

    “少夫人真该好好醉几回!”白婉笑得一脸暧昧。

    舒锦意苦笑,她只醉这一回。

    为姬无舟已经不值得了。

    她并不是个娇情的人,既然你背叛了我,那就不要再念及什么情谊。

    昨夜那酒水,就当是敬她与姬无舟上辈子的兄弟情。

    今天的舒锦意,只是一个复仇者。

    即使投身为一个内宅妇人,她也不会放过任何残害过她兄弟的人。

    数万兄弟的性命,还有父亲的命。

    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忘掉。

    “少夫人?”

    “昨天晚上……相爷来过?”

    恍惚过后,舒锦意捕捉前面她们说的话,脸色有点难看。

    “可不是,今晨相爷才从少夫人屋里离开呢!少夫人是没瞧见,相爷那眼神看着眼巴巴的,舍不得走呢!”

    白婉说得一点也不夸张。

    刚刚真正的确认这个人就是墨缄,褚肆恨不得粘在这里不走了。

    舒锦意一听,脸色刷地一白。

    “我可有在他面前胡说什么?”

    她并不知道这具身体那么不经醉。

    “少夫人醉了过后,相爷吩咐过奴婢打了热水进屋,少夫人睡得很熟,并没有胡言乱语。”

    白婉以为舒锦意害怕自己酗酒的糗样被褚肆看到,笑着说道。

    舒锦意暗送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乱说什么。

    有了这次,舒锦意再也不敢乱来了。

    “少夫人可要去夫人那边走动走动?”

    书颐适时的提醒,舒锦意才想起昨天秋禾在过来说过的话。

    “更衣吧。”

    舒锦意洗漱更衣,出了门才发现自己竟睡了这么久。

    也不知道传到三房和大房那边的人耳朵里,要怎么说道自己。

    做人媳妇,真得万事小心。

    特别是像褚家这样的大世家,对像还是褚肆,就得更加的小心。

    往刘氏的院子走,舒锦意越发后悔昨夜的行为。

    虽然白婉给自己一剂定心丸吃了,可仍旧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回事。

    褚肆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些什么?

    努力回想昨夜醉后的事,竟然找不到蛛丝马迹。

    这具身体比她想像中的糟糕。

    “少夫人?夫人在里边呢,请屋吧。”

    正沉思间,舒锦意已经到了刘氏的屋前。

    秋禾同几个丫鬟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正如她醒来时看到自个丫鬟笑得诡异一样。

    舒锦意顿觉头皮发麻。

    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迈进门那刻,舒锦意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动作瞬间僵硬!

    “你之前说什么来着?”

    “少夫人有什么不妥吗?”白婉被舒锦意回头问得一头雾水,赶紧走上前一步问。

    舒锦意白着脸问:“你说褚……相爷早晨才从我那里出去?”

    “是呢!”一提到这个,白婉就替舒锦意高兴得笑了,“相爷照顾了您一晚上!”

    一晚上!一晚上……

    脑海里,回响着这三字。

    舒锦意身子一抖,险些站不稳。

    “褚肆他竟敢趁人之危……”

    舒锦意的脸铁青铁青的。

    “少夫人?少夫人?”

    见舒锦意脸色瞬间的难看,吓得周边的丫鬟脸也跟着变了。

    几人连忙扶住铁青着脸,傻掉的舒锦意,急得跟锅上的蚂蚁。

    “少夫人,您怎么了?您可别吓奴婢啊。”

    “我,我的衣裳可是你换?”刚巧,舒锦意才想起自己昨夜不是穿那衣裳,而是另一套,刚才换时没注意。

    现在才想起,她真的完全傻了。

    褚肆不是向来不肯亲近自己的妻子吗?

    这,这怎么回事?

    白婉被问得莫名奇妙,道:“是奴婢换,少夫人您到底怎么了?”

    “褚肆他,他有没有……”

    “有什么?”几人疑惑等着她说后面没说完的话。

    舒锦意喉咙有点烧,卡了半天才讷讷道:“有没有对我那样……就是……”

    “噗哧!”

    几个丫鬟都笑了!

    书颐好笑道:“有没有少夫人自个不清楚吗?”

    她就是不清楚才要问个清楚啊,万一褚肆那人兽性大发对自己这样那样,那她的清白岂不是没了?

    “少夫人都嫁给相爷八年多了,有那么几回也是理所当然的!”清羑不禁打趣一声。

    有几回也是理所当然?

    舒锦意瞬间误解了,难道真的……

    她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转红紫,被憋的,也是被气的。

    “有没有难道少夫人自个没有感觉吗?”白婉瞪了清羑一眼,回头也忍俊不禁地说了句。

    感觉?

    她就是觉得浑身都酸痛。

    “酸痛算不算?”舒锦意白着脸反问。

    几个丫鬟被问得一愣,她们也是大姑娘家,哪里懂这个。

    看丫鬟们的反应,舒锦意嘴角抽搐了起来。

    所以,昨天晚上那该死的小子占了自己便宜?还是趁人之危!

    “都杵在门口做什么呢?”

    刘氏等了半天不见人进去,板着脸走出来。

    看到一堆丫鬟凑在一块嘀嘀咕咕的也不知在说什么,刘氏拧了拧眉,“都把规矩学哪去了?叫外面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褚府二房的人都是外面的野丫头呢。”

    刘氏严厉的声音叫丫鬟们大气不敢出。

    刘氏一回头,见舒锦意脸色难看的站在那儿,刘氏到没有发怒,反到是缓和了不少地说,“怎么站在这?进屋去,外边风大。阿肆头夜留你屋里,可要仔细着身子!”

    刘氏早晨时听到那边的丫鬟来报,不知多高兴!

    阿肆可是头次在舒锦意那里住下,怕是不用多久,她就能抱上孙子了!

    被三房和大房酸了这么久,说刘氏不在意那是假的。

    听到刘氏的话,舒锦意差点就绊倒。

    “是……”舒锦意这声音可以媲美哭腔了。

    刘氏在心里咦了一下,回头一见儿媳妇都站不稳了,咳嗽了一声,心里暗怪褚肆不知节制,把自个媳妇累成这样。

    瞧瞧,小脸儿都白了!

    儿媳妇这身子太单薄了,底子也差,得让库房那边多拿些补品,来年好给她生个大胖小子!

    刘氏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想到大房和二房总是酸她的话,瞬间似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爽气感!

    舒锦意脚上打着颤,心里怒得恨不得掐死褚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