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54章 :她怎么了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刚下马车,前面的人就冲了进来。

    白婉和书颐她们吓得脸色发白,颤抖着身子挡在舒锦意的面前。

    “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对褚府的女眷动手,你们不要命了!”书颐大声喝斥一句。

    对方压根就没有理会白天黑夜,蒙着面照样冲出来掳人。

    “就是她,带走。”

    蒙面男子一摆手,后面的人就上前将舒锦意带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少夫人……啊!”

    白婉想阻止他们却被甩了一个踉跄,那人就立即得手,将舒锦意扯住。

    舒锦意冷静的站在那里任他们带走。

    以她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反抗得过来。

    而这些婢女也会被当场杀死,不如乖乖跟他们离开,让这些婢女回去通知褚肆。

    “不必推搡,我自己来。”

    她抽手回来,身上自有一股凌威之气散发。

    蒙面人相视一眼,退开一边。

    舒锦意往前走。

    “少夫人!”

    “不要对她们动手,你们想要的人是我,”舒锦意在那些人没有动手前,冷然说道。

    要对她们使力的大汉往后押退几步,捂住了她们的嘴巴。

    舒锦意察觉四周的安静,心头冷冷发笑。

    走在前面的两辆马车安静成这样,很不对劲,舒锦意傻也猜出什么来了。

    “等一等。”

    走到岔路,将她叫住,一人拿出一条黑巾蒙在舒锦意的眼睛中。

    四面黑的舒锦意跟着他们离开。

    身后四婢被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押着婢女的几名大汉,使了一记眼色,四婢立即被敲晕在地。

    马车被废弃在这里,还有四婢。

    而前面两辆马车中的人,早已不见人影。

    ……

    舒锦意按着记忆一路过来,还是能大概猜测到自己的方位。

    月中楼!

    京地最大的销金窟,在这里挂牌的无不是名伶就是花魁。

    这里的女人最能解人意,形形色色的人都能在这里看见。

    月中楼,男人真正的温柔香!

    还没进门,舒锦意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胭脂粉味。

    马车停靠在月中楼的东南门,是一个侧门,平常时不会开。

    只有特殊情况时才会通知里面的打手开门,就像现在。

    “来了。”

    门口开出一缝,看到是这辆马车,打手一挥手,大开两边的门,供马车进入。

    到了里内,舒锦意又被直接带到了一间香喷喷的房间。

    ……

    袁府里的墨雅坐在妆台前准备一番,去和墨霜见面。

    门口匆匆走进一名小斯,附耳在她的耳边匆匆说了一句话。

    墨雅一听完,整张脸的都变了颜色。

    “啪!”

    手里的簪子拍在妆台上。

    “他竟然这般大胆,快,不必再弄了,且快去备马车。”

    一定要阻止他犯错。

    “是。”

    身后的人被她的样子给吓着了。

    ……

    舒锦意掀开蒙眼的黑布,看着坐在桌边的男人,冷淡道:“袁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丞相夫人且过来同我饮杯酒!”

    袁茺笑着一摆手,将前面的酒水推到这边,示意。

    还真是有恃无恐啊。

    “袁大人这样做,就不怕褚肆会对付你?”舒锦意一边说一边往他这里走来,坐下。

    看舒锦意从容不惧的气势,袁茺心都被挑了起来,噗通噗通的剧跳,恨不得将这个清高的妇人拉到自己的怀里。

    袁茺耐着心同她说话,“丞相夫人何必在我面前说这些话,虽说我同褚相走得不近,你与褚相之间是什么样,整个京都的人怕都知晓了。”

    舒锦意轻声一笑,“所以袁大人就这样有恃无恐的与褚暨联手捉我来此?”

    袁茺幽幽一笑,手不老实的伸出来,舒锦意眯了眯眼,收回放在桌上的手。

    袁茺落了空,也不恼,笑得让人更想揍他。

    “丞相夫人能发现这些异常,出乎意料之外。”

    舒锦意眯眼,“果真如此。”

    袁茺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心头痒痒,再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朝她伸出魔爪。

    “美人,你知道我将你带到这里做什么,心里既然清楚,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若与本官一同共度良宵如何?与褚肆成亲多年,独守空闺,可觉得难耐?今日就让本官好好疼爱你,叫你知晓何为快乐!”

    舒锦意冷眸一眯,抬起热茶壶挡在他抱过来的动作。

    “袁大人还请自重。”

    “自重?”

    袁茺笑得更厉害,“就算我在褚肆面前如何你,他也只会睁只眼闭只眼,像他这样冷冰冰的木头,怕是连情窦未开吧。让我好好满足美人,不好吗?你又何必在这里假清高,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尽可放开来。”

    “哦?袁大人难道就不怕袁夫人知道了会伤心吗?”

    说这句话时,舒锦意的声音沉得要滴水,眼神也锐利了几许。

    袁茺一听,愣了下,嗤笑着再度靠近上来,“那妇人还以为自己是墨家大小姐呢,还敢在本官的面前叫嚣吗?放心吧美人,她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不会防碍到我们欢爱!”

    舒锦意脸色铁青。

    好个袁茺,竟敢如此待她的大姐。

    袁茺眼中只有色相,并未察觉到舒锦意危险的视线落在他的裆位上。

    ……

    白婉她们一觉醒来,已不知过去了多久。

    慌乱的跑回褚府,一人又跑向皇宫的方向,希望能找到褚肆。

    跑回褚府的,希望刘氏这边能快速的应付。

    少夫人青天白日的被人劫走,她们实在没有想过,醒来后,四婢慌慌张张的跑开去寻求帮助。

    褚肆从宫中往府衙走,如果书颐再不快些,可能就与褚肆错开了。

    书颐喘着粗气,不顾形象的跑过来拦住了褚肆的马车,驾车的徐青死勒住马。

    书颐一下子就扑到马车边,红着眼眶,颤声带着喘息焦急道:“相爷……少夫人她……求您救救少夫人,就算您和少夫人……”

    唰地,里面的人掀开帘子,阴沉着脸,急喝道:“她怎么了。”

    书颐看见隐忍着的褚肆一愣,反应过来,急红着眼道:“少夫人被人劫走了……”

    褚肆嗖地一下跃上了马,一下子斩落了后面的车厢。

    “在何处被劫。”

    书颐大喘一口气说了地方。

    褚肆策马奔驰出去,眨眼间就不见了人。

    “快去。”

    徐青一出声就和郭远施展轻功跟上。

    书颐看着可怜巴巴的车厢,再看空荡荡的地方,愣愕当场。

    反应过来,又使劲的往回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