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55章 :杀猪般叫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被人这么大胆调戏,头一次。

    “袁大人,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做这种犯险的事。”

    袁茺抓着舒锦意的领子,衣襟已被袁茺扯开了一些口子,能看得见里衣。

    因着是冬季,舒锦意里穿着的衣衫多了一些。

    “犯险?美人,为了你,我已将那妇人放走。既如此,你得留下来替代她的位置。”

    美人冷魅,更有味道,袁茺忍不住朝舒锦意的脸抚去。

    “啪!”

    袁茺的脸上实在的挨了一巴掌。

    袁茺愣怔片刻,反应过来一下子抓向舒锦意的头发,舒锦意眸一眯,扭身避开。

    袁茺当即生怒,抬手朝舒锦意的脸上招呼一巴掌。

    舒锦意反应快,皓腕一抬,手抓来。

    袁茺到底是男人,又有些功夫,力气是舒锦意这具身子不能比的。

    手力的冲击,巴掌没落下,却带动着舒锦意往后面的矮榻推去。

    舒锦意脚下不稳,跌落在矮榻上。

    袁茺顺势扑下来。

    舒锦意眸微眯,往门口方向闪出去。

    袁茺扑了一个空,心早就难耐,被舒锦意前前后后耍了这么多回,早已恼羞成怒。

    看舒锦意想逃,面目瞬间变得狰狞。

    “想跑?”

    “砰!”

    袁茺手迅速的挡住门板,阻止了舒锦意开门的意图。

    抬首看着面目狰狞的袁茺,舒锦意嘴角溢出一抹清冷的笑,“袁大人确定要这样做,不如我来满足你如何?”

    袁茺哈哈一笑,凑近恶心的嘴脸,“美人早些这样不就好了!”

    舒锦意勾勾唇。

    “袁大人莫急,”纤纤玉手一推,被袁茺伸手一抓,恶心了舒锦意。

    “哦,美人原来口味如此特别!”

    袁茺紧紧盯着这双细白如雪的手,狠咽了一口口水。

    舒锦意抬手朝自己的衣襟处放。

    “夫人,就是这里。”

    墨雅急急从马车上下来,抬头一看月中楼的牌面,血色瞬间流失。

    袁茺,你真是想要害死整个袁府吗?你自个找死也罢,还想要拖累他们。

    自知袁茺的真面目后,墨雅就彻底的断了挽回的念头。

    墨家的女儿就是这般烈,谁受不住,就不要娶。

    墨雅已经给过袁茺机会,是他自己不爱惜。

    这次竟大胆到劫走丞相夫人,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夫人小心些。”

    墨雅提裙上台阶,被前面的妈妈挡住,“这位夫人……此处怕是不合适……”

    “大胆,这是袁茺大人的嫡夫人。”

    妈妈一听愣了愣,眼神微闪,香巾一扫笑道:“原来是袁夫人啊,袁大人不在月中楼,袁夫人来错地了!”

    “你……”

    婢女气得上前要发怒,被墨雅拦住。

    墨雅冷声道:“妈妈,我家相公如若在你月中楼做了什么事,只怕整个月中楼都担待不起,还请妈妈行个方便,替我寻寻我家相公。”

    “这……”妈妈犹豫着回头看了眼另一个妈妈,对方使了使眼色,她又笑道:“袁大人不在此,还请袁夫人回府等着吧,免得进了这地方有人冒犯了夫人,我们担待不起。”

    “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不知道……”婢女实在看不下去,出声喝斥。

    “退下。”

    墨雅清喝,婢女抿唇后退。

    “还请妈妈行个方便。”

    “袁夫人,不是我不帮找人,月中楼这么大,进进出出的客人这么多,房间办事的人也不少,若是进去冲撞了谁,有谁替我们担待着?”

    妈妈这边话音未落,一道冷凌的身影从旁直越进去。

    “唉?”

    “刚刚那是?”

    “好像是褚相爷?”

    听到褚相爷三字,大家都一致认为自己眼花了。

    月中楼的人没见过褚肆,可是在里面的客人可有不少认识他。

    是以,站在门边的妈妈们一听那是褚相,吓得脸色刷白。

    墨雅更是褪尽了血色。

    “夫人,那当真是褚相爷,可怎么办啊。”

    “进去,”墨雅咬了咬牙,趁着几个妈妈恍神的当会,带着人闯进去。

    ……

    舒锦意抬手拉开自己的衣襟,嘶啦一声,外面的衣裳被她用力扯开。

    袁茺看得双目大睁,狠咽了几口口水。

    深暗的眼染上了浓烈的**。

    “美人,别浪费时间,咱们……”来吧。

    舒锦意突然一转,冲开门,一副被强迫的惊慌冲出去。

    “救命啊。”

    舒锦意嘶声大喊,外面正作乐的人群突然被这一声嘶喊吓了一跳。

    门板被她用力撞开,发出好大一声响。

    舒锦意捂住衣裳跑出去,袁茺心里咯噔的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贱人!”

    袁茺满面狰狞的跟着冲出去。

    舒锦意冲到二楼的楼道,正欲要喊第二声,身形倏地僵硬。

    那双正欲要吞噬所有生灵的阴眸正冷冷盯着她……的后方,磅礴如刃的力量不断的从他的身体里冲出来。

    这么糗的一面被他看到,舒锦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贱人……”袁茺跟在后面冲出,正要将人拎回来,一眼瞥见褚肆,袁茺脸色青白交加。

    褚肆冷冰冰的视线落在舒锦意被扯开的衣襟处,如瀚海的墨眸疯狂的卷来海啸,直冲袁茺。

    整片静如死寂。

    月中楼仿佛一夕之间流失了人烟,化为一座死楼。

    “褚,褚……”

    褚肆阴煞着脸,大步朝舒锦意走过来。

    那阴煞之气冲击得舒锦意差些喘不过气,面对怒火涛天的褚肆,舒锦意竟破天荒的感到一丝慌乱,下意识的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黑影猛地罩了过来,舒锦意被带入他宽闷的温暖的胸膛。

    舒锦意张了张嘴,愣得说不出话来。

    “你没事,你没事。”

    褚肆的声音沙哑得几欲听不清。

    舒锦意感觉到他的颤抖,更是愣得不知如何反应。

    他……

    褚肆倏地松开她,从旁边拿过月中楼这些女人留下来的披风披到舒锦意的身上,一转身,拎起袁茺这个大男人,朝楼道处大步走去。

    “褚……相……”

    袁茺被气势迫人的褚肆吓得哆嗦,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啊!”

    袁茺被褚肆一手拎着凌空放在二楼楼道处,吓得女人们花容失色。

    墨雅抿着唇没有说话,这是袁茺自找的。

    “褚相,你,你想干什么……”

    褚肆手倏地一松,直接将他从二楼扔了下去。

    “砰!”

    袁茺整个人砸到了一楼,吓得下边的人尖叫分散而开。

    褚肆阴沉着脸慢步走下楼,被从二楼扔下来的袁茺连爬了好几次没爬起来,又被褚肆从地上拎起来,滚烫的茶水从他的脑袋淋了下来。

    “啊!”

    袁茺被烫得使劲的挣扎,褚肆将人抛出去,砸在桌上,痛得他叫喊不出。

    “本相的人,是谁给你天大的胆来动?”

    阴煞如鬼厉的声音从袁茺的头顶响起,吓得他直哆嗦,声发不出。

    袁茺只能可怜兮兮的往另一边摸索过去,这么烫的茶水从头顶淋下来,眼睛早就睁不开了,哪里还能看得见路。

    只能一面后退一面求饶,“下官……下官知错了……褚相,您大人有大量……还请放过……啊!”

    一道杀猪似的尖叫从袁茺的嘴里发出。

    所有人定眼一看,吓得一哆嗦,喉头发紧,身体僵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