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59章 :良辰美景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褚肆?”

    舒锦意向后仰去,避开褚肆温柔的**。

    褚肆意识到自己情不自禁的亲昵动作,浑身一僵。

    慌乱掩饰着道:“抱歉。”

    舒锦意挤着笑:“没关系。”

    “你好好歇着,”褚肆匆忙道一句,转身跑似的出门。

    走到与她院子的岔路处,褚肆一记重拳砸在假石上。

    他仍旧无法克制自己,知道她是墨缄后,他就拼命的想要亲近她,对她好……还想与她交心。

    舒锦意走下榻,披着裘衣,拿起他落下的披风走出来。

    “少夫人。”

    “不用跟着。”

    舒锦意摆手,拿着褚肆的披风走出院子。

    丫鬟们对视半眼,暗暗替舒锦意和褚肆着急。

    都进屋了,相爷怎么还跑?

    舒锦意本是想还回去,免得他又回头来找。

    站在角落,透过幽暗夜幕,看见那人隐忍的行为。

    舒锦意顿住步伐,静静看着。

    “爷,少夫人出来了。”

    徐青首先发现站在暗处的舒锦意,出声提醒。

    褚肆倏地收起所有外泄的情绪,迅速转身。

    舒锦意拿着披风走过来,伸手递来,“给。”

    褚肆拿回披皮,静静凝视着她半句不言。

    “没什么事,我先回了。”

    “等等。”

    舒锦意回头看来。

    “今夜夜色不错,且随我一道走走。”

    夜色不错?

    褚肆话音刚落,一口寒风呜呼灌进来,吹得舒锦意裘衣都翻了边。

    褚肆心里有些尴尬。

    舒锦意只微微一顿,说,“尚早,不如到府外走走。”

    变成舒锦意后,她就没有再夜出过了。

    以往这时候,她还在潜伏草野之中捕夜猎呢。

    “好。”

    褚肆有些激动的靠近舒锦意。

    舒锦意没反应过来,柔荑就被他的大手包裹住。

    舒锦意霍地抬头,挣扎。

    “夜凉,你的手凉。”

    她刚从被窝里出来,哪里凉了。

    明明是他手冷,冻着她了。

    皇城夜市犹为热闹,特别是太后寿辰接近,行商的或是前来朝贺的各地官员都走访皇城。

    “真热闹!”

    站在漫漫黄沙之地中,感受到的只有北塞的肃寒。

    不似京中这般热闹。

    上次站在皇城中,仿佛若隔世。

    “喜欢?”

    “嗯,”舒锦意抬手拢了拢衣袍,嘴角溢出久违的笑容,“若有一壶酒暖身更好!”

    随即想到这具身体的酒量,舒锦意也只能想想。

    “随我来。”

    刚放开的手又被握上来,带着往人群里走。

    他们两人出门,并没有带上左右。

    凤楼。

    全皇城最好的酒楼和客栈。

    不过,褚肆带她来的不是凤楼,而是凤楼后面的一处小院。

    门一开,里面看守门的老伯眼睛一亮,忙躬身行礼:“爷!”

    “将刚进城的最好的果酒拿出来,后面不用你们伺候了。”

    舒锦意闻言朝旁侧看去,果然见两三个老妈子弯腰恭敬的福着礼。

    “是。”

    几人利落的行动起来,舒锦意被褚肆带到一间雅房。

    里面书香气极重,因时常有人打扫,并不见半点灰尘。

    没想到褚肆还藏有这样的好地方。

    “雅致之地,适合文人!”

    舒锦意**着精致的雕刻,见檀盒边立着几具木偶人,好奇拿起瞧了瞧。

    “好手艺!刻得栩栩如生,不知出自哪位雕刻大师?”

    她拿起其中一具,回头问正斟茶的褚肆。

    褚肆放下茶壶,几步跨来,迅速拿走她手中的人偶。

    舒锦意愕了半晌,尴尬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东西碰不得。”

    不过……那人偶的样子怎么那么熟悉?

    “并非不想让你看,只是手工实在过差。”

    褚肆全部收进盒子里,回身急着解释。

    “爷,果酒来了!”

    这时,那位老伯送进来一壶温热的果酒,甫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清香酒味。

    “真香!”

    舒锦意不禁凑近一闻,正好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褚肆挥了挥手,老伯躬身出去,替二人掩了门。

    “此果酒是我特地让人从外面运回皇城,昨儿刚刚到。”

    边说,边给她倒果酒。

    舒锦意拿起酒杯顿了顿,“不会醉?”

    “酒不厉害,饮多些也无妨,”褚肆坐下来,见她歪着脑袋问,不禁笑了下。

    蝶翼的眼睫眨了眨,舒锦意定定地盯着褚肆。

    以前说这人是块硬木头,总臭着脸,她见了就烦。

    可刚才那一笑,还真是……魅惑!

    舒锦意觉得,褚肆还是不要笑的好。

    “怎么?”

    发现她正盯着自己,褚肆立即紧张了起来。

    “没,”舒锦意回神,饮下他倒的这一杯,“好喝!”

    甘甜又带着酒香味!

    褚肆松了一口气,“你喜欢喝,来日我便让人再运些回府。”

    “那真是多谢相爷了!”

    舒锦意猛地想起自个身份,一个妇人在自个的相公面前表现出嗜酒的爱好,这可不太好。

    褚肆感觉到舒锦意突然间的拘禁,心里有些烦躁。

    如果可以,他真想告诉她,自己什么都知道。

    但他不敢。

    一旦捅破了,以墨缄的性子,必然直接提出离开褚府。

    而那时的自己肯定会硬不下心来强留她在褚府。

    “你我夫妻,不必时时言谢。”

    褚肆垂下暗淡的黑眸,替她斟酒。

    舒锦意顺势拿过来,一杯一杯的饮。

    他倒酒,她饮酒,二楼窗大开,可见凤楼后面景象,到不失为良辰美景!

    夫妻吗?

    多么神奇的词。

    她曾不想过嫁人,守乾国致死。

    她想问褚肆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他的秘密之地和心里的秘密,她都不想触碰。

    一壶果酒饮完,舒锦意便不敢多呆在摆有暖榻的温雅之地,赶紧起身离开。

    果酒也是酒,谁知道会不会像那晚一样酒后无知无觉的和他睡在一块。

    出小院的门,一口冷风吹来,褚肆伸手拢过她滑出的大裘衣,两人的气息瞬间贴近!

    舒锦意身子微僵,有些别扭地动了动,“我自己可以。”

    褚肆放开拢衣的手,站在旁边,凝视着她。

    姬无舟和郑判站在凤楼的南侧门分开,郑判正要弯腰上马车,突然瞥见后面昏黄灯光下两道身影,愣了下。

    没多想,又急着下马车走到姬无舟的这边。

    “王爷,是褚相。”

    刚坐下的姬无舟倏地撩开车帘子,顺着郑判所指方向看去。

    瞧见夜灯下相依的两道身影,姬无舟愣怔片刻,深幽眼眸慢慢眯了起来。

    他只在叶惋惋那处看了一眼,就出府来,没想到在皇宫分别没有多久的人,又在这里碰见了。

    还看见了震惊人的一幕。

    即使隔得很远,姬无舟仍然能感受到来褚肆身上那股散发的柔情!

    绝对不是平常时他们所看见的褚肆。

    拢着衣的舒锦意突然有所察,蓦地抬首,准确的朝姬无舟这边看过来。

    姬无舟远远对视过去,心神一震,朦胧夜幕里,似乎看见了那双最熟悉的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