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64章 :嫉妒发狂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褚肆冒雨进太子府时,太子姬无墉正得了一只民间学舌的鹦鹉,手边奴才端着小盘,上边放着乌料。

    太子松松垮垮的穿着太子服,一头黑发只用一根黄带随意束住在身后。

    手拿着枝条在逗鹦鹉,嘴里不时小吹口哨。

    “太子殿下,褚相来了。”

    太监公公作揖小着声道。

    褚肆身边的徐青收伞,他就迈进这条长廊尽头,站在太子身后行了礼。

    “褚相来了。”

    “殿下好闲情。”

    “本殿除了玩赏花鸟外,还能干些什么实务?褚相冒雨来,可是有什么紧要事。”

    太子边逗着鸟,边问。

    “太子已有三日未进朝了。”

    “父皇前几日对本殿的厌恶,褚相当场看得清楚,又何必冒雨来劝。”

    “为自己心爱的人,太子殿下须得忍耐。”褚相面无表情的盯着太子背影,缓慢说。

    话戳中了太子的心窝里,逗鸟的枝条一顿,转身过来看着褚肆。

    哑声开口:“褚相当初被自己的大伯逼娶一个小女娃时,又是如何感想?本殿已经二十了,却无所事事,罢着个太子闲位无人理会。就是本殿不上朝,不理事务,父皇也权当没了这个皇子。”

    “正因为如此,太子殿下才更要努力表现,让陛下看见。”

    “是本殿让褚相失望了……”太子苦涩笑了笑,转身继续逗起笼中鸟。

    褚肆声音徒然清寒:“本相从辅助废物,当初答允皇后娘娘的话,太子殿下可还曾记得。”

    姬无墉身子一僵,“褚相,不能承认自己所爱,又当着她面娶别的女人,可觉得苦?”

    褚肆道:“以往,我会恨,可现在……我感激。”

    “感激?”太子不明转身望着笔直的褚肆,疑惑问:“为何?你不是恨极了你的大伯,为何要感激。”

    “恨与感激可以区分,”因为那人是墨缄。

    太子摇头一笑,尽是苦味,“大哥和三哥在朝中争得你死我活,褚相却暗中辅助我这个废物,也难为褚相了。”

    “太子。”

    褚肆冷沉轻喝。

    太子敛住笑,“抱歉……”

    “我能理解殿下的感受,可是现在由不得殿下,在自己不够强大前,必须得忍。”

    “阿华会怪我……”太子眼中滑过哀伤。

    “太子明日上朝,顺皇上之意娶正妃。”

    褚肆冷声放话。

    姬无墉轻笑,“褚相觉得值得?”

    “太子若不振作,李满华不是被本相捏死,也会落入他人手中,想要保护心中所爱,就必须强大起来。你不够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何护所爱。”

    褚肆字字诛心。

    身为太子,却无法得心中所爱,还得处处隐忍,提防。

    褚肆话音一落,太子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褚肆,你敢动她。”

    “不过一个九品官嫡女,本相想捏便捏,太子想要护她,就打起精神来。”

    “铮!”

    褚肆突然冷冷的拔出徐青手中的佩剑,剑气一挥。

    鸟笼和学舌的鹦鹉被分作两半。

    姬无墉脸色再度变了变。

    “本相等太子的消息。”

    收剑,转身执伞离去。

    姬无墉愣愣的立在廊边,看着被雨水冲洗的死鸟,脸忽白忽青。

    他就像这只笼中死鸟,可怜又可悲。

    死捏双拳,重重闭眼再睁开,眼中再无玩世不恭之态。

    “去告诉褚相,本殿知道如何做。”

    “是。”

    垂首在旁的奴才立即领命快步去,在门口拦住了要走的褚肆。

    “相爷,我家殿下说他知晓如何做了。”

    褚肆步伐微顿,摆手,“告诉他,李满华会有人保护,让他安心做自己的事。”

    言下之意,不要表现出他对李满华的爱意,更不能相见。

    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这个女人。

    ……

    舒锦意的新衣赶制出来了,早上就被刘氏叫过去试衣。

    选的料子都是清雅如莲的,穿在身上,舒锦意很是满意,也不用再使绣娘改动。

    和刘氏说几句体己话就离开,回院时就见褚容儿盼着眼看过来。

    见到她面上就是一喜,快步过来。

    “三嫂!”

    “八小姐怎么突然到我的院子来了。”

    “三嫂前头还喊一声容儿,怎么现在到是生疏起来了?”褚容儿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

    要是不生疏,她怕有人用这点亲密求事。

    不着痕迹的避开褚容儿的手,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是这样,容儿是想要求三嫂件事。下次再去誉王妃时,可否能带上容儿一块?”褚容儿期待的小眼神眨啊眨。

    舒锦意心中无声一笑,原来是为了姬无舟。

    这丫头心系姬无舟,她并不是不知道。

    “也不是什么事,下次再过誉王府,差人唤上你便是。”

    “还是三嫂对容儿好!”褚容儿立即眉开眼笑的!

    两人说了好几句话,褚容儿带着笑靥离开。

    书颐不解道:“少夫人为何要这样做?”

    褚容儿这么明显的心思,少夫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为什么这样做?

    当然是要给姬无舟添点堵,一个男人的后院起火了,前院再夹击,他怕是没法应付。

    她从不知道,自己对姬无舟可以这么狠心。

    “让你们出门打听宫中消息可打听了。”舒锦意不答,回头问柳双。

    白婉已经找由头出府了,此时还未回府。

    “白婉已经去打听了,少夫人想听什么,白婉很快就会带回来。”

    舒锦意点了点头,百般无聊的回屋。

    后宅女人如果不整日争斗,这日子还真是无聊透了。

    宫中消息很快回来,今晨,誉王爷直请皇帝,要纳府中叶惋惋为侧妃,皇帝否了,与皇帝起了些争执。

    舒锦意嘴角噙着抹淡冷讽刺笑意,让白婉等人退出去。

    站在窗边凝视着雨幕,拢了拢大裘,“姬无舟……你当真敢放她在身边,真是可笑。”

    ……

    “爷!”

    徐青和郭远抹着冷汗,从宫道一直追着前面高大的身影。

    褚肆袖中双拳紧握,胸口处有一团灭不掉反噌噌高燃的火在烧,脚下步伐生了风,周身被股浓郁阴煞围绕不散。

    那个叫叶惋惋的女人长相与墨缄有几分相似,亦是舒锦意暗中使人偷偷往誉王府塞进去。

    虽然他没有找到那个证据,可是他知道是舒锦意做的。

    就算是已经变成了舒锦意,仍旧对姬无舟念念不忘吗?

    为了安抚姬无舟,所以她特地寻一个与她相似的女人送进誉王府陪伴在他的身边吗?

    无数个舒锦意全是为了姬无舟着想浮现在脑海里,刺激着褚肆。

    只有她,才会使褚肆屡次失控。

    想到她为姬无舟所做,他嫉妒得发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