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65章 :她勾引我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酝酿着醋火的褚肆一拳打在褚府大门墙角,徐青和郭远见状吓了一跳。

    墙角塌了!

    褚肆不敢问舒锦意,也不敢面对她。

    她眼里只容得下姬无舟,一直都是!

    “爷……”

    “不必跟着。”

    褚肆揍破褚府墙角扭身大步奔走,一个纵跃,去向不明。

    徐青和郭远互相对视一眼,杵着原地。

    “爷怕是进山了。”

    “应该不会有危险,”郭远接话。

    “也不知怎么了,”徐青皱眉,眼中忧色闪烁。

    ……

    凤楼。

    褚肆这位稀客到,好酒好菜招待。

    掌柜前后哈腰亲自端酒送菜,陪着一张笑脸嘘寒问暖。

    坐在二楼雅间的褚肆摆手,叽喳问不停的掌柜马上退出去。

    站在门前暗道,褚相果然不是好相与的人。

    “掌柜的,那位又来了。”店小二上楼,小声说。

    掌柜听罢,眉一皱,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摆手,“下去瞧瞧。”

    一楼。

    掌柜的笑脸迎人,对进门的少女揖手,“舒小姐快里边请。”

    舒锦稚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掌柜的,你们二楼雅间全给包出去了?前头不是让你们给舒家留个空位吗?怎么,你们凤楼可是瞧不起舒家。”

    “不敢不敢!”掌柜陪笑。

    上面就坐着个褚相,对舒家,他哪敢有那胆。

    二楼雅座和雅间都满人,实在空不出位给这位白吃白喝的主。

    “不敢?可方才小二说让我在一楼用膳。”

    “舒小姐有所不知,今日二楼雅座和雅间都满了人,实在空不出地给舒小姐。”掌柜的依旧好脾气解释。

    三楼和四楼确是有,只是那上边是住人的。

    再有,后边也有不少的客房。

    只是价格上嘛贵了不少,而这位白吃白喝。

    如果可以,掌柜的都不想让她进凤楼的门。

    “空不出也得空,让人走便有空位了。”舒锦稚声音高扬,端的是嚣张架子。

    前头来时,就打着褚府亲家的旗子白吃白喝。

    掌柜的也就作罢。

    现在还想来闹场,莫不是以为他凤楼好欺吗?

    “舒小姐,你这是要逼人。”

    “掌柜,今日我请了丞相夫人过来,难道你想要让丞相夫人在一楼大堂与这些人同坐吗?”

    舒锦稚的眼神扫过,尽显鄙夷嫌弃。

    掌柜一怔,不由抬首望向二楼。

    “可这……”

    “这什么,还敢怠慢。”

    舒锦稚细眉紧蹙,就要发威。

    掌柜朝店小二使眼色,小二快步上楼。

    早闻下边声响的褚肆打开雅间的门,就见店小二抹着冷汗说了下边情况。

    “相爷,舒小姐这里该如何处理?”

    “凤楼由你们掌柜掌管,问本相何用。”

    手一摆,要打发走小二。

    店小二束着手又说:“可舒小姐说褚少夫人要来。”

    褚肆倏地眯眼,“哦。”

    他迈步出门,刚站在二楼廊道,下面就传来舒锦意声音。

    褚肆手蓦然捏上围栏,一双眼紧紧跟着进来的女子移动。

    舒锦意本是想晾一晾舒家,奈何舒家这位大小姐不知天高地厚,打起褚肆名号显威。

    进凤楼的大门就听到舒锦稚高亢的声音,着实刺耳。

    “姐姐这是在做什么,地位再高,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

    舒锦意的话引起舒锦稚的不满。

    这个舒锦意刚来就打她的脸。

    “妹妹可让姐姐好等,父亲和母亲想见妹妹,都是千万般难。就是寻上府也被打出来,攀了高枝就忘了自己的血是什么颜色了。”

    对舒锦意,舒锦稚向来不客气得很。

    众目睽睽下,舒锦稚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褚府怎么对待远道而来的舒家。

    舒锦意眸光一冷。

    “姐姐说笑了,大家都知道舒家突然来妨,府中实在空不出地方……到是父亲,怎么说也是个县官,怎地突然举家而来……实在叫妹妹心中惶然,不知如何安排是好。”

    舒锦稚在凤楼举止野蛮,前又有舒锦意让柳双在民间传话,大家先入为主。

    任凭舒锦稚怎么说,都是舒家的错。

    未得皇召就进内京,实在大胆!

    面对诸众指点,舒锦稚脸色发黑,阴森森盯舒锦意。

    “妹妹忘性好大,前头妹妹回府时父亲就同妹妹商议过了……”

    “那时姨娘刚去,正是悲痛时,实在不曾听父亲提起。”舒锦意直接打断她的话。

    “你……”

    “姐姐不是找妹妹来叙话吗?”舒锦意又断她的话,“寻个安静些角落说话就是。”

    掌柜的立即笑脸作请势,“褚少夫人快这边请!”

    见掌柜态度前后变化大,气得舒锦稚脸抽搐。

    “让她们上来。”

    二楼突然传来一道低磁的男音。

    舒锦意和舒锦稚同时抬头,堪堪就对上褚肆深凝的黑眸里。

    “相爷?”

    他怎么会在这?

    舒锦意觉得在哪都有褚肆的身影,真是邪门。

    褚肆俊美不似凡人,静静凝视下来的眸色深如冬夜,舒锦稚一颗心噗咚跳。

    眼睛喜亮!

    “这便就是褚相!”

    嘴角勾起笑,眼中尽是痴迷。

    这样的男子,怎么当时就让给了舒锦意。

    舒锦稚懊恼不已。

    却忘了当初并没有指定谁嫁,而且那时年岁尚幼,又怎么知道衡量当下。

    舒锦意还未动,舒锦稚就提着裙,好不矜持的咚咚走上楼。

    舒锦意硬着头皮跟上。

    舒锦稚直接进雅间,无惧男女之嫌。

    “你便是褚肆!”

    话间自带柔媚,秋波暗送。

    褚肆眉头一跳,深不可测的眼目冷冷看着暗送秋波的舒锦稚。

    “舒家事,本相会好好斟酌处置,现在,滚出去。”

    褚肆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寒如漠北冷霜,震得舒锦稚浑身僵硬如铁。

    被他威盛的气势迫压得喘息不起。

    “我,我……”她还想说些什么,褚肆眸微眯。

    强大气场迫得舒锦稚这未经大事的小女子面容铁青,眼不敢正瞧。

    舒锦意淡淡立在门处,见舒锦稚惧得抖成筛子,走进来说:“你先出去吧。”

    舒锦稚如蒙大赦,逃似的钻出去。

    门舒锦意手从后合上,目光浅淡扫视雅间。

    酒气熏人,桌上还摆着未动过的菜,而酒却饮了三壶。

    舒锦意抬眸同他静静对视,方才盛满冷霜的眼渐有些躲闪的柔和。

    他道:“她方才秋波暗送,便是想要勾引我。”

    话音正常,语气怎地听在她耳里有些委屈?

    一定是她听差了。

    “相爷这等惊人样貌,有女子试图勾引不是很正常?”

    褚肆盯着她。

    舒锦意避过,道:“相爷为何事困扰,竟在这里买醉。”

    自然是为了你!

    褚肆继续盯她。

    舒锦意直接说正事,“借着这机会,我要去见一见家父。”

    “这些你作主就好。”

    “既然这样,我先走一步,相爷喝完了就回府。”

    舒锦意行了行礼,转身出门。

    褚肆紧跟在她身后走出来,舒锦意讶异地回头看他,“相爷?”

    出门,大家都看着,舒锦意想着他是要离开了,也没多想,一道出凤楼的门。

    还没离开的舒锦稚本是想要留下来质问,随便寻个机会住进褚府。

    从马车里探脑出来,瞥见一同出门的褚肆,舒锦稚脸色刷地一白,嗖地一下放下帘子。

    舒锦意朝站在空地上的褚肆福礼,转身上马车吩咐车夫驶向舒家居住的客栈。

    马车行出许远,感觉有异的白婉挑开后面小窗帘一瞧。

    看见后面的画面,惊道:“少夫人,您快看!”

    舒锦意跟着转身看出去,这一看就嘴抽。

    马车后面,褚肆像个傻子一样快走的跟着。

    舒锦意哭笑不得,扶额道:“停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