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66章 :想和你睡(2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顶着路人指点,舒锦意下车朝他大步走过去。

    看到舒锦意,褚肆突然傻笑了下。

    舒锦意狠命的一抖。

    “我知道了。”

    褚肆傻模傻样的正色和她说一句。

    见他这样,舒锦意都替他羞。

    抓上他的手,褚肆突然又是冲她傻笑。

    不会真傻了吧?

    和褚肆认识这么些年,没听说他饮不得酒啊?

    鬼精的一个人,也不可能有人能在他酒里下傻药。

    对指点的行人讪笑,舒锦意拉着他转身,脸一沉。

    “相爷请上。”

    拉他到马车边,舒锦意耐着性子道。

    结果这人没动静,她疑惑转身一看,却见他低头盯着她和他的手,嘴角漾着抹淫笑……不,浅笑。

    像极了得到自己期望以久的大宝贝!

    舒锦意嘴角抽了抽,甩开他的手。

    压着股气,道:“相爷请上车。”

    被甩开手的褚肆瞬间收住笑,正正常常的上马车。

    舒锦意跟着后面疑惑上车。

    钻进车内的舒锦意见他盘腿坐在角落边,两手自然的放在腿上,眼睛盯着舒锦意。

    哪里还有刚才那蠢样。

    莫非她眼花了?

    “咳,相爷怎么出门没坐马车?左右随从也没跟着,虽是在天子脚下,可也要注意自身安全。”

    “是。”

    沉重又正经的一个‘是’字吐出。

    舒锦意:“……”

    “已经往客栈去了,相爷若是没事,且等一等,一道回府?”

    “嗯,都随你,你说去哪便去哪。”神态认真,语气认真,只是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

    舒锦意点头,闭目养神,懒得理他。

    凤楼的店小二进雅间收拾,从小桌处拾了包药粉,其中还有一张包药的小纸掉在地上。

    店小二讶了讶,带上桌上这包未开封的下楼找掌柜。

    掌柜一听说是褚相雅间中找着,脸色一变。

    拿过找大夫瞧过,原来那是千里醉。

    本身就是给喝不醉的人用,药效一起,就是小饮也会醉得不醒人事。

    褚相这是给自己下药?

    掌柜疑惑不已。

    舒家落脚的客栈一到,舒锦意就掀帘要下马车。

    刚起身,衣摆被卡住。

    回头一看。

    舒锦意一边细眉隐隐跳动,“还请相爷放开我的衣裳。”

    褚肆端坐着,长手伸出抓住她的衣摆,力道还不小。

    “我的好妹妹可来了。”

    车外,响起舒锦稚嘲讽声。

    接着就是袁氏和舒豫的说话声。

    “到了地,还不快下来,还等着自己的父亲迎你下来吗?”袁氏声冷言寒。

    “相爷请放手。”

    里边,舒锦意扯了扯自个衣裳,愣是扯不动。

    “舒锦意,你这是做给谁看,给我下来。”舒锦稚扬声喝来。

    褚肆突然放手,舒锦意往前扑出去。

    一只手稳当的扣住她前倾的腰身,舒锦意气得一蹬腿,差些踢到褚肆命根子。

    另一只大手堪堪包住她踹来的玉足,手掌心的温度包裹脚底,隔着鞋底传递。

    舒锦意气得脸孔涨红。

    褚肆将人拉坐了回来,舒锦意暗手一出被他轻而易举的握住,她这是自动送上门给他握了。

    帘子倏地被人掀开。

    “舒……”舒锦稚要骂出来的话在对上褚肆幽深眸子那刻,猛地堵了回去。

    褚肆牵着舒锦意的手,冷着脸下车。

    对舒锦意不满的舒家人当即就笑脸迎人,哈腰点首。

    “不知相爷一道来,实在失礼,快里面请!”

    他们住的客栈是有独立院的,这边是后门,到不用担心有什么人看见。

    舒锦意被褚肆牵着手下来,两人身子贴着身子进门。

    她有意挣扎,褚肆有意握紧。

    “父亲。”

    有褚肆在,舒锦意想要说什么话都不方便。

    舒家几人也是这样。

    “咳,相爷,我手麻。”该放手了。

    “麻?”褚肆小心地拿起她的手腕,轻揉,眼中掩饰不住的款款深情。

    舒锦意被他注视得起了一身疙瘩。

    舒锦稚恨恨地搅着手绢,笑道:“方才冒犯了相爷,实在是小女子的不是!还请相爷莫要怪罪小女子失礼……”

    偷瞄一眼,舒锦稚发现褚肆根本就没看见她,连话都没听见。

    小女儿姿态收了收,嘴角僵硬。

    “相爷,没事了……”舒锦意尴尬不已。

    褚肆停住动作,端坐在位置上。

    成功松手的舒锦意暗送了一口气,也不知褚肆今天撞了什么邪风,痴痴傻傻的。

    一家人看着这小两口当面恩爱,实在受不住。

    舒锦稚看在眼里,嫉妒得眼红。

    暗暗伸手扯了扯袁氏的衣袖,自个女儿什么心思,袁氏明白不过了。

    对端坐如松的褚肆说道:“看到相爷和少夫人恩爱,做母亲的也就欣慰了。只是相爷平常时事务繁忙,锦意身子也不是大好,难免会有伺候不周的时候。锦稚是个细心的,平常时那些事都处理得井井有条,相爷要是不介意,就让锦稚进府帮衬帮衬锦意,来个两全齐美!”

    袁氏说话向来直白大胆,当着褚肆的面也敢这样。

    褚肆是醉了,可也没醉全。

    听到袁氏的话,幽邃黑眸一冷。

    袁氏接触到这股寒意,被噎住了。

    “父亲,今天我和相爷过来,只是想看看你们,等府里安排好了再派人过来告知一声。在此期间,还望父亲能行事妥当些,京内到底不是外县,免得一个不慎中了人圈套。”

    绕弯子说不通,直接点明。

    舒豫皱眉,不喜欢自己这个庶女高高在上对自己说话的样。

    当着褚肆的面前,他也不好发作。

    “为父自是省得,相爷若不急着公务,留下来一道用晚膳再回?”

    “听娘子的。”

    褚肆正声道。

    “咳,”舒锦意被他这声娘子叫得呛住,“相爷身体有些不适,我们先回府……改日再来探望父亲。”

    舒锦意起身,褚肆也跟着起来。

    舒锦意走,褚肆也跟着走。

    舒豫很多话没说,舒锦意就急着离开,脸色并不好看。

    “哼,真是攀了高枝就忘了家人,父亲,若是女儿进褚府,可不会像她这样狗眼看人低。您想要做什么官,让相爷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就是,舒锦意这白眼狼哪里还顾着家里。”

    “行了,”舒豫背着手轻斥女儿:“当初让你进府你不肯,现在哪里还有那么容易。”

    “父亲……”舒锦稚不服气。

    “官位的事,还得另寻门道,褚肆根本就没有要相帮的意思,哼,”舒豫不屑冷哼。

    褚肆不肯帮,有的是人帮衬。

    车内。

    舒锦意眉头跳动,压着声,“相爷请放手。”

    褚肆抓着她的衣角不放,视线紧贴着她。

    “褚肆……放手。”

    “你是我娘子。”褚肆郑重地道,“就算你不承认,却已经注定了。”

    “我知道。”

    所以,麻烦你别绞着我的衣服,放手!

    褚肆绷着,因为紧张,手绞着她的衣裳,“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你要干什么。

    “相爷说得没错。”舒锦意咬牙道:“那么,相爷想要做什么。”

    “我,我……”褚肆俊脸快速染上红潮,我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急得舒锦意想甩他几巴掌。

    “相爷想要做什么。”面对这样的褚肆,她还得耐着性子。

    褚肆粗声道:“想和你睡!”

    “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