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080章:沉沉深情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坐在妆台前,舒锦意透过镜子瞥着身后梳头的白婉使力的压着上翘的嘴角,连端水和拭尘的丫鬟都情不自禁压住上扬的唇。

    一屋子诡异。

    刘氏派了宋嬷嬷过来,说刘氏让舒锦意陪同到梵音寺还愿。

    “还愿?”

    宋嬷嬷笑语道:“前段时日夫人就乞求佛主赐个孙儿,今日特地去还愿。”

    舒锦意:“……”

    她和褚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是单纯的躺在一张床上。

    不知道怎么答复的舒锦意吱唔道:“嬷嬷……我和相爷……”

    “老奴省得,少夫人莫羞,女人啊都得经这么一回!”

    宋嬷嬷话落,屋里丫鬟们都掩嘴轻笑。

    舒锦意只觉得自己这张老脸都羞红了!

    梵音寺。

    舒锦意和刘氏在金殿中还了愿,刘氏让她在外面候着,她要和里面的解签和尚说几句话。

    舒锦意百般无聊站在外头,察觉有人在看她。

    甫一回头就撞上苦悲大师笑眯眯的脸。

    舒锦意略微一顿,小步上前,揖道:“苦悲大师。”

    苦悲大师颔首笑道:“丞相夫人还识得老纳。”

    舒锦意道:“苦悲大师乃梵音寺高僧,自然记得。”

    苦悲大师奇道:“老纳不曾说自己是高僧,丞相夫人何以就见得老纳是高僧。”

    舒锦意嘴角一抽,这老秃驴分明没事找事。

    舒锦意面上不显,道:“我不知。”

    苦悲大师哈哈一笑,转身大步离去。

    陪同的几个丫鬟一脸莫名奇妙。

    舒锦意却知晓这秃驴的脾性,没当回事。

    只是方才,他在看什么?

    刘氏出殿,听旁边丫鬟说起苦悲大师,瞬间就瞪舒锦意。

    舒锦意被瞪得莫名。

    “你这孩子,苦悲大师难得在寺中,你竟不知将人拦了问个前后。”

    “母亲,我并无所问。”

    “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该问问?”刘氏恨铁不成钢。

    舒锦意:“……”她肚子里真没孩子。

    随后刘氏难得带着舒锦意上集市买些女人用的东西,进了首饰铺,就一个劲的询问老板给小孩子打造什么长命锁好。

    舒锦意兴趣缺缺,和刘氏说了一声,只带了白婉和书颐到前面走动走动。

    走到集市尽头一处茶棚,舒锦意就找了地坐下,让两丫鬟随意在旁边逛逛。

    两丫鬟哪里敢放她一人在这里离开。

    舒锦意好说歹说,两丫鬟才走进旁边的小店看看。

    舒锦意喝了口热茶,一抬头,就看见前路有两道熟悉身影走过,微微一顿。

    ……

    风卷树梢,水中影子绰绰,即使是冬季,这里的景仍旧美得画卷。

    褚肆颀长的身形立在碑墓前,拿起摆在那处的长剑,看深看了眼那墓,嘴角抿了抿。

    “爷?”

    徐青站在边上,不解他们爷为何突然要将放在这里的敛取走。

    而这次再来,与之前的情绪大有不同。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褚肆转身往山下走,徐青偷偷回身看了一眼那墓。

    舒锦意踏着泥地,一步一步的走上来。

    站在偌大的墓前,视线落在“墨缄之墓”四字上,瞳仁狠狠的一缩。

    脑海里忽闪过之前在忠烈园所见的新土。

    难道……

    舒锦意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目。

    褚肆他竟然挖她的坟!

    深吸了一口气,舒锦意艰难的上前伸手抚着那几字。

    心里震不知如何反应了。

    脑中再次响起姬无墉说过的话,舒锦意脸上神彩变幻。

    褚肆他为什么要挖她的坟?真如姬无墉所言,他对自己……藏有那种情感?

    “褚肆,你到底还瞒了我什么。”

    ……

    从山上下来,找得团团转的丫鬟送了一口气。

    刘氏责怪几句,坐在马车里的舒锦意却半点反应也没有,刘氏连连皱眉,回想自己责骂的话也没错。

    见她受不住,刘氏只好收声。

    “好好伺候你们少夫人。”

    到褚府,刘氏眼不见为净的一摆手,领着人回院。

    舒锦意坐在院子里,吹着冷风一动不动。

    白婉几人面面相觑,劝的话也说了,可她们少夫人就是没给个反应。

    丫鬟们瞬间就急上头了:“少夫人,您到底怎么了?”

    舒锦意摆了摆手,终于有了动静,“没什么,你们下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坐坐。”

    丫鬟们见状,只好退了出去。

    放幕来时,褚肆就回府了。

    刚进府,守在院外的白婉就将舒锦意的情况略说了一下。

    褚肆面容一紧,快步进院。

    果然看见站在院中的女子望着一处方向不动,似有什么心事。

    他快步靠近,柔声问:“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了你?”

    舒锦意回过身来,静静看着温柔相待的褚肆。

    俊美不凡的脸庞上全是深情,没有往日她所见的冷然。

    眼前深情款款的眼慢慢地与往日那双总是注视自己的眼相叠,捉弄他时,他总是用那样深的眼神凝视自己。

    她根本就不知道……原来褚肆是用这样的情绪看自己的。

    她摇头说:“没有。”

    褚肆拉着她冰凉的手,轻轻哈着暖气,又揉搓着。

    舒锦意凝视着他,没有动。

    “进屋去吧,天儿冷,小心着凉了。”

    说罢,他从自己身上取下还温热着的披风披到她身上。

    舒锦意拢着他温暖的披风,鼻间全是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心一阵恍惚。

    他到底是对墨缄好,还是对舒锦意好?

    舒锦意倏地瞪了瞪眼,霍然抬头盯住褚肆,那眼里有着一闪而烁的震惊。

    “怎么?”

    “没,没什么……”舒锦意回魂,压下心底的震惊跟着他进屋。

    歇下时,舒锦意仍旧没缓过来。

    侧着身,靠在他怀里,眼睛是睁着的。

    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鼻间全是他的味道。

    舒锦意的心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乱过!

    即使是姬无墉说那些话,她也只是晃过就过了,没再往深里想。

    但现在,她满脑子里都是现在和过去的褚肆。

    她发现,自己竟然全部记得那时候的褚肆,他每个动作,每个表情……甚至是他喜欢吃什么都记得清楚。

    为了捉弄他,自然也要弄清楚他的喜爱,各种行为。

    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有多么了解褚肆,又有多么不了解他。

    这个人,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感情!

    舒锦意被他沉重的感情压得有些喘不过气,因为太过突然,也从未想过!

    她规矩的手慢慢地碰了碰他规矩的手,褚肆立即就睁开没睡意的眼。

    “褚肆……”

    “睡不着吗?”他忙问。

    舒锦意摇了摇头,然后默不作声的将脑袋抵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褚肆一愣!

    舒锦意重重闭上眼,哑声道:“睡吧。”

    褚肆僵着身体,哪里能睡得着。

    “嗯。”

    低磁的嗓音划过舒锦意的耳膜,她转开了身,和他拉开了一臂的距离。

    褚肆僵着不敢动,死盯着中间的距离,突然恨起工匠将榻造得太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