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083章:以险博情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江朔。”

    从舒锦意口中大声清喝而出两字,黑衣人身子微颤,手中剑抖了抖,偏移了一寸。

    左心窝偏向胳膊窝。

    褚肆身形后倒,黑衣人撤出寒剑,甩向木柱,返身破窗而出。

    “抓刺客。”

    里面的动静传来,外边的徐青和郭远就带了人追了出去。

    舒锦意急步上去,扶住面色苍白的褚肆,眼中闪过焦色。

    “怎么样?”

    “疼。”

    褚肆趁势紧握住她的手,身上的血流堪称恐怖。

    舒锦意被他一握,手上也沾了稠腻的血。

    “快去请大夫。”

    身后愣怔的下人被舒锦意一回头清喝,立即跑开去请大夫的请大夫,打热水拿备用药物的都有。

    舒锦意将褚肆扶坐到小榻上,想抽手,他没给。

    “放手,我帮你看看。”

    在军中,她早就见惯了这些。

    褚肆一个文人,怕是没受过这等重伤,幸而偏移了一寸,否则他这条命就没法保了。

    “没事,就是有点疼。”

    褚肆脸色白得有点吓人,突然流了这么多血,再强悍的军人都受不住。

    舒锦意大声道:“别说话。”

    褚肆看着她不再开口说话,舒锦意抽了抽手,褚肆总算是肯放了。

    “爷,大夫来了……”徐青返回来,将最好的大夫抓了过来。

    进门看见满身是血的褚肆,吓得脸都白了。

    褚肆沉声吩咐:“别让母亲知道。”

    “爷,您还是快让大夫看看伤势。”

    “堵住通禀的人。”褚肆声音徒然寒了下来。

    徐青没法,只好转身出去把刘氏放在这边的人拦住。

    现在不知晓,后面还能瞒着夫人吗?

    徐青实不知自家爷在想什么。

    “大夫,还请给他先止血。”

    舒锦意可管不了这些,沉着脸站在旁边看着褚肆。

    大夫点头,不敢怠慢。

    这可是褚相爷啊。

    舒锦意亲自过来接过了书颐手中毛巾,给他拧了热水,拭去解开衣襟的伤口旁边的血迹。

    动作温柔,小心。

    看着坐在身边认真跟大夫一起处理伤口的人,褚肆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不像话。

    想知道,在她心里是否有那么一点点的疼。

    他不应该躲得太快,好让那人刺得更危险一些。

    “可疼?”

    察觉到褚肆的视线,舒锦意不小心弄到了点伤口,抬头询问。

    褚肆摇头。

    再疼的伤口,她这样,也不疼了。

    舒锦意不知他心里想法,继续给擦拭,等大夫给他止了血,上了伤药,吩咐前后注意。

    他仍旧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送走了大夫,吩咐下人去煎药又回到了褚肆的身边。

    褚肆明明已经重伤,却仍旧不肯闭眼休息。

    “相爷歇一歇吧,药好,我再叫醒相爷。”

    “我没事。”

    “相爷莫说胡话,”脸都白成纸片了,还说没事。

    舒锦意见他仍旧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叹了一口气,坐到他的身边,手有些犹豫了下,落在他的脑袋上,轻轻一抚。

    褚肆一脸愣怔!

    舒锦意哪会安慰人,见他这样惊奇看着自己,颇为不自在。

    “你,你快歇着。”

    褚肆深邃的黑眸溢出一抹浅浅温柔的笑,抬起右手,拿住她的手下来,放在俊容上贴着。

    舒锦意触摸到他的脸,瑟缩了一下。

    褚肆不理会这样是否太过孩子气,是否丢脸,抱着她的手就闭眼睡去。

    舒锦意倾着身,不能动弹。

    见他呼吸渐渐平稳,舒锦意松了一口气。

    进门来的郭远,看见这幕,也不敢再禀报说那刺客逃脱了。

    “将那把剑收起来吧,杀敌的剑太过锋利,容易伤人性命……”

    舒锦意抬眼朝郭远看了眼,缓声说。

    郭远愣怔半会,沉沉应声:“是。”

    没多会,汤药已经的煎好。

    书颐端着药进来,舒锦意示意,屋里的人都退了。

    这边闹出的动静压着,并没有人传出。

    半夜,安安静静的。

    舒锦意碰了碰药碗,已经温了。

    “褚肆!褚肆?”

    在他耳边轻喊,熟睡的人皱了皱眉。

    舒锦意想抽开麻掉的手,紧抓着人突然用力,嘴里喃喃,“阿缄……别走。”

    舒锦意动作一僵。

    侧目深深看着连在梦中都喊着自己的人。

    “褚肆,该吃药了,”舒锦意心一横,轻轻推了一下他。

    梦中的人倏地睁开黑沉的眼,那瞬间的摄人。

    舒锦意愣怔了下说:“药好了,先用药再睡。”

    褚肆刚才在梦中梦见心心念念的人背着他悄悄离开,一下用力捏住舒锦意的手。

    紧盯着舒锦意不放。

    舒锦意拍了拍他的手:“抓了这么久,麻了。”

    褚肆犹豫了很久,才试着松开她。

    舒锦意端药过来,坐在他的身边盛了一勺子过来。

    褚肆就着一口一口的吃。

    这是褚肆喝过最好喝的药,一小碗喝完,褚肆哑声问:“还有吗?”

    舒锦意无语地斜了他一眼。

    “没了,”舒锦意将空碗端出去。

    褚肆眼中一暗,极不情愿地盯着她出门的背影。

    没多会,舒锦意又端了一碗进来,刚刚暗淡下来的黑眸倏地亮了亮,悄悄移动了身体。

    “别动,我来。”

    舒锦意伸手助他往上移动,端过药要喂。

    褚肆却犹豫了会才喝,每一口都要停上一停,喝得慢悠悠。

    舒锦意也没催促。

    但是一碗药还是喝完了,褚肆又眼巴巴望着她,“还……”

    “睡。”

    舒锦意沉脸喝止他的任性。

    褚肆伸出右手去拉被子,道:“夜里寒冷,你也赶紧歇了。”

    舒锦意回头看他努力腾出的空位置,点了点头。

    舒锦意躺下时,天已快亮了。

    褚肆睁着眼等舒锦意躺下来,他才肯睡。

    重伤的人,紧紧挨着舒锦意,沉沉睡去。

    舒锦意却睡不着,盯着帐子发愣。

    褚肆药里有安神的作用,舒锦意起身离开,他都没有醒来。

    “少夫人要去何处?属下陪同一起。”

    “不用了,我自个就去就好,不是太远,就在江府附近。”

    舒锦意拒绝了郭远的陪同,连个丫鬟也没带,披上外袍就从侧门走了。

    郭远还是悄声跟在了身后,舒锦意知道有人跟,也没理会过多。

    江府侧门。

    舒锦意不知和守门的人说了什么,很快就放行了进去。

    郭远看着舒锦意进江府,就在外边候着。

    “丞相夫人这边请,小的这就去请夫人。”

    “不用请你们夫人了,我来是见见江将军的,”舒锦意手一摆,熟门熟路的穿过小门,朝江朔的住处走去。

    江府的下人见状一愣,心中疑惑闪过。

    ------题外话------

    ps: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爱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