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089章:他知道了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竹轩院。

    此处本是褚府用来待客之地,褚暨竟将他们安排在了这里。

    不知此举,落在褚老夫人眼里,又是如何?

    “家里的白眼狼来了。”

    刚行到竹轩院的小门,舒锦意就听得一声嘲讽吹过来。

    听这声,便不用转身也知晓是何人。

    “我过来看看父亲和母亲。”

    “你也不需要再假好心了,”舒锦稚嘲道。

    舒锦意道:“早同姐姐说过了,也只有大伯有那本事让舒家安安稳稳的住进来。”

    舒锦稚想说些什么,被她这话一堵,便熄了下来,哼道:“也算你有点良知,知道指点条路。”

    “是姐姐有慧眼,我不过是小小指了条路罢。父亲和母亲可在?”

    舒锦意谦虚地一笑。

    看见舒锦意这般,舒锦稚心里那团气总算是缓了缓。

    “父亲和母亲就在里头,你自个进去吧,”舒锦稚直接隔了舒锦意身后随行的几个丫鬟。

    舒锦意进了屋,里面说话的两个就停了下来。

    “给父亲,母亲请安了。”

    “进门半天了,这才来请安,你这心里头压根就没我们舒家。”袁氏看见舒锦意,就一副嫌弃样。

    现在有褚暨帮他们,已用不着这个女婿了。

    舒豫的脸色也有些沉,淡淡道:“都好着,听府里的人说女婿受了伤,你事事照料,身子骨不太好就不要费这些体力了。”

    舒锦意巴不得他们嫌弃,道:“如今有大伯出手相助,父亲一定能平步青云!”

    舒豫听到这好听话,脸色缓了些,语气仍旧淡淡:“为父这里也没其他事安排你做,你就退下吧。”

    舒锦意盈盈一礼,“是。”

    能够指使着丞相夫人,舒家几人总有一种优越感。

    任凭你官儿再大,地位再崇高,还不是得听着他的。

    舒豫这次觉得自己走了运,能得褚暨相助。

    舒锦意退出了竹轩院,望着竹轩院的院门,嘴角冷冷一勾。

    褚暨想要用舒家打压人,也且让他偿偿咎由自取的味道吧。

    与贤王勾结在一起,如果说贤王在墨家这事上没有动手脚,舒锦意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就是做为墨缄时,贤王也曾多次使绊,使得几次父亲差些丧命。

    “少夫人,夜凉了,快些回去吧。”

    “走吧。”

    舒锦意拿过灯笼,自行掌着小步往前。

    刚进褚肆的院子,就见披着外袍等在门处的修长身影。

    见她进来,手伸出自然拿过她手中的灯笼交给旁边的丫鬟,给她披上袍子,“丽贵妃可有难为你。”

    舒锦意被他如此亲昵对待已不是第一次,仍旧心中有异样。

    “并无。”

    “若是有难为之处,尽可同我说,”褚肆声轻语慢。

    舒锦意抿了抿唇,她早就察觉到了。

    褚肆待自己太过小心翼翼,尽可能避开些敏感话题。

    甚至是动作间也十分压抑的规矩,想碰又不敢碰。

    舒锦意心中早怀疑了。

    一点一滴的积在一起,她心中震骇渐渐缓去。

    他知道了!

    知道自己是墨缄!

    什么时候知道的?自己举止暴露了,只是她不知道是何时的事。

    他竟将自己的一切大小细都牢牢记着,否则怎会凭着一点一滴的小事认出自己?

    “褚肆……”

    “嗯。”

    “我没有为难之处,”舒锦意深吸了一口气,“我能保护得了自己。”

    所以,你不用这样。

    “我知道,”他的阿缄很厉害,可是现在她很需要有人保护。

    “舒家那,相爷只管放任,无需理会。”

    “舒家不重要,”褚肆也没将舒家的事放心上,“先回屋。”

    舒锦意拢着袍子,与他并肩进屋。

    “把屋里的暖炉烧旺些,”褚肆伸手触摸到舒锦意冰凉的手,沉声吩咐。

    “是。”

    白婉几个丫鬟赶紧给炉子添炭。

    “不用了,盖厚些被褥就是。”

    褚肆一听,眸中微闪,手一摆,“将炉子移远些,尘多,气闷。”

    舒锦意侧目看了他一眼。

    被前后吩咐弄懵的丫鬟互看一眼,最后将大炉子移得远远的。

    等舒锦意躺在床榻里,褚肆可怜巴巴说冷时,她嘴角一抽,会意了过来。

    紧抱着娇躯的褚肆,嘴角弯成一个弧度。

    舒锦意突然很想看看他此刻的表情,只是太暗,又被他抱得紧,实在没法动弹。

    一夜好眠的褚相爷,坐在小桌前办公,看见一些烦心的公文,也爽快的给批过了。

    徐青和郭远互对一眼,猜测昨夜爷又和少夫人恩爱了!

    早早就到褚老夫人那边请安,舒锦意不意外的就在那里见到了袁氏和舒锦稚。

    刘氏脸色沉沉,没了平常时的笑意。

    就是对着蒋氏和上官氏也懒得装模作样了,冷着张脸。

    褚老夫人对褚暨的安排颇为头疼,因为这舒家事实在不好弄。

    单说舒豫私自离县入内京来就是个大麻烦,现在还得替他摆平,也不知陛下那里会不会怪罪于褚府?

    思及这些,褚老夫人对袁氏和舒锦稚实在摆不起好脸色来。

    “既然亲家入住褚府,刘氏你平常时多多照料,缺些什么给舒家补齐了,”褚老夫人幽幽地对刘氏道。

    刘氏不甘愿地道:“儿媳省得。”

    “累了,都退下吧。”

    众人应声而退。

    刚出得门,蒋氏就笑着道:“亲家若真喜欢,便长住在此。”

    袁氏一听,心里高兴得开了花,“当真?”

    蒋氏见她这般面露喜色,知道这妇人是藏不住心底的贪念的,往后怎么使就怎么使。

    “自然。”

    “如此就多打扰了,”袁氏脸皮也不是一般厚。

    住人屋檐下,就不怕别外人说三道四?

    就算外人不敢说,阖府上下难道不嫌弃吗?

    而且还给刘氏添堵。

    或许蒋氏就是瞧上了这点,才乐意和袁氏假意靠近几分。

    舒锦意冷眼看着,便没有作声。

    “咦?你珍珠可真漂亮!”身后响起舒锦稚惊讶声。

    回头就见舒锦稚没大没小的指着杨氏的脖子珍惜链子,一双眼写满了贪婪!

    杨氏一愣,见舒锦稚拿手指着她,柳眉一皱。

    上官氏嘴角勾了勾,道:“舒小姐可真有眼光,这是老爷从东海那边得来的海珍珠,稀有的东西!”

    舒锦稚一脸羡慕嫉妒。

    舒锦意看向笑眯眯的上官氏,再看向刘氏。

    只见刘氏脸上一片阴云,看见这对丢人的母女,心中甚是不痛快。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宫里来人了,说是要见三少夫人。”

    正这时,一名大丫鬟款步过来,扬着声道。

    所有的声音霎时停止,都看向了舒锦意。

    昨个儿才被丽贵妃宣进宫,今个儿宫里又来人?

    舒锦意柳眉微蹙,猜测着宫里来的是谁,又寻她做何事?

    正寻思着,就见两名宫女打扮的女子走进来,其中一名貌美女子缓缓抬眸朝舒锦意望来。

    看见这名宫女,舒锦意倏地一眯眼!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3花,么么哒!爱你~!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4花,么么哒!爱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