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099章:遭人暗算?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本王也没想到会吓着了丞相夫人,更没想到褚相将丞相夫人保护得这般好。”

    舒锦意那边话音将落,姬无舟就慢声的接过一句。

    “誉王爷见笑了,相爷说近日来城里乱,出门时让我多带个人在身边。刚巧,就碰上了歹人。”

    这个歹人,自然指的就是姬无舟了。

    姬无舟闻言,不由轻笑出声来:“都说丞相夫人木纳不懂人情事故,更被褚相日日冷待,而今本王所见,可是另一人?”

    准确的来说,姬无舟是说准了。

    此舒锦意非彼舒锦意。

    “若誉王无事,臣妇先退了。”

    “丞相夫人且等等,”姬无舟漫不经心的声音落下,他人就跟着走下了马车。

    “誉王还有什么吩咐?我一妇人在此停留太久了,让人瞧见了未免会引起闲话,还请誉王速速道来。”

    姬无舟站在舒锦意的前面,静静凝视半会道:“丞相夫人明知那些人是本王请来,为何不惧?”

    一般妇人,瞧见这降仗早就吓得半死了。

    不会有哪个人会像她这样冷静,还脱身出来了。

    面对他,更是有一种带刺的冷凌感觉。

    就好像他所认识的那个人……面对自己不喜的人时,总是这副冷漠又冷静的态度。

    “惧又能如何?该来的总会来,誉王若是想要捉我也不会在这里浪费口舌了。”

    姬无舟总是有这样的能力让人防不胜防。

    但她就是太了解了这个人,所以才不会惧。

    同样的,姬无舟也了解她。

    不过是不知晓她真正的身份罢了,若是知晓,只怕他会利用了自己亲近之人。

    想到这儿,舒锦意更是想要让姓袁的从这世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姬无舟见她如此,沉吟半刻道:“丞相夫人也不必惊,本王不过是报一报褚相当日送美人之怨罢。”

    言下之意就是吓她一吓!

    舒锦意定定瞧了他一眼,不语。

    “本王不过同褚相玩闹一番,还请丞相夫人见谅。”

    “堂堂誉王用这等手段戏弄妇人,舒锦意,见识了。”

    舒锦意淡淡丢下一句,转身朝外面走出去。

    姬无舟身边的随从不解道:“王爷,您分明就是要将这妇人捉着,为何要将人放了?”

    姬无舟慢声道:“本王算漏了一件事。”

    “您是估算错了她身边的人?”

    “让他们撤了,”姬无舟回马车上,淡声吩咐一句。

    不知道姬无舟心中做何感想的随从只好安着他的命令去将人撤了。

    坐在马车内的姬无舟,无声一笑。

    笑容里有算计的东西在闪动。

    ……

    舒锦意并没有敢停留在原地,快步的抄了捷径的回褚府。

    褚肆正在小院处摆台上习书法,从这摆台看出去,就见舒锦意一人走回。

    黑眸微眯。

    放下手中笔杆,走出摆台,“怎么回事?白婉和书颐不是跟着你身边。”

    舒锦意微愣,正想悄悄的回屋去换一身衣裳,然后等着那两丫头回府再进去。

    不想褚肆会突然跑到这外面来习书法。

    舒锦意伸手扯了扯被脏渍染上的裙摆,道:“我让她们在后边买些……”

    “这是什么,”褚肆伸手拿过她白玉般的手,墨瞳倏地收缩,散布着危险气息,舒锦意跟着低头一瞧,再次愣住。

    白玉如雪的手心上,破了一道长长的皮肉,翻了些血丝在上边。

    旁边是青紫的肿胀,落在褚肆的眼里,格外的心疼。

    “是谁敢伤你。”

    褚肆握她手的力道倏地用劲,眼神沉冷。

    舒锦意摇头,想要缩回去,褚肆的力量大得惊人,哪里容她收起。

    “没谁伤我,不小心跌了一跤,涂些药酒就没事了。”

    “那这一身呢?”褚肆指着她裙摆上的脏污,定定地瞅着她。

    她不说出个人来,他就不会罢休了。

    舒锦意微抿着唇不言语。

    “锦意,是谁敢伤你,”褚肆眼中危险的气息越发的浓重。

    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那胆敢伤她的人碎石万断。

    舒锦意伸出另一只手,握上他如铁块一样僵硬的手,“我没事,你捏疼了我。”

    褚肆重重呼了一口气,稍微松开了她一些,沉默着牵她入屋。

    “把最好的伤药拿过来。”

    被冷声吩咐的徐青连忙跑开,很快就将最好的伤药给拿了过来。

    舒锦意坐在软椅上,看着褚肆低头认真的给她清理伤口,上药。

    徐青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等她上好了药,外面屋已经站了白婉和书颐。

    她们二人只是被敲晕而已,用点手法就能将她们唤醒回来。

    “好好照顾你们主子。”

    褚肆负手走了出去,站在台阶前,冷声吩咐白婉和颐。

    柳双和清羑沉默的站在边上,四个丫鬟同时应声。

    “相爷这是要去哪?”

    闻声,褚肆回头看了舒锦意一眼,再次吩咐,“把大夫找过来,给你们少夫人看看。”

    “是。”

    其实褚肆已经查看过了,除了手上淤青外,其他地方到是没有事。

    可是,他仍旧压不住心里这团火。

    吩咐完后,大步朝书房方向去。

    郭远和徐青急忙跟上。

    “少夫人,您没事吧?可把奴婢吓死了!”

    等人一走,白婉几人就带着哭调过来急急问道。

    舒锦意摇头,眼神却跟着褚肆离开的方向看去,久久没移动。

    从白婉和书颐的嘴里怕也是问不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怀疑到姬无舟的身上。

    舒锦意轻轻一叹,转身回屋去换下这身脏衣裳,不久大夫就过来了。

    褚肆请大夫,惊动了刘氏。

    此时也领着丫鬟婆子挤进屋,责怪地对舒锦意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会摔着了?”

    责怪完舒锦意,又转身问大夫,“大夫,她的身体可有碍?”

    大夫看着这对婆媳,笑眯眯地摇头道:“少夫人身体无恙,褚二夫人放心。”

    刘氏这才松下心来,眼眸又倏地一眯,“好端端的怎么会摔着了?可是有人暗算。”

    刘氏脑子里瞬间从褚府里这几个人挑一两个来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