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00章:家门丑事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到不觉得自己此经有什么,只不过是让她有了一个提醒。

    在这朝中,不光是姬无舟不是善良之辈。

    送走刘氏,舒锦意就将外边守着的清羑叫了进来。

    “少夫人。”清羑行了礼,不用舒锦意开口就先将褚肆那边的情况说了通。

    “相爷进书房后就一直未出来,却是府里的跑腿小斯前前后后跑了好几回,还有一人跑了皇宫方向。”

    舒锦意一听,叹了口气:“他这是急着要上朝呢。”

    “相爷在家里休养这么久,朝中早就有人盯着这空隙作为了,”清羑愤愤道。

    舒锦意闻言瞅了她一眼:“你这丫头知道的到是挺多。”

    清羑脸微变,忙落跪,“奴婢多嘴,请少夫人责罚!”

    “等相爷从书房出来了,再过来和我说说。”

    “是。”

    清羑领着命出去了。

    白婉端着药进来,瞥了眼清羑,小声的在舒锦意的耳边道:“清羑长得貌美如花,又时常守外门,有一两回,都遇着相爷了。”

    白婉的话说得阴晦,舒锦意却听得明白。

    “前段时间,柳双和清羑时常跑动在二夫人院里,得了二夫人不少的赞赏。”

    舒锦意眉心微跳,“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婉见舒锦意还是这般,不由得急切道:“少夫人难道不知道二夫人还在替相爷张罗纳妾一事吗?”

    舒锦意不由好笑道:“那你也不能拿清羑和柳双来说。”

    “可不管清羑和柳双有没有那种心思,但二夫人有啊。”

    舒锦意现在哪里有什么闲功夫管这些,她心思全在外边了。

    等着那边得手。

    ……

    晚间褚肆才从书房里出来,和舒锦意直言要上朝的事。

    舒锦意睇了他一眼,“相爷要上朝,不必问过我这个妇人。”

    “锦意。”

    褚肆心中略一慌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舒锦意抬头,听着他解释道:“锦意,我的身体已大好,不必再费神养了。”

    “既然相爷已经决定了,也不必再说,明日一早,我就吩咐下人给你准备好。”

    “锦意,”褚肆紧握住她的手不松,“朝中出些事,我必须得上朝。”

    “嗯。”

    她又没拦着,他紧张作甚?

    “你可生气?”

    “气?”舒锦意愣了下,闹了半天,原来他是怕自己气着了,“相爷这是办正事,又不是去寻花问柳。”

    褚肆一听,就笑了,“锦意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做那等对不起你的事。”

    舒锦意脸一红,暗骂自己刚才说的是什么话。

    这块木头,她还不了解吗?

    说到寻花问柳,舒锦意到是想起了一件事。

    对上褚肆这张俊雅非凡的笑脸,没来由的一阵不好意思。

    他不会让胆敢伤她的人好过。

    姬无舟,你且记着。

    褚肆眼底锐芒闪烁而过,小心翼翼的将舒锦意纳入怀。

    舒锦意有些不好意思地靠了靠,闻到他身上清冽的气息,脸上热气更重。

    次日,褚肆早早就出了府门。

    舒锦意跟着刘氏到定安堂给老夫人请安,还没有走进堂院,就被里面发出的声响震了震。

    “这是……”

    刘氏看向守门的婆子。

    婆子想要阻止刘氏和舒锦意的步伐,刘氏却快一步走进定安堂。

    看见堂内的情况,刘氏倏地回头来看舒锦意。

    “啪!”

    坐在堂上的高氏气得将手里的茶杯往前面的褚暨砸去,褚暨也就这么生生的受了这一砸。

    而跪在前面的衣衫不整的舒锦稚正瑟瑟发抖抱着身子,舒豫和袁氏白着脸站在边上,不知道该愤恨女儿的作为,还是该恨褚暨这禽兽。

    蒋氏红肿着眼靠坐在椅子上,心如死灰的瞪着自己的丈夫,更是恨恨的瞪着地上的小狐狸精!

    褚玥惊怒交加的扶着蒋氏,儿媳妇齐氏一时间六神无主。

    大房突然出了这等丑事,脸都没地搁了。

    “大哥,锦稚还是个黄花闺女,你这样,可不是坏了人家名声吗……”上官氏压着心底的笑,装着腔调插了句嘴。

    “闭嘴,”老夫人高氏冷冷拍桌子,喝来一句,吓得上官氏没敢再作声。

    刘氏不用听,看这场面,也知道怎么个回事。

    到是没瞧出来啊,褚暨还有这样的喜好!

    舒锦意站在边上,冷眼看着。

    “不要脸的狐狸精!”

    褚玥看见母亲这么难过,恨得跑上去,一下子揪起了舒锦稚的头发,用力朝地板上砸。

    舒锦稚疯了般尖叫起来。

    袁氏和舒豫同时出手阻止,“你干什么,我的女儿有什么错,让你们褚家这么欺负。”

    听到袁氏的话,褚玥气得扑向袁氏。

    “都干什么,还不快将她拉住,闲事闹得不够大吗,”高氏呼喝一声,几个粗婆子立马上前制止了褚玥。

    “娘,呜呜!”舒锦稚被褚玥这么一砸,整个人都后怕了起来,一头扑进了袁氏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场面到是有几分可怜味道。

    不晓得的,还以为是褚家欺负了他们舒家。

    高氏也是被气得心肝疼,但这事,得好好抹平了,别给褚暨弄了污名。

    “现在这事怎么算,”高氏厉声问褚暨。

    “什么怎么算,我女儿清清白白的人,现在被他这么玷污了,还能怎么算!你们褚家这是欺负我们舒家小门小户,就这么算了?我告诉你们,没这个道理,我要将这事告到皇上面前,让他给我们舒家评评理!”

    袁氏就是个泼皮的,管他是不是她女儿的错,先让褚家摊上了再说。

    “你……”

    高氏被袁氏的话说得一口气上不来。

    真真是引狼入室啊。

    高氏恨恨瞪向了褚暨。

    上官氏压着嘴边的笑意,觉得快意极了!

    刘氏则是冷冷一笑,对此事更是觉得爽快,蒋氏前头儿可还高兴着舒家的到来呢,还想利用舒家坏她儿子的名声。

    现在,也不知道谁坏谁的名声。

    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个的脚,看见大房这憋屈样,觉得痛快!

    使劲的闹吧,最好能闹到皇帝面前去,让大伙儿都瞧瞧这人面兽心的东西。

    “纳了。”

    褚暨最后做下一个决定。

    “舒家的嫡女,凭何给你做妾?”袁氏一听,脸色变得更难看。

    褚暨的年纪比她还老,现在却做了她的女婿,这种事,袁氏一想到,就想晕死过去。

    最复杂愤怒的还是舒豫,现在他真想打死这个不肖女!

    褚暨冷淡道:“既是如此,就当此事从未发生。”

    “什么?”

    舒家几人没想到这个褚暨如此无耻,舒锦稚瞪大了眼,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