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04章:管他要钱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守门的将舒锦意拦下,冷声对舒锦意道:“夫人交待,谁人也不见。”

    大姐交待?

    舒锦意凝目望着这道紧闭的门。

    这种亲人近在眼前受难,而不能伸出援手的感觉,深刻着。

    很不好受。

    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一片冷沉:“替我向袁夫人问好。”

    门卫点头,并不说话。

    舒锦意寒着脸,转身又去那间叫天上人间的茶楼,还是那雅间。

    像前几次的那样,她又将人避开。

    “嗖”一声,黑衣人从窗口跃进来。

    “啪!”

    舒锦意冷冷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周身威严大开,雷霆之怒无可避及。

    黑衣人一愣。

    素衫少女坐在茶几前,一双清寒如冰的冷眸微微眯着,深沉的眼底摄着他。

    瞬间,黑衣人有种被上位者扼住的胆寒感!

    头皮一麻,黑衣人赶紧垂首不敢探舒锦意眼底的盛怒何为。

    “杀个人也不干净,这些年,你们愈发的退步了。”

    冷凛的声音带着威压冲来。

    黑衣人身形一颤,将腰弯得更低。

    “丞相夫人,有誉王府的人盯着,能将人无声无息的杀掉,已属不易,我们尽力了。丞相夫人也说了,只要这个人死,并没有……”

    “啪。”

    舒锦意手心拍桌,霍然起身。

    声音凛冽夹冰,“知不知道,如若处理不当,你们背后这些人,都通通是什么下场!”

    黑衣人被训得浑身一僵。

    因为舒锦意说得没错,要是出差错。

    以姬无舟那狠辣的性子,必然出力铲除他们这股背后势力。

    他们可是墨将军放在城内的一股保留的势力了,他们的存在本就是为了护佑墨雅和墨霜二人安全的。

    只是墨将军去后,他们就无心再做事了。

    “丞相夫人教训得是……”

    “近段时间,不管是暗里还是明里的活动,都不要参与了,”舒锦意凉凉地道。

    “是。”

    黑衣人应完,脸上闪过微妙的表情。

    他是不是不该听这个外人的话?

    可刚才……

    不知为什么,从这个女人的举止上,黑衣人看见了某个身影。

    或许,仅是错觉罢了。

    舒锦意从外回府,碰见一支仪仗小队伍,掀起马车帘子朝外看。

    马车停下,等着那小支仪仗队先过。

    民众对着这支仪仗队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不得了,誉王纳侧,搞这么大的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娶妻呢。”

    “可不是……听说誉王妃被气得不轻。”

    “啧啧啧!这誉王也真是个风流人物,娶侧竟是个月中楼出来的姑娘!”

    “原先听来这些谣言我还不信,没曾想竟然是真的!”

    舒锦意听着耳边的议论声,抬起深深黑眸看向那顶红花轿。

    “少夫人,誉王娶的可不就是那位叫叶惋惋的姑娘?”白婉跟着舒锦意去过誉王府几回,就瞧见过那叶惋惋。

    舒锦意幽深的眸斜过来。

    白婉忙低头,竟觉得刚才少夫人的眼神有些瘆人!

    自从姨娘去后,少夫人愈发的冷势了。

    这么着急,还弄得这阵仗,姬无舟好能耐。

    但对比这些,在舒锦意看来,这个叶惋惋更能耐!

    人心,总是会变的。

    舒锦意并不指望叶惋惋能够为她做点什么,一旦生有异心,舒锦意可不会留情。

    仪仗队一过,舒锦意就沉声吩咐:“回府。”

    回到府内,舒锦意又找来了一个粗婆子,拿出自己仅有的钱物交给了对方。

    那粗婆子依照舒锦意的指示,寻个机会,悄悄出府了。

    舒锦意盯着空空如也的小箱子,柳眉一阵紧蹙。

    后宅办事,处处用着银钱。

    而她,穷得叮当响!

    以前,她根本就不知道银钱重要性,现在体验了一把,很不是滋味。

    “白婉。”

    白婉推门进来,见舒锦意盯着空空的盒子看,疑惑道:“少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我在府里的月钱是多少……”

    “一两银。”

    舒锦意皱眉。

    一两银在普通人家那就是相当于大钱了,而放在这样的豪门家族,一两银着实有点少了。

    “少夫人,您是不是急需用银?奴婢这里还有一些,奴婢给您取过来。”

    “不必了,”舒锦意把白婉打发出去,又叫来了书颐,询问了一番。

    舒锦意这才知道,到她手里的应该是三两银,其中二两银就存放在褚肆那处。

    一个大老爷们,带这么多钱做什么!

    花天酒地吗?

    舒锦意想到平常时那些官员为巴结褚肆,少说一手也送个几百两。

    有一次,她就见褚肆收过一个地方商户的几百两银。

    他扣着自己可怜巴巴的二两银做什么!

    晚间,褚肆带着一脸悦色回府。

    没进门,赵廉就说舒锦意在屋里候了小半个时辰,褚肆收敛面上意色,快步走进屋。

    果真见屋内点灯阅书的舒锦意,褚肆心头溢满了跃起的喜悦!

    “锦意!”

    “相爷回府了,”舒锦意放下书,起身福身。

    褚肆快一步将她搀扶起来,“快坐好。”

    舒锦意抽手避开他的搀扶。

    褚肆神色一黯,面上不显。

    “可有用晚膳?”

    “不用麻烦下人了,”舒锦意摆手,“我过来就是想要和相爷说点事。”

    褚肆一听,微微正着身形,一双黑如夜的眼目紧紧看着她。

    舒锦意原本就有点不太好意思,此时被他这么一瞧,浑身都觉得不对。

    向褚肆讨钱,这种事情,可真丢脸面极了。

    “何事?若是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派人过去处理,”褚肆见她久久不开口,率先说。

    舒锦意皱皱眉道:“在府里,我的月钱该有三两,今天找了书颐来问,说有二两就在你这里留着,所以我……”

    “需要多少……”褚肆刚想说全给你,又瞥见她神色,赶紧收住,“我让赵廉去取来。”

    “就要你取走的那部分就好,”舒锦意避开他的视线说道。

    “好,”褚肆转身,原本冷硬的嘴角微微一弯,心花怒放,阿缄这是要替他管钱的意思啊!

    想到舒锦意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褚肆眼里都盛满了笑。

    当晚,舒锦意留下和褚肆用了晚膳,又耐不住的被褚肆送回那边院子。

    回到这边,褚肆又将赵廉叫到书房,这样那样一通吩咐下去。

    次日。

    赵廉让人抬着两大箱子的账本放到舒锦意的面前。

    舒锦意盯着面前两大口箱子,再看赵廉一脸微妙的样子,眼皮一抽,道:“赵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她要银子,不是要这些破烂玩意!

    “这是爷手里的各大小的铺子收入,官员每年贿赂财物,以及每年的俸禄……”

    舒锦意眉心直跳。

    她只要实际的银子!

    不是要他的大大小小的账本!

    褚肆能耐了,连官员贿赂这种脏东西也敢明目张胆的记录在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