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06章:对我有意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郑判正给贤王掀帘子上马车,一道暗器朝他这方奔来。

    郑判听风辩物,扬手就是一抓。

    “噗哧!”

    抓在手里的物体粘稠如湿哒的泥,经他这么一手抓。

    连还没有进马车内的贤王都被溅了一脸,而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郑判闻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脸黑成焦炭。

    “哈哈哈!”

    某个疯子非常嚣张地指着狼狈二人拍胸大笑。

    郑判甩掉手上黑呼的牛屎,咬牙切齿盯着侧面墙头笑翻的江朔。

    “江朔!”

    带着股涛天怒火冲出肺腑。

    贤王一身王爷袍子被牛屎沾上,俊脸扭曲,还带着点点的牛屎,眼底阴沉得滴水。

    “王爷,卑职这就去将这大胆的疯子捉了,”郑判见贤王这副样子,吓得连脸上的牛屎都忘了。

    “大花猫,大花猫!”

    江朔嚣张的在墙头上快步跑过,嘴上还不时冲下边两人做鬼脸。

    怒得贤王身边的护卫拔刀,也没管贤王有没有下命令,提气跃上墙,追江朔而去。

    郑判匆匆吩咐旁人一声,也阴着张脸追击上去。

    ……

    徐青快步走到褚肆的身边,压着声说:“江将军给贤王和郑判丢的牛屎,惹怒了二人,正极力追击着他呢。”

    褚肆眸色沉沉,抬了抬手,“给江将军开个路。”

    徐青顿时兴奋了起来,转身就去找郭远,快声说:“让底下的人准备好牛粪。”

    郭远疑惑:“爷要我们这些兄弟改去种地了?是不是爷又……”

    “种屁地!”徐青一脸正经道:“爷让我们给江将军开路。”

    郭远压着股兴奋劲,“那还等着什么,快走啊!”

    舒锦意站在远处,看着褚肆身边的人急惊风的刮着风离开,神情淡然。

    褚肆从小门过来,就见立在那儿舒锦意。

    目光过来,两两撞上。

    舒锦意凝视着他久久不动,突然她朝他走过来,站在他的眼前。

    望着近在咫尺的人儿,褚肆心跳有些快。

    桃花色泽的唇微微抿着,眼神儿深得摄着他的神魂,一张绝丽无双的脸蛋白净如刚剥壳的熟鸡蛋,真想一口就咬下去,尝尝这鲜美滋味。

    但他……不敢。

    只见那色泽如桃的唇轻启:“褚肆,你对我有意,是不是。”

    舒锦意直白的说出来。

    褚肆一怔。

    “是不是。”

    舒锦意逼近一步,仰着黑目,紧紧看着他。

    “锦意,”褚肆沉磁的声音微微发哑。

    “没什么,”舒锦意张了张唇,最后退向后,拉开两人的距离。

    倏地,褚肆伸手拉住她的手。

    力度控制并不得当,舒锦意被拉得撞进他胸怀里。

    闻到他身上清冽的味道,舒锦意脸微微一红,拿手撑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褚肆握着她的手没动,“是。”

    什么是?

    舒锦意刚想抬起的脑袋又压了下去,脑袋传来他沉磁的嗓音,那个“是”字,像是一句郑重表明心迹的告白。

    捏着她嫩滑细腻,柔弱无骨的手,褚肆紧张得有些没法说话。

    舒锦意明知他对自己心悦已久,现在听见他这样亲口说。

    却是另一番滋味。

    没慌过的心,此刻,有些慌。

    “母亲在等着我,我先过去,”使了劲抽出自己的手,转身快步跑开。

    看着跑动的身影,褚肆怔忡站在那处久久不动。

    “二弟和二弟妹这样恩爱,二婶抱孙的愿望是不久了,”一道声打断了褚肆的沉思。

    褚肆转过身来,看着褚冶。

    褚冶如今已二十七,过这个年,也就二十八了。

    可他仍旧停留在一个钦天监主薄的位置上,说来,也是正八品的京官了。

    放在平常人家那里,已经是大官人了。

    只是和褚肆这位高权重的丞相放在一起,就显得微不足道。

    就连被褚冶瞧不起的墨缄也是边军堂堂的将帅了,而他仍旧未动分毫。

    如此一对比,显得他是个志不成的好吃懒做的子弟。

    对褚肆,褚冶嫉妒得发狂。

    “那就承大哥吉言了。”

    褚褚像是没听出褚冶浓浓的讽刺意味,正经的道谢。

    褚冶皱眉凝视着眼前褚肆,他真没听出来?

    “既无事,我就先告辞追上锦意步伐,否则来年母亲那儿可抱不上孙儿。不过,我还要恭喜一声大哥,又多了位照顾你的姨娘,说不定明年就能抱上小弟弟了。”

    一番正正经经的话道出来,褚冶瞬间有一种被唰着玩的错觉。

    不等他回应,褚肆就迈步朝舒锦意离去的方向大步追去。

    褚冶脸瞬间阴沉下来。

    想要抱孙子,哪里有那么容易。

    ……

    褚冶往回走,偶然的碰上拐弯过来的舒锦稚。

    刚被纳进褚暨屋里的舒锦稚,正是娇嫩的少女年纪,此时挽着个妇人髻,由丫鬟搀扶着盈盈走过来。

    看见褚冶,舒锦稚眼珠子微动,彼有种风情的柔美,眼底散着诱人的味儿。

    “见过大少爷!”

    声音掐着,有点尖细。

    褚冶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摆姿弄骚!”

    一句话甩下,褚冶转身朝另一条路离开。

    舒锦稚整张脸僵硬刷白。

    他竟敢这样说她!

    舒锦稚搅着手里的绢,眼里毫不掩饰的冰冷狠辣。

    敢这样说她,当初去接他们舒家人上内京来时,他可不是这般说自己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