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13章:忆当年事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脚沾地。

    舒锦意就闻一阵细小的吵杂声从前面传来,定眼往前扫去。

    却见一片梅花林展现眼前,点点红梅,白雪岂岂间争艳!

    此般美景,很是夺人眼目!

    “很美!”

    牵着马的褚肆闻言,冷硬的嘴角溢出抹浅笑。

    “可喜欢。”

    “挺喜欢,”舒锦意侧目来,看进褚肆深邃的黑眸里,“为什么突然带我来这里?”

    这地方,她怎么会忘记。

    少年时的每年冬季,她都会和姬无舟以及众多权贵子弟来此游玩。

    雅兴来了,也会挑个游戏在这里展开。

    输了,会让某某脱衣围着这梅林跑一圈,当然,不会脱光了就是。

    或是挑个赏梅的美人,向她索要一样贴身物等诸如此类的游戏。

    往昔的美好回忆,放在现在,根本就是在往她的身上狠狠的剜肉。

    感受到舒锦意情绪变化,褚肆慢慢地凝了目。

    “散心。”

    “这地方我不喜欢,”舒锦意说变脸就变脸,转身就走。

    褚肆眼底闪过慌意,难道是因为这里是她和姬无舟的回忆之地,他误闯进来,所以她生气了?

    丢开马缰,褚肆上前一步,箍住舒锦意的手。

    “锦意?”

    “这里太冷了,回去吧,”舒锦意阖了阖眼,没有挣开他的手。

    “好。”

    褚肆抿紧了唇,然后以同样的动作将舒锦意带回马背上。

    箍紧了舒锦意,两人的心情都发生了变化。

    “我……”

    “走吧。”舒锦意出声打断他。

    褚肆策着马往回走,并没有出门时的快意,反而沉重。

    “那儿有间酒肆,就在那里停一停吧。”

    褚肆依言拉住马缰,带着她下来。

    拿下披在她身上的大裘衣,抖了抖雪粒重新披回来。

    舒锦意不由侧目看过来,盯着他披上来的动作。

    “两位客官,要来点什么?”

    门内无客的酒肆老板笑眯眯的迎出来,大声寻问。

    看见褚肆,愣了愣,讨好道:“原来是褚相爷!快里面请!这位就是丞相夫人吧!小人差点看走了眼!”

    舒锦意并没有意外这里的酒肆老板和褚肆认识,还很热络。

    褚肆小心瞥了舒锦意一眼,还真担心舒锦意会在心里以‘酒鬼’名头按在他头上。

    正要解释一个句,舒锦意就浅笑连连地朝老板道:“来一壶雪上醉!”

    老板明显一怔,然后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好咧!”

    其实那不是雪上醉,不过是一种奇怪的烈酒,这样的雪天喝下肚,最合适不过。

    因此,老板才给这烈酒取个雪上醉的名!

    褚肆不禁诧异的看了眼舒锦意。

    她是怎么知道……

    舒锦意没看褚肆,也假装没有感受到他的视线。

    她的心情似乎好了!

    褚肆看着坐在窗边的女子,这样奇异的想着。

    明明刚才还冲他翻了能,一眨眼的功夫就晴天了!

    阿缄的心思,还真的跟女人一样难猜。

    舒锦意盯着门外,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容不由加深了。

    看得褚肆瞪眼,又不敢问。

    顺着舒锦意的视线看去,视线落在门前那处凸起的墩上。

    那地方有什么好笑的?

    舒锦意是想起数年前,也是这样的雪天,某个喝醉的酒鬼就在那里摔了一个狗耙屎!

    姿势难看。

    那时候她正陪着姬无舟在前面的梅林处耍,尿急过来解手的。

    结果就看见有趣的一幕。

    后来玩心大起,对冲出来扶人的老板摆手,自作主张的将褚肆带走了。

    还记得,那时候从地上爬起来的褚肆看见她,整个人都直了。

    舒锦意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与平常时不同的眼睛。

    完全褪去了冷冰冰的霜色,纯真得跟个孩童似的。

    舒锦意觉得好玩,就将人牵走了。

    当时她觉得奇怪,认出自己后,褚肆还敢跟她走。

    只是后面发生的一幕,让当时的她非常尴尬……

    “锦意?”

    “呃?”舒锦意收敛心神,看过来。

    “酒来了!褚相爷,褚夫人,这就是雪上醉!褚相爷平常时最爱来小人这儿!”

    “咳,”褚肆连忙咳嗽一声。

    老板见状,连忙收声。

    舒锦意拿起雪上醉,看向褚肆,戏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爱酒的人。”

    “我……”

    想到几次都被舒锦意撞见酒鬼形象的一幕,褚肆觉得自己后面的解释非常无力。

    他不知道怎么和她说,因为只有酒才能麻木他。

    只是他并不是易醉的体质,总喜欢往烈酒里倒些东西,让自己好好醉上一回。

    “喝一杯?”

    褚肆见她倒了两杯,忙伸手挡:“你身体不太好,还是不要饮酒了。”

    舒锦意笑笑:“酌一小杯,怡情!不会多喝!”

    褚肆这才收回手,两人坐在窗边,外边下着小雪,在里边煮着小酒对饮!

    没有哪一刻,比此时更让褚肆觉得幸福的了!

    曾多少次,他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人和姬无舟亲密无间。

    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杀了那个夺走墨缄所有注意力的男人。

    舒锦意侧目扫过他俊美的侧脸,思绪飞远……

    “冰木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那儿有个湖,你给我跳下去呗!看能不能冻死你!喂,褚肆,你干嘛呢?”站在冰湖前的漂亮少年听不见身后的声音,回头看来。

    结果看见某位廉不知耻的男人在解裤子!

    少年漂亮的脸上唰地飞过一条红霞,恼羞成怒吼道:“褚肆,你在干什么?”

    “解好了。”

    醉酒的人展开紧皱的眉,抬头看向前面嗖一下转身的少年。

    “能扶我一下吗……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就扶一下也没关系的……”

    “扶,扶你大爷!”

    少年舌头都打结了!

    他刚才真的不小心扫见那丑陋的东西了……

    “墨缄……”

    身后的人突然走向他。

    “噗哧!”

    少年飞快的捞起地上的雪渣子,头也不回的往那人脸上砸,又飞快的蹿到他的身后。

    然后……

    抬腿。

    “噗通!”

    还没有完全冰冻住的冰湖破了,褚肆实实在在的砸进了冰湖里。

    少年没理那人是死是活,转身就跑了。

    好不容易跑到酒肆这边,咬了咬牙,低咒一声转身又跑了回去。

    冰湖那里已经没有了褚肆的身影,显然已经从湖里上来了,前面一条湿哒哒的路正往前延伸……

    后来见到褚肆,墨缄总是阴测测的整人,对他更是不客气的损。

    “今天看着要大雪了,褚相爷,小人这里给您备了把伞!”老板热心地给褚肆递来一把青油伞。

    “多谢。”

    褚肆接过,道了谢就起来走到舒锦意的身边。

    “要回了吗?”舒锦意拉回神思,掩饰脸上闪过的尴尬,跟着站起来。

    见舒锦意脸红红的,褚肆皱眉,伸手摸上她的脸,“脸怎么那么红?快回吧。”

    舒锦意避开他深邃的视线,暗道老流氓!

    那时候自己怎么就犯贱去扶这个人了……

    舒锦意避开褚肆的手,转身率先出门。

    褚肆一脸不明所以,刚才舒锦意幽怨一眼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