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16章:我会赢他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褚玥一到,就急着寻找太子殿下的身影。

    发现太子姬无墉根本就没在皇子堆里。

    蒋氏看褚玥看得紧,没给她机会离开身边。

    她们和舒锦意不同,住的是另一边长屋,左右两边住的都是其他官员和女眷。

    白婉她们在屋里收拾,舒锦意只让柳双跟在身边,到外面走动走动。

    站在边上。

    能远远看见恣意策马的皇子和权贵子弟们,狩猎前的热身,年轻子弟们显得很兴奋。

    还有的干脆拿弓比起来了,惹得周围一阵叫好。

    有些场上死对头,也纷纷挑衅了起来。

    场面好不热闹。

    另一边,成群结队的贵女们正害羞地指着谁谁在小声议论。

    “哒哒。”

    马蹄声,从侧面小步来。

    舒锦意转身,就对上姬无舟深沉不见底的眼。

    他正坐在马背上俯视着她,凝视了好久好久。

    柳双紧张不已。

    “见过誉王。”

    舒锦意淡漠打破沉静。

    姬无舟别有深意地看着她的动作,“你跟一个人很像。”

    姬无舟的声音很低,很沉。

    “誉王是在说墨缄墨将军吗?”

    姬无舟黑眸一眯:“褚相看来什么都与你说了。”

    在姬无舟的眼里,这个女人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

    不容小觑!

    “今天,誉王志在必得,毕竟每年在这种时候有墨将军在,被皇上赏识的那个人只有墨将军。”

    正因为太过耀眼了,所以她才会死得那么快。

    那么的不明不白。

    不知道为什么,姬无舟从舒锦意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丝恨意。

    听到她的话,姬无舟幽深的眸子倏地一缩。

    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抬头朝她身后看了眼,打马走开。

    没多会,褚肆就已经站在她的身边。

    深深看了眼策马离开的姬无舟,回身给她送上斗蓬。

    “誉王可有难为你。”

    舒锦意摇头,仰着脑袋,黑幽幽眼正看着他。

    “誉王想要取胜,你会赢过他吗?”

    太子地位一直摇摇欲坠,大家的心思都放在了贤王和誉王的身上。

    朝中,只有这两位皇子才有力一争。

    而他们二人,也确实是在暗地里力争。

    拉帮结派。

    寻找帅印,也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野心。

    不管是贤王或是誉王。

    他们都想要拿军权,稳拿帝王位。

    褚肆黑眸深深睇着她:“你希望我赢他?”

    舒锦意颔首:“是。”

    “好。”

    好?

    舒锦意凝了凝眸。

    ……

    皇帝居住在行宫中央位置。

    殿中。

    褚肆被请了过来,正跪在殿门。

    皇帝一身明黄的戎装,衬得他身形更是高大威严。

    皇家男儿,本就没有长得丑的,皇帝年轻时也是难得的英俊美男。

    坐在帝位上那么久,威慑力浓厚。

    此时正拿眼睇着跪在前面的褚肆,脸上看不出表情来,随即,扬笑道:“褚爱卿起身吧。”

    “谢皇上。”

    “近来朕听说皇城内谣传帅印落在有心人的手里,而这个有心人也没有要上交朝廷的意思。”

    皇帝慢悠悠地说来,一边接过李公公递来的毛巾,拭了拭手。

    “请皇上放心,臣已经在追查。”

    “褚爱卿觉得,此事是真是假。”

    褚肆默了默道:“臣不敢妄断。”

    皇帝眼神瞬息间锐利,声音低沉:“不管真假,查出,不管是何人,杀。”

    冷漠无情的声音传来,褚肆微微直腰,问:“那若是在皇子们手里呢,臣又该如何。”

    皇帝眼神阴鸷了起来,“杀。”

    敢在这种时候某夺他的皇位,亲子也该杀。

    “臣明白了。”

    皇帝突然看向褚肆,心有疑惑,“褚爱卿可是有什么眉目了。”

    “臣还在确认。”

    皇帝沉吟片刻,摆了摆手:“下去做准备吧。”

    “是,臣告退。”

    褚肆从殿内出来,迎面就看见已经准备好的褚暨站在前方,正用冷漠的眼神盯着褚肆。

    “大伯。”

    “皇上和你说了什么。”

    “大伯想要知道,何不亲自问皇上。”

    对上褚肆傲慢的冷漠,褚暨恨不得要将人掐死。

    最近皇上单独召见褚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这让很多官员心里不安,最不安的,就属褚暨。

    “褚肆,你还记恨过往。”

    褚肆黑眸一眯,“大伯想多了。”

    丢下这话,褚肆越过去。

    褚暨捏着拳头,冷冷盯着褚肆的背影。

    距离出发前没有半个时辰了,褚肆突然被单独召到那边独见皇帝。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各位权贵和皇子们耳朵里。

    舒锦意站在边上,看见有一名小宫女快步走到丽贵妃的身边,耳语了好一阵。

    丽贵妃神色闪烁,摆了摆手,“下去吧。”

    小宫女一走,丽贵妃就笑得温和,向舒锦意招手道:“狩猎就要开始了,今天暂且进林探一探,不会太久。丞相夫人随本宫这边坐坐,有个说话人,本宫也不用那么闷了。”

    明明四周等着要亲近她的人不少,却独招她。

    可不是要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吗?

    谁不知,现在后宫掌权的人是她,而不是被关押在冷宫的皇后。

    “是。”

    舒锦意小步过去,坐在丽贵妃的身边,惹得不少人眼红。

    “看那?可是那位郑将军!”

    “正是呢!”

    左右两侧,传来小声的议论。

    雪刚停没有多久,前面白岂岂的一片。

    他们骑着高头大马跑在上面,溅起团团白渍。

    “前两天,皇上有意向本宫提了句郑将军。”丽贵妃慢悠悠地说了起来。

    昭华公主瞬间提起了心,手在裙摆下搅着。

    “丞相夫人觉得郑将军如何?”

    “……”直接问她?

    舒锦意无法回,郑判这个人,她知道。

    丽贵妃当着面问这些,喻意何为?

    舒锦意侧目朝昭华公主这边看了眼,昭华公主暗暗摇头。

    舒锦意道:“回娘娘,锦意并未接触过郑将军,却只听说了些谣言,无法给予评价。”

    既然是谣言,那肯定不是好话。

    所以她就不说了。

    丽贵妃点点头,没再问。

    昭华公主却着急了。

    父皇和母妃分明就很满意这个姓郑的,即使是前面有了那些谣言,她的父皇也没有断了要她嫁入将军府的打算。

    她今年已经十七了,虽然一直受父皇疼爱。

    可郑判现在是三军统帅,虽没有那大印。

    却也是手握实权了。

    这样的人,嫁一名公主过去,最合适不过。

    “策。”

    一道低磁的声音从侧面过来,一道黑色身影掠过。

    踏在雪地上,发出如鼓的沉闷声。

    敲击在人心里,让人忍不住跟着心跳加快。

    褚肆,长得就俊美不凡。

    此时坐在一匹黑色的马上,身姿卓越,气质不凡。

    冷冰冰的气息缠在周身,更令他冷冽高贵不可近身。

    “褚相每次出现,总能让人眼前一亮!难怪惦记他的闺秀越来越多!”丽贵妃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惹得旁听的那些还在闺阁中的贵女们脸孔一红。

    虽然褚肆已经娶了妻,但这个妻却是个县官家的庶女,身份与平民并无不同。

    因此,就算舒锦意成了丞相夫人,仍旧没有几个人给她面子。

    在贵女中,舒锦意的身份,很令她们不屑。

    甚至是有人生出拉她下来,顶替丞相夫人的位置。

    这样的事,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毕竟,一国丞相,需要一个配得上他的夫人。

    这个身份低微,休了再娶也无不可。

    舒锦意抬眸,朝那个方向看去。

    对身边的小声议论,充耳不闻。

    马背上的人,似有所感般,从马背上转过身来。

    那双深邃的黑眸攫住她的眼,瞬间四目相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