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18章:鞭打至死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皇帝所在大殿。

    彼时,殿内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

    针落可闻的殿中,只有昭华公主委屈的抽气声。

    这时,太监公公轻步又加快的走到脸色僵硬,酝酿着雷霆震怒的皇帝身侧,小声汇报:“陛下,褚相爷到了。”

    “让他进来。”

    皇帝宽大的明黄袖子一摆,语气粗重。

    跪在地上的郑判恨不得将昭华公主掐死,却什么也不能做。

    没多久。

    褚肆就缓步入殿:“参见皇上……”

    “不需多礼了,褚相,你且上前来。”

    皇帝压着股郁气,声音隐藏着震怒的威慑力。

    “是。”

    褚肆走到皇帝面前,站到左内侧,目光正好扫到地上衣衫不整的郑判。

    “父皇……请父皇为女儿做主。”

    地上的昭华公主突然抽泣着,楚楚可怜地瞅着面色沉冷的皇帝。

    丽贵妃一张精致华美的脸绷得紧紧的,一双玉手箍紧。

    “皇上,郑判胆大包天,仗着手里的兵权,竟敢欲图玷污一国公主,实在罪不可恕!还请皇上为我们的女儿讨回公道!”

    讨公道?

    根本就不必讨,郑判敢对公主起歹意,就承受后果。

    “皇上,臣冤枉!”

    郑判躬着身,伏倒在殿前。

    “冤枉?”昭华公主抹把眼泪,眼眶通红,愤恨地瞪着脸色难看的郑判,疾言遽色道:“郑将军的意思是说本公主拿自己的清白冤枉你了?郑将军好大的面子,能使得动本公主不惜毁掉清白也要陷害于你。”

    郑判脸色一变,哑口无言。

    谁也不会想到,堂堂公主会拿自己的清白去陷害一个刚刚威风的将军。

    “公主……”

    “郑判,”皇帝的声音徒然响起,阻止了郑判所有的解释,“朕的女儿,何时由人欺辱了。”

    郑判脸色大变,叩首道:“皇上,臣没有对公主欲图不轨,臣是被人陷害了,求皇上明查!”

    “郑判!”昭华公主挂着满脸的眼泪,颤声大叫一句。

    郑判气得想要扑向昭华公主,眼都被憋红了。

    “皇上,臣冤枉。是有人想要陷害臣,请皇上明查!”

    咬牙,郑判用力朝皇帝伏倒。

    昭华公主的声音徒然尖利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郑判,你敢对本公主做下那等事,竟还敢在父皇面狡辩!”

    郑判黑脸,压住胸中的怒火,“公主,臣与您无怨无仇,您为何要陷害臣。”

    “胡说八道,”昭华公主气得脸色发红,眼泪流得更是汹涌,“分明是你对本公主心生歹念,买通了本公主身边的宫人,欲图对本公主……”

    说到这里,昭华公主似难以启齿,嘤的一声,又哭得委屈极了。

    丽贵妃心疼极了,将女儿抱在怀里,眼眶通红的看向皇帝。

    如水的眼带着哀求望来,貌美如花的丽贵妃很会使用美色,连皇帝眼底的冷硬都柔软了起来。

    站在边上的姬无舟见状,黑眸一蹙。

    虽然郑判表面上是站在贤王那方,平常时又和贤王那边的人走近。

    实际上,郑判暗地里和姬无舟往来。

    “父皇,事实如何,还是待查实了再来定罪不迟。”

    眼见皇帝要怒定郑判的大罪,姬无舟突然上前插了一句。

    皇帝眼神闪动,淡淡看着他:“那依你之言,该如何处置。”

    “郑将军自从接管三军,就不断的有人抹黑,这是有人想要断父皇您的臂膀。”

    姬无舟话落,视线投向了冷漠站在前面的褚肆。

    仅是这一眼,就已经足够表明了很多东西。

    皇帝自然将姬无舟的动作看在了眼里。

    “三皇兄……”昭华公主乌沉的黑眸闪过冷锐,再抬起看向姬无舟时,却分毫不露的藏好:“依三皇兄的意思是这个人是被我冤枉了?难道一国公主的清白就这么的廉价吗?谁想碰都可以……”

    “昭华!”

    丽贵妃眼见皇帝脸色陡然大变,赶紧出声阻止。

    昭华公主咬紧红唇,一声不吭地默默流着泪。

    那细细的抽泣声,入耳拔着人心弦颤动。

    “褚爱卿,依你之意,该如何处置。”

    皇帝不紧不慢地走回座位上,坐下,回头来冷冷看着殿中的几人。

    先是问姬无舟,再是褚肆。

    帝王心,真难测。

    “回皇上,臣……”

    “没有什么可避讳的,褚爱卿直言。”

    皇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知道褚肆又想要给他打太极。

    褚肆顿了下道:“依照乾国律法,对皇家子弟不敬者,不论官位高低,皆行鞭打重刑。郑将军知法犯法,对一国公主欲图行不耻之事,根本没把皇家放在眼里。”

    此处,褚肆顿了一下。

    郑判脸色一寸寸的刷白。

    皇帝交由褚肆定他的罪,分明就是想要剥他一层皮。

    “郑将军今日所犯之罪,当脱衣鞭刑至死。”

    最后一句,直接定了郑判的死罪。

    郑判和姬无舟的脸色同时一变。

    “皇上,臣是被人冤枉的,请皇上明查,臣可以让那宫人来对证……”

    “那宫人已经服毒而死,郑将军又怎么对证?”昭华公主大声问,声音颤抖。

    郑判脸色灰败,死死盯着昭华公主,眼里酝酿着涛涛怒火。

    “是你,是你陷害了我。”面目狰狞的死盯住昭华公主,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般。

    昭华公主被他发狠的眼神盯得头皮一麻,朝丽贵妃的怀里一躲。

    丽贵妃大喝:“都是死的吗?还不快将人拖下去。”

    身后的侍卫都没敢动。

    “皇上……”郑判大声一叫,“请您相信微臣,微臣是被人陷害冤枉……”

    “带下去。”

    褚肆的手冷冷一摆。

    身后的侍卫看向皇帝。

    皇帝冷漠的坐在位置上,冷眼看着这一幕。

    对侍卫们的视线视而不见。

    “在等什么。”

    褚肆的声音沉了沉,已有不悦。

    “褚相,父皇还未发号施令,你这样偺越是不是太过放肆了。”

    姬无舟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冷目朝褚肆扫来。

    褚肆转身,请示皇帝:“皇上,臣做不得主。”

    “把他拖下去。”

    皇帝徒然一喝,骇得众人不敢呼吸。

    “皇上!”郑判不可置信,眼前发晕。

    碍于郑判武功厉害,上前来押人的是四名大内高手。

    褚肆走上来,对着满目狰狞的郑判点了穴道。

    郑判眼目大睁,死瞪着褚肆,似乎是想要将褚肆看死了。

    姬无舟捏紧双拳。

    一连将他手里的两枚重要的棋子剪除,褚肆真是好大的能耐!

    如果眼神能杀人,褚肆早不知被杀死多少次了。

    看见郑判被拖拽出去,昭华公主整个身子都软倒进丽贵妃的怀里。

    丽贵妃沉着脸看见她这个样子,眼眸闪过锐芒。

    “带公主下去歇息。”

    “是。”

    两侧宫女赶紧将‘受惊’的昭华公主领走。

    郑判被剥除了衣衫,浸了盐水的倒刺鞭子狠狠抽打在他的身上。

    钝痛和刺痛同时冲进身体,痛得郑判眼泪几乎同时飙出来。

    加之,这又是雪天,冷得他直哆嗦。

    “啪啪……”的鞭打声从外面传来,殿内,只有皇帝和姬无舟还有褚肆。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郑判被打得晕死过去几次了。

    最后一次晕死过去后,外面的动静显得犹为沉钝。

    “让人停了。”

    皇帝突然下令,摆手,“你们都下去吧,好好准备明日的狩猎。”

    褚肆眼眸闪动。

    姬无舟暗送一口气,只要姓郑的还有一口气在,就有希望。

    昭华……

    姬无舟嚼着这两字,眼神发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