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20章:演不好戏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一早,郑判的事情就传开了。

    昭华公主像个没事人般坐在丽贵妃的身边,看着前头已经准备好的男儿们。

    “少夫人,相爷真出众!即使是在一众皇子们里,也特别的显眼!”

    舒锦意闻言,朝褚肆的方向扫去。

    马背上的人,果然朝她看了过来。

    眼目深邃。

    舒锦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朝他漾开一抹笑。

    褚肆一怔,耳根子一红,扭过脸去。

    “啧。”

    舒锦意拿起热茶,轻啜一口。

    也不知道褚肆闹的是什么别扭,从早上起来后,就没正脸看她。

    “咱们相爷再出众也是咱们少夫人一个人的!”

    “可不是一般人能匹配得上的!”

    身后两个丫鬟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得好不热闹,叫那些直勾勾盯着褚肆的贵女们面色刷地一白。

    舒锦意摇了摇头。

    皇帝领着众臣入林,外边就安静了下来。

    丽贵妃主持着大局,无不是招着大家聚过来,吃吃茶,说说话。

    午时。

    众人才各自散去。

    昭华公主特地落在后面,和舒锦意并行走动。

    “郑判未死。”

    昭华公主压低的声音中有着不甘。

    舒锦意淡声道:“昭华公主戏演得还差些火候。”

    昭华公主面色一沉:“父皇早已经看明白了。”

    “郑判能不能走出去,就看公主后面的努力了。”

    “难道你不该出份力吗?”昭华公主挑眉,似有不悦道。

    舒锦意道:“我和公主走太近,惹人怀疑。”

    昭华公主闻言,脸色再度一变:“你的意思是说,让本公主自个想办法了?”

    舒锦意抬头看了看白茫茫的天空:“今日或许有变。”

    昭华公主微眯了眼:“郑判是谁的人,你心里清楚,本公主已经得罪了他们。”

    舒锦意抬了抬下颔:“丽贵妃不会坐视不管。”

    昭华公主一转身,果然看见丽贵妃身边的苏嬷嬷快步过来了。

    幽深眼神扫过舒锦意,对昭华公主道:“公主,娘娘让您过去陪用膳。”

    昭华公主深深看了舒锦意一眼,转身离开。

    偏殿内。

    丽贵妃凤眸冷冷地盯着进来的昭华公主,厉声道:“你竟敢和舒锦意做这种不要命的事,你真是糊涂!”

    “母妃。”

    昭华公主一惊,赶紧上前跪下。

    “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

    “母妃,我不想嫁郑判。”

    所以他必须死!

    “你……”丽贵妃一阵气结,“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难道你想要嫁到别国去吗?”

    “我,我可以选别人。”

    “谁?你心里选了谁?”丽贵妃凤眸一眯,厉喝。

    昭华公主不敢再出声。

    “起初母妃也不看好这个郑判,斟酌一二,母妃觉得你嫁到将军府最为合适。”

    “母妃?”昭华公主咬牙,不安地看着丽贵妃。

    “母妃就不该将你带过来,苏嬷嬷,”丽贵妃冷声道。

    苏嬷嬷上前。

    “看着公主,没有本宫的允许,不许她和舒锦意走近。”

    “是。”

    “母妃?”昭华公主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什么时候安分了,母妃就什么时候让苏嬷嬷回来。”

    丽贵妃这是狠下了心禁昭华公主的足。

    “母妃,女儿不要嫁给那郑判,女儿不喜欢……”

    “不喜欢?”丽贵妃冷笑道:“昭华啊,莫说是生在皇家的子弟,就是一般小族世家里,是没有什么真正喜欢与讨厌的东西的。”

    昭华公主咬了咬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当然知道。

    就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想要摆脱这些东西。

    ……

    誉王妃午膳时,特地的来请舒锦意。

    舒锦意也没有拒绝,过来和誉王妃同席用膳。

    膳后,誉王妃再邀舒锦意到外面走走。

    “郑将军的事,丞相夫人可听闻了……到是本妃忘了,当时褚相就在场。听说郑将军的行刑还是褚相亲口下达的呢。”

    “若没有皇上首肯,相爷再大的权也不敢插手这事。誉王当时可也在场,怕也是替郑将军说过情的。想来也不怪,毕竟郑将军色胆包天,竟敢对公主欲行不轨之事,难怪皇上会震怒。若有一日,誉王妃的妹妹或亲姐姐差些被下人行那等不耻之事,怕是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紧不慢,将誉王妃的话打了回去。

    誉王妃笑脸微僵:“听丞相夫人一言,本妃到底觉得这郑将军该死了。”

    “他当然该死,”舒锦意淡漠接过誉王妃的话。

    两人走了一段,就分开返回了。

    “少夫人还是快些回屋去吧,相爷交待,不能让您冷着了。”

    书颐给舒锦意披上裘衣,不安地看了身后一眼。

    刚才誉王妃的话,她们都听清楚了。

    誉王妃是想要探听些什么。

    她们是怕少夫人吃亏。

    舒锦意回屋小憩一会儿,外面是各世家的夫人,小姐交流的吵声。

    褚玥是学过马背功夫的。

    早就想要利用这些和太子殿下较量一番了,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

    舒锦意被外面的策马声吵醒,坐了起来。

    “少夫人,不多睡一会儿吗?”

    “什么时辰了?”舒锦意揉了揉眉心。

    “刚至申时二刻。”

    舒锦意点点头,起身。

    “少夫人,是七小姐在外面策马呢。”

    “哦?”舒锦意眼眸闪动。

    “奴婢瞧见,好些世家小姐都嫉妒七小姐能够在场地上在丽贵妃娘娘面前表现的机会。”

    柳双的话落下,舒锦意就推开了这边的侧窗。

    远远的,果然看见一条红色身影在马背上恣意奔驰。

    好不欢乐!

    “还真是引人注目,”舒锦意低喃一句就关上了窗。

    “少夫人要出去看看吗?”

    舒锦意摇头,“把我那几本书拿出来。”

    “是。”

    接下的时间,舒锦意都躲在屋里看书。

    直到酉时三刻。

    天幕黑沉,林子里突然响起策马奔出的声响。

    女眷们瞬间从行宫这边出来,快速的朝场地上去。

    “快……快传太医!”

    “怎么了?”丽贵妃看到有人将马背上的人抱了下来,吓得不轻。

    “是誉王受伤了!”

    誉王的人赶紧将马背上的人带了下来。

    誉王妃一听,脸色都变了。

    身后,随行的还有一批人,正是皇帝和众臣。

    皇帝沉着脸过来,厉喝:“还不快将他抬进殿,都愣着干什么。”

    “是。”

    几个随行太医很快就过来,殿内火炉大盛。

    坐在马背上的褚肆,黑眸深深凝着那道殿门,嘴角微不可察地冷冷一扯。

    为达目的,他果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褚肆一转目,就看见披着裘衣站在长廊尽头的纤影。

    褚肆捏着马缰的手下意识的用了力。

    她在担心吗?

    姬无舟有什么值得她这样惦念着?

    褚肆从马背上跃下来,大步朝那边个舒锦意走去。

    一股寒冽的风扑来,舒锦意面前就被他高大的身影罩住。

    舒锦意仰起平静无波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他,“怎么了?”

    褚肆深吸一口气,冷硬地拉过她的手,郁闷又委屈道:“冷,回屋去。什么事也没发生,就是有事,也不是我们能担心的。”

    舒锦意深深朝殿门瞧了一眼,点点头,和他一起回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