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29章:我担心你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没吭声,以凌厉的动作泄出她的怒。

    “哧。”

    黑衣人闪身,避过舒锦意的短剑。

    眼底戏谑笑意更堪!

    躲舒锦意的剑招跟玩似的。

    舒锦意愈发的下狠手,全程冰着一张脸。

    黑衣人见玩得差不多,反手就去扭舒锦意纤细的手腕。

    “哧!”

    这一次,舒锦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招数划伤了他的手背。

    黑衣人暗惊,急忙撤开。

    惊讶抬头,盯着舒锦意。

    可舒锦意根本就不给他停歇的机会,一下子就蹿上来,朝他挥洒着剑招。

    黑衣人这才真正的看到舒锦意使出的招数,有种冰寒的熟悉感。

    黑眸紧眯:“你是谁!”

    没有内力,却有着边军杀人的招数。

    舒锦意根本就没有回答他,使上手的招数越来越凌厉致命。

    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沙场,军人使的招,自然是杀人的招。

    “啪!”

    黑衣人到底是武功深厚,刚才被伤是他轻敌了。

    这个女人阴毒得很,专挑致命处。

    黑衣人再不留情,卡住舒锦意的招,将她狠扯了一下,使了巧力将她抛向后方。

    舒锦意耳边传来冷凌的风声,一下子就砸进了厚厚的积雪里。

    “噗哧!”

    舒锦意正要爬起身,又被黑衣人拎了起来。

    手上的短剑被他夺走,再不怜惜的将她扣到树干上。

    “我没有太多耐心。”

    起初还想着留这个女人,现在,可不成了。

    谁也不敢将一个狠辣的女人放在枕边,这不是找死吗?

    对方杀心顿起。

    舒锦意心头一紧,手摸到了下面的腿部,拿住了匕首。

    黑衣人箍着舒锦意的脖子,朝树干压下来。

    “噗!”

    舒锦意匕首直朝黑衣人的心脏扎下去。

    毫不留情的!

    黑衣人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再次大意了。

    “啪!”

    黑衣人一掌打飞了舒锦意,身形跟着后退。

    舒锦意的匕首只下两寸,并没有真正的扎进心脏内。

    但。

    已足够重伤他了。

    黑衣人一手撑到树干上,整个人阴霾了下来。

    耻辱,绝对是他有生以为最为耻辱的一次。

    黑衣人捂住心口,死死盯住被打飞砸在另一条树干掉下来的舒锦意。

    舒锦意咳一口血,喘着粗气撑起颤抖的身体。

    已经到极致了。

    伸手抹了一把嘴角,舒锦意眼神冰冷地盯着前方的黑衣人。

    如果她还有力气,绝对要击毙对方才甘休。

    可她知道,对方刚才是因为轻敌了,才会让她得逞。

    再来一次,那黑衣人绝对是一掌能将她拍死。

    “找死。”

    黑衣人连忙在心口位置点了几道穴,止了血流。

    眼中发狠地盯住舒锦意,猛地提气,朝舒锦意扑来。

    舒锦意连握匕首的手都是颤抖的,根本就不可能反抗得了。

    只能等死!

    眼见那剑尖直刺她的喉咙。

    舒锦意深吸一口气,脚下软绵,提不起气来。

    她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死士领头的男子猛地回头,眼睁睁看着那幕,睁大眼。

    “叮!”

    一道暗影横冲而过,拦腰抱起舒锦意,手中的剑抵出去。

    两道光刃相撞,发出摩擦声。

    黑衣人被震得心口血水翻涌,疾疾退飞出去。

    抓住最近的树干,这才稳住身形。

    抬目。

    就看见那周身散发出阴冷煞人气息的男人紧紧搂住了那女人,瞳仁猛然收缩。

    “呼呼呼……”

    舒锦意不停的呼着粗气。

    背部紧贴的那堵温厚的墙,僵硬如冰。

    “撤。”

    黑衣人当机立断,转身就走。

    那些人听令行事,跟着快速撤离。

    “拿下。”

    冰冷低沉的男音从舒锦意的头顶破风而出。

    暗卫冲刷而上。

    连同着舒锦意带来的死士,截人!

    如果不是为了捉活的,褚肆根本就不必那么麻烦。

    死士和暗卫同时暴发煞气,直逼杀手们。

    场面比之刚才更为惨烈。

    褚肆僵硬地抱着舒锦意,两只手臂像两块烙铁,紧箍着她娇小的身影。

    “你在干什么!”

    褚肆低喝。

    起浮的胸膛宣示着他此刻又怒又怕的情绪。

    上次是惧怕,这一次是又怕又怒。

    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看重,从来都没有!

    褚肆倏低头,张口隔着衣料咬上了舒锦意的肩膀上。

    舒锦意“唔”一声,抿着唇,默然靠着他不动。

    他到底没舍得咬实了。

    松开嘴,紧抱住她。

    声音嘶哑得让听者喉头一堵:“你就不能替自己想想……就不能替我想一下……阿缄……我怕啊。”

    舒锦意浑身一震!

    那一句“我怕啊”叫她百感交集。

    埋在肩头的脑袋更是贴紧了,有股湿润沾到了脖子。

    舒锦意整个人一僵,心在拼命的颤抖。

    “褚肆……你……”哭了?

    舒锦意伸出颤抖的手,摸上他贴下来的脑袋。

    褚肆浑身一震,接着僵硬。

    “我,我……没事……”第一次,舒锦意感觉到自己的笨拙。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自己也是因为担心他才冲进来的。

    杀气冲天的林子,渐渐平息了下来。

    制下了三名活刺客的死士和暗卫,抬头看着前面一幕。

    安静不说话。

    等舒锦意伸手试着推了推褚肆,他才慢慢地松开了她。

    那双幽邃如寒潭的眼眸,冷冷盯着那名受伤的领头上。

    放开舒锦意,朝他走过来。

    “铮!”

    “噗哧!”

    没等领头的人开口说话,褚肆已经抽出剑,斩下了对方的人头。

    咕噜一下掉出去,血水溅洒在莹白的雪上,染成一朵泼开的红梅。

    舒锦意抿着唇,站在褚肆的身后一言不发地看着。

    “将他们的人头带上,”褚肆只留下两名活着的。

    “是。”

    暗卫们没有犹豫的去砍人头。

    那些死士则是站在前面,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走上来,站到了褚肆的面前,抬起沉静的黑眸。

    褚肆瞥开,不与她对视。

    舒锦意执意看他。

    “我担心你。”

    舒锦意看着他,慢声说。

    褚肆徒然瞪大眼,霍地回头来看她。

    漆黑的眼里全是惊喜!

    还有那么一点的懵蠢!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又或者在怀疑自己幻听了。

    舒锦意乌黑的眼眸里全是他的倒影,薄唇微张,再度重复:“我等不到你回来,担心你,才不得已亲自进来确认,我不放心别人,我想要亲眼见到你安全……”

    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说出内心的话。

    只是她的话一落,整个世界突然变得非常的安静。

    眼前人,傻看着她,没了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