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44章:三妻四妾(2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盯住了王太守,舒锦意又在琏城里逗留了三天。

    三天来,她却什么事没做。

    也不能说什么事没事,她从早到晚不是到茶肆喝茶就是走进某些雅馆里听新鲜事。

    更让人大跌下巴的是,她竟以男儿装踏进了烟花之地。

    看着身后几名死士震惊莫名。

    因着是死士,他们隐于暗处,并未随同舒锦意一道。

    三日后。

    舒锦意才将他们招出来,回皇都!

    将舒锦意送进皇城,回到褚府,死士们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不曾出现过一样。

    易容躺在榻间的书颐闻声而起,屋里守着的白婉和柳双都是一脸喜色看着安然无恙回来的舒锦意。

    “少夫人!”

    舒锦意颔首:“辛苦了。”

    书颐连忙摇头:“能为少夫人做事,是奴婢的荣幸!只要少夫人平安归来,便好!”

    “替我梳妆吧。”

    “快……老夫人请的大夫就要过来了,万一被查实出些什么来,可就不妙了。”

    柳双赶紧替舒锦意打水去。

    舒锦意满面风霜,又消瘦了不少,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舒锦意这边刚刚换上女装,老夫人特地从外边找来的神医就来了。

    “等一等。”

    书颐把假面皮揭下来,整了整装容打开门。

    “怎的那么久?”

    站在门外的不意外是蒋氏。

    自从在皇家猎场被太子阻挡后,蒋氏回到褚府就三番两次的想要刺探里面的舒锦意真假。

    褚肆昨个儿才被人送回来,宫里派了太医来诊。

    确定褚肆只是两臂受了严重伤势,其他养一养就无大碍了。

    只是人一直昏迷到现在,可把刘氏给急坏了。

    “少夫人醒了,奴婢正给少夫人梳妆呢。”

    “醒了?”

    蒋氏一怔,然后拔开挡在前面的白婉和书颐走进去。

    坐在妆台前的舒锦意转过身,消瘦的面容,以及疲倦的眉眼,看着到像是生过场大病似的。

    可蒋氏总觉得与之前闭眼的舒锦意有些不太一样。

    “难为大伯母了,这么关心侄媳妇的病况,劳烦大伯母每日跑上跑下。”

    舒锦意一副极为感动的样子让蒋氏嘴角微抽,却很好地掩饰着她的表情。

    蒋氏松了口气笑道:“你醒来了就好,快让大夫瞧瞧,别落下了病根。苏大夫是大伯母娘家有名的神医,不管有什么杂症都能治愈。”

    舒锦意笑着伸出手,“那就有劳苏大夫了。”

    苏大夫是名瘦小的中年男人,看人时,眼神有些不正。

    舒锦意一看这苏大夫不是什么好人。

    蒋氏将他请来,无非就是想要拆穿舒锦意的把戏。

    苏大夫把过脉后就对舒锦意笑眯眯地点头,之后就随了蒋氏离开。

    走出院子,蒋氏就沉了脸问苏大夫:“如何?”

    “大夫人,三少夫人的脉搏平稳,并无异症。”苏大夫也极为纳闷道。

    请他来时,不是说褚府的三少夫人是了不治之症吗?

    蒋氏一怔,大声道:“怎么可能!”

    “确实是无异症,苏某医术虽不能说精绝,把脉确症的本事还是有的,”苏大夫显然被蒋氏的反应给惹得有些不高兴。

    蒋氏笑道:“自是相信苏大夫的医术。”

    “既无碍,我便……”

    “苏大夫,娘家那边已同你说清楚了吧,”蒋氏忙道:“苏大夫医术了得,褚府正是缺少苏大夫这样的医术高手,如苏大夫暂无居地,何不留在褚府内替大房分忧?”

    苏大夫是蒋氏娘家那边的人,此人医术还尚可放在中等。

    只是……

    他心术有些不正。

    在蒋氏娘家,做了不少阴私事。

    以大夫之名,搅和进后宅妇人堆呢。

    这样的人,哪里是好人。

    苏大夫鼠目一转,笑眯眯地点头:“如此就叨扰了!”

    蒋氏笑眼里闪着精光。

    ……

    褚肆醒来了,却不见舒锦意,心中发急。

    刘氏派清羑过来伺候起居,就是为了给他们制造点机会。

    看过褚肆的刘氏一走,舒锦意就来了。

    看到的,就是清羑端着粥正喂着褚肆。

    “锦意!”

    刚才还一脸漠然的褚肆,甫一抬头见门来的舒锦意,暗色的眸子里闪过喜悦!

    他眉峰展动,从窗外泄进来的亮光也遮不住灼亮的笑意,生香活色一时皆远。

    清羑赶忙将手里的碗放下:“少夫人。”

    舒锦意意味地扫了清羑一眼:“既然是母亲吩咐你在这里照顾相爷,后续就继续照料。”

    清羑为难地看向褚肆。

    却发现褚肆根本就没看她,整个人都扑到了舒锦意身上。

    “锦意,你可无事?”

    “我没事。”

    舒锦意站在榻边,就是不近他。

    褚肆忍了忍,还是忍不住朝她招手:“你过来。”

    “相爷有什么话要说吗?”

    舒锦意就是不动。

    褚肆对清羑摆手:“将粥搁这,你退下吧。”

    “是。”

    清羑如蒙大赦,放下手里的碗,急急退出。

    舒锦意见褚肆这自然举动,不由脸孔一热,仿佛她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你们也退下吧,”舒锦意朝白婉她们摆手。

    屋里退得干净后,舒锦意才在褚肆的注视下去端了那碗粥。

    “郭远还没消息吗?”

    “徐青已经去接应了,”褚肆看着她。

    “嗯。”

    舒锦意端着粥一口一口的喂他,有些敷衍地点点头。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莫名的怪。

    “锦意,”褚肆柔软如水的眼,静静凝视着她的眉,她的眼,“母亲虽然强行将清羑塞进我屋里做通房丫头,若我不同意,没有谁能强求。”

    舒锦意脸上微窘,“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张嘴……”

    舒锦意飞快的给褚肆喂了一大勺粥,立即将欲要开口说话的褚肆给呛着了。

    “咳咳……”

    褚肆被冲得直咳嗽。

    舒锦意忙放下手里的碗,给他抚背,责怪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喝个粥也能呛着你。”

    “咳咳!”

    想说话的褚肆又急咳了起来。

    “我……咳咳!”

    “别说话了,”舒锦意见他呛得难受,用劲拍打着他的背部。

    啪啪的闷响。

    褚肆的肺都要被她拍出来了。

    舒锦意见他一副想反驳又不敢反驳的样,嘴角微勾,手上的力道到底是温柔了不少。

    “好些了?”

    褚肆连忙点头。

    舒锦意拿开手,慢声道:“其实清羑长得很是貌美,做你通房丫头也挺不错,你急着拒绝做什么?”

    褚肆连忙摇头,“我不需要。”

    “母亲还盼着抱孙呢,你不需要,可急了母亲。”

    舒锦意重新端起粥,目光半浅半深在瞅着他。

    褚肆凝视着她,道:“想抱孙儿……锦意你也可以给。”

    舒锦意一怔,脸倏地一红。

    褚肆见此美景,怔得说不出话。

    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又随即暗了下来。

    他怎能要求墨缄那样做,男儿生子……太,太匪夷所思了。

    即使人变成了女子,心理仍旧是男儿身……他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

    “喝你的粥,那么多话……”舒锦意再飞快的喂了他一嘴。

    褚肆深深凝视着她,一口一口地喝着她喂来的粥。

    ……

    舒锦意喂完一碗,端着空碗匆匆出去了。

    留下独自黯然神伤的褚肆。

    到不是因为不能有孩子而难过,而是,舒锦意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接受他。

    说到底,还是因为姬无舟的原因在。

    “少夫人。”

    守在门外的清羑上前。

    舒锦意端着空碗,站在台阶前静静凝视着眼前貌美的清羑。

    清羑被看得冷汗直冒。

    “长得确实是不错。”

    “少夫人……”清羑倏地抬头,欲要开口解释。

    舒锦意手一抬,示意她不必多说:“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常事,是我的原因,不怪你。”

    “少夫人千万别这么说,是奴婢……无用!”

    “你怎么无用了?”舒锦意好笑不已。

    “奴婢不能给少夫人分忧,反倒给少夫人添忧,奴婢实在是该死。”清羑将脑袋垂低。

    “起来吧,”舒锦意上前将惶恐的清羑扶起来,“既然母亲安排你过来伺候相爷,这段时间,你就在房里伺候着吧。”

    “少夫人?”清羑不安地抖了抖身子。

    舒锦意道:“我照顾不好,有你在,总会好些。”

    “可是……”舒锦意越是这样,清羑越是不安。

    “就这样吧,”舒锦意拍了拍她的肩,将手里的空碗交给了她。

    清羑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