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51章:再次同房(5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北夷军潜入皇城是件多么危险的事,褚肆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反正伤不到他,何必多管闲事。

    在其位,谋其政。

    既然皇帝将他放在这位置上,没给他足够的兵权,何须做讨不好的事。

    实际上,褚肆小人心志起,记恨上了。

    皇帝有心让他接手,却被他三言两语给推脱掉,无奈又只能认命。

    郑判现如今在府里养伤,又暂时停了职。

    因此,郑判这里是不能指望办事了。

    皇帝郁气不已,只能找事给褚肆去办,累死他!

    褚肆无怨无悔的做着不痛不痒的小事件。

    而这,是后话。

    褚肆散了朝,只身出宫殿门。

    一路无随行同寮,宽阔高大的背影,犹显得寂寥。

    姬无舟拒绝了同行的官员,两步疾追到褚肆的身边,目光眺望前方:“褚相今日在殿中,为何拒旨。”

    在姬无舟看来,褚肆对这些独揽权势的事情分外的热衷。

    今日实在奇了怪。

    褚肆朝姬无舟一揖礼,“誉王爷说笑了,皇上未曾对臣下旨,何来拒旨不尊?”

    姬无舟目光深瞥而来,淡声道:“是本王说错了嘴,只是本王向来好奇心重,褚相可否给个答案,好让本王能安心。”

    褚肆再姬无舟作礼,“俗话说,未做亏心事,夜不怕鬼敲门,既然王爷没做亏心事,心怎会不安。”

    “褚相说得极是,是本王孟浪了。”

    “誉王爷,”褚肆突然站定。

    姬无舟亦站定,却没看他,等着他的下文。

    “北夷人到底不是平凡之辈,此次圣上将此事交由太尉大人以及贤王去处理,宫里宫外的安全,还需小心才是。”

    姬无舟眼尾一挑,正在看过来,褚肆已经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转向另一条宫道消失不见。

    一身明黄太子朝服的姬无墉与小厮站在后面,将前面的一幕看在了眼里。

    此时的姬无墉正若有所思摸着下巴,眼尾微眯着。

    “太子殿下。”

    小厮唤了一句。

    姬无墉随即就笑盈盈地走上去,“三皇兄。”

    姬无舟正琢磨寒肆那句话的意思,突闻身后有人叫住自己。

    回身就看见笑盈盈的姬无墉,淡淡颔首:“太子。”

    “三皇兄方才和褚相说什么呢?看你们二人数次接触,不晓得的,还道三皇兄和褚相感情好呢!”

    姬无舟听了这话,脸一沉。

    “太子看走眼了。”

    太子笑了笑,“从未见过褚相与人相处呢,还道褚相终于懂得结交,不曾想……唉……”

    太子唉声叹气的走了,活像是担忧自家大哥的小弟弟。

    姬无舟曾有过数次机会杀掉这个太子,若非此子无能……

    想到了什么,姬无舟眸光闪烁了一下。

    太子并非无能,而是早被父皇放弃了。

    顶着个太子头衔罢了。

    ……

    舒锦意这日如常的跟着刘氏一同去定安堂给老夫人请安,自打宫里赏赐后,老夫人看舒锦意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上官氏与蒋氏等人,心里更是怀有嫉妒。

    如若不是看得准确,舒锦意都要怀疑老夫人给自己招惹事非了。

    后宅的女人一旦起了嫉妒心,虽说大麻烦算不上,可林林种种的将小麻烦堆出来,也是件极为麻烦事。

    “呕!”

    老夫人正和蒋氏说着话,这边就听见干呕声。

    老夫人当即皱了眉头,对这个舒锦稚甚为不喜,此时正目露不悦的对伺候舒锦稚的丫鬟道:“还干愣着做什么,将人扶回去。”

    “是。”

    丫鬟们赶紧去扶舒锦稚。

    舒锦稚一路干呕出了定安堂,想挣扎也挣扎不出。

    刘氏拿绢帕摁了摁嘴角,看上去就像是拭过嘴角。

    实际上却是在笑,笑脸色铁青的蒋氏。

    也不知舒锦稚这段时间使的什么手段,引得褚暨时时刻刻关切,每晚回府都要去探上一眼。

    可把蒋氏气疯了。

    背地里直骂舒锦稚狐狸精,贱人。

    这到底为何,也唯有刘氏和舒锦稚自个知晓了。

    “天天吐,也不知道避着些,恶心了祖母如何是好。”

    褚玥说这话,有些不经脑。

    老夫人眉毛一挑,眼神锐利地扫下来。

    褚玥脸一白,倏忽垂下脑袋。

    “蒋氏。”

    “儿媳在。”

    “虽说锦稚是妾,但你这做正室的,也该多关心关心她腹中孩儿。”这已经是老夫人第二次提点了。

    蒋氏心中不悦,却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分神来让人去照看那贱人。

    那贱人若是出了事,这事还得怪罪在她的头上。

    由此可见蒋氏心底里有多么的憋屈。

    上官氏幽暗的视线落在门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请过安,刘氏就领着舒锦意先离开。

    “母亲可是有话对儿媳说。”

    出得定安堂不远,舒锦意就直接问将自己率先带出来的刘氏。

    “舒锦稚的事,你看着就好,”刘氏语含警告道。

    舒锦意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儿媳明白。”

    刘氏拿眼扫着舒锦意,不悦道:“听丫鬟们说你最近都在处理账目,伺候的活儿都交给了清羑。”

    “清羑伺候相爷不是母亲的意思吗?”舒锦意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位阴晴不定的婆婆。

    刘氏眼皮一跳,恨铁不成钢地道:“我自个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吗?清羑连门都没能进,天天守着门外。你到好,整日就知看账看账,自个的相公都不顾了!”

    舒锦意被骂得莫名奇妙。

    见她还不开窍,刘氏简直是要被她气死。

    于是直白道:“从今晚开始,你就住他屋里,没给生出大胖小子来,就别分房睡了。”

    “是……”舒锦意委屈啊。

    刘氏郁气不已,带着人转身就走。

    舒锦意垂头丧气,看得身后的白婉几人好笑不已。

    “你们几个小妮子还敢取笑我,”舒锦意倏地朝她们恶狠狠瞪来一眼。

    “啊!”

    几个丫鬟被吓得一叫,然后咯咯笑作一团!

    舒锦意就更郁闷了。

    晚上回府的褚肆,意外又惊喜的看见又把东西搬回来的舒锦意,脸上的笑意都极为的明显。

    舒锦意郁闷极了!

    要是没人在,怕他的嘴都咧耳根去了。

    气不过的舒锦意冷冷瞪了他一眼,结果这人受虐似的,嘴角都压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