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52章:装睡到底(1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清羑是不是也该撤走了?”

    褚肆轻声问。

    这问题他憋了好几天,终于找着机会和舒锦意说了。

    舒锦意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道:“清羑好好的,撤走做什么?”

    “清羑是母亲派过来的人,应当没必要再留在身边了……”

    褚肆以商量的语气询问舒锦意,一双黑眸直直盯着,生怕舒锦意不同意。

    “不用了,就留着吧,”舒锦意边脱外衣,出声拒绝了他的提议。

    褚肆郁闷了:“这……”

    “就是留下来照料,你急着将人赶走做什么?”

    “只是照料起居?”褚肆愣愣问。

    “不然你以为我留着给你暖被窝?”舒锦意冷冽看来一眼。

    褚肆后面的话也不敢再说,“你喜欢留着就留着吧。”

    舒锦意转开身,嘴角微微压了压。

    褚肆过来牵起她的手朝榻走去,舒锦意曲了曲手指,抵在褚肆的掌心上,如羽毛般扫过,有些痒。

    失去许久的温柔乡又回来了,这一夜,褚肆都不敢闭眼。

    舒锦意睁开眼,人不知何时滚进了褚肆的怀里,从他怀里抬头,褚肆闭紧了眼,呼吸有些凌乱。

    舒锦意手伏在他胸膛上,将脑袋转了一个地方,安心睡了过去。

    褚肆慢慢睁开了眼,黑暗里,眼眸黑亮如星辰,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了眼。

    ……

    “爷,该起了。”

    天还没亮,外面就有敲门声和徐青的说话声。

    搂着舒锦意的男人却无动于衷,继续装睡。

    舒锦意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装睡的褚肆,“起来。”

    “……”

    “起来。”

    舒锦意再推。

    “……”

    舒锦意见他没反应,募地睁开眼,“起来,该上朝了。”

    “……”褚肆仍旧无动于衷。

    “褚肆,”舒锦意从他的怀里坐了起来,“时辰不早了。”

    褚肆再装下去就是找骂了,慢吞吞的坐起来,在舒锦意的凝视下慢慢磨唧着下榻。

    “进来吧。”

    舒锦意跟着起身,冲外面喊了一声。

    很快,清羑领头,将早晨需要的洗漱用具端了进来。

    舒锦意伺候褚肆穿戴整齐,送出门去,转身就关了门扑向床榻继续补眠。

    褚肆回头想要和舒锦意说句话,就被门给关在了外面。

    “爷,马车已经久等了。”

    徐青忍不住催促。

    褚肆节骨分明的手抬了抬,然后才背身出门。

    ……

    舒锦意小半个时辰又起了身,去列行给老夫人请安,请示了刘氏,带上两个丫鬟出门。

    还是你间雅间,人是那边地下赌坊的人。

    翻身进来,就冲舒锦作礼。

    “丞相夫人。”

    “近来袁府可有什么动向。”

    “袁府一切都好,请丞相夫人放心,就算当初没有丞相夫人出现,我们的人也会保护袁夫人他们的安全。”

    他们一直计划着将墨雅他们带离皇都,只是中间有了舒锦意的插手,才让他们不得不停下全体撤离的计划。

    她突然带着墨将军有关的东西出现,他们要是不查个明白,哪能安心离开。

    他这话她自然相信,留这些人在这里,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护着墨雅他们安全。

    那批死士亦是如此,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些人最后还是为她所用。

    “如有必要,你等将他们带到安全处,”舒锦意道,她是担心期间再出什么意外,或是她顾及不到。

    灰衣人点点头。

    舒锦意现在的身份不方便出面和墨雅他们见面,见了面又如何?不过是给他们徒增伤感和危险罢了。

    “之前丞相夫人交代的那件事……我们的领头想问一句丞相夫人。”

    灰衣人的神色闪动,犹豫半响才开口。

    “有话便问吧。”

    “我们领头的想知道丞相夫人为何如此关心元帅尸首所在?”

    问完这话,灰衣人静静的看她,屏息等着。

    “他是人人敬重的大将军,如此,可够了。”

    舒锦意沙哑的声音一落,便低下了脑袋,微红的眼目看着地面。

    雅间內的气氛很低,很静。

    “丞相夫人?”

    “你去吧。”

    灰衣人颔首而去。

    雅间独留舒锦意一人。

    许久之后,雅间的门才被推开,露出白婉的脑袋:“少夫人,该回了。”

    舒锦意这才起身下楼。

    “少夫人,我们瓣现在要回府,还是……”

    “走走吧。”

    舒锦意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不会那么快回府闷着。

    “是。”

    白婉吩咐了一声马夫,然后随着舒锦意一块慢走在集市上。

    往往来来都是人群,很快将她们给淹没在其中。

    “少夫人这是要往哪去?”

    书颐朝白婉使唤眼色,白婉摇头。

    “少夫人再往前,就是出西面城门了,”书颐忍不住站出来,止了舒锦意的步伐。

    “无妨,那就到城门看看。”

    到城门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两人没有异议,跟着舒锦意到西城门。

    舒锦意就站在那里没动,望向城门的目光悠远而深重。

    西城门虽不如东城门那般高耸雄伟,却也是都城最坚实的城门。

    父亲尸骨遗落,她没能寻回已是大大的不孝,如今连墨家都守不住……

    舒锦意心底发出轻叹,转身道:“回吧。”

    “咔嚓!”

    有什么东西冲撞断了,挡在她们前面的两辆马车同时停下,里面的人惊魂未定的从车内下来。

    说来也巧,两人都是舒锦意相识的。

    从小官家的马车下来的小姐,正是之前舒锦意所遇见过的李满华李小姐。

    身边丫鬟白着脸护在她面前,焦急询问:“小姐,没事吧?”

    李满华摇了摇头,“没事。”

    而从誉王府马车下来的人,可不是那刚做了誉王侧妃的叶惋惋。

    “小姐,那可是誉王侧妃?”

    丫鬟回头看来,见如柳柔美的叶惋惋,不由咽下了所有的话语。

    对方虽然是个风尘女子出身,现如今地位非同一般。

    可不是李家小官小户能得罪得起的。

    “见过誉王侧妃!”

    李满华上前主动打招呼。

    叶惋惋是不相识的官家小姐,点了点头,问道:“可有冲撞了这位小姐。”

    “无碍。”

    李满华赶紧摇头。

    两人都是好说话的人,一通互相道歉后就分开走了。

    舒锦意站在后面将这一幕瞧得清清楚楚,回头问书颐:“那李小姐可是你们相爷护着的那位?”

    白婉和书颐小心翼翼地对视一眼,书颐小声道:“正是。”

    舒锦意淡淡的表情瞧不出喜怒来,手一摆:“回府。”

    “是。”

    少夫人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