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60章:从天而降(2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把恼羞成怒的昭华公主送进宫门,舒锦意顿足在宫门外遥望那深深宫道,久久不动。

    “少夫人,夜了,该回……”

    “再等等他吧,这时辰,也差不多该出宫了。”

    舒锦意挡了挡说话的书颐,目光依旧望进宫门里。

    白婉提醒,“或许相爷早就不在宫里头了,而是在衙内办差呢。”

    舒锦意微怔,她到是忘了这回事。

    “回吧。”

    舒锦意转身走向停靠在一边的马车。

    由书颐扶着就要上马车,身后最后一道宫大门传来侍卫的恭礼声。

    “誉王爷!”

    有道低沉嗯声传来,震得舒锦意身形一僵,心重重跳了一下。

    倏地回头,四目相对。

    姬无舟看见舒锦意,漆黑的眸子眯了起来。

    人见着了,舒锦意自然不能当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折过身来,盈盈福礼:“见过誉王爷。”

    “起吧。”姬无舟大手一摆,并没有难为她,“丞相夫人特地来宫门,可是要等褚相?”

    “是,”舒锦意温声说:“相爷自从狩猎回来后身体就不好,怕他没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舒锦意这么大方承认,而面容沉静不见羞色。

    姬无舟幽眸微动,尾尾而道:“今日一早也不知怎的,褚相碰着丽贵妃,如今贵妃受惊,父皇非常生气就罚了他接了赈灾的务事,如今怕是在月中楼与户部商事呢。”

    月中楼正是那处风月场所。

    舒锦意目光睇来,悄无声息的在姬无舟的身上扫过,“既然相爷有政务要忙,也不敢打忧,多谢誉王爷提醒!”

    朝姬无舟颔首,转身回马车。

    “丞相夫人,”姬无舟突然叫她。

    舒锦意本能的想要回头,又顿住了下,这才慢慢回过头来。

    那一回眸间,叫姬无舟瞳眸微缩。

    像!

    太像了。

    “王爷还有何事?”

    “如丞相夫人想去,本王也可给领路,”姬无舟深目望来,幽幽暗暗,若是他人望来,定会惧得避让。

    舒锦意却淡定从容,不避不闪。

    “谢过誉王爷,只是那月中楼并非我这等妇人能随时踏足之地,再者,防碍了相爷的公务,可就是我的错了……”

    话落,舒锦意一福礼,转身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驾车离开。

    姬无舟站在原处,黑眸幽深凝视着远去的马车。

    “王爷,”小斯走过来,“可要去月中楼?”

    姬无舟道:“回府。”

    不去月中楼了?

    “是!”

    那小斯愣了下就连忙前面去打车帘子。

    马车“哒哒哒”的走在路上,车轮子发出“咕噜咕噜”响。

    舒锦意的心,也不平。

    几个丫鬟见舒锦意面色不虞,心中忐忑不安。

    “少夫人,相爷只是去月中楼商谈事务,并没有去花天酒地。”白婉试图劝慰一句,可却不知,越劝越让舒锦意心里不舒服。

    姬无舟的话到是没有什么影响,经白婉这么一提,到是让舒锦意立即黑了脸。

    借着商事的名头跑那等风月场所,他也可真行啊。

    “白婉,你胡说什么呢,说不定是誉王爷记错了,相爷怎么会往哪种地方跑。”书颐暗暗瞪了白婉一眼。

    舒锦意闻言,暗暗点头。

    书颐说得没错,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跑到那种地方去谈事。

    说是被人逼去,更不可能。

    他不逼死人就算不错了,谁敢逼他。

    “是是是!奴婢嘴笨,不会说话,书颐说得没错,一定是誉王爷记错了。”

    舒锦意没理会白婉,靠在马车壁上沉吟了半晌,突然说:“改道去月中楼。”

    “什么?”

    丫鬟们惊得不轻。

    “去月中楼。”

    舒锦意无视丫鬟们的焦急,慢声重新吩咐。

    书颐急道:“月中楼那种风月场所,少夫人还是别去了,万一……”

    “就去那里。”舒锦意就是不改口。

    丫鬟们立即摆出一副快出来的模样。

    舒锦意一点也不怜香惜玉,说去月中楼就去月中楼。

    最美不过温柔乡,最贵不过销金窟。

    挂红披彩的阁楼,楣上一扁,上书‘月中楼’锍金大字。

    门庭若市,辗动的人头,几乎要将这明彩的阁楼给淹没。

    门前,楼台上,尽是妖娆或清纯或温雅的女子花枝乱颤的摇着手里的绢帕,笑如黄莺,特招男人顿足仰目观望,那风情吸引着游走在阁楼前的文人雅士,虽有人不屑,甚至是鄙夷。

    可眼前这幕,仍旧频频让人引颈相顾。

    这样的温柔乡,不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有些碍于囊中羞涩,有些碍于面子,想进却又不敢进。

    一来二去,走在门前的男人越来越多。

    舒锦意从马车下来,看到的就是这热闹场面。

    人下来,立即吸引了周遭的狼目。

    书颐和白婉连忙挡在舒锦意面前,柳双和清羑护着左右。

    将舒锦意藏得密密实实的。

    诸不知,她们这四个丫鬟长得也是貌美如花,更是引得那些男人频频回头。

    “捉不着我……捉不着我!好玩,好玩儿!哈哈哈!”

    往月中楼望去,正要拔开护在身边的四人,舒锦意就听见那嚣张又孩子的笑声从吵杂的人声里冲破出来。

    “捉着他……”

    “别伤着了,那是江将军!唉呀!他将月牙姑娘给摔着了!”

    “快去扶人啊,愣着做什么?”

    “可是江将军他……”

    “甭管他了,先救救这里的姑娘,”老鸨尖锐的声音气急败坏的传出来。

    舒锦意拔开挡在前面的白婉和书颐,就看见从月中楼冲出来的江朔,身后紧跟着几名灰衣短打服饰的人。

    看着不像是月中楼的打手,反而像是追击江朔的人。

    此时,他们正对乱蹿的江朔咬牙切齿,气得两眼发红。

    江朔武功高强,且又是将军,皇帝下过旨意,不可伤他。

    因此他们追击起来彼为头疼。

    想偷偷捉么,他偏闹得人尽皆知,不好暗地里行事。

    “少夫人,那是江将军!”

    “保护好少夫人!”书颐脸色一变,连忙拦到了舒锦意的面前。

    舒锦意倏地抬头,只见一条暗影从天而降,直扑她而来。

    “啊!”

    四个护着前后左右的丫鬟大声惊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