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63章:心必须狠(1更)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夜已深,褚肆被宫里来人匆匆宣入宫。

    褚暨将将从门回府,就瞥见匆匆而去的背影,眸眯了眯。

    “老爷,是宫里来人了。”

    守门侍卫不待褚暨问,就主动上前汇报个清清楚楚。

    宫里来人?

    褚暨眼神慢慢变得锐利了起来,袖一甩回屋。

    褚肆这时候出府,必然是皇帝召见。

    想到近段时间来坊间的流言,褚暨嘴角压着抹冷嘲的笑。

    帅印一事,本就是交由褚肆办。

    出事了,自然是由他来担。

    如此正中他下怀。

    舒锦意推开窗,凝视这片漆黑天空。

    起初,她并没想过会连累褚肆。

    帝王无情,即便再宠信褚肆,为了江山,对于他而言什么人都可以牺牲。

    一直以来,他在她心中都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不知何时,脑海里的轮廓清晰了,有了颜色……

    舒锦意抱紧自己,靠在窗棂前,独自忍受夜里寒风吹拂。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腿麻了,舒锦意才惊醒过来。

    适才,她脑子里想着的,竟是褚肆!

    不能回头看!

    她使劲的甩着脑袋,希望能将过往扫除干净。

    ……

    “啪。”

    皇帝将手里堆成小山的折子全推到地上,眼神锐利看着殿中人,“褚爱卿,这便就是你给朕的交待?”

    褚肆背脊弯曲,嘴里淡淡道来:“皇上听信谣言,微臣也无法阻止。”

    “啪。”

    这次是皇帝拍桌。

    皇帝愤怒的眼眸里闪着阴霾,冷沉道:“你这是在敷衍朕。”

    “臣不敢。”

    “你不敢!朕看你什么都敢!”

    皇帝又一通震怒。

    褚肆不卑不亢道:“陛下当知那时墨家破敌,墨大将军身携元帅印尸体冲进悬崖断壁极有可能,微臣早就派人前往龙安关搜寻。只是……皇上让微臣负责北夷人之事,微臣实在分身乏术,这才叫人钻了空子。”

    皇帝瞬间被噎得脸色铁青,一时无言。

    方才那通震怒,像极了无理取闹。

    皇帝面容闪过羞恼。

    “北夷一事暂且交由无舟,你给朕尽快找回帅印。”

    帅印可以再铸造,可费时费神,遗失一枚在外,还很危险。

    帅印如何都得寻回来。

    “微臣领旨。”

    褚肆领命。

    北夷之事交由姬无舟?

    褚肆想到那夜情形,眼底浮起幽冷的笑意。

    皇帝这是自寻死路!

    自从姬无舟在狩猎场舍身救了皇帝一命后,皇帝就对姬无舟格外宠爱。

    以往或许是有些喜欢这个出色的儿子,经此之后就更是喜欢到心坎里了。

    姬无舟那一箭,受得值!

    皇帝却不知,北夷人正是他疼爱的皇子引进来。

    这个环节,也不过是顺带罢了。

    姬无舟是个拿捏分寸的人,那一箭并没有中要害。

    那天夜里出现在身后追击他们的人,是他!

    姬无舟当时应该在狩猎场内养伤的,那夜,他却出现在后方伏击自己。

    回来后,褚肆脑海里就一直在回放当时舒锦意回头叫姬无舟的画面。

    醋了他好久。

    后面越想越觉得问题所在。

    为什么舒锦意就那么肯定的叫出姬无舟,又为什么那么肯定是他。

    替身!

    褚肆想到这层,回皇城后就派人盯着。

    企图将姬无舟的替身给揪出来,身后藏着个一模一样的人,着实让人心有不安。

    夜半,姬无舟就接到了旨意。

    扣着手在桌上,瞥过静放在旁边的明黄谕旨,姬无舟沉吟半会,拿起离开屋。

    誉王妃半夜起身,就闻姬无舟这边的动静,招下人过来询问一句才知是陛下夜里派人来宣旨了。

    “王爷这是去何处?”

    站在廊檐下观望的誉王妃见姬无舟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朝外边走。

    誉王妃话音刚落,就有人识趣的跟上去一段瞧了瞧。

    神色不虞的回到誉王妃身边,犹豫着说:“回王妃话,是去侧妃娘娘的住处。”

    “啪!”

    誉王妃一手拍在柱上,吓得下人们噤若寒蝉。

    “又是那个女人。”

    誉王妃眼中闪过怨毒的光芒。

    ……

    墨香居。

    负着手,拿着明黄谕旨的姬无舟站在门扁下,微仰着目,透过这片夜幕,静静凝视着上首‘墨香居’三字。

    垂首站在身后的随从,谁也不敢吱声打扰。

    “吱呀。”

    墨香居的门被从里推开,走出一道浅浅身影。

    姬无舟一个恍惚,那张相似的脸容渐渐与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叠。

    “阿缄……”

    披着披风出门的叶惋惋闻言站住,一时不知该不该上前,就静站在原地观察姬无舟的神色。

    “对不起,”姬无舟艰难吐字。

    三个字,耗费了他大半心神。

    明知那次行事会害了墨家,极有可能令墨缄丧命,他还是赌了。

    明知北夷军就是墨缄的死敌,他仍旧拿来利用了。

    明知墨缄看不见,听不见,他还是想对墨缄说声对不起。

    不能悔,不准犹豫,更不要心软。

    “王爷!”黄莺动听的女音传来,瞬间打碎了那张一模一样的脸。

    眼前这张脸,是个女人脸。

    仅有七分相似。

    不是他。

    姬无舟收紧了手里的力道,淡淡对出门来的叶惋惋道:“今夜本王只是来瞧瞧,夜深,回屋去吧。”

    叶惋惋愣了下。

    常时誉王对她的温柔与宠爱,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就连她都感觉得到誉王是真心实意的喜爱自己的,将最好的给她,给她最温柔的一面。

    这样的夫君,她想:天下仅此一人了。

    但现在。

    叶惋惋瞥见誉王俊容冷沉,平常时总是温柔凝望自己的眼,正泛着冷冷寒气。

    完全不是她认识的誉王。

    “是!”叶惋惋知道男人这种时候心情不佳,不敢触霉头,“夜露深重,王爷也早些回去歇息……”

    话没说完,姬无舟就摆手让她离开。

    叶惋惋福了福身,转身进屋。

    墨香居的门一闭,姬无舟就深深吐了一口气。

    再转身过来时,他眼里的波动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想要那个位置,他心里那道深埋的情结必须再往下埋。

    埋到一个连他自己也触摸不到的地方。

    这次父皇将北夷交到他手中,就是一个天大机会。

    他若顾及墨氏,此生所求,怕是无法触及。

    心,必须狠。

    这是他最后一次为墨缄犹豫的了。

    ------题外话------

    ps:谢谢亲爱的赠送的1花。么么哒!

    谢谢亲爱的赠送的2花。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