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75章:是个傻子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在贤王府的赏花宴上看见钱君显时,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在进门前。

    舒锦意计算过有什么事发生。

    唯独没算到,二姐会将自己的夫君送进这人吃人的皇城内!

    还寻了门路进了贤王府的赏花会。

    “三嫂,怎么了?”

    正陪着舒锦意进门的褚容儿跟着舒锦意的视线望去,只见宾客满为患,人头涌动。

    刚进第二道门,就闻到了淡淡的花香味。

    沁人心脾!

    褚玥沉着脸站在后边,因为蒋氏那事,褚玥也消瘦了不少。

    看舒锦意的眼神,想要隐藏怨恨却掩藏不严,眉梢和神色间,还能品出几分怨毒味道来。

    “三嫂在找三哥吧!”

    褚容儿笑语嫣然,今日她穿了件粉色罗裙衬得肌肤粉嫩,清丽脱俗,因这一笑更是让她看起来灵动迷人!

    落在褚玥眼里,原本那张有些怨毒的脸更是扭曲了起来。

    “快些进吧!”

    齐氏和杨氏跟着后头进来,齐氏的声音清冷,藏有几分不悦。

    “三嫂!”

    褚容儿跟舒锦意贴近,完全将后面的人抛于脑后。

    看着褚容儿跟舒锦意有意的亲近,又是讨好的笑,褚玥心中不屑和轻视。

    这样讨好一个没用的童养媳有什么用,别以为贤王妃对她有几分好就以为能上天了。

    也不知贤王妃是不是想要利用她达到某些目的,褚玥知道自己父亲和贤王之间的

    “三嫂?”

    身边再传来褚容儿的声音。

    舒锦意回过神,正了正神色道:“走吧。”

    穿过第二道门,朝女眷待的地方走进去,而那道熟悉的身影则朝前院隐没。

    舒锦意叹了口气。

    为什么在袁府的人没有及时汇报?

    来之前,自己也好做个准备。

    贤王妃亲自到院门迎接人,这分殊荣舒锦意独享。

    却绝对不是舒锦意想要的。

    “见过贤王妃!”

    一众人行礼,贤王妃笑语晏晏的上前扶起了舒锦意,惹得身后人小声议论。

    舒锦意就算是丞相夫人,娘家不过是寒门,她又是庶出。

    贤王妃这般自降身份来迎舒锦意,实在叫人看不懂。

    褚肆的身份摆在那里,到底是没敢在私底下嚼舌头。

    褚家,势头高。

    很快,像褚玥和褚容儿这样的贵女被其他的圈中闺友拉走去赏花,而贤王妃则是领着成了婚的少妇和命妇们走向另一边。

    庭院处摆满了许多珍品异花,有专程的人培育。

    花奴们正站在旁边为贵人们引路解说,场面一时间热闹无比。

    刚赏上一两盆,就闻说各府的贵妇人到,最受议的还是誉王府那两位。

    叶惋惋做为民间女子,却做了誉王侧妃。

    此事早就传为笑谈,这是第一次见誉王妃领着这个侧妃走动。

    对比刚才看舒锦意的风头更盛,庭院里正赏花的人无不将视线投了过来。

    两位王妃聚到一起,不免会引起些奇怪的话题。

    舒锦意在她们分散注意力之时就转身走向侧门,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已没了舒锦意的身影。

    褚容儿一直寻找机会出去,跟着舒锦意后面一步出侧门。

    舒锦意站到了前院门,往里看。

    只见游走在各位王孙贵臣之间的钱君显含着笑与人交谈,舒锦意慢慢握起了拳。

    这个二姐夫有能耐,却甘为县官,不肯借墨家之势往上爬。

    依着他的聪明,若与袁茺一起奋进,必然也是官运亨通,扶摇而上。

    自个的大姐还算有些本事,能让他从下面的县城进入这样赏花宴。

    王府毕竟不同一般世家,能进得这个门,不是非富即贵就是特意相邀的人。

    “少夫人,这儿是男宾处,我们还是快些走吧,相爷若是进来了,必会让人过来知会。”

    以为舒锦意来找褚肆的丫鬟,赶紧劝着舒锦意离开。

    舒锦意转身,正欲要离去,就看见那条修长的身影穿廊檐走来。

    想避,已避不开。

    “见过誉王殿下!”

    舒锦意小步上前,行礼。

    冷峻的眼,正沉默的审视着她。

    这人的气息仍旧的熟悉,却让她难以呼吸。

    “是丞相夫人。”

    姬无舟的声线,比早前更沉更琢磨不透。

    望着她的目光也多抹沉思之色,舒锦意的视线微抬,略略一接,便将头垂了下去。

    舒锦意欲告辞离开,就听他道:“褚相想必几盏茶的功夫便到,丞相夫人如急着相见,便随本王进去等一等如何?”

    白婉和书颐连忙摇头。

    这不合规矩!

    虽然在乾国男女之防并没有多么的严格,可一个妇人独身跟着一群男人赏花,怎么看都有些伤风败俗。

    誉王明知,为何还要邀请她们主子?

    两个丫鬟想要给舒锦意暗示,但她们站在背后,又受到那双冷目睇视,一时连气都不敢出。

    舒锦意慢慢抬起那双深幽不见底的黑眸,看着他。

    姬无舟控制不住的心头一跳。

    紧而,他蹙紧了眉。

    身上气息有些吓人。

    此女甚为邪劲,他每每碰见,总是心有异样。

    不能留!

    绝不能留。

    左右他心绪,何等的可怕。

    稍有不慎,他就是万劫不覆!

    她是褚肆的妻子,站在与他敌对的位置。

    舒锦意没有错过姬无舟那一闪而烁的杀意,虽然浅得让人难以捕捉。

    她就是知道了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自己产生杀意。

    “谢誉王殿下,锦意只是走岔了路,碰巧进了前院。”

    走岔路?

    姬无舟浅薄的笑了一下,落在他人眼里俊美无斯,在舒锦意眼里却是飕飕冷意。

    褚肆由下人恭恭敬敬引进门,站在台阶处,看到的,就是这样美好的画面。

    手,倏地扼紧。

    “褚相。”

    走在后边的姬无阕走出来,朝褚肆看向的方向看了眼。

    愣愣地抬头看褚肆更冷的脸。

    “三皇兄!”

    姬无阕走上去,边叫唤了句。

    舒锦意和姬无舟同时转过身,见一漂亮精致的男孩儿正朝他们走来。

    姬无舟黑眸微眯,视线落在身后的褚肆上。

    舒锦意看见姬无阕,凝了凝神才上前,“见过二十三殿下!”

    “丞相夫人不需多礼!我们又见面了!”

    姬无舟听到姬无阕的话,黑眸眯了眯,他们竟相识?

    舒锦意笑着颔首:“二十三殿下身体可还好?”

    “已经无碍了,”姬无阕以为褚肆跟舒锦意说了他身体不太好的原因,点头附和了句。

    舒锦意还想说话,被边上的姬无舟打断:“你身体羸弱,切勿贪玩。”

    俨然是兄长关心弟弟的语气。

    姬无阕道:“三皇兄放心吧,这儿不是还有褚相吗?”

    圆溜溜的大眼正清曜有神的盯着姬无舟和舒锦意,又来一句:“方才三皇兄和丞相夫人在说什么?竟让三皇兄笑成这般,三皇嫂要是看见了,肯定是要吃醋啦!”

    姬无舟兴致不高地淡淡对姬无阕的左右随从宫人道:“看护好二十三弟,有什么差池,唯你们是问。”

    宫人立即战战兢兢地答声。

    “过来。”

    褚肆朝舒锦意伸出大手,示意她站到他的身边。

    他们这样并肩而立,让褚肆心里很不舒服。

    特别是想到刚才那幕,心都要绞成一团。

    舒锦意到也给他面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只是被他紧牵住手时,舒锦意愣了愣。

    就是姬无舟对上褚肆挑衅式的眼神,也愣了下,随后心底有什么东西往下沉。

    目光追随着两人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眼眯成了一线。

    “二十三殿下就交给誉王爷了,”褚肆牵过舒锦意的手,朝姬无舟示意转身就走。

    姬无阕不高兴,将他丢在这里就跑算什么!

    姬无舟深邃的视线落到姬无阕的发顶,“本王不知二十三皇弟和褚相如此相熟了。”

    姬无阕滴水不露道:“太后祖母的懿旨,褚相不敢不接。”

    姬无舟没有追问的意思,瞥了眼就收,道:“进吧,大皇兄知道你来,该紧张了。”

    姬无阕倏地从背后盯了他一眼,清曜的黑眸闪过一丝光芒。

    “三皇兄放心吧,我会保护自己的,再说,这儿有三皇兄和大皇兄在,谁敢欺负我?太子皇兄也会来,三皇兄不知道吗?”

    姬无舟峻眉一挑。

    这个他还真知道。

    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姬无舟觉得小二十三的话有点奇怪。

    特意的提醒他太子要来。

    或许,只是错觉吧。

    “三皇兄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二十三皇弟以后还是尽量在皇祖母那里呆着吧,不要轻易走出了皇祖母看得见的地方,这样对你的健康会更有利。”

    姬无阕小脸一皱,然后见姬无舟伸出手要牵他。

    姬无阕抿了抿唇,慢慢的将手伸出去。

    被握住时,姬无阕小小的身子微僵。

    姬无舟视线斜睇,唇角勾出抹古怪的笑意:“二十三皇弟第一次参与这种赏花宴,就由为兄领着走吧。”

    姬无阕呼吸有些喘,却拼命的压制着。

    “听三皇兄的。”

    ……

    带着舒锦意往前走的褚肆畅通无阻的走进了主人家的私地,贤王府的人到没有阻止他们往前走。

    此处僻静,将外面吵杂的声音隔绝得远远的。

    静得只有他们自己的呼吸。

    褚肆紧握着她的手,没松。

    “褚肆?”

    犟牛似的褚肆没动,握着她的力度紧得挣不动分毫。

    舒锦意好气又好笑。

    越来越发现这个人简直是……胡闹!

    他不动又不说话,只抓着她的手扭着脑看别处,舒锦意想要看他神情也没有瞧个明。

    干脆。

    她也杵着不说话了。

    气氛一度变得非常的僵硬。

    就算是前面褚肆吃的那些醋意,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褚肆动了动僵硬的手,扭过头来。

    认输了。

    手被摇了好几下,舒锦意简直是要被他给气笑。

    这是什么?

    撒娇?

    真他娘的……

    舒锦意这回真被气笑了,用力甩开褚肆。

    “你……”他娘的想干什么!

    冷不防的对上他压下那对深渊般的眼。

    “就那么喜欢那个人……”他刹不住心底的嫉妒,逼问着她。

    那个极有可能是害你之人,你就那么喜欢他。

    褚肆真想摇醒舒锦意。

    听到这句话,舒锦意直接黑脸。

    什么玩意!

    “谁。”

    “姬……”

    “啪!”

    话没冲出口,褚肆就莫名奇妙被甩了一巴掌到脑袋上。

    打得他一懵。

    “给我适可而止!”

    舒锦意气得发出冷笑。

    褚肆将歪掉的脑袋转过来,愣愣地看着舒锦意,见她满面怒容,又急得不知所措。

    “我……”混蛋。

    “回去吧,”舒锦意懒得理他,越过他身边朝后面的门走去。

    笨蛋!

    褚肆黯然神伤地看着舒锦意的背影,慢慢的垂下了眼帘。

    “相爷不回去吗?”走到出口,舒锦意转过身,好气地说了句。

    褚肆这才慢吞吞的走过来,两人若无其事的走回赏花的地方。

    “就要退败的花,也没什么好赏的,”褚肆又牵过她的手,又改了另一个方向去。

    舒锦意怔了怔,“你要带我去哪?”

    褚肆道:“你想要赏花,那个地方更佳!”

    什么地方?

    看着他紧拉着自己的手,舒锦意慢慢垂下了视线。

    耳边听见他的声音说:“方才,疼着了?”

    他的手轻轻摩擦着她柔软的手。

    舒锦意摇头,发现自己被牵着走在他身后,他瞧不见,道:“我真正喜欢的人只有一个。”

    “那是谁,”褚肆期待又是紧张。

    “那是个傻子。”

    傻子?

    褚肆蹙眉。

    怎么又多了一个?

    舒锦意嚼着“傻子”二字时很特别,落在褚肆的耳朵里,酸得他的心都腐了。

    手劲加大。

    舒锦意盯着他颀长的身影,嘴角微勾。

    褚肆阴沉着脸,冷着声强硬道:“我是你相公,除了我……”

    “谁也不能想,不能喜欢是吗?”舒锦意接着他的话。

    褚肆僵了僵,干巴巴道:“是。”

    “褚肆。”

    “……”褚肆没出声,拉着她走得更快。

    然后在她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将她拽到自己怀里,大手搂住她的腰身,倏地从高墙掠了出去。

    舒锦意反应过来,整个人朝他身上贴紧。

    两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这个亲昵的动作,让褚肆很受用,堵着的那口气稍微松了些。

    等褚肆落定,舒锦意气得心里大骂,到底没有冲他怒。

    一转身,就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微风吹得周围山野沙沙作响,像海边轻轻浅浅的浪声!

    清净的空气夹着春风的甘美拂面来,舒锦意的视线落在满山野花上,嘴角弯了弯,露出抹柔和的微笑!

    “好看!”

    褚肆仍然牵着她的手,如在庄园那样静静站在她的身边,详端着她最美好的笑脸!

    因为有你,这漫山野花才真正的漂亮!

    刚才两人间的僵硬,仿佛没有存在过般。

    “你是如何知道这后边有这么一处地方?”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褚肆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间的落寞和回忆叫舒锦意一愣。

    她似乎记起了些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声。

    “这儿虽美,但我们出来太久,不知道赏花宴上会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以后,他们还有时间来观赏。

    褚肆颔首。

    舒锦意抽开他握得出汗的手,走在前面。

    褚肆凝视着她,走在身后。

    前面的人突然回头,似乎犹豫又似乎顾及着什么,张了张唇看着他没说出来。

    褚肆站在一簇野花团边,黑眸正注视着她。

    “傻子。”

    话音一落,舒锦意脸上就烧起了火,转身快步往前走

    她说“傻子。”

    褚肆慢慢睁大眼睛,傻怔在原处,完全没了反应。

    走出好长一段距离的舒锦意扭回头,“愣着做什么?”

    果然是个傻子!

    “就来,”褚肆眯着眼,从喉咙深处挤出两个字,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越来越快。

    是他想的那个“傻子”吗?

    没等他想明白,前面就闪出了两道身影,在他们面前一揖:“爷,少夫人。”

    褚肆面一沉,“出了什么事。”

    “二十三皇子晕倒了!八小姐她……”后面的话,实在难以启齿。

    褚肆和舒锦意同时皱起了眉。

    ------题外话------

    褚肆:请问一下我什么时候可以睡我媳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