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79章:得偿所愿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震惊过后,是无止境的心疼。

    “傻子,真是个大傻子。”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傻的人。

    平常行事狠辣的褚相竟是这样胆小的傻子,如果当年就表示心际,或许她就早点发现自己对他的异常处。

    究根到底,她也是个胆小鬼。

    不敢作赌的胆小鬼。

    “褚肆,你这个胆小鬼。”

    舒锦意伸手,握住了他的后脖,脑袋抵住脑袋。

    褚肆压住她的动作,让她不要抬头看他此时的窘样。

    一点也不像褚肆。

    “是,我是个胆小鬼,”褚肆承认自己胆子小。

    舒锦意沉默的抵着他的脑袋,没说话。

    或许,这是天意。

    划出个圆圈,让他们都逃不掉这份缘,这份情。

    她想要一直瞒着他,却因为这个傻子,不得不把自己摆到这个位置。

    “阿缄……我高兴,很高兴。”

    他的气息像烤碳般滚烫呼在她的脸颊上,脸孔贴到了她的耳旁,“多少次,我想过拥抱你……却不敢。”声音愈发的低沉暗哑,转瞬间,柔润的双唇已经贴上她的面庞。

    舒锦意只觉得脸上一片灼烫,被他反复的亲吻的肌肤如同火烧一般,双肩被他扣得极紧,完全不容她躲。

    转眸相视。

    舒锦意忘记了眨眼,与他深邃却充满情动的眼深深凝望。

    心,焦灼,仿佛沉入了深不见底的暖潭里,被他紧紧包裹。

    逃不掉了!

    也不想逃。

    “阿缄……”他的唇舌来到她的唇齿间,撬开她把守的关口,长趋直入。

    衣襟微微一紧,感觉衣带滑落,舒锦意呼吸一滞。

    稍微清醒了些。

    “别……在这里。”

    褚肆渗出沸热的掌倏地握住了她的手,往下扣紧,“对不起。”

    褚肆呼着灼热气息,将脑袋埋到她颈子上,弓着背脊深深呼吸着,僵住他的情欲。

    舒锦意亦靠在他的身上,拼命的呼吸着外边的新鲜空气。

    她还坐在他的大腿上,身体贴着身体,他所有的反应都落入她的感觉里。

    脸,烫得难受。

    “回,回府……”她羞于启齿,将脑袋深埋在他的怀里,闷闷声传来:“我说……过……愿意的。”

    褚肆身子一僵。

    然后是巨涛般的惊喜冲击着他的大脑,

    “阿缄。”

    一个激动,他猛地翻身将她压到了草地上。

    近在咫尺的眼目毫不掩饰的诉说着欲望,灼热的气息在暧昧的纠缠着,他手握住她的脑袋,气息热得要沸起来。

    “我……我……”

    不知道想什么的褚相爷,激动得颤抖。

    舒锦意紧张道:“回府……别在这里。”

    他的阿缄,自然不能这样草率的对待,她是他此生最珍贵的珍宝!

    他只是高兴,高兴到死也无憾的地步。

    表明身份后,舒锦意所说的每个字,都代表着墨缄,那份心情,是不同的!

    舒锦意不懂。

    褚肆怔怔垂望着她,深黑的眼里泛着琉璃波光,令舒锦意一时迷入其间。

    直到烫到不行的气息拂入鼻间,舒锦意费着劲儿抬手,察觉两人此刻间的姿势更是暧昧,她这一伸手,反到像是迫不及待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人。

    舒锦意心颤不已,“回府。”

    这傻子。

    都这般明显了,他还在这儿做什么。

    正这般想,身子倏然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舒锦意一愣就靠进了他的怀里,这一靠,险些叫激动的褚相爷脚下生风的绊倒自个。

    一个轻微的踉跄,褚相爷稳住了身形,紧抱着怀里的人,飞般的速度回府。

    舒锦意感受到他的急切,简直没脸见人,将脸埋得更深。

    想到这傻子会从府门冲进去,被人看见了那还得了。

    又抬起头要提醒他一句,却愕然发现他们不是回府,而是进了一处阁楼房屋。

    布置得极为精致,情景却极为熟悉。

    这不是……

    等舒锦意想到这儿布置和自己在墨府的房间一样时,人已经被轻轻放进了柔软的大床上。

    那具灼热的身形朝她压来,想法从脑袋里飞散。

    只剩下眼前这个人的气息……

    他盯着舒锦意,久久不说话,只是灼热的手掌在她的脑后探,随即抬手抽去她脑上的簪花,舒锦意不喜欢戴太多的饰物,到是让他没有那么觉得难以动手。

    秀发,刹那散落一肩。

    手指在她的发间绕来绕去,终于缠紧一绺头发,紧紧捏在他的手指间。

    “放心,不会疼……”

    呃?

    舒锦意正出神,被他的话弄得怔回了些神。

    见她神色间有几分迷茫,褚肆低唇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舒锦意倏地脸红,然后就是想笑。

    他这是在紧张!

    褚肆紧张得不行,如果不是压制自己,恐怕都要在舒锦意面前出糗。

    舒锦意受不住他这样子,眸里含着笑,之前那点紧张也因为他这可爱行为给弄得消散了。

    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扯了下来。

    用实际行动让他明白,自己没有担那份心。

    她也没有勉强,也没有他心里想的那种为他心软的意思。

    心软不能是用这种方式来对他。

    褚肆的五指插进她的发间,亲吻她的额头开始沿下……

    舒锦意微睁着眼,烛光掩映中那道眼影,耳畔忽闻温柔声音传来:“我爱你……”

    舒锦意募然睁眼,她想她听见了,却又没有听见……温热的气息湮灭了她,顷刻间浑身血液一起倒涌,滚到了一处。

    灯花轻爆开一簇火花,满室光影霎那抖了一抖。

    榻角边上的一处烛火渐渐燃尽,落上窗纸的亮光点点灰暗……

    脑子分辨不清楚何时之际,五指被摊开,扣入指缝,用力握紧。

    ……

    舒锦意微睁涩疼的眼,有人在她的脸颊边吐着气,均匀且温热!

    轻轻眨眼,看清楚眼前布景,她愣住了。

    是褚府!

    如果昨天晚上不是还清醒着,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身后贴着干爽的肌肤,清晰稳健的心跳声。

    昨夜荒唐行为实在是让她脸红心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竟然哭了!

    小心回避他不着寸缕的肢体,舒锦意想要下榻,不想,身后有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识,猛地将她捞到了怀里,肌肤相贴!

    舒锦意微微一僵,然后放松在他怀里。

    他的呼息悠长匀净,心跳稳健有力,一声声的回旋在耳旁,让她禁不住心跳加快!

    “阿缄!”

    “嗯!”

    “阿缄……”

    “在呢。”

    “不是在做梦!”

    “傻子!”舒锦意禁不住嗔了一声。

    “对不起。”

    呃?

    “弄疼你了……”

    舒锦意:“……”

    现在她恨不得钻缝隙里去。

    “还疼吗?”褚肆担心不已,想要确认一下。

    “别乱动,我……没事。”

    笨蛋!

    “你哭了,我不是……”

    “闭嘴!”舒锦意受不了,伸手推了他一下,臊得她脸色通红。

    “阿缄?”

    “都要你闭嘴了。”舒锦意伸手出来捂住他的嘴巴,身子跟着跨到他的身上。

    玩火!

    褚肆眼神都不对了。

    舒锦意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疯狂,赶紧滑下去,将锦被裹住自己,“别胡思乱想。”

    褚肆有点傻傻的点了头,又觉得不对,将舒锦意整个人连被子都抱了过来,“还是让我看看?”

    低磁的嗓音穿过耳膜,惹得舒锦意颤抖不已,“闭嘴。”

    简直羞耻!

    “叩叩!”

    房门被叩响。

    舒锦意推开褚肆,裹着薄被子往屏风后走去。

    “咣当!”

    “阿缄!”

    舒锦意身体还没沾地就被连人带被子捞了起来,舒锦意睁了睁眼,有点傻。

    “啪。”

    门被推开,“少夫人!”

    “出去。”

    褚肆冷叱一声,吓得推门进来的人一跳。

    “啊~”

    一道尖叫响起。

    “滚出去。”褚肆冷下了声音。

    进门的白婉捂住眼睛,红着脸猛地转身过去。

    “奴婢什么也没有看到,奴婢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滚。”

    白婉退出去,飞快的关上门。

    褚肆赤条条的抱着舒锦意进了屏风内,给舒锦意找了衣裳出来,放到一边,“我帮你?”

    舒锦意从被子里探出半颗脑袋,“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你,赶紧去穿好衣服……”

    低着头,看见露出半颗脑袋的舒锦意,褚肆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你出去。”

    “全身哪儿没我见过的?”褚肆脱口而出。

    舒锦意脸一热,眼横了过来:“你偷看了?”

    褚肆张唇半响,没敢出声。

    他是练武之人,那样的光线下他还是看得十分清楚的,再说,摸也摸清楚了。

    不过,这样的话,他不敢说。

    “我没事,就是……起得急。”

    她的身子是干爽着的,在那之前,他定然是给她洗了身子。

    想到这儿,舒锦意一张脸红透了。

    褚肆这才退出去,不过他不敢走远,就在屏风后面,舒锦意里面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等舒锦意换好衣服出来,褚肆也把衣服穿戴整齐,就站在屏风前,直勾勾的看着舒锦意。

    舒锦意咳嗽一声。

    褚肆赶紧上去抱起她,舒锦意好笑又好气,“我又不是断了腿,你这样干什么?放我下来。”

    “你疼。”

    疼个屁!

    舒锦意气得捶他一拳。

    结果褚肆就愣住了,舒锦意不知道他这又是怎么了。

    “放我下来。”

    褚肆眨了眨眼,这才将舒锦意放下来,“这……”

    褚肆眼波清亮,又是惊奇的看着舒锦意。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

    褚肆从来没见过墨缄露出女儿家姿态的一面,刚才发现,他是惊喜又是心跳加快!

    特别是在她拿小粉拳捶他时,他都移不开了眼!

    这样的想法,他怎么敢让舒锦意知道。

    舒锦意要是知道他有受虐的倾向,肯定送他一大铁锤!

    舒锦意越过他身侧,走出去。

    走到榻边,舒锦意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破衣角,顺手扯了出来。

    那是一块从某个地方撕出来的布料,上面是……

    舒锦意脸募地红了起来!

    褚肆手越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破布。

    “你收着这个东西做什么!”

    舒锦意几乎是用吼的,粗红了脖子!

    褚肆却当着舒锦意面,将那块破布塞进了怀里。

    舒锦意没眼看了!

    转身走出去,褚肆在身后轻喊:“小心伤……”

    “……”舒锦意走得更快。

    褚肆站在后面,看着她逃似的身影,嘴角弯了弯。

    “少夫人!”白婉战战兢兢过来,不敢看身后的褚肆,一副要哭了模样。

    “看见了?”舒锦意突然问。

    白婉募地跪了下来,“奴婢什么也没有看到!”

    白婉眼看着就要吓死了。

    其他人也是大气也不敢出,因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罢了,不过是一张皮囊。”

    丢脸的也是褚肆,不是自己。

    “奴婢真什么也没有看到……”白婉真的要哭了,只是看见了一双大长腿而已,其他的,她真的没有多看!

    “爷。”

    徐青上去,要汇报,却见褚肆一脸1痴汉的盯着舒锦意那边,不由回头看向郭远。

    郭远将头转开。

    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看这情况,只要不是傻子都察觉出点情况了。

    “爷,今天皇宫传来了消息,太子殿下说……让您尽快。”

    这个消息是太子殿下传出来的,必须得重视,徐青冒死再次出声打断褚肆的痴汉相。

    褚肆闻言,蹙紧了眉,这个时候的他,什么也不想理会,只想……

    视线投向那边,舒锦意已经带着丫鬟走远了。

    “这事容后,”褚肆话落,朝舒锦意离去的方向走去。

    舒锦意坐在厅里正有意识的伸手揉腰,一边吩咐着身边人准备膳食。

    “相爷!”

    厅内的下人冲舒锦意的身后行礼,舒锦意身子一绷。

    褚肆走上来,倾身下来在她的耳畔道:“你还受着伤呢,还是回屋里躺着?”

    舒锦意闹了一个大红脸,她只是不适,没有受伤!

    “闭嘴!”舒锦意咬牙。

    褚肆却是不管这些,“听话。”

    “褚肆,你找死是不是,”这人该死的就是想要给自己难堪,他就是得意忘形了!

    褚肆被骂得莫名,见舒锦意生气,褚肆只好抬了抬手,将徐青招了上前。

    “爷。”

    屋里的下人都在偷偷笑着呢,这人又想干什么?舒锦意侧目看了一眼。

    “就说少夫人受了伤,本相在家陪着,宫里的事就让他操回心了。”

    “啪!”

    “唔。”

    褚肆脚上受了重重一脚,嗖地一下,所有目光都转了过来。

    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愣。

    “褚―肆!”舒锦意满面通红,表情愤愤,咬牙切齿的砸了褚肆一脚。

    他就是非得捉着“受伤”不放吗?

    褚肆却是满面宠溺的伸手抚弄她的脑袋,眼里的温柔笑意让舒锦意有火发不出,简直是要羞愤欲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