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88章:我要杀他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金殿上,皇帝愤然问,郑判一句“贤王与末将无瓜葛”就将贤王置之于另一番境地。

    皇帝当场没有指责贤王的意思,却让他后面被受帝王的冷落。

    死也倒打一耙贤王。

    郑判没有将怨恨撒在姬无舟的身上反而是贤王,舒锦意当时觉得几分意外。

    褚肆解释一句,舒锦意才明白。

    “郑判曾向贤王求助过。”

    舒锦意意外道:“你如何得知?”

    褚肆轻声说:“自然有我的法子!”

    “你若对皇都都无法了如指掌,那我就应该奇怪了。”舒锦意笑了笑。

    “阿缄。”

    舒锦意轻声道:“皇上那儿,你如何交待。”

    褚肆柔声道:“不须担忧,那人哪一次不是如此。”

    舒锦意怔了怔,看褚肆的眼神有点怪。

    皇上对褚肆,似乎特别的纵容,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无情来。

    舒锦意叹道:“还是小心为上。”

    昨日就期限了,褚肆却执掌处决郑判的刑律。

    舒锦意总觉得哪里怪,却又说不出来。

    褚肆知道她担心自己,心里一阵的甜蜜。

    “褚肆。”

    “嗯?”褚肆握着她的手,气息靠近。

    “我的人,动了。”

    “什么。”

    褚肆一时没反应过来。

    舒锦意微仰起脑袋,言语沉沉,还夹着些哑涩。

    褚肆一瞬不瞬地望着她,还是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或者说,他没有敢往那个方面想。

    “皇上纵然宠信你,九五至尊就是九五至尊,不会因为你而改变自己的儿脾气。皇上,对你做了什么?”

    褚肆愣了愣,良久才哑声道:“或许……会罢官。”

    “你……”舒锦意心一颤。

    为了保全帅印,他就这么的牺牲了自己的前途?他知不知道,罢了官,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他在朝中并没有结交友人,得罪的人却是不少。

    难道他不知道,后面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吗?

    被落井下石的滋味可不好受。

    “阿缄是担心我失了官位,无法保全自己吗?即使是失了官位,我也能紧护你不受半分委屈,仇,一样会替你报。”

    舒锦意定住,久久没说话。

    “褚肆,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很软弱。”

    “不……阿缄,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褚肆听到这话,紧张了起来。

    舒锦意摇头:“你有。”

    “阿缄?”

    “你把我当成那些被保护在羽翼下的柔弱女子……”舒锦意伸手指住他的心口:“你心里一直这么想的,对不对。”

    “阿缄?”褚肆有点傻:“不是那样。”

    “那为什么宁愿自己受伤也要那样做?”舒锦意觉得他傻,又心疼。

    褚肆反手过来拿住舒锦意的手,紧张解释:“我心悦你数年,好不容易你来到我的身边,我怎么舍得让你受伤,怎么舍得让你难过。”

    听着他急切的解释,舒锦意心悸又愤怒,“我将帅印交给你,你心里没有数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伤害自己,很好玩吗?”

    舒锦意眼尾冷颤,凛凛盯着他,言语那么重。

    褚肆张嘴,却不知从何与她解释。

    “褚肆,我不该回到这里。”

    “阿缄!”褚肆被她吓得魂都要飞,倏地将她捞到怀里,紧紧抱住,“不要走,我不许你走。”

    舒锦意抿着唇,没有抱他。

    这让褚肆更慌乱。

    勒紧了她,几乎是想要将她勒进骨血里,再也不容她分离。

    “阿缄,要我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能离开我……你怎么能那么残忍!”

    褚肆的声音发哑,几乎要失声。

    舒锦意心一紧,却不能心软:“以后别做伤害自己的决定。”

    我也会心疼。

    并不是只有你而已。

    褚肆不懂,只想要将最好的,能给她的通通给了她,即使是自己受伤害。

    “墨家已经不在了,帅印,总是要交出去。”

    “那是你的东西!”

    我怎么可能交出去。

    舒锦意气笑:“那不是属于墨家的,手里拿着太沉重了。”

    墨家早已经不能紧握了。

    “阿缄,我……”

    “总得为自己着想,褚肆。”

    褚肆心头颤动,抱紧她的这份力,暖到烧起了火。

    他的阿缄,是为他着想。

    真真切切的为他着想,没有一分假。

    褚肆咬住牙,将脑袋搁在她的肩头上,哑声道:“对不起。”

    舒锦意轻叹,终于张开手,回抱他。

    褚肆身体颤抖。

    舒锦意闭上眼,此后,你多为自己活着。

    不能因为墨家的仇怨,累了你自己。

    不能因为我墨缄的债,苦了你自己。

    相思数年,已经让你痛苦了这么久,怎么能再让你继续。

    ……

    “噗嗤!”

    传信箭射在舒锦意的身边,取下,抬头往窗外看了两眼。

    展信一阅。

    舒锦意嘴角微扯,“果然舍不得了。”

    舒锦意烧去纸条,取笔墨写上两字:第二。

    第二道计划。

    这也是为了发防万一。

    正苦恼的贤王,想必此时正缺少这样的机会。

    不妨送他一份大礼。

    贤王拿到神秘人送人的密信,连抚掌笑三声。

    “天助我也!”

    褚暨正逢进贤王府,忽闻此声,快步进屋就看见贤王开怀大笑的画面,一时狐疑。

    贤王看见褚暨,眯起眼招手:“褚大人且来瞧瞧。”

    “王爷,这是何人送来?真假可否辨?”

    褚暨捏着纸条,惊心又谨慎地问。

    “是真是假,得要试过后才方知晓,褚大人,郑判此事让本王失去了父皇的信任,此次,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讨回来!”

    褚暨再次捏着手里的纸条,看了两遍,总觉得这东西来得有些不对劲。

    但此刻的贤王,根本就不是他能劝动的。

    捏紧纸条,心思飞转,想着怎么将贤王这个想法压下去。

    舒锦意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夜幕临来的时候。

    褚肆满身阴沉的从府门进院,下人碰见这样煞气冲冲的相爷,吓得大气不敢出。

    发生什么事了?

    相爷何故会如此生气?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生这么大火气的相爷,从进门就感受到了他身上燃烧起来的那股浓浓烈火。

    只肖靠近一些,就会被烧成灰烬。

    好生可怕!

    生风的脚步踏进屋门,站在两侧的丫鬟被这作势给吓得频退,“相爷!”

    褚肆沉沉一摆手,声能冰冻三尺:“下去。”

    冷,浸骨的冷。

    白婉几人担忧里面的舒锦意,一时不敢退下。

    郭远连忙向她们使眼色,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下人如数退下。

    屋里屋外,只有两人。

    舒锦意意外地看着脸冷如冰的男子,一时觉得自己又看见了当初那个面冷的褚肆。

    “怎么了?”

    “怎么了?”褚肆咬牙重复她的话,狭长的眼眸眯成一线,里边还能隐隐可窥视涛天的愤怒!

    舒锦意感觉到他的不对,叹道:“到底怎么了。”

    “砰!”

    褚肆一下子将她压到墙上,手握成拳,重击在她的耳边。

    面目有些狰狞的凌厉:“为什么这么做?你说那些话,是不是就等着做今日的事?回答我!”

    褚肆的声音愤而急。

    舒锦意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说那些话,是因为不想让你伤害自己。”

    “所以你就可以伤害你自己?”褚肆几乎要暴走!

    褚肆失控了。

    他怒舒锦意伤害她自己!

    结合昨日的话,他更愤。

    舒锦意垂首,低声说:“我没有。”

    “你有!”褚肆激愤的声音冲进她的耳。

    舒锦意仰起头,看着他愤怒赤红的眼,“我没有,我要杀他。”

    我要杀他。

    四字荡进褚肆的脑子里,一时震愣:“什么。”

    “我说,我要杀他,我要杀姬无舟。”

    “杀他……为何,”褚肆的声嘶哑。

    “褚肆,我什么都知道,”所以你不要觉得吃惊,也不用那么费劲来瞒我。

    褚肆喃喃道:“你与他……”

    “只有仇。”

    褚肆讷道:“阿缄,我并非有意瞒你。我就知道,你迟早是要知道的。”

    想必,那时的你,一定非常的痛苦。

    早知舒锦意心里有怀疑,褚肆却不敢让她太清楚。

    痛的那人,是她。

    “太危险了……你就算急,也不能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危险里。”

    褚肆想起今日惊险的一幕,心仍有余悸。

    舒锦意安排进誉王府的那个女,根本就不靠谱!

    将她供了出来。

    如不是他在其间周旋,恐怕她就要被捉着。

    姬无舟最后利用那个叶惋惋脱身了,只是失了皇帝的信任,其他毫发无伤。

    反到因为叶惋惋的话,姬无舟给舒锦意狠狠记上一笔。

    太危险了!

    虽然誉王府中藏假帅印让皇帝雷霆震怒,欲要将姬无舟打入牢。

    后来,那个叫叶惋惋的女人毫不犹豫的被姬无舟拉出来背了黑锅。

    然而,叶惋惋根本就清楚其中门道,竟接了姬无舟的话。

    又在殿前,诈出了舒锦意。

    褚肆的心,那刻瞬间颤抖。

    “我不出手……你的官位岌岌可危。”

    “你……”褚肆气得想要打醒她,却又下不去手。

    她简直……

    “你想要我死吗?”

    “你在说什么……”

    “你就是想要我死!”褚肆躬着身,将她罩住,一双眼赤红的盯着她,像是随时可能吃了她一样。

    舒锦意觉得好气又好笑:“我没有想要你死。”

    “你死了,我怎会独活。”

    冷不防,被他的话给震住了!

    “你是想要我死。”褚肆死盯住她的眼睛,咬声说。

    舒锦意嘴唇动了动,说不出话。

    家人,兄弟将士,授业恩师,那个傻里傻气的女人……她都曾辜负过,他们在她的生命里烙下了不可抹灭的烙印。

    却曾可逃,可避。

    但这个人。

    她有些不敢面对,也不能逃走。

    他的情太浓,像噬人的火!

    “褚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你能!”

    舒锦意勉强抬起头,“褚肆……”

    “什么也别说,我不会听你的。就算你灵魂去,我也亦追随而去。”

    她怕的,就是这样的褚肆。

    她后悔了。

    后悔将自己的身份表明。

    “褚肆!”舒锦意轻喝:“你可有想过母亲?可有想过自己?”

    怎么能轻易说跟着去的话?

    如果她没有回来,他是不是杀了那些人,就会追随而来。

    这样沉重的感情,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她已经背了那么多,不想再辜负这个人……不想知道自己死后还要将这个人害成这样。

    “我知道你怕,你就一直占着这具身体,哪儿也不会去,魂魄也不会散……阿缄,我不会让你再死去。”

    褚肆眼里,满是浓浓的疯狂。

    这样的褚肆,让舒锦意心惊。

    “褚肆,我只是不想你这样卑微……你不该这样。”

    褚肆抿紧了唇,固执地抱着她。

    他不会改掉自己的话,她死他亦死!

    母亲,他会安排好一切!

    没有他,一样能活得好好的。

    他今日来,是要训她,而不是她训自己。

    生闷气的褚肆,晚上把舒锦意抱在怀里紧紧的,让舒锦意连动都不能动弹,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发现自己在和褚肆扯着那个有的没的话半天,还生了一堆的闷气。

    舒锦意自嘲。

    她简直找罪受,钻牛角尖。

    可该死的,褚肆的想法,实在让她恼火。

    也不知道殿前的情况到底如何,只从褚肆的愤怒里猜测出一二。

    罢了。

    明日再问。

    舒锦意动了动僵硬的身子,抱着她的人,愣是没松一分。

    “褚肆,你这是干什么。”

    褚肆不动也不说话。

    “你要勒死我好陪着我一起死吗?”

    “你不是要送死吗?”褚肆幽幽地从身后传来一句话。

    “我怎么是送死了?叶惋惋的反口在我预算之内,就算她说那些话,皇上和别人都不会信。”

    “可他信,”会对你的生命造成威胁。

    褚肆想起姬无舟出宫前看自己的那一眼,眼神冷了下来。

    杀了他!

    舒锦意挣了挣,没挣开,无力地道:“姬无舟不会杀我。”

    “你到是对他很了解,”褚肆这次的声音闷闷的,有点酸溜溜。

    舒锦意笑了:“你说我们刚才那是在做什么?”

    讨论什么生生死死,简直有病!

    “当时在殿内,我已经安排了人,其中若是有变,那人就会完美的遮盖我这儿的存在。也不知道中途怎么生变,打乱了计划。”

    褚肆:“……”

    那个打乱计划的人,是他!

    说话引姬无舟怀恨的人,也是他!

    舒锦意撞了撞他僵硬的胸膛:“怎么不说话了。”

    褚肆:“……”

    他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