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96章:夫人有喜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舒锦意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刘氏到高氏的面前请安也只是说身子不适,高氏以为舒锦意是因为昨个儿的事。

    凉凉的说了句就没有再追究。

    褚容儿名声坏掉已经是事实,再也扭转不过来。

    高氏就让上官氏给寻摸着门亲事,将褚容儿嫁了出去。

    只是将来褚容儿嫁过去,不得婆家看重,甚至是会有在背后指指点点。

    日子算是不会好过了。

    褚容儿也后悔,姬无舟无情的程度实在叫人发指。

    她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仍旧不得他看一眼,当场就将她拉到了众人面前,让她丢尽了脸面不说,以后再难嫁人。

    上官氏听出高氏的意思,褚容儿算是被弃掉了。

    本还想着仗褚家的势,寻一高门亲事。

    现在是彻底的黄了。

    “少夫人,夫人那儿让您别走动了,夫人从老夫人那边出来后就出了府,舒家那边不知怎么的,又闹上门了。”

    白婉在舒锦意洗漱后,小声说了句。

    “舒家?”

    “是呢,”白婉观察舒锦意的脸色,然后小声说:“也不知是不是大老爷答应了什么,前头安抚了下来,今个儿突然又闹起来。”

    舒锦意皱眉,舒豫和袁氏还在皇都里的事,她也差不多抛之脑后。

    他们突然来闹,到底是什么事。

    “母亲出府就是为了这件事?”

    “听人说,八小姐的亲事要早定,老夫人让夫人和三夫人一起出门寻摸着人家。”

    舒锦意嘴角缓缓一勾。

    高氏果然是没辙了,竟然想到找人赶紧将这个孙女嫁出去。

    以为这样就不会有影响?

    舒锦意道:“舒姨娘那儿呢。”

    “舒姨娘到是没有半点动作,像是没这爹娘似的。”

    白婉从小就跟在舒锦意的身侧,知道的事情较多些。

    舒锦意闻言,颔首:“派人去瞧一瞧母亲那儿可需要帮忙的地方。”

    “是。”

    白婉小步走了出去。

    没有多久,刘氏就带着冷笑回院。

    舒锦意正好站在院外,看见刘氏冷然的笑容,朝她的身后看了一眼,上官氏并没有跟着过来。

    看见舒锦意,刘氏顿了步。

    “你身子不适,又要出府作甚?”

    “儿媳在等母亲。”

    刘氏一怔,抬了抬手,左右立即去门边守着。

    舒锦意走过来,“母亲,是关于大房。”

    刘氏眼神沉了下来,越过舒锦意往屋里走进去,舒锦意跟在身后。

    婆媳俩关起门来密谋事。

    刘氏再出来时,天色将暗。

    舒锦意目送刘氏回院,自个折回了屋。

    柳双从侧门进来,附耳在舒锦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舒锦意笑了笑,“七小姐不吃不喝,那正好。”

    褚暨想用自己的女儿嫁北夷,得皇帝重用。

    也不知他会在背后搞什么。

    “大夫人今个儿的腿又抽疼得厉害,许大夫又给大夫人扎了几针。”

    柳双补充一句。

    舒锦意嘴边的笑意渐深,替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漂亮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像一只猎豹随时准备着捕捉猎物。

    褚肆回府。

    站在门前犹豫半许才进屋,看见灯下等人的女子,褚肆脸容一柔。

    “阿意!”

    当着下人的面,褚肆不敢叫她的原名。

    舒锦意放下书卷,转身过来。

    下人们看见褚肆回府,就开始陆续的搬上晚膳。

    舒锦意自然的上前给他解官袍,套上闲衣。

    每每看见她这般动作,褚肆就觉得他们之间有某种奇妙的感觉!

    烛光下的女子,仿佛莹莹散着光泽!

    褚肆心中一动握上她的手,拉近前来,在灯下详端着她的容颜!

    “我的阿意如此好看!”

    “做什么呢,”舒锦意被他的动作弄得有些耳根红。

    屋里进进出出都是下人,他就不能收敛些。

    褚肆眼神柔软了下来,拉着人坐到桌前。

    没等他再次开口,舒锦意就说:“先用膳。”

    褚肆点头,给她夹了菜才开吃。

    用过晚膳,下人们在收拾,褚肆带着她去了书房。

    头一句就说:“今日褚暨向皇上提了。”

    舒锦意心一紧,果然还是提了。

    “皇上答应了。”

    “嗯,”褚肆看着她点头。

    舒锦意皱眉,“谁来。”

    “北夷将军亲自递和书。”

    “皇上也不怕他当堂给一剑,刺他几个窟窿。”舒锦意讽刺一句。

    褚肆握着她的手说:“这件事姬无舟也在背后参与,我担心姬无谌那边压不住。”

    “你在担心太子?”

    “原本是让太子入龙安关,与江朔一道,现在只怕计划有变。”有些改变是他无法控制的。

    舒锦意见他眉宇间的愧疚,笑了笑:“这些又不是你能控制的,既然皇上不怕自己的安危受影响,可忍受那口恶气。我们又何必管?”

    “可你不喜欢这样的结果。”

    “褚肆,并不是我不喜欢就不会发生,我也希望天下太平,歌舞升平!”

    褚肆道:“褚暨在御书房向皇上提议了让褚玥作为和亲公主前往北夷。”

    舒锦意盯着他的眼,“他果然这么做么,那你如何打算。”

    “自然是不会如他所愿。”

    “北夷那个人……你要小心应对。”舒锦意抬头看着他,提醒他。

    “那人我知,”褚肆心底一暖,情不自禁的将人拥到怀里,“阿缄,你在担心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

    “嗯。”

    舒锦意大方承认。

    褚肆的嘴角似乎弯了一下!

    “谢谢你回来陪我!”

    “又想说什么傻话,”舒锦意推开他,转个身走出门。

    褚肆跟上。

    “既然要和,北夷方面必然会送些东西,也不知这次送的又是何物。”夜风吹来,走在身侧的褚肆突闻前面的舒锦意悠悠道来一句。

    “北夷之地,除了美人恐怕无其他……”话到这,褚相爷识相的闭了嘴。

    舒锦意回头正饶有兴味地看着他:“美人么?”

    褚肆喉头微动,咳了一声:“夜里凉,还是不要走远了。”

    舒锦意收回目光,慢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然后慢声道:“往年皇上就没有赐你一个两个美人?”

    其他大臣都领了一批又一批,他恐怕没少被赐美人。

    褚肆无辜道:“我从未领过回府。”

    “哦?”舒锦意瞄来两眼:“没带回府,莫不是放在外头养着了。”

    “阿缄,你可冤枉了我,”褚肆上前,从后边揽着她的腰身,轻喃道:“我这一生里头只有你一个,女人在我这儿,根本就不存在。”

    舒锦意听到他的解释,不由好笑:“舒锦意呢?”

    “我一直当着妹妹来养。”

    舒锦意闻言,又是一笑。

    褚相爷猜不准她的心思,有点慌。

    “阿缄,我当真没有藏女人。手里的产业都握在你手里头,有没有金屋藏娇阿缄你心里没数吗?”低头来与她说话时,灼热的气息拂着她的脸颊。

    舒锦意当然信他。

    伸手握住他的大手,顺势将后背贴上他的胸膛。

    背后的人没敢再动,让她靠着舒服些。

    “大房这里,总会解决的。”

    “嗯。”

    “褚肆,我原打算借丞相夫人的名义作威,现在我在想,我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姬无舟已经怀疑到她的头上来了。

    边关走动不了,被人从中牵制。

    现在又有北夷人参与进来,姬无舟恐怕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那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用北夷这枚棋子做他一直想要做的事。

    “有我在。”

    舒锦意听罢了,又是一声笑。

    正因为发现了你对我的意,所以才会有顾忌。

    放在前面,她完全可以利用他达到最终的目的,引他与他们狗咬狗。

    “过些日子,那人就要光明正大的入城了吧。”

    褚肆默然拥着她。

    ……

    十天后。

    北夷和乾国商定,两方传递和书。

    不割不赔。

    完完整整的传和书,为表心意,北夷果然送来数名异域美人!

    刚刚抵达乾国皇城,就在城中炸开了。

    大家争着去看美人。

    舒锦意倚靠在城楼边上,看着底下的队伍走过,视线落在最前的那名挺拔男子身上。

    松开了黑袍,露出了属于北夷将军戎装。

    身材高大挺拔,王官立体俊美!

    浑身充斥着男儿气概,坐着高头大马,脸容染上几分风尘的刚硬味。

    舒锦意眯起了眼。

    门被叩响。

    未等舒锦意出声,外面的人就开门进来。

    “来了!”

    褚肆朝她颔首,站到了窗边,顺着她刚才的视线往下看去。

    目光触及那个人的身影,黑眸眯成了一线。

    果然是他!

    这个人,俊美无斯。

    舒锦意感觉腰身被他的大手紧捏住,有股眩晕感袭来,脑袋往他的怀里一靠。

    胸膛上传来的重量,让褚肆的心稍安。

    “接人的是褚暨,皇上没让你出面?”

    “派我出面,恐怕不太好收场,”褚肆语声充斥着戾气。

    舒锦意不明他哪里来这么重的戾气,欲要抬头,发现脑子晕得厉害,索性就靠在他的身上不动了。

    耳朵有些嗡嗡。

    “阿缄,他不比我。”

    “嗯。”

    头晕难受的舒锦意没听清楚他的话,胡乱的点头附和。

    “各面不如。”

    “嗯。”

    “他能做到的,我亦能。他不能做到的,我也可。”

    褚肆将她揽紧,语气有些愤。

    舒锦意的回答太敷衍了,让他不满。

    舒锦意晕得有些厉害,还有些想吐。

    “褚肆。”

    “……”褚肆死盯着那道高大的背影,暗暗想,那就是与墨缄连战了几年的人。

    长得如斯,实在危险!

    还好,他的阿缄没被那人的美色所惑。

    在褚相爷想这想那之际,身怀的人猛的推开他。

    吓得褚肆连忙扶人,“阿缄?”

    “别动,”舒锦意摆手,一脸苦相,压着心口的难受。

    “可是身子不适?”褚肆抱起她,往旁边的椅子放下。

    只是刚放下,舒锦意又推开他,朝前一倾,吓得褚肆连人捞了起来,惊魂未定:“阿缄!”

    “我,我有些难受,放我下来,”舒锦意拿手撑开他。

    褚肆紧张不得了:“哪儿难受?”

    “缓一下就无碍了,你别动我,”舒锦意闭了闭眼,强行将那股恶心压下去。

    褚肆看她脸色不对,快步走到门外,“将大夫请过来,要快。”

    郭远正守着门,突见褚肆沉郁着一张脸吩咐找大夫,往屋里一瞥,见舒锦意脸色不对,连忙应声离开。

    褚肆回到屋内,将舒锦意抱到了身上,让她坐到自己身上。

    “可是这腹中不适?”

    “有些难受,”舒锦意皱眉,靠在他的身上没动。

    “揉揉?”褚肆声音从耳边传来,手已经放在她的腹部上,轻轻的揉了起来,“好些了吗?”

    舒锦意皱眉,摇头:“别揉了。”

    褚肆脸色更加深沉,“大夫怎么还未来。”

    “只是有些不适,”舒锦意皱紧眉头,将那股不舒服强压下去,慢慢的有些缓过劲来了。

    “阿缄,还觉得哪儿不适?”声音里透着紧张,连身体都微微的僵硬。

    “我没事。”

    舒锦意好笑不已,只是身子有些不适,可能是用食不当引起了不适。

    褚肆见她这样,紧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环着她的腰,紧盯着她不敢眨眼。

    舒锦意半闭着眼靠他身上许久,缓了过来。

    正这时,大夫来了。

    褚肆赶紧小心翼翼的将舒锦意放好,冷凌的眼神正盯着大夫的手。

    大夫被眼前的褚相爷吓得手心冒汗,抖了半天才落在舒锦意的手腕上。

    舒锦意觉得褚肆就是太大惊小怪了,“别这样,吓着大夫了。我不过是有些不适,缓过来就好了。”

    看这位大夫方才惊恐的样子,恐怕是郭远一路拎着过来的。

    “如何。”

    褚相爷绷着脸,冷硬地问大夫。

    大有一种你敢说不好,就砍了你之势。

    舒锦意抚额。

    “如何。”

    褚相爷耐心尽失,一张阎王脸冷到了极致。

    大夫的手被吓得抖上抖下,没法安心把脉。

    眼前这人是谁,大夫一见就清楚了。

    “褚肆!”

    舒锦意回头瞥一眼。

    褚相爷凶相立即收住,声音依旧冷硬:“快把脉。”

    把不好,别想从这儿走出去。

    背后的褚相爷眯起狭长凤眼,幽幽地盯着大夫。

    大夫好不容易稳住,把住了脉,半晌,大夫大松一口气,脸上神情也跟着有些颜色。松开了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笑道:“恭喜相爷,夫人有喜了!”

    褚肆一怔!

    “何喜?”舒锦意怔怔重复问一句。

    “夫人已有了足两月身孕,今日服了些燥食,这才引起了反应。老夫给夫人开些药,回府后,夫人切记好好安养!”

    大夫知道眼前的褚相爷不会杀自己了,笑呵呵的道喜后就出门去开药方。

    屋里,一室静默!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