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98章:姐夫升官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即便是舒锦意想要避开大房和三房的人,也是不可能的事。

    褚玥从老夫人那儿出来,就瞧见走出院子的白婉。

    “站住!”

    褚玥将白婉喊住,款步走过来,眼眸是微眯着的。

    白婉挑挑眉,到底还是停了下来,只是手里的东西也同时收了起来。

    恰巧被褚玥瞧见。

    “你们少夫人病着了?”

    空气里泛着股淡淡的药香味,一般人闻到了都猜到白婉手里拿的是药。

    白婉行了一礼道:“少夫人最近身子不适,奴婢正要给少夫人煎药,不知七小姐将奴婢叫住有何吩咐?”

    褚玥笑得有几分的不怀好意,视线左右在白婉的身上晃过。

    白婉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正要说话,一道声音先插了进来。

    “白婉,怎么还未给少夫人煎药去,少夫人正等着用呢,”书颐从月门那儿走过来,远远的就瞧见这幕,笑盈盈的朝褚玥施礼,“七小姐安好!”

    褚玥阴测测的视线在书颐的身上转了一圈,百般无聊地移开,“罢了,既然是给三嫂煎药,就去吧,我这边的事交给其他人去做便是。”

    “是!”

    褚玥话落,转身往东厢院走回。

    书颐和白婉对视一眼,快步往回走去。

    褚玥刚才分明是眼神闪烁,似要做些什么事。

    褚玥穿过门廊,突然顿步,眼神极冷锐,沉声吩咐身边的奴婢连玉:“你去,想法子在那女人的药里加些东西。”

    “小姐?”婢女连玉吓了一跳。

    褚玥一巴掌甩过来,连玉连忙跪到地上,“小姐息怒!奴婢是想提醒小姐一句,南厢院那儿有人守着,要进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才让你想办法,他们害得我们如此,怎么能再叫他们逍遥快活!”

    大房不好过,二房也别想得意!

    褚玥的话说得无遮掩,完全将自己的恨意表露了出来,将丫鬟吓得更不敢动。

    这要是被二房的人听到,该又要闹事了。

    “小姐,老夫人交待过,近期不可再生事,北夷将军已经进城了,您很快就要……”

    “啪!”

    褚玥一听到这话,眼神更是阴沉得滴水,一巴掌甩在丫鬟的脸上。

    丫鬟连玉受疼,不敢再吭声。

    “闭嘴!”

    褚玥就是不服,自己凭什么被那贱人连累!都是褚容儿不知廉耻惹出来的祸,凭什么让她嫁到那个野蛮之地!

    她将来是要做皇后的!

    除了太子,她谁也不嫁!

    南厢院。

    舒锦意听了白婉的述说,面上无动于衷。

    可把白婉给急了,“少夫人,您怎么还这般淡然?万一七小姐背地里使计陷害您可怎么办?”

    舒锦意笑道:“褚暨不好好管教女儿,我们也没有办法的事。”

    谁同您说这个了!

    白婉心里焦急得不行。

    “褚玥不想嫁,褚暨却让她嫁,有趣。”

    舒锦意笑意连连,说了这句后就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舒锦意拿过披风套在身上,然后起身出门去。

    “少夫人,相爷吩咐过,让您不要轻易出门。”

    白婉见状,一个头两个大。

    舒锦意指向外,站在院角的郭远走了过来,“少夫人。”

    “昨个儿钱夫人府里的人过来相请,我未能到,今日若不去,恐失礼。”

    钱君显又升官了!

    不过短短时日,就从九品官升到了从八品官,也算是厉害了。

    最近钱君显与太子走近,在外面的人看来,钱君显就是一等一的小人,尽会拍人马屁。

    这不,刚刚到皇都没有一个月,就连升两级,还不是天天巴结着太子讨来的官位。

    虽然皇帝并不重视这个太子,甚至大家都一度以为这个太子会废掉,就像是皇后那样,有名无权!

    但给太子的人升一两级别官位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钱君显除了会拍马屁外,手底里的手腕却是不错,竟然将马屁拍到了皇帝的面前,实在叫人气愤,却又发不得。

    或许是因为墨家的关系,皇帝才软下心来,升了他一个从八品的官位。

    放眼皇都城内,不过是一个小吏!

    不足为惧!

    但依旧有人羡慕。

    听到舒锦意说去钱府,郭远立即前面引路。

    他们从南侧门出去,老夫人那边就有人知道了,一路派了人跟过去。

    不想,大房这边也派了人随后。

    郭远落后几步,将这些人都解决了才跟上,坐在车辕边道:“少夫人,是老夫人和大房那边的人。”

    舒锦意眯着眼点头,“找个地方看紧了,别让人回去。”

    郭远道:“如此不会引人怀疑?”

    “要的就是引他们怀疑,”舒锦意勾唇一笑,“让褚冶亲自出来找人。”

    大少爷?

    郭远不明白舒锦意想要干什么,却依了她的意思。

    等郭远回过神来,就神住了。

    少夫人怎知是大少爷派来的人?

    钱君显升官,他进皇都来又是随着太子走近,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这不,钱君显也不得不学着太子的那套。

    大特铺张!

    将整个钱府整得挂红挂绿的,看上去就跟某些场面极相似。

    今日太子也在,还是这酒席的主人家,招呼着皇都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到场,全依赖他!

    太子虽窝囊,却还是太子。

    一些达官贵人还是要给他面子的,就算是走个过场也是要的。

    女眷这边到是不如男人那边那样混乱,只是里头却是什么人都有!

    舒锦意从前面走进来,第一眼就瞧见男宾席那边的混乱,隐隐还有劝酒声,闹得有点过。

    当真三教九流之辈全齐了!

    知道钱君显为人的舒锦意都忍不住抽嘴角。

    他这是要将自己打造成烂人呢。

    也不知如此是好还是不好,舒锦意轻轻叹息,转身去找墨雅和墨霜。

    看到男宾席那边的场面,跟在舒锦意身边的白婉和柳双都被吓傻了,更是小心翼翼的护在舒锦意的左右,免得有人冲撞了少夫人。

    舒锦意还未入门,就被两丫鬟相迎上来带着进入花厅。

    里头虽然不如男宾席那样混乱不堪,却也是相去不远,叽叽喳喳的起浮声从进入院门就听见了,有些吵得舒锦意耳朵嗡嗡响。

    不习惯这样乱糟糟的场面,舒锦意心里有点不舒服。

    以往的墨家还在时,姐姐们就是规矩行事的大家闺秀,哪里像现在这样受这样的气。

    虽然只是配合着钱君显,坏着名声,一边往上爬。

    舒锦意打从心底里轻叹,到底还是踏了进去。

    “丞相夫人来了!”

    不知何人叫了一声,花厅里突然静了下来。

    有一种诡异!

    由墨雅和墨霜起的头,身后的人纷纷给舒锦意见礼。

    到底在座的都没有舒锦意位份高,即使是自命不凡的命妇也得向舒锦意行礼问好。

    褚肆是何等人物,她们哪里敢招惹。

    舒锦意也不在意那些背地里一套明面一套的女人家,笑眯眯的走向墨雅和墨霜,对墨霜道:“恭喜钱夫人!”

    墨霜得体的笑了笑:“丞相夫人能赏脸,钱府蓬荜生辉!”

    舒锦意连忙道:“是钱夫人有福气!”

    “锦意啊!”

    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舒锦意转个身就看见袁氏的笑脸。

    也不知是经历了何事,袁氏往时满面的红光,此时却显得几分憔悴了,对着舒锦意也能露出讨好的笑来。

    舒锦意一想,想来是舒豫的事没有着落。

    辞了县丞位,眼巴巴的来到了皇都,结果却是被人一直忽悠不说,还赔了一个女儿!

    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原来是母亲。”

    听到这声“母亲”,袁氏一双眼都跟着亮起了光。

    身边的人不由暗暗投来视线,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这个袁氏,刚进花厅就急着讨好这些贵妇人,以她的身份,就是败落的墨家女儿也配不得一起说话。

    却仗着有个庶女为丞相夫人,嫡女为内阁大臣的妾,就以为自己身价提高了。

    谁不知舒豫在背后的行事。

    袁氏平常时没少借着两个女儿攀交皇都里的贵妇人,可她也不看看自个是什么身份,什么人都敢高攀。

    袁氏却没有感受到周遭投来鄙夷的视线,仍旧笑眯眯的对舒锦意说:“你爹许久没见着你了,心里惦念着呢,得了空,回家里看看你爹!”

    舒锦意想,怕是惦念褚肆手里的权位吧。

    褚暨那里讨不到便宜,反而被占了便宜,舒豫也是有气发不出。

    因为数月来的受窝囊气,躲在家里郁郁不振,时常在外边跑动却无果。

    外人背地里津津乐道舒家的事,更是将他鄙视得一文不值。

    种种的嘲笑和压力,让舒豫整日在家以酒买醉。

    袁氏受了不少气,看着相公这样,袁氏只好出来走动走动,又偶尔到褚府门前闹,只是上回后,就没敢再去闹。

    显然是褚暨对他们说了什么话。

    “有劳父亲挂念了,待相爷得了空,会一道回舒家看望。”

    不知想到了什么,袁氏脸色刷地一白,脸上的笑容也没有那么的自然了。

    和舒锦意说了几句体己话就借由出花厅了。

    其他人见状,收回视线。

    舒锦意又同墨雅和墨霜说了一会儿话,外甥和外甥女都在。

    墨雅只生了儿子,墨霜福气些,生了一儿一女。

    看着乖巧的孩子在两位姐姐面前转悠,只是两眼,就被下人带到了后面去玩耍。

    舒锦意收回视线,让柳双将礼送到了后面去,然后向两位姐姐告辞。

    出门过久,褚肆怕是要从朝堂上赶回来胡闹。

    想起那人临出门前的吩咐,出门不得越过两个时辰云云。

    舒锦意是又无奈心暖。

    出得花厅,穿过一条回廊,从月门这边出来。

    池子边立着一条身影,可不就是本该在前院呼朋唤友的太子殿下吗?

    “见过太子殿下!”

    正陷入自己世界里的姬无墉看过来,那双丹凤眼溢着浅淡的笑,因为时常笑的原因,即使是浅笑,也犹为灿烂!

    如果不了解他的人,一定会以为这人很好相处。

    其实不然。

    “丞相夫人也来了!”

    “太子殿下能来的地方,臣妇不能?”舒锦意反问。

    姬无墉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即使他在努力的扯着笑容,舒锦意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他此时心情的不爽。

    “自然能。”

    今日的太子不欲与人多话。

    舒锦意知他心情好,视线落在他的腰间,然后走过他的身边,然后停下,“太子殿下。”

    “丞相夫人可还有事?”

    太子斜目看来,能从他这个角度看到舒锦意的头顶简洁的发簪。

    心里就在想:褚相娶了一个节俭的好妻子!

    “无事,只是见太子心中不虞,想要问一句,可是因那人。”

    太子眯起了眼,没有回答她。

    “褚肆说得没错,你站什么位,就该做什么事。”

    丢下这句同等教训人的话,舒锦意款步而去。

    太子看着舒锦意的背影,俊眉蹙起。

    月门后走进一道劲装身影,站在太子的身后,道:“钱大人在寻您!”

    姬无墉收起了目光,点头跟着这人离开。

    只是走到月门时突然伸手摸到腰间,空空如也,稍顿。

    劲衣男子察觉,回头看见太子稍顿的样子,问:“太子殿下,可是有什么不妥?”

    姬无墉摇头:“无事。”

    难道是在前边丢失了?

    虽说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报内务府去再拿就是,可若是被有心人拾了去。

    仅是一念,姬无墉就勾起了唇笑了。

    拿来闹闹事,不是更有趣吗?

    谁拾了去,又有何妨?

    而这边,舒锦意捏着坚硬的令牌,眼中一片冷色。

    行到门外,前方一片安静。

    “少夫人。”

    柳双凌到了舒锦意的耳边唤了声。

    舒锦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见愤愤而出的袁氏,脸色非常的难看,正朝身边的丫鬟婆子发怒。

    舒锦意朝她走去,“母亲请留步。”

    正骂骂咧咧的袁氏听到这个声音,抬头看来。

    阴沉的脸立即如春阳一般亮了起来,“锦意!”

    “母亲这是怎么了?怎地这般生气?可是谁惹着您了?快同我说说,咱们舒府的人,可不能受了委屈。”

    舒锦意这话,正中袁氏下怀!

    袁氏眼眸一亮,正要告那人的状,想起了什么又咽了回去,道:“母亲只是心里有些郁气,撒出来了就好了。只是你父亲那儿,你得多走动走动,到底在这皇都里,你只有这么一个父亲一个娘家!以后总得要依靠娘家,你自己心里边要明白!”

    袁氏意有所指。

    舒锦意好笑地点头,“定会回府一探。”

    “褚肆平常时那么忙,你也别总是使小性子,免得夫家厌弃!”

    听到这话,舒锦意更觉得好笑,只是面上不显半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