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11章:褚暨之死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哗啦。”

    雨越下越大,将前面的灯火都淹没了过去,眯着眼睛只能看得见一丝丝的光线。

    压抑又冰冷的雨夜,让流逝的时间越来越慢了起来。

    骑卫队长几次都要开口都没有办法张嘴,撸掉脸上的雨水,继续眯起眼睛看着前面。

    什么也没有看到。

    在这样焦虑的等待里,简直就是对人的一种极重的折磨。

    看着前面不动如山的冰冷背影,骑卫队长想,褚肆能够坐上这样的位置,根本就不是偶然。

    他能够做到这一步,说明了他拥有非人的地方。

    这个男人何其的可怕,就从今夜杀自己的亲大伯中看得出来。

    这个人,无情到令人发指。

    “爷,前面有人来。”

    身边的人忽然道。

    褚肆没动,所有人也没敢动。

    “近了!”

    骑卫队长突然出声。

    可褚肆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仍旧淡然的站在前面,看着前面。

    “噗呲!”

    有什么东西到在地上爬不起来,隔了半响才有声音传过来,两三条身影狼狈的从前面跑过来。

    可惜,他们还没有跑到这边,隔着雨幕,他们能看得见这边数条挡路的黑影,一股绝望冲击上脑门,一下子没有缓冲过来就被眼前的逃生之路给堵死了。

    脑袋在那一瞬间成了空白,什么也没有了,一切都完了!

    看到前面那黑幽幽的影子,他们整个人突然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前路已经被堵死,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本以为的希望,现在却变成了绝望。

    天意弄人!

    两边的人都没有动弹,只隔着雨幕沉默了下来。

    冷!

    渗进骨髓的寒风横冲直撞的冲进身体里,瘫倒在地上的几人僵硬如冰。

    前面的人突然动了起来,朝他们而来。

    等他们靠近,倒在地上的人才看清楚对方的模样,近百步外的那个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其中一人。

    骑卫队长也走在身侧,看到这个狼狈不堪的人时,想到往日里的那位严谨的内阁大臣,心不由得打起了冷颤。

    “褚肆!”

    坐在冰冷泥地上的褚暨徒然冷喝一声,愤恨到极点的脸容扭曲了起来,雨水贴着他的脸庞不断的刷洗着,更将他的狼狈突显得清晰。

    因为扭曲的愤恨,雷电劈闪而下的时候,他整张脸显得更是面目狰狞如鬼。

    并不用怀疑,如果他还有力气的话,只怕就要扑上来撕裂褚肆的皮肉,喝了其的血。

    褚肆默然立在褚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眼神无波无澜,却让褚暨看到了最极致的杀机!

    逃不掉了!

    在看到褚肆的时候,褚暨就知道自己真的走到了末路。

    面对褚肆的咄咄逼人,他无力反抗。

    前后夹击,他退无可退。

    从未想过自己会死于褚肆手里的褚暨,突然仰天大笑,笑声穿透了整片树林,刺破了

    雨幕。

    “褚肆,我可是你的大伯,你也要将我杀了么?你以为我1死了你就能逃得过?”他怒喝着间指向骑卫队长,大声道:“这个人是皇上的人,你若敢杀我,皇上若是知晓,你……”

    “他是谁的人,我自然是清楚不过。”

    褚肆透心凉的声音响起,褚暨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徒然睁大了眼看着骑卫队长,像是想要得到他的一个确定。

    骑卫队长实在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皇帝的真正命令是什么,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了。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你们合谋陷害于我!”褚暨目眦欲裂嘶吼着,额头的青筋突突直冒,如鬼的脸上全是洗涮而下的雨水。

    “褚大人,我们受皇命来捉拿逆贼,”骑卫队长沉声道,面色极不好看。

    “逆贼?你们根本就是诬赖,我要见皇上,我手里有皇上想要知道的边关军情,你们不能杀了我。”

    褚暨为了活命,什么也不顾了。

    忽地看向褚肆,“你将我杀了并没有好处,我若死在了这里,你以为皇都内的家人能活下来?你有暗卫,难道我褚暨就是吃素的,褚肆,我告诉你,我死,她们也都得死。只要我明日之前没有回去,我的人就会动手。即便我的人没有动手,他们也会替我杀了她们……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贤王好,誉王也罢,都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甚至是北夷人也不会……掩藏在暗处里的人也会揪准这样的机会拿她们威胁褚肆。

    为了这个位置,他树敌太多了。

    骑卫队长突然看向褚肆,想着以他的无情性子,一定不会有所波动,接下来的动作却让骑卫队长愣住了。

    “砰!”

    褚暨被一记拳头打飞了出去。

    “大人!”

    身边的护卫奔了过去,扶起了人,同时看向褚肆这边,却被那个人冰冷的眼神骇得一跳。

    “她们若有半点差池,你的妻儿也活不了。褚暨,你敢说,我父亲的死与你无关?若非是亲近之人,怎么可能轻易将他杀死。”

    褚肆不会威胁别人,但他会让人没命。

    骑卫队长没想到褚肆会情绪外露,听到最后一句话,骑卫队长突然明白了过来。

    杀父之仇,岂会容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生存。

    放在任何人身上,谁也受不了。

    “哈哈哈……”

    褚暨看着褚肆,突然笑得疯癫了起来。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咳嗽声,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又回来了。

    骑卫队长不由得蹙眉,自己的人站在这里听到这么多,回头去,恐怕不太安全。

    “褚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谁想要他死……这些年,我想你也查清楚了,你父亲的死是谁下的手,你心里边也清楚,又何必再问……”

    褚暨说着又是咧牙一笑,笑容里尽是得意和讽刺。

    褚肆冷冷的看着他。

    骑卫队长又冷冷打了一个寒颤,真的不能再听下去了。

    可是褚暨没有停止,隔着雨幕继续道:“你父亲就是太过锋芒毕露,不知收敛,才会使他自己丧命,怨不得别人。”

    听着褚暨寒凉的话语,褚肆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的样子就像是在等褚暨等着说完就送人上路一般。

    褚肆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褚暨!

    “你说得没错,自己死怨不得别人,大伯当初就不该心软,造成今日的局面,自己找死,谁也救不了。”

    褚肆已经显露了自己对褚暨的杀意,不管对方说了什么话,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心。

    也许褚暨就是感觉到了,所以才会说那些话,但显然,没有任何的意义。

    “褚肆,你会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有些秘密并不是你想查就能查得到,”褚暨是在提醒褚肆,那些关于他的秘密只有他褚暨才知道,杀了他就什么也不会知道。

    褚肆淡声道:“我不需要知道那些。”

    褚肆的话似乎刺激了褚暨,他面容徒然狰狞了起来,“褚肆,你不能这样杀了我。”

    徐青带着人从后面赶来,他们身上大多数都带了伤,手上的长剑还沾着血水,放在侧首处,被雨水一点一点的洗涮掉。

    “爷,属下没能将此人拦截下来,”徐青愧疚的低下头。

    他们追着北夷的人过去,到让褚暨钻了缝隙跑到了这边来。

    好在这边有他们的人在,否则就让他给跑了。

    褚肆抬手,一摆。

    那个杀的手势打下来,徐青就朝褚暨扬起手里刚刚杀过人的长剑。

    褚暨面色变了变,身边的三名暗卫站到了褚暨的身边,绷紧了全身看向徐青的方向。

    “褚肆!”

    褚暨大声一喝。

    “唰”地一下,徐青手里的剑挥了出去。

    前面的那人来不及挥剑就被击杀当场。

    血水喷洒向褚暨的脸上,那种冰凉入骨的感觉瞬间袭击着褚暨。

    “保护大人,”后一人大声一喊就冲了上去,雨夜里,只有两人单一的剑击声,沉顿而尖锐。

    他们都知道已经无法再挣扎了,却还是想要拼了命的往前。

    看着那名暗卫越来越往后退,褚暨绝望的闭上了眼。

    “嗖嗖”声不断的从前面传过来。

    “褚相……”眼看着徐青他们将那两名暗卫杀死,骑卫队长不由出声想要改变褚肆的意思。

    “你是想要包庇逆贼?”褚肆看了眼过来。

    骑卫队长:“……”

    徐青握着血剑退后,褚肆手一扬,从身边一人的手上拿过长剑,一道剑影晃过,褚暨最后所有的话都被抹回了喉咙口。

    褚暨瞪大了眼,死死看向褚肆,最后的那一眼,极为不可置信。

    “砰!”

    身躯倒地,头颅滚进了泥水里,瞪大的眼睛正看向骑卫队长的脚下。

    骑卫队长面色一变。

    徐青嘲讽的看过来一眼,走过去,将褚暨的头颅拎了起来,撕下一角袍子,将其包了起来带走。

    褚肆甩回手里的长剑,刚才那名属下接住剑回鞘。

    一切发生不过短短的一瞬间,褚暨以往的一切荣耀都不复存在。

    褚肆朝城镇方向走过去,徐青手一摆,令人跟上。

    骑卫队长的人犹豫的问:“大人,我们可要跟上?”

    骑卫队长沉着脸道:“走。”

    人都杀了,还能如何。

    这次回去后,他得好好想想怎么和皇上汇报了。

    他们直往前去,随着徐青的领路,他们来到了一处衙内府门,从侧面进入。

    里边有人抹着冷汗迎了出来,是戎城的守备大人。

    “褚相爷,快里边请,逆贼已经被徐侍卫押在了里边,只是下官还未审出那粮草等军用物的筹备处,还请相爷宽限些时间,让下官慢慢审来。”

    徐青上去,手一挥:“后面用不着守备大人了,下去吧。”

    守备大人一愣,“是是是,下官这就下去,若是有什么需要,还请尽管吩咐下官。”

    还没说完,褚肆等人就走了进去。

    一路入了一处西院,屋里押着的大部分都是北夷人。

    其中一位还是皇室中的皇子,看见褚肆就骂咧了起来。

    绑住手脚的北夷皇子挣扎了起来,徐青上去就是一掌将人劈晕。

    徐青指向另一边的几人道:“爷这几人是负责采买等用物的接头人。”

    也是褚暨的人。

    “带回皇城。”

    褚肆粗粗看了一眼,转身出门。

    他必须在对方动手之前赶回皇都。

    “褚相。”

    骑卫队长叫住了欲要转身离开的褚肆,欲言又止。

    “什么该做,该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话落,褚肆就大步走了出去。

    骑卫队长追了出去。

    门口处,已经准好了一匹黑马。

    褚肆出来就将身上的斗笠拿下,露出了身上玄色衣袍。

    “褚相,我们希望能够一起押送反贼回皇都。”

    褚肆坐在马背上,高高在上的看了下来。

    “随你。”

    低沉声落,褚肆就策马奔进来雨幕內。

    骑卫队长捏了捏拳,心里边还是不安,却只能如此。

    何时何地,褚肆想要他们的命也是轻而易举。

    骑卫队长回到里面,徐青正好走出来,看到骑卫队长道:“后面的事情恐怕用不着大人了……”

    骑卫队长皱眉道:“褚相让本官与你们一同押人进皇城。”

    徐青微愣:“既然是这样,有些话我不得不与大人说一声。”

    骑卫队长知道他想说什么,沉了沉脸道:“怎么说话做事,我心里非常明白,不用徐侍卫来提醒。”

    徐青见他有自知之明便也不再多说,朝门外的雨幕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爷能不能来得及。

    从这里往皇都,快马加鞭也需要几天,希望能在那之前赶上。

    虽然郭远他们都在家里,但仍旧止不住担心。

    ……

    “少夫人,三夫人那边的人去了夫人的院子后,夫人就匆匆的出门去了。”

    柳双从外面走进来,小声说道。

    真正着装的舒锦意动作一顿,“夫人屋里的人可知道去了何处?让郭远跟着过去,别出事了,上官氏这个人,我信不过。”

    柳双颔首转身就去了。

    本要去外边安排些事的舒锦意不放心,吩咐了白婉一声就准备跟在后面出去看看。

    “少夫人,昭华公主的人过来了,说是要邀请您一同前往梵音寺,”

    还没出门,清羑就进来禀道。

    舒锦意蹙眉,“回拒了她。”

    话罢,舒锦意就走了出去。

    舒锦意刚出了大门,刘氏的人就匆匆的回来了,清羑看见秋禾愣了愣,“秋禾姐,你不是和夫人一起出府去了?”

    “少夫人呢?夫人让我回来,一定要叮嘱少夫人,不要随后跟去,夫人她自知三夫人不怀好意,所以让奴婢回来看看,提醒少夫人……”

    清羑面色一变,“少夫人一刻钟前出府了。”

    话落,秋禾脸色瞬间也跟着变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