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13章:先切一片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誉王在自己府邸造杀孽恐怕不是太好,就不怕皇上知晓,再剥夺了誉王的荣誉?”

    舒锦意转身过来,看着他。

    “本王不过清理入府的刺客,丞相夫人被误伤,本王也始料未及。此事恐怕怨不得本王,再者,丞相夫人还没有重要到让父皇费心的地步。”

    姬无舟拂了拂袖上不存在是灰尘,走向前一步。

    “誉王说得没错,那大可试一试。”

    舒锦意的有恃无恐让人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在背后留了一手,正等着别人来钻。

    姬无舟看着她,面容沉了沉。

    这个女人太冷静了。

    即使是面对这样无法逃离的场面,她仍旧淡定自若,一般的妇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如此?

    舒锦意的种种表现,让姬无舟无法放任,留在褚肆的身边只会给对方舔翼。

    别的不怕,就怕这对夫妻联手与人作对,那绝对是讨不好便宜。

    褚肆与他有怨,必然是不能相安无事,只能在那之前,他必须将人一个一个的解决了。

    如此,他才能安心。

    “那便试试吧。”

    姬无舟的声音还未落,瓦顶上的几名死士掠了下来,将舒锦意护在其中。

    与此同时,四面奔出层层叠叠的黑影。

    舒锦意讽刺一笑,“姬无舟也知道害怕了。”

    怕杀不死她。

    死士抽出长剑,二话不言,大开杀戒!

    鲜血喷洒间,舒锦意的手中多了一把敌人的玄剑。

    “夫人先走,”男子护着舒锦意,一点一点的往外移动。

    但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往外走。

    “他铁了心要在里杀了我,没用的。”

    舒锦意在一片肃杀中冷冷的看向姬无舟的方向,心里想着,希望郭远能替自己保护好刘氏。

    “杀出去,”男子抱住舒锦意的腰身,意图将舒锦意带出去。

    他刚带着人往上掠去,上面的人就罩了下来,将他们的路堵住了。

    舒锦意挥出手里的剑,将对方袭向男子的人挑开了。

    落到地上,舒锦意就被放开,身边血水飞溅到脸上,舒锦意也顾不上擦拭。

    手里的剑必须在对方没有弄伤自己之前挥出去,舒锦意下意识的紧紧护着腹部。

    “退后。”

    男子将舒锦意挡在了身后,将前面的人击杀。

    动作利落干脆,手里的剑如同切菜的刀。

    舒锦意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形势,眼眸眯成了一线。

    “叱!”

    舒锦意手中的剑刺出去,解决了一人,对男子道:“抄过去,布三抄阵,守住生门……愣着做什么。”

    舒锦意气息有些沉。

    男子反应过了,按着舒锦意的指示布起了几人小阵,三抄阵法,是墨缄启发的小杀阵法。

    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

    舒锦意冷声指挥,慢慢的,那些要倒压过来的人无法再往前一步,小杀阵在舒锦意的指挥下不断的变换着,除了她专程训练的人才会知道如何听她的指令行事。

    姬无舟拿过手中的剑,冷凛凛的朝舒锦意他们这个方圆击来。

    “叮!”

    瓦顶处飞来一柄剑,击打他飞来的剑,紧接着,数条黑影从瓦顶掠下来,有他们突然加入战局,舒锦意他们轻松了许多。

    姬无舟看到这些人,眼神暗了暗,“将他们杀了。”

    舒锦意抬手指向姬无舟。

    后面进来的黑衣人率先往那边方向击杀过去,直取姬无舟的要害。

    姬无舟退后,前面的人涌了过来,挡住了黑衣人的击杀。

    “拿下这个人。”

    直觉告诉他,这个黑衣人也别的人不同。

    而且,这个人的身影如此的熟悉。

    黑衣人冰冷的眼眸眯成一线,手里的杀招更甚。

    “保护王爷!”

    侍卫们如数挡在了姬无舟的面前。

    “这是边军的招式……江朔。”

    姬无舟有心要诈他。

    对方似乎也清楚他的意图,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话。

    只管杀人,朝他逼近过去。

    姬无舟朝后退,这些人,还不需要他亲自动手的地步。

    即使他们加入进来,仍旧没有办法逼近姬无舟击杀。

    只能往后退,先将舒锦意救出去再说。

    舒锦意转身来,黑衣人就退到了她的身边。

    紧密的护着舒锦意,与舒锦意的死士形成了一种自我默契的合作。

    一时间无人能靠近他们。

    舒锦意再次抬眸看去,面色一变,“母亲……”

    姬无舟退出去,让她有些不安,心里不断的祈祷刘氏的安然无恙。

    郭远可千万别将那些人带过来,母亲那里失了人保护,她无法向褚肆交代。

    舒锦意并不知道,郭远这边的人被两方的人马暗中截住,现在也是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贤王府和誉王府像是早有商量般,齐齐向褚肆的人发难。

    “将军,我带您出去。”

    江朔的声音在舒锦意的耳边响起,舒锦意回头,刚点头就被江朔抱了起来,手势一打,立即有人抱抄过来,往前杀出一条血路出去。

    死士,边军,一一朝这边拢来。

    舒锦意一手提着剑,一手攀在江朔的脖子上。

    双目冷冷盯着门口的方向。

    被带是墙,朝外跃出去。

    “嗖嗖!”

    极锐的利箭纵横飞来。

    江朔划开手里的剑,冲向前面的墙面,卡在缝隙里。

    “开路。”

    江朔低喝一声,两边的人拢过来,极力杀开前路,击落飞疾而来的袖箭。

    江朔冒着险将舒锦意送了出去。

    雨箭飞来,江朔以身挡之,到墙边时,江朔突然感觉将她抛了出去,舒锦意脸色瞬间煞白。

    “嗤!”

    江朔被击中了肩骨,身形在半空中稍顿了一下,极力的一扭转,身形从墙的这边翻了出去。

    舒锦意脸色苍白的的捉住了墙外的树枝,江朔拔出袖箭,抬头就看见舒锦意青白的脸色。

    江朔有瞬间愣了一下,以将军的能力,完全可以滚落出去,即使是没有了武功,可基本的招式和反应应该还是有的。

    江朔不知道,他这么一抛,就差点将她腹中的孩子给杀了。

    “将军,”江朔没多想,将舒锦意带了下来。

    舒锦意白着的脸才缓了过来。

    “走,”舒锦意转身就走。

    到了外面,姬无舟的人没有敢大肆造杀戮,闹到皇帝那里恐怕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里面的人很快就从墙后面出来,舒锦意扶起江朔,道:“还能走?”

    “小伤,”江朔根本就没有在意,反手拉着舒锦意的手就走。

    “去钟鼓小楼。”

    江朔看了舒锦意一眼,心里边很不是滋味。

    身后的人到了外面就极力的隐匿行踪,从身后追上去。

    “将军,人来了。”

    简空侯身边的副将转身进巷子,向简空侯汇报。

    “来了么,”简空侯笑了笑,转身走出去,将前面的路给挡住了。

    舒锦意和江朔险些被前面的人给挡得一个踉跄,看清楚前面的人,江朔的脸色都变了,将舒锦意挡到了身后。

    “越将军。”

    舒锦意隔着江朔看着前面的简空侯,眼眸眯了起来,他在这里,那么母亲那边暂时是安全的,只是郭远那里没有出现,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丞相夫人,”简空侯看着狼狈的两人,最后的目光落在舒锦意身边的江朔身上。

    “越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舒锦意现在不想和他有什么冲突,特别是在乾国里。

    “丞相夫人何必那么惊讶,我们不过是恰好路过罢了,听说誉王府进了刺客,特地过了看看,没想到在这皇城底下会有刺客敢劫丞相夫人。作为贵国的好友又怎么可以置之不理,拿下刺客!”

    简空侯的声音落下,身边就有人抽出剑来,指向江朔。

    “嗖!”

    舒锦意将手里的剑指向了简空侯,挑开了挡在前面那人的剑,直挑简空侯的要害。

    挡在前面那人被舒锦意的反应吓了一跳,隔得远些的副将面色一变,连忙上前将舒锦意的剑击开。

    担有一人的动作更快的将他的击打挑开,瞬间,两人在窄小的巷子口对起了招,动作利落狠厉。

    舒锦意手里沾血的剑依旧指着简空侯,“越将军,蹚进这种事情,对你可没有一点的好处。搅进来,只会让你们北夷和乾国的关系更加的僵硬罢了。”

    “丞相夫人现在拿剑指着本将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嗖!”

    舒锦意的剑往前一挑,取简空侯的喉咙部位。

    简空侯黑眸眯了眯,偏开了舒锦意的动作。

    舒锦意手里的剑横扫过去,简空侯心底微惊,募地看向舒锦意,将舒锦意手里的剑握住。

    “丞相夫人使得一手好剑,”简空侯将舒锦意拉到了跟前,声音沉哑,眼神也跟着沉郁了下来。

    如果舒锦意是个有内力的,只怕刚才因为他自己的大意,早就毙命于她的剑下了。

    想到这个,简空侯的脸色变了变。

    舒锦意的手被简空侯握住,动弹不得。

    “越将军也不错。”

    简空侯脸色再次变得更加的难看,视线往下,舒锦意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正抵在了他的要害处,匕首的冰冷隔着衣物传递进去,简空侯脸色青了又白。

    舒锦意若是在这上面失手,真的一刀扎进去,他这辈子都得做太监。

    舒锦意往上抵了抵,道:“撤出去,保你命根子安全。”

    简空侯:“……”

    “将军!”

    身边的那些人脸色更是缤纷多彩,想做点什么又没敢上前去。

    “撤。”

    简空侯脸色难看的沉声喝道。

    前面和江朔打得不可开交的副将停了下来,看向这边,见到简空侯的困境,副将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将军……该死的女人。”

    “再往前,我切了它。”舒锦意往上抵。

    简空侯:“……”

    副将脸容扭曲,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动。

    江朔沉默的站到了舒锦意的身边,手里的剑一横,示意他们退出去,保他们的主子无忧。

    “退后。”

    简空侯放开了舒锦意的手,正要往后退,远离舒锦意手里的匕首。

    舒锦意突然将他的腰带扯住,往前拉过来,下面的匕首触感更明星清晰了。

    舒锦意冷冷道:“越将军,你最好是不要动。”

    简空侯:“……”

    “撤你的人出皇都,一个也不许留。”

    “你觉得……”

    舒锦意没等简空侯说完,舒锦意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抵上去,简空侯俊脸扭曲了一下。

    “越将军要不要试一试这把匕首的锋利程度?切一片试试?”

    简空侯黑了脸:“……”

    江朔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让舒锦意赶紧。

    舒锦意冷声再道:“越将军。”

    “撤。”

    简空侯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将军。”副将咬牙切齿的盯着舒锦意,那眼神几乎是想要将舒锦意给生吞活剥了。

    “没听见本将军的话吗?撤出去。”简空侯寒声道。

    “是!”副将狠狠瞪了舒锦意一眼,转身朝手下示意挥手,藏在暗处的人瞬间撤了出去。

    舒锦意得寸进尺的道:“越将军,我有一个不请之情。”

    既然是不请之情,那就不用说了,奈何命根子握在别人的手中,由不得简空侯说不。

    只能沉默等着舒锦意开口。

    “既然越将军要撤出去,不如这样,我的母亲被人请走了,越将军替我接回来?”

    简空侯:“……”

    这个女人简直得寸进尺!

    简空侯已经咬牙切齿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只有舒锦意!

    “越将军可以不答应。”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她手里的匕首可不是那么回事。

    “应。”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舒锦意这才慢慢的将匕首撤了出来,道:“希望越将军言出必行。”

    江朔和舒锦意转身就走。

    “将军,真要那样做?”

    简空侯看向自己的副将,道:“那人可是江朔。”

    “江朔已经疯了……”副将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

    “将誉王的人拦住,本将领几人去救人。”

    “将军您真的要救人?”副将不解。

    “这个女人有点本事,你家将军我都要被切命根子了,你觉得本将有得选择?”

    副将:“……”其实您是可以不做那个君子,偶尔对女人做个小人也没有关系。

    不想,简空侯下一句话让副将愣住了:“这个女人很像他。”

    像谁?

    副将看到简空侯那一抹的复杂,皱了皱眉头,到底是谁能让俊美无双的将军动了恻隐之心?

    这可不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