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15章:怒为红颜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太子,本王说过的话没记着吗,”姬无舟冷然看着姬无墉,“这里的事情不是太子能够插手,请太子离开。”

    姬无舟的话音方落,前后的人就涌上去,以强硬的态度将他请走。

    “三皇兄,你可想过褚肆的报复,他可是个疯子,这样做的后果你可承担得起?”姬无墉也冷下了声问他。

    姬无舟淡淡道:“褚肆还未能一手遮天。”

    言下之意是说他并不怕褚肆的报复,如果怕也不会这个时候动手了。

    “希望到时候你能够笑着说出这句话,褚肆确实不能一手遮天,但他拼了命也能拿下你,”姬无墉手里的剑突然抽出,煞冷气息瞬间由剑而发。

    领先的一人被他手里的剑气伤了性命,其他人眼中伤过骇然之色。

    “太子藏拙,”姬无舟身边的侍卫眯起了眼,拔出了剑就冲进去了前面的战局。

    姬无舟看着姬无墉,眼神沉黑。

    或许,有很多事情,他们都忽略了过去。

    太子并非无才德,而是藏拙太深。

    “今日收获甚多。”

    姬无舟拂了拂袖,转身往前去。

    姬无墉见状,咬了咬牙,扭身跃了出去,将姬无舟拦了下来。

    姬无舟身形退了开,姬无墉步步紧逼上去。

    “太子当真要与本王作对不可。”

    “三皇兄不是已经体会着了?还用得着问?”

    姬无墉冷笑。

    姬无舟被挑了一剑,袖子被划掉了袖子一角,他的手腕处也受了伤。

    看着腕上的伤口,姬无舟的眼神阴沉了下来。

    “太子自找,本王也就不客气了。”

    两兄弟瞬间对峙了起来,剑气与杀招纵横交错。

    ……

    褚府。

    “将军,留在府内。”

    江朔将人送到了府邸大门,交代一句匆匆离去。

    舒锦意捏了捏拳转身进府,站在门边走来走去的白婉看到舒锦意,一脸的惊喜迎上来:“少夫人,您可回来了!夫人回府了,正担忧着您的安危……您受伤了!”

    “先进屋,母亲可有受伤?”舒锦意不欲与她说太多,匆匆走向了刘氏的院子。

    “夫人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

    简空侯果然守信用。

    舒锦意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答应别人的话,即使是被逼迫的。

    这个对手,舒锦意一直敬佩,但也同时让她更加的谨慎,鞭策自己更往上走。

    舒锦意还没进屋,刘氏就迎了出来。

    “快让我瞧瞧,有没有受伤……你这儿怎么流血了?快去请大夫过来。”

    “只是皮肉伤,不碍事,到是让母亲受惊吓了。他们可有难为您?”

    舒锦意手一摆,“不用请大夫过来了,我这点小伤,我自己处理就好。母亲,家里您……”

    刘氏寒声道:“褚冶一直是誉王的人,上官氏突然与我说你父亲的事,我知晓她是想要诓我罢了。但我还是去了,誉王这个人实在太无耻,竟然趁机行事,不过是想要拿我们二人威胁阿肆罢了。”

    刘氏说完,突然看向舒锦意,“你与北夷的将军是怎么回事?”

    “不过是请他帮个忙罢了,这个人的事我会解决了,请母亲放心。”

    刘氏压根儿就没法放心,那可是北夷人,根本就不会与你讲道理。

    舒锦意道:“母亲先休息,儿媳去处理些事……”

    “你还想去哪?怀着身孕,你还想着去什么地方?给我好好的在府里呆着,哪也不许去!”

    刘氏勒令舒锦意。

    “母亲,家里存在的这些隐患还是得清理好了,”舒锦意沉声说。

    “你当我是死人吗?这些不需要到你去做,好好养着身子,别让我们担心。”刘氏声音下沉,清喝了一句:“愣着干什么,将你们的少夫人扶回屋里去。”

    “是!”

    白婉她们赶紧将舒锦意扶回屋。

    舒锦意想说些什么,看见刘氏铁青的脸色,那些话就被咽了回去。

    “少夫人,这时候还是好好的呆在府里吧,夫人担心您,从回府后一直没有放松过一刻,不时的派人出去……”

    “我明白。”

    舒锦意叹了口气。

    宋嬷嬷给刘氏拿了杯热茶过来,道:“总算是安然无恙,夫人您也不用担忧了,就算是想要动手,誉王也不可能真的杀到府邸来。”

    “大房还有褚冶在,就还能动弹。”刘氏扼腕,“此事必然有他的掺和。”

    此时,屋里掌了灯,昏黄的光线将刘氏面上冰冷的神情照得更为清晰。

    “少夫人这儿还是多注意一些,虽然不知誉王为何要少夫人的性命,在相爷还未回府之前,还是不要让少夫人出府为好。”

    宋嬷嬷的话刘氏赞成。

    “先去看看我那三弟妹,”刘氏声音冷了下来,起身往外。

    舒锦意站在路口,看着刘氏她们提着灯笼往前走,吩咐清羑:“跟着过去,有什么异样立即汇报过来。”

    “是,”清羑转身跟着后面去了。

    舒锦意回到屋里,让人将药物拿了过来给自己的伤口包扎了起来,换掉身上的衣裳再出屋,外面已经漆黑了一片。

    “到后门去,”舒锦意往后面走,刚站到台阶处,前方就有人过来了。

    “丞相夫人,”是她的死士。

    “如何,”舒锦意问。

    “……”男子看着舒锦意没回答。

    “伤亡如何。”

    “损失十人。”男子沉声道。

    这样的一个数目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高了,毕竟死士培养得并不容易。

    现在他们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以后要行事恐怕得好好斟酌。

    “姬无舟,”舒锦意捏紧了拳头,将手里写下的纸条交给他:“你们撤出去,这里你们不必再理会,这是取钱的地方,你们退出去后再找出来。”

    男子愣愣接着。

    “那些死去的人家里都有老少,拿着这些钱给他们的家人,尸体……好好安葬。”

    男子颔首,转身离开。

    舒锦意负着手站在门前,看着天空的星辰,愣愣发呆。

    “少夫人,回屋去吧,外面不安全,”白婉走到舒锦意的身边轻声说。

    舒锦意迎着黑暗的方向定定看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舒锦意这一等就是半夜三更,前面有几道身影喘着气过来,舒锦意定眼看去,是江朔带过来的人。

    带着满身的血腥味奔到舒锦意前面道:“褚相进了城门,直奔誉王府。”

    “什么!”

    舒锦意吃了一惊。

    “你们将军人呢。”

    “将军和太子殿下同去了誉王府。”

    舒锦意挥手,“你们先回去。”

    几人点头离开。

    白婉连忙道:“少夫人,相爷回来了!”

    舒锦意身边的丫鬟们都松了一口气,有一种终于得救的感觉。

    舒锦意蹙紧了眉,并没有那么乐观,褚肆带着人进城直奔誉王府,这是要将事情闹大了。

    “爷,”郭远等人已经杀得精疲力尽了,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他们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收手。

    事情是他们先挑起的,差些杀害了他们的夫人和少夫人,又牺牲了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收手。

    “誉王府的人从后面撤出去了,贤王府从左侧抄袭了过来。”

    褚肆血丝布满的眼,冷冷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誉王府,声如鬼厉:“烧了。”

    “是。”

    “一个不留。”

    褚肆看着前面过来的贤王府的人,下了一道命令。

    誉王府附近无人敢靠近。

    夜深人静,誉王府这边却上演着血腥的一幕。

    乒乒乓乓的兵器交错声不断的传来,捂住耳朵都能听见他们互相击杀的声音。

    三刻钟后。

    “爷,一个不留的灭了。”

    一名满身染血的男子过来,满面寒霜汇报。

    褚肆满意的点头。

    “破门。”

    褚肆的声音刚落,誉王府的侧门就被踹开,里面举着火把的人瞬间抽剑相向。

    前面的一排还是慢了一步,褚肆的人已经杀红了眼。

    培养他们到现在,正是用到他们的时候,手里的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血味了。

    杀起人来,根本就没有人阻挡得了。

    褚肆慢步走在身后的血路上,一步一步的往里走。

    而在前门的太子和郭远等人也步步逼紧,姬无舟没想到褚肆会提前回来,还那么不顾一切的一怒为红颜。

    带着人杀到了誉王府来,比他做得更加的明目张胆!

    姬无舟脸色难看的站在里面,火把的光映着他的脸,睫毛下藏不下毫厘晦暗。

    “王爷,褚相从后侧门杀进来了,我们的人节节退后,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人匆匆忙忙跑进来,抹着冷汗急道,眼睛直直盯着姬无舟,等着他命令。

    “贤王的人呢。”

    “贤王府只来了一支队伍,被褚相的人给灭了。”

    姬无舟冷笑了一声,“本王这次可算是栽了一回。”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褚肆竟然能在这样的时间回到皇城,还马不停蹄的带人杀了进来。

    舒锦意对他的意义非比寻常。

    “王爷,我们是不是被贤王府给算计了?”

    “本王没有想到的事今日可都来了,”眼眸冷冷的盯着正门的姬无墉。

    “王爷……”属下催促着。

    “发信号,让羽林军过来。”

    “是,”属下快步回去取信号弹。

    后院。

    誉王妃绞着手里的绢花,咬着唇,不时的看着院门外。

    大丫鬟抹着冷汗快步跑进来,“王妃,褚相的人从后门杀进来了!”

    誉王妃脸色瞬间惨白。

    “怎么会这样?”

    那两个女人没有杀掉也就罢了,怎么还会被褚相杀了进来?

    褚肆他还真的敢那样做,简直要反了!

    “王妃,我们会不会……”丫鬟脸色苍白要说一句不吉利的话,被誉王妃一眼扫了过来。

    “再去看看,王爷定有法子击退褚肆。”誉王妃灰败着一张脸。

    丫鬟又匆匆离开往前面去打听情况。

    ……

    姬无舟从正面迎过来,站在后侧门的台阶前,隔着橘黄的火把,看着对方。

    褚肆和姬无舟都没有叫停。

    “爷,”一名属下将手里的剑交给了褚肆。

    褚肆将手里的剑鞘褪去,握紧了剑。

    幽暗深邃的冰冷眼看着姬无舟。

    身形在那一瞬间掠了过去,剑气横扫,煞气所过之处,无人能抵挡。

    身上,不断的被腥热的鲜血喷洒。

    褚肆放在姬无舟身上的眼神锁定,一路过来,瞬息间来到姬无舟的面前。

    “铮!”

    姬无舟拔剑抵住褚肆的攻击。

    两人一个照面之间,就过上了几十招。

    姬无舟节节败退。

    和失了控的褚肆对招,姬无舟根本就讨不到便宜。

    “哧!”

    剑痕不断的增加在姬无舟的身上。

    褚肆手里的招式更是凌厉冰寒,杀招不断的击杀而出。

    “王爷!”

    “砰!”

    姬无舟被击中,急退向后。

    属下连忙涌过来,将姬无舟紧密保护了起来。

    褚肆幽冷的眼,在看见姬无舟眼里的退意是,闪过杀机!

    姬无舟脸色微变。

    褚肆想要杀了他!

    “保护王爷。”

    “羽林军马上就到了,褚相爷,你敢对王爷下杀手,不想活命了吗?若此时退出去,我们王爷可既往不咎。”

    护在姬无舟身边的属下冷声大喝。

    褚肆仍旧不为所动,朝着姬无舟快速过来。

    褚肆的人为他开出了一条血路,让他更方便接近姬无舟。

    “带王爷退出去。”

    眼看着褚肆越来越逼近,姬无舟身边的人1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极力回杀也没有办法阻止褚肆往前的步伐。

    “嗖。”

    “当!”

    姬无舟不得不再次挥剑抵挡褚肆的杀招,可惜,他依旧不是褚肆的对手。

    “褚肆……”

    褚肆的手里冰冷的剑尖抵住他的咽喉,身后的声音阻止了他挥霍出来的这一击。

    只要他再往前一些,就能取了姬无舟的性命。

    羽林军的统领来得很快。

    之前被贤王和姬无舟特意挡在外面,姬无舟想要杀舒锦意时才一直没有出现。

    最后,姬无舟不得不闹到了皇帝要出手的地步。

    羽林军的统领看到姬无舟咽喉那点腥红,脸色大变!

    褚肆还真敢做。

    一路过来,地上全是冰冷的鲜血和尸体。

    如果他们再慢一步,褚肆是不是就要将誉王给杀了?

    羽林军想到这,脸色再次变了变,快步走进来,急道:“褚相,还请住手!”

    褚肆手里的剑没移开,淡漠的看着走过来的羽林军统领,给羽林军统领一种他要是再往前一步就抹了姬无舟脖子的感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