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21章:墨霜遇险(1更)

时间:2018-05-03作者:如是如来

    “誉王妃。”

    二人行礼。

    “丞相夫人和钱夫人无须多礼,佛主面前,礼可免。”

    誉王妃笑容勉强挤出来,眼目凉寒地落在舒锦意身上。

    舒锦意微微垂首:“誉王妃先请。”

    话罢她就让出正位。

    墨霜自然也跟着想让,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微不足道,连话都说不上更何况是站位。

    誉王妃上前,拿过身旁边何嬷嬷手里点燃的香,合什一拜,香入鼎,她转身来道:“还未来得及恭喜丞相夫人一声。”

    舒锦意眉微挑。

    墨霜则是惊讶,暗想着难道誉王妃知道舒锦意怀孕的事?

    “何喜之有?”

    “褚府如今名声狼藉,本妃恭喜褚相与丞相夫人脱离苦海,自立为户。”

    誉王妃的笑不达眼底。

    舒锦意说:“多谢誉王妃,只是臣妇不赞成誉王妃所谓的‘脱离苦海’,怎么说褚府与相府是一家人。”

    心底里不承认不要紧,表面功夫总要做一做。

    经过她们身旁的人都听着呢,总不能让人再败坏。

    舒锦意的话让誉王妃轻笑了起来,“是本妃想差了。”

    意味不明的笑意让墨霜更加的担忧。

    誉王受伤,全是因为褚肆。

    “誉王妃,丞相夫人身子不适,还请允准我们先告辞。”

    墨霜上前虚扶着舒锦意,低眉顺眼地轻声请示誉王妃。

    誉王妃笑眯眯地睇了眼过来,“前段时日钱大人升得快,本妃也在这儿恭喜一声钱夫人了。”

    “全信赖皇上的垂爱,”墨霜面上笑意微僵。

    誉王已经注意到了钱君显!

    钱君显如今依靠太子行事,誉王若想要除掉,时时刻刻的事。

    誉王府有这样的资本。

    舒锦意暗暗捏住了墨霜的手,对誉王妃道:“我们便不打扰誉王妃替誉王求拜平安康顺了。”

    话罢,舒锦意颔首示意就与墨霜出了大殿的门。

    碍于周遭人多,誉王妃不好发作,一双眼阴沉沉盯着舒锦意离开,久久后才收回来。

    舒锦意那句话,讽刺意味极足!

    “王妃莫与这等人计较,”何嬷嬷道:“今日您来不就是为了给王爷求个平安康顺吗?”

    何嬷嬷的话让誉王妃舒了一口气,眼眉却寒了下来,吩咐身边的大丫鬟:“派几个人跟上去,找个机会好好安排。”

    今日舒锦意并没有带侍卫出门,只有两个丫鬟跟随。

    墨霜那边更不用说,都是浅底子的下人。

    誉王妃这边带有武功高深的侍卫,吩咐一声,随时可能在她们的马车上动些手脚。

    丫鬟从侧门走出去,到后方吩咐了隐藏在暗处的侍卫。

    这边,墨霜走出许远,忧心重重道:“褚相与誉王的关系视同水火,你以后出门还是多带些人……免得中途出什么事。不为自个着想,也该想想腹中的孩儿。”

    墨霜的话舒锦意自然是听的:“我知道。”

    “今日就到此吧,我们改日再叙。”

    “我先送你,”舒锦意没给墨霜拒绝机会,率先走向她的马车。

    墨霜的马车停在偏路,舒锦意的停在侧首门,方向并不同。

    “丞相夫人不必再送了,”墨霜担心钱君显,想要快些回府给钱君显提醒。

    舒锦意也知道墨霜的焦急,也没有留人。

    看着墨霜的马车往前悠悠驶去,正欲要转身离开的舒锦意突闻前面传来惊动。

    墨霜的马车突然失控,车夫一时无法把控。

    马车突然转了一个方向,直朝小树林的方向奔进去。

    舒锦意脸色一变:“二姐!”

    慌乱中,舒锦意快步跑到了后面的马车停放区域,夺过了别人家的马匹就往前追上去。

    “少夫人!”

    白婉和书颐吓了一跳,一人赶紧去找人帮忙一人大着胆子要去策马追上去。

    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骑马的书颐骇得从马背上率了下来,那股的疼痛袭来,几乎让她两眼一翻就晕死过去。

    一眨眼的功夫,舒锦意就不见踪影了。

    “拉住马缰。”

    舒锦意在身后大声呼喝。

    车夫已经在做了,可是这匹马突然像发了疯似的往里奔。

    “跳车!”

    舒锦意抬眼看见前面树林的阴暗处,大声叫了一句。

    攀着车辕从里面出来的墨霜听到这句话,咬了咬牙,纵身一跳。

    马车内的嬷嬷和丫鬟生生被吓破了胆,夫人还当真跳一去了。

    舒锦意刹住马缰,从马背上跃了下来,急步跑向墨霜。

    “砰!”

    一声响,墨霜整个人撞到了树杆上。

    “轰!”

    没等墨霜缓过劲,前面的马车瞬间撞进了石壁上,马匹当场就撞得血溅三尺,马车也被毁得粉碎。

    车夫和下人都安全的跳了马车,只是车夫后面被马车给撞击了一下,伤得不轻。

    嬷嬷和两个丫鬟也被木块给击中,晕死了过去。

    舒锦意抬眸看了一眼前面的场面,眼神彻底的阴冷了下来。

    李绣萝!

    “你怎么样?”

    舒锦意赶紧将墨霜扶起来,急急查看她的身体。

    “血……”

    墨霜虚虚地吐了一口气。

    舒锦意往她的腿根看下去,一丝腥热的血水淌了出来。

    舒锦意眼目瞬间腥红:“怎么回事?”

    “孩子……”

    墨霜脸容苍白无色,求助的握上了舒锦意的手:“救他……孩子。”

    声落,墨霜就歪了头晕了过去。

    “二姐!二姐!”

    舒锦意又惊又怕。

    墨霜竟也怀了孕,而她竟什么也不知道。

    如若知晓,她怎么会让二姐跳马车。

    是她杀了二姐的孩子!

    舒锦意全身血液瞬间冷却,抱着墨霜的手僵硬而冰冷。

    下刻,舒锦意狂奔在树林里,眼睛冷凌的扫视,急急寻找草药又狂奔回到墨霜的身边,嚼了药给她喂下去。

    顾不得身后的人,舒锦意费力的将墨霜背起来。

    一条身影掠闪进来,“给我。”

    舒锦意将人给了他,呼喝道:“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最好的大夫,救她……救活她的孩子。”

    舒锦意目眦欲裂的嘶吼一声。

    那人愣了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林子。

    舒锦意看着消失的身影,心紧紧收缩在了一起,“别有事。”

    平安庙内。

    何嬷嬷悄声走进小室,压着声说:“钱夫人的马车冲进了林子,估摸着出不来了。”

    正虔诚念经文的誉王妃慢慢睁开眼,皱眉:“舒锦意那边没事?”

    “丞相府有人紧跟着,没法下手,只能退而其次了。王妃放心,丞相夫人追进林子了,我们的人会跟着后面一并解决了。”

    听到这话,誉王妃就放心了,摆手:“继续盯着。”

    “是……”

    何嬷嬷应声退出了小禅室。

    何嬷嬷站到外室吁了一口气,小步款款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越过打开的小木门,穿进了后面的小径。

    正想着要出声吩咐暗里的人,而就这时,何嬷嬷听见了前面的轻微声响。

    猛地抬起头,看到前面站立的那道浅影,心下就是一惊!

    “丞相夫人!”

    何嬷嬷压下心底的暗惊,面上维持着自若。

    舒锦意站在前面,面色淡然眼底含着冰冷的笑意望着她。

    明明这人这笑都好看得紧,何嬷嬷却莫名觉得心底里瘆得慌,脚下也僵硬定住,动弹不能。

    “丞相夫人怎么折回来了?可是有什么话要同我家王妃说?”何嬷嬷眼目左右瞄,想要隐在暗地里的侍卫唤出来,结果发现周围没一丝的动静。

    那些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凭空消失?

    何嬷嬷脸色徒然发白!

    可后一刻又疑惑了,舒锦意身后也空无一人,说明舒锦意是自个过来的。

    何嬷嬷不由一计上心头,对前面的舒锦意露出一丝杀机。

    正好替王妃一并解决了这麻烦事!

    何嬷嬷想着以自己的力气,难道还制不住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吗?

    “丞相夫人既然有话想要对我家王妃说,请随老奴来吧,”何嬷嬷声音里都带上了温和的笑意,却听得出一丝阴暗的杀意来,“王妃就在前面不远。”

    舒锦意点头:“劳烦何嬷嬷了。”

    话音一落,舒锦意就先迈步向前,将背后交给了何嬷嬷。

    何嬷嬷盯着舒锦意单薄的背影,嘴角的笑难掩的阴沉杀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