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23章:骚气黄花(3更)

时间:2018-05-03作者:如是如来

    得知誉王妃摔了马车后回府诊出胎死腹中,往后无法再孕的可能。

    舒锦意想,或许这就是上天对姬无舟的惩罚。

    转念想到自己,舒锦意不由担忧。

    自己做下这等沾血的事情,是否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

    “怎么心在不焉的?身子不适?”

    刘氏放下手中的女红,再看看舒锦意手里扭成一团的布料,拧了拧眉。

    舒锦意低头一看,顿时就尴尬了。

    连忙抚平,讪笑道:“儿媳再重新来。”

    “别试了,放下吧。”

    刘氏已经放弃了。

    女红不会做,连《女则》也不懂,更不用说其他了。

    刘氏就纳了闷。

    之前的舒锦意虽然木纳吧,但不至于连女红都丢得一干二净。

    “儿媳再试试看,总会成功……”

    话没完,舒锦意手里的针就歪了。

    “……”舒锦意更尴尬了。

    刘氏连连叹气,“以后难免有人将你比下去,做为正室,你有些底子才不被做小的瞧不起。”

    “母亲?”舒锦意一怔。

    刘氏没打消为褚肆纳妾的想法?

    刘氏瞧她这样就知道她心里所想,没好气道:“别的我不知道,阿肆却是个深情的。但难保他将来不会遇到第二个人,你自己总得明白过来。”

    要不是墨缄的事曝光出来,刘氏都不知道自个儿子的“真面目”。

    她是不信一个人能同时喜爱上两个人,这性别还有相差。

    总而言之,刘氏还在担心褚肆将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

    可怜的相爷被自家母亲认为是花心萝卜,随时提醒着自家儿媳。

    有点胳膊外拐的意思。

    舒锦意没多放在心上,褚肆这人,她明白。

    见舒锦意一副无危机的单纯模样,刘氏也是操碎了心。

    刘氏狠了心,道:“以后你多学着这些,琴棋书画也就罢了,怎么这女红也做得如此丑陋!”

    舒锦意:“……”

    婆婆突然发飚,做儿媳的只能认命承受。

    褚肆从侧门进来,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

    迈进来的脚步就顿住了,心虚得不敢再往里走。

    等舒锦意拿着手里的女红走出来,看见装模作样站在池边看风景的褚相爷,拿过白婉手里的篮子,走到他身后。

    褚肆转身来,几分讨好道:“饿了吗?我在外边买了些点心,回屋去试试!”

    舒锦意将手里装着针线活的篮子交到了褚肆的手里:“正好饿着了。”

    褚肆赶紧将媳妇领回屋去。

    屋里小桌上果然摆放了不少精致的点心,都是褚肆从外边亲自买回来的。

    舒锦意瞧着各式各样的点心,心里边有些甜腻,嘴角的笑意浓郁不少,“亲自买的?”

    “尝尝!”褚肆将手里的篮子放下,催促她。

    “你怎的没亲手做?”舒锦意指了指腹部,“她喜欢吃你亲手做的。”

    褚肆:“……”这可为难他了。

    “我下次试试。”

    见他真要考虑亲手做,舒锦意乐了:“算了,你的手用来拿针线也不错,母亲让我绣出朵花来,绣了一天,我这手都酸了,后面你来替我。”

    褚肆:“……”这更难为他。

    其实舒锦意的绣工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差,到底是女子,细活她也学得快。

    只是非常别扭罢了。

    时常将手里的活扭成一团,绣出来的东西也就很不像话了。

    “真要绣花?”

    “你闲着也是闲着,绣绣花也怡情。”舒锦意一副没商量余地淡声说,“还是说,你想让我继续绣?”

    那怎么能委屈了媳妇。

    不就是绣朵花,他绣!

    舒锦意一边用着精致点心,坐在交椅上懒洋洋地看着努力摆弄手里针线活的褚相爷。

    手指一抬,指挥:“针脚反了,跨针太大了……”

    褚相小心翼翼地捏着针,刺进薄薄的布料内,额头豆大的汗涔涔滑落,心急得不行。

    看着褚相爷微翘起来的兰花指,舒锦意嘴边的笑意浓浓。

    “花出来了吗?”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舒锦意闭眼歇够了睁开眼往前瞧去一眼。

    褚相爷抹了抹汗,扯着打成一团的针线:“你再歇一会,很快就出来了!”

    舒锦意闻言就往软榻上躺,继续歇着。

    一个时辰后。

    舒锦意睁眼,懒洋洋问:“出来了吗?”

    “再歇一会,马上就出来。”

    褚相爷偷偷将扭成一团的针和线,还有绣花的布料一并丢进了角落里,仔细一瞧,发现那处角落堆积了不少废布料,隐隐约约能看见针和线的扭曲一起。

    舒锦意继续睡。

    再一个时辰后,舒锦意坐起身,凑到他跟前。

    这次意外的看见了花的模样。

    舒锦意惊奇不已:“真能绣出花样来了!”

    褚相爷暗送一口气,将手里的“小黄花”递到舒锦意面前。

    那种期待又是得意的小样落在舒锦意眼里,心中好笑不已。

    舒锦意接过手里这朵有些骚气的“小黄花”,笑了。

    褚肆一副快夸我的看着舒锦意。

    “相爷真厉害!”

    褚相爷被夸,心里飘飘然,烟花在脑袋里开炸!

    舒锦意左右详端了一下手里的“小黄花”,甚觉得满意!

    次日一早,舒锦意将褚相爷绣出来的“小黄花”送到刘氏的面前。

    刘氏死盯着“小黄花”,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母亲可满意?”

    舒锦意觉得不管是用色还是绣功,都挺合适的!

    刘氏:“……”

    针脚错乱,线头还卡了一大截在外面,松松垮垮的,一扯就能扯出来的“小黄花”能让她满意?

    小孩子绣出来的玩意都比她强!

    “你以后……别绣花了。”

    “这花绣得不好吗?”舒锦意觉是自己的眼睛没问题,不得不说褚肆还真有一手。

    “……”刘氏以后不想再看到黄花了。

    扭成一团就叫花,她还好意思说满意!

    刘氏再次觉得让舒锦意绣花,简直是个错误的选择。

    “以后,还是别绣花了,特别是小黄花,”刘氏觉得这‘小黄花’简直是在污辱绣娘!

    舒锦意:“……”

    只能说舒锦意的审美方面有些问题。

    舒锦意再次拎着刘氏布置的活回屋,依旧是针线活,看来刘氏还没有死心,依旧想试着让舒锦意拿针线。

    褚肆从书房过来,看到舒锦意手里的篮子,快步过来:“母亲可满意?”

    “……”舒锦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满意?”褚相爷觉得自己绣了大半天能绣出那花样来,已经很满意了。

    “母亲这回不让我绣花了,让我绣树叶。”

    “树叶更容易些,”褚肆闻言松了口气。

    “你绣?”舒锦意挑眉,斜他一眼。

    褚相爷忙道:“我绣。”

    于是,褚相爷又忙活了半宿,这次熟悉了拿针的动作,绣出来的叶子看上去还像那么一回事。

    舒锦意满意地点点头,觉得能拿得出手了。

    褚相爷讨好了媳妇,放下手里的活计,向媳妇讨要赏赐:“阿缄,我绣了这么久,手酸软不已。”

    “我替你揉揉!”舒锦意不知道他讨要奖赏,耿直的以为他真的酸了手。

    凑脸过来的褚相爷:“……”

    刘氏这次看了布料上的树叶子,总算是满意了些。

    针脚有些顺序了,线头也收得比之前好了些。

    可喜可贺!

    舒锦意还有得救!

    接下来,褚相爷连绣了几天的树叶,越绣越好!

    舒锦意一直在注意着钱府那边的情况,给墨霜送过去不少的良药。

    墨霜也是怕她自责,一连几次邀请她过府,舒锦意也只是将好药材送过去,并没有再踏足。

    短时间内,她恐怕不敢再靠近两位姐姐了。

    褚肆似乎也知道她的担忧,之前是怕伤及到舒锦意的自尊心,没有派人看守着墨家两姐妹。

    现在褚肆已经顾不得了,让人过去暗中守着墨家两姐妹,确保她们后面的安全。

    舒锦意并不知褚肆在暗中做了这些。

    这天,皇帝突然宣江朔入宫见驾。

    江朔疯症突然痊愈,在朝中引起了不少的风言风语。

    有说江朔装疯卖傻,欺君之罪不可恕!

    有传是褚肆的意思,江朔和褚肆暗中往来,背后谋事。

    诸如此类不利于两人的谣言传开了。

    得知皇帝宣江朔入宫的姬无舟脸色极差,北夷突然行事,皇帝召江朔入宫所欲为何,姬无舟清楚,别的人也更清楚。

    龙安关可能要落入江朔之手!

    姬无舟将贴身侍卫轻羽叫来,说:“将准备好的信件送到昭华的手里。”

    轻羽郑重应声离去。

    姬无舟捏拳,江朔和褚肆之间必有往来,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就不信褚肆那么好心请神医替江朔诊治疯症!

    江朔这里,必然也有问题!

    可惜他连派了几批人去查,却查无对证。

    现如今,他不可能让褚肆和江朔联手,这两人只能水火不能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