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24章:可疑信件(1更)

时间:2018-05-04作者:如是如来

    江朔被召入宫,褚肆也被暗中请到了宫中。

    刘氏知道儿子被密召入宫,心神不宁。

    舒锦意正巧陪着刘氏学做女红,刘氏手里的针扎到手已经第九次了。

    “母亲还是先放一放,等相爷回府了再做这些。”

    刘氏闻言突然看了眼舒锦意,心中有些不满道:“阿肆如今在宫中,你怎的如此放心?”

    “……”舒锦意心里自然担忧,可她不能表现出来。

    “他是你相公,出了事……”刘氏皱紧了眉头,没往下说,“罢了,你先回去歇着,今天不用学这些没用的东西。”

    “儿媳还是留下来陪陪母亲吧,”舒锦意知道刘氏心里不舒服,但妨每个母亲看到儿媳如此不紧张自家儿子,心里都不会是滋味。

    舒锦意只是藏得好,又心知褚肆不会有事。

    “皇上召他入宫,无非就是有要事相商,不会有事,母亲放宽心,”舒锦意安慰一句,转身吩咐下人给刘氏倒些清火的清茶。

    刘氏也知道自个过于紧张了。

    “你大伯的事情虽然就这么过去了,可我这心里面总是不太安。”

    舒锦意明白她。

    褚暨突然死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一直没有动静,反倒让刘氏觉得不安。

    “母亲在担心褚府那边?”

    “你大伯的死和阿肆脱不了干系,”刘氏道,“你先回屋歇着,不用在这陪着了,想做什么就去做。”

    “儿媳还是在这儿陪着母亲吧,”舒锦意担心刘氏做出什么事。

    刘氏看到她的样子,笑了到:“下去吧。”

    “儿媳没有什么想做的,”舒锦意没有走的意思。

    刘氏看了半响,作罢。

    ……

    昭华公主从江朔入宫后就一直在院内等着消息,江朔疯症时好时坏,昭华公主担心江朔会突然在圣上面前发疯。

    她没等到江朔的消息,却等来了一摞奇怪的信件。

    大丫鬟从侧门碰了一个人,将这累信件交给她后就离开了,她连对方的面目都没有看清楚。

    昭华公主听完丫鬟的自述,挑了挑眉。

    “将东西给本宫看看。”

    “公主,还是查看一下……”嬷嬷阻止丫鬟的靠近,示意旁人试一试信中可藏有其他不利于公主的脏东西。

    比如毒粉之物。

    丫鬟的仔细的检查过后才呈到昭华公主面前。

    昭华公主拿起其中一封阅了起来,只是刚开头就变了脸色。

    倏地收住信件。

    “送信的人往哪个方向走了?”

    “公主,可是有不妥?”嬷嬷急问。

    丫鬟回道:“公主那人来去无影,奴婢一时没有看清楚。”

    “你们先下去,”昭华公主说着就起身回屋去,连贴身嬷嬷都没让进屋,匆匆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昭华公主的心隐隐的不安。

    信件里的内容实在是唯恐天下不乱,可她必须交给江朔。

    不管对方是什么目的,这里面的内容终归是要让江朔知道。

    昭华公主接到信件这一刻就在屋里走来走去,无法安心。

    江朔入宫,立即引起各方的伸脖观望。

    贤王府更是直接派人入宫,以第一时间拿到消息。

    不管江朔是否能入龙安关,都对他们来说具备着特殊的意义。

    响午后,大家的心情变得越发的压抑了。

    申时一刻,太子被直召入宫。

    几乎是在太子被召的那刻,大家都明白了皇帝最后的决定。

    当初在殿前褚肆所提议的,皇帝恐怕是点头同意了。

    “砰!”

    贤王府正屋的桌子被砸出一条裂缝。

    “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能答应这种荒谬的提议!江朔就是个疯子!”

    贤王已经武官中寻找可能代替江朔的人,可人还没有真正物色到,皇帝这边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疯子送进龙安关。

    褚肆!

    一切都是因为褚肆。

    没能除掉这个人,果然成了大患!

    江朔与墨家的关系,人人可知,朝中能拉拢他的人只怕没有存在。

    褚肆是如何做到的?

    他和墨缄向来水火不溶,江朔如何能信了他的话!

    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通。

    这一点也在困扰着姬无舟。

    太子被传入宫,很快又有不少的武官被召,各皇子的势力都分布在其中。

    一时之间皇子们都摸不准皇帝在想些什么了。

    褚暨的死对贤王来说打击太大了,折了他半边的羽翼,最痛恨的就是贤王莫属了。

    如果不是他抽身快一些,找了不少的替死鬼,此时恐怕再无贤王。

    因此,明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贤王却不能再动了。

    召集武官入宫,大家心里面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作为将领的江朔与太子一同前往龙安关镇守边关,同行的还有几位武官。

    这些武官分别拥戴不同的皇子。

    皇帝打得一手好牌。

    既让人瞧不出想法,又牵制了彼此。

    “皇上这次将我委派出去,多得了褚相的功劳,”江朔从后殿门走出,侧目朝身边的面无表情的男人看过来。

    褚肆稍微一顿就朝那道小门离开,不多会儿就消失在墙边,他是被密召过来的,自然是不能走正门。

    太子往正殿门站立,神色郁郁。

    父皇的话犹在耳边,此时的他只能发出苦涩的笑。

    娶太子妃。

    这是皇帝的要求。

    太子捏紧双拳,凝视着前方开阔的天际,心中堵得慌。

    “太子殿下。”

    被唤回神的太子收回视线,落在江朔的身上,嘴角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恭喜江将军如愿以偿!”

    话落下,太子越过他的身边大步离开。

    看那身影,竟有些寂落。

    江朔挑眉,却是没有多想。

    江朔回到府中,丫鬟就神神秘秘的迎过来,“将军,夫人让您回屋一趟。”

    “现在?”江朔一怔,“出了什么事?”

    “夫人让您回府即刻回屋,其余奴婢不清楚。”

    江朔摆摆手,大步走回屋。

    刚推门进来,在空地上走来走的昭华公主猛地停了下来,抬头看见进门来的江朔,赶紧道:“你可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

    难得看见昭华公主这般神色,江朔挑起了眉,心中有些不安。

    昭华公主转身从小柜里拿出之前那摞的信件,本来她想将信件收好等江朔回府了再交给他。

    可她实在不放心,是已就一直守在这里。

    “这是什么?”

    “相公看看便知,”昭华公主想开口说又说不出来,只是面上隐有忧色。

    江朔取出其中一封看了起来,脸色瞬间就变得异常的难看,对上他阴沉的眼神,昭华公主都不敢通大气。

    江朔有多在乎墨家的事,昭华公主心里十分清楚。

    没想到比她想像中要激动。

    “你先别激动,或许是有人想要陷害他呢,况且,这信件也不能说明是他做的。只是他手底下的人胡乱的猜测,所以才会……”

    “所以将军才会死!”江朔重重将信件拍在桌案上,眼神狰狞如鬼,周身的怒火熊熊燃烧,灼得昭华公主面色跟着变了变。

    江朔转身就大步出去。

    昭华公主大惊,连忙追出去,“江朔!”

    外头哪里还有江朔的身影,昭华公主气得连跺脚,“这性子太冲了,真是要急死人。快备马车,去相府!”

    “夫人出什么事了?”

    “快备马,”昭华公主已没了耐心。

    想到信中内容,昭华公主脸刷地又白了一截。

    顾不得自身形象,连忙从正门跑出去,看昭华公主这般,可把身后的下人给吓坏了。

    大家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褚肆安然回府,刘氏安心了。

    问了一些关于褚府的事,知道皇上没有再从这上边做文章,心就踏实了些。

    刘氏刚走没多久,舒锦意就站到他面前,想要问的话还没有问出口,一道凌然如刀的风袭卷而来。

    来得极快!

    褚肆面容一冷,抬手就接住了对方的袭击。

    当看清楚对方寒凉的面容时,褚肆眼底的怒火冒了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