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38章:再次求娶(2更)

时间:2018-05-08作者:如是如来

    五天后,送军出关。

    褚肆前前后后安排妥当,因为他的禁没解。

    暗里做的事都变成了礼部尚书的功劳。

    因为褚肆的禁闭,舒锦意也不能出门相送。

    江朔差人送来一封信。

    舒锦意当着褚肆的面折开,寥寥几字:将军保重。

    江朔该回到龙安关继续执行他未完成的任务,继续守护一方天地。

    笔锋拖拽,隐含不甘。

    他不想走,却不得不走。

    他答应过的事,终究是得按压下来。

    手上的信被人夺走,撕碎。

    舒锦意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褚肆。

    褚肆也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了,还理直气壮道:“他是想要将你暴露人前吗?”

    “这里很安全,难道褚相觉得自己的相府危机四伏,需要防备着?”舒锦意嘴角的笑变得戏谑了起来。

    褚肆梗着脖子道:“事无绝对。”

    舒锦意轻笑,星眸里的戏谑更浓。

    褚肆咳了一声,道:“如果你想看,就出去看看也无妨。”

    “你还在禁闭。”

    “站高些,隐蔽些,不会有人见着。”就算见着了,谅他人也不敢吭半声。

    “好!”

    舒锦意二话不说,转身就大步出去。

    迫不及待的模样落在褚肆的眼里,更郁闷。

    那江朔不过是离一趟家,瞧把她急成这样。

    他媳妇都没有这么急。

    心里这怨那怨着的褚相爷认命的跟了上去,

    半时辰后,金玉酒坊。

    舒锦意靠窗而立,正斜对着前面的一条通道。

    与皇帝告别的江朔和太子很快就会经过此处,她可以将队伍看得清清楚楚。

    想到以往都是别人送自己,今日,轮到她站在高处送人,这滋味一时有些不太妙。

    江朔已经恢复如初,贤王和誉王前面将事闹得有些大,这时候愣是谁也没敢对皇上的决定提出异议。

    队伍的前头身着银白铠甲,气势凛凛的男子拉着马缰,左右扫视。

    那双黑眸似在寻找着什么人。

    临走没有看到该看到的人,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

    太子身上穿着士兵服,摈弃他高贵的身份,融入士兵的队伍中。

    士兵队伍统共也就三四百来号人。

    人人骑在马背上,紧紧跟随着他们的将军。

    “江将军,该走了。”

    太子抬起鹰眸,提醒他。

    江朔捏了捏缰绳,一咬牙,“策!”

    打马奔出城。

    身后将士紧随,马蹄哒哒的穿过大道,直冲出城门。

    舒锦意捏着窗棂的手松开,收起目光,回头对等在身后的人道:“回府吧。”

    “他还会回来。”

    虽然心里醋得紧,褚肆还是忍不住安慰她一句。

    舒锦意浅笑道:“他不是小孩子了。”

    “你知道就好,”这话夹着浓浓的酸味。

    舒锦意不禁侧目,“回府。”

    褚相爷连忙扶着人下楼。

    金玉酒坊的虞娘款款而来,看到两人,立即讨好道:“褚相爷与少夫人果真恩爱!”

    褚相难得的点头。

    虞娘见状,笑容更甜了,“褚相爷……”

    “虞娘,褚相爷还有事,有什么话改日再说。”舒锦意打断虞娘的后话。

    虞娘一听就笑了,而后又是一通的讨好,将二人送到门外。

    舒锦意靠着马车,看着褚肆,“相爷和这位虞娘,关系甚密啊。”

    后面一个啊字拖长。

    褚相爷后背顿时发凉,道:“我不认识她。”

    “……”舒锦意呵呵。

    “虽然金玉酒坊不是月中楼那等地方,坊内的姑娘却是万里挑一的好!”舒锦意看着他挑起的眉说:“想来方才虞娘是想要给相爷说媒来着。”

    “我已娶妻。”

    “还可以娶妾啊,”舒锦意余光望来,“还别说,虞娘调教出来的姑娘都是万里挑一的好,不论是才艺还是样貌,样样出挑!特别是在伺候人的这块,虞娘下的功夫可比月中楼的老鸨的心思多。”

    听她如此头头是道的道来,褚相爷脸色慢慢往下沉。

    “阿缄常进金玉酒坊?还与虞娘相熟?与酒坊内的姑娘发生过些什么?”不然如何知道得这么清楚?

    浓浓酸味扑来,舒锦意好笑的斜了他一眼,勾唇道:“自然!”

    “哼。”

    褚相爷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别说少年时你不曾好奇过,年少时,可曾尝过姑娘们的滋味?”舒锦意慢慢靠近,语气有几分的轻佻。

    褚肆俊脸一黑。

    “阿缄,以前你胡来就算了,但是现在你……”视线往下,觉得后面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舒锦意勾唇:“现在的我如何?”

    褚肆偏开视,“现在你心里只能有我,不能再想外面那些女人了。”

    “噗嗤!”

    看他认真的模样,舒锦意失笑。

    褚肆的脸色更黑。

    “你这傻瓜。”

    舒锦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满脸的笑。

    怎么会有这么好逗的人!

    就算她以前逛窑子,想要做点什么,也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身为军人自当洁身自好。

    “阿缄,我知道你委屈,可是你现在已经不同了,”褚肆生硬的提醒她现在的性别。

    舒锦意再次笑了:“我知道,所以现在只能肖想你了。”

    闻言,褚肆松了一口气,“你这样想就好……你说什么?”

    “我困了。”舒锦意打了一个哈欠,装作什么也没有说。

    刚才堵着的心瞬间开朗了,喜滋滋的靠近过来,阿缄说肖想他!

    褚肆半环着舒锦意的腰,让她靠向他。

    舒锦意巴拉他的衣服,扭了扭身,找个好位置靠着!

    这对褚肆来说是一种幸福的折磨!

    即使大家觉得送江朔重新回龙安关不妥,事已定,再无可更改。

    况且北夷逼迫在前,由不得他们。

    江朔看上去,很正常。

    太医也重新查看过了,江朔的疯症确实是好了。

    如此,更让人怀疑江朔是装疯的。

    太子和江朔一走,皇都里的日子就变得平静了下来。

    平静的小日子还没有过几天,誉王府又有了行动。

    这天,阴雨蒙蒙,将整个皇都都笼罩在雾水之中,沈府的大门半开着,贤王的亲信由此而进。

    很快,人就到了前厅。

    沈大人的桌案上,压着一道旨意。

    “老爷,贤王府的人来了。”

    管家进来禀报,将沈大人的神思拉了回来。

    “进门了?”

    “是,就在门外候着呢。”

    “让他进来。”沈大人无力地摆手。

    贤王的亲信很快就进来,对沈大人道:“王爷问沈大人,誉王送来的旨意可是求娶六小姐。”

    沈淳儿排行第六。

    沈大人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沈大人如何回誉王?”

    “本官未曾正面回应,但这可是誉王从皇上那里求来的旨意,本宫恐怕……”无法拒绝。

    亲信没有意外地点头:“沈大人再缓一缓,属下这就回府与王爷相商。”

    说完,亲信的身影就消失在门口。

    沈大人捏着桌案上的圣旨,重重闭眼。

    誉王以无子嗣的理由求旨,皇上必然答允。

    圣旨下达,谁敢抗?

    可是他这个女儿不能嫁誉王。

    雨声滴滴哒哒,舒锦意裹着披风,斜靠在矮榻上昏昏欲睡,却没有多会,外头屋子的说话声将她的磕睡给惊走大半。

    “誉王悄悄进宫请旨,如今那旨意已经放在了沈大人的案头。”

    “嗯。”某人并不意外的声音响来。

    舒锦意推开门,就看到室外汇报的徐青。

    两人同时回头。

    徐青没得到指示,先行退了下去。

    舒锦意没问褚肆,褚肆坐在那边,看着她主动说:“誉王请旨娶沈六小姐沈淳儿。”

    声落,一室安静。

    舒锦意讽刺地勾了勾唇,什么话也没说,朝褚肆走过去。

    褚肆正直勾勾盯着她的反应,却发现,她似乎不在乎这些,或者说她没有表现出来。

    英眉一蹙,褚肆在她错过自己坐到一边之际突然扣住了她的腰身,往他腿上一按,坐下来。

    “没什么想说的?”

    漆黑的眸正静静盯着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