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41章:剜她的眼(1更)

时间:2018-05-09作者:如是如来

    下一瞬,沈淳儿细腻的脖子被掐住。

    姬无阙吓得连嘴里的糖都掉了出来,反应过来,张口想喊却喊不出来。

    褚相的脸色实在太吓人了!

    沈淳儿连挣扎都没挣扎一下,一双眼,平静地看着掐住自己的褚肆。

    这女子出乎常人的反应落在褚肆的眼里,眉峰蹙紧。

    即便对方不怕死,褚肆仍旧没松开,声音渗着寒冰,“看到什么了。”

    “灵魂。”

    下一瞬,沈淳儿的脖子几乎被捏断。

    憋得满脸通红的沈淳儿仍旧没有挣扎半分,仿佛像是在等死的无欲之人。

    沈淳儿,很特别!

    褚肆将人毫不怜惜的甩到地上,那种渗到骨子的冷从褚肆的身上散发出来,这时候的褚相,才是真正的褚相。

    “咳咳……”沈淳儿在努力的通气。

    再怎么表现得淡然镇定,沈淳儿还是瑟缩了起来,对褚肆的惧意从骨子里渗出。

    褚肆现在看沈淳儿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具尸体,冷冰冰的尸体。

    “沈六小姐再说一遍。”

    “我,我什么也没看到……”沈淳儿瑟瑟发抖,娇弱的身子不断往后退。

    眼看褚肆再有其他行动,姬无阙连忙道:“褚相,不可。”

    这儿是后宫。

    这个女人不能死在这里。

    褚肆回头看脸色苍白的姬无阙,慢条斯理道:“这女人,本相带走了,二十三皇子殿下无议?”

    “你……”姬无阙看到褚肆眼里的杀意,不由瑟缩,“要做什么。”

    “二十三皇子殿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声落,人已经重新逼近沈淳儿。

    一记不留情的手刀落下,沈淳儿彻底晕死了过去。

    “褚相……别再杀人了……”姬无阙白着脸道。

    褚肆黑眸眯了眯,拎起沈淳儿就走。

    姬无阙一屁股坐了下来,愣愣看着褚肆拎人消失的方向,连掉在地上的糖也顾不得去捡了。

    褚肆就没想过他一个孩子该怎么向太后解释?

    姬无阙抿了抿唇,死死捏着双拳。

    “二十三皇子殿下,我们相爷让奴婢过来将沈六小姐接走。”

    正是姬无阙不知如何向太后交待之时,一名梳着宫女发髻的大宫女款步过来。

    “你是褚相的人?”

    “奴婢是皇上宫中的人,过来传皇上口谕!”

    漂亮的宫女抬头冲姬无阙善意一笑。

    但。

    姬无阙只觉得后背生寒!

    褚肆他好大的胆子,假传圣上口谕!

    更让人惊恐的是褚肆的手竟然伸到的皇上身边!

    一个宫女也罢,或许身后还有更多。

    褚肆,当真可怕!

    “砰。”

    晕死过去的沈淳儿毫不怜惜的被丢到了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守在里头的人立即闪身出来,统共有五六人。

    迎头一人看见地上的女人,为之一愣。

    “爷,这是?”

    褚肆也皱起了眉,将人带出来,他还没想好如何应对,是杀了了事,还是另行处理。

    因为这个女人似乎有不寻常的地方,能看见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

    眉峰蹙起,冰冷的视线落在沈淳儿那双眼睛上。

    剜了它!

    心中这么想,手里就多了一把寒剑,直挥向沈淳儿的双眼。

    褚肆的动作止在了半空。

    脑海闪过舒锦意那对笑眸,收回了剑。

    旁边属下看见犹豫的褚肆,忍不住奇怪。

    能让爷亲自捉来的人,必然是有什么威胁,而且爷还下不去手。

    这女人……

    “爷,如您下不去手,属下代劳。”

    褚肆将手里的剑丢给他,属下正要接剑杀人,就听褚肆道:“将人送回沈府。”

    “爷?”

    身后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褚肆却又加了句:“派两人盯着她,若对少夫人有威胁,杀。”

    杀字一落,褚肆已出了门。

    等人回到相府,看到过门来的老夫人时,并无意外。

    随着一起过来的,还有他的三叔褚寰和三婶上官氏。

    看见回府的褚肆,脸上都扬起了讨好的笑。

    失了皇商的身份,家里顿时陷入囹圄。

    思前想后,唯有这么一个侄子可依靠。

    不论之前的关系有多么的恶劣,此时已容不得他们再自命清高了。

    三房老爷的命是保住了,以后却不可入仕,更不能行商,连带着整个三房都连累了。

    至于大房,那更是不用说。

    饶他们一命,已是皇帝的仁慈了。

    “褚肆回来了!”上官氏讨好着上前,脸上全是善意的笑容。

    褚肆是什么人,当然看得见上官氏表面的讨好,眼底的隐忍。

    到底不是出于真心实意,掩饰得再好,也露出端倪。

    “孙儿给祖母见礼。”

    褚肆行一个男子虚礼。

    或多或少有些态度不端,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不喜。

    面对孙子的怠慢态度,老夫人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嘴角含笑,眉目慈祥,声音也柔和了不少,可却是隐含着训斥的意思:“虽说你官位未被撤下,可如今也是受了禁闭,切勿再生事,免得他人抓着把柄,在朝中再参你一本。”

    刘氏听完,眉皱了起来。

    褚肆今日的心情不好,见到家人也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好,也没出什么差错,算对得起他们了。

    老夫人率先入主训人的作风,还是看不透眼里的局势。

    “祖母,孙儿自有分寸。”

    不劳您费心了。

    老夫人那张笑脸眼看着就要垮了下来,上官氏连忙笑着打圆场,又示意刘氏赶紧将老夫人领到前屋去。

    刘氏只好将人领进前屋,又对褚肆说一声:“锦意身子似乎有些不适,你去瞧瞧。”

    刘氏话没落,褚肆已经转身大步回东屋那边。

    老夫人虽说不喜,却也只能忍耐着。

    褚肆匆匆进屋,发现屋里正准备出门的舒锦意正抬头看着他,没有半点的不适。

    想到母亲是想要支开自己找的借口,心中好笑。

    “见过老夫人了?”

    舒锦意站起身问。

    褚肆的视线落在她微凸的腹部上,再沿着她纤细的腰线看去,眉一皱。

    这么细的腰,真的能撑得起一个孩子?

    褚肆危机感上来,连忙上前扶住人,“小心点!”

    担心得他就差点没将人抱着了。

    舒锦意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道:“这次恐怕是将人送过来,前厅那几箱子的东西摆着呢,连伺候的丫鬟婆子也都齐了。”

    之前说的话,恐怕是先让他们相府先提前了。

    依老夫人的性子,恐怕是打算长久居下。

    到不介意养着一个老人家,只是这位老人家与别的不同。

    安安分分的到还好。

    “不喜欢?”褚肆注意力在她的腰上。

    “老夫人对你的态度……”舒锦意欲言又止。

    “祖母不喜欢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往对你到是有几分喜欢,只是后来你性子改了。”

    刚来的时候,舒锦意也感觉到了。

    现在她还算是压着自己真正的性子,要是以前那样,老夫人恐怕是要厌恶了。

    “那你打算呢?”

    “让人住着也无妨。”褚肆不甚在意的道。

    舒锦意想了想也只有如此,不然还将人赶出去不成?

    褚家的笑话够多了。

    让他们出去说三道四,不如留在府里也好看着。

    自己的府邸,难道还怕一个老人家掌控住?

    “既然回来了,一起过去瞧瞧吧,别让母亲一个人应付。”舒锦意说着就往外走。

    褚肆视线仍旧紧盯着她的细腰,真怕一个不注意,这腰就会被压断。

    想到这肚子一天天的长大,褚相爷眉都皱成川字了。

    女眷那边有刘氏应付着,褚寰一个大男人说了几句话,也就转了出来。

    看见褚肆小心翼翼搀扶自己妻子的画面,先愣了下,然后大步走上来。

    “三叔。”

    两人同时出声。

    褚寰憔悴的脸勉强扬起笑容,“看到你们这般恩爱,三叔就放心了!”

    舒锦意有些好笑。

    这放的又是哪门子的心。

    “三叔还有话要说?”褚肆一眼看穿他的小心思,“就在这说吧。”

    正想要提议到屋里说话的褚寰闻言,脸上笑容有点僵。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