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42章:给脸不要(2更)

时间:2018-05-09作者:如是如来

    “三叔今日能脱险,全依赖了三侄。”

    褚寰这话是出自真心实意,如没有褚肆他根本就不可能还站在这里说话。

    褚肆道:“三叔是我的家人,救您是应该的。”

    现在褚肆还当他们是家人,这一点是要提醒他们,以后莫再做后悔的事。

    帮一次,可不会有第二次。

    褚寰听出侄子话里的意思,连忙点头称是。

    末了,褚寰探着褚肆的口风道:“你祖母这边……”

    “既然是我的祖母,自然不会往外推。只是,分家前我们都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三叔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问三婶。”

    褚寰含笑称是,“三叔都懂。”

    赡养义务大家都该出一份力,没有什么可争论的。

    你也可以选择不履行,褚肆这里却有千万种的法子让你承受。

    褚寰体味了一番警告后,笑着就退到了后面的花厅,没有跟着去前屋。

    褚肆也没勉强。

    “三叔似乎还有话要说。”

    走远了,舒锦意才有意提醒褚肆一句。

    褚肆道:“他既然闭口不言,也不是什么大事。”

    舒锦意好笑不已,褚寰恐怕是想要请他出手帮忙,即使不能再做皇商,但普通的商户总该可以吧。

    褚寰没提,褚肆也不会主动出手相助。

    保人一命,仁尽义尽了。

    上官氏将老夫人安顿过来,满心满意地走了。

    褚肆和舒锦意过来,就碰到要告辞回府的上官氏。

    上官氏又立即扬起笑脸,迎着这两个小辈。

    三房和大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天天堵心,上官氏脸色并不太好,却硬挤着笑脸迎合。

    “三婶这么急着走?不如和三叔留下来吃个饭再回?”舒锦意好心问一句。

    上官氏连忙摆手:“你三叔还有别的事要做,就不打扰你们了。褚肆啊,有空回府去看看,那儿毕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

    褚肆闻言颔首:“侄儿会的。”

    皇上想要收了那宅子,将他们三房和大房勒令搬出去住。

    上官氏知道宅子迟早是要收,所以提前过来打个招呼,希望褚肆能够帮个忙。

    褚肆对这事,似乎并不上心。

    上官氏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直白的说了出来:“你三叔今早就接到了通知文书,褚府那宅子恐怕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你也知道你三叔这些年做皇商得来的财产等物都充了国库。你大伯那边更是一文不留,你若是有路子,尽可给你三叔安排安排。”

    看着低声下气,讨好自己的上官氏,褚肆淡淡道:“三婶放心,侄儿会好生安排。但也请三婶明白,三叔带罪之身,大房更不用侄儿说了。恐怕不能安排得如人意,到时候还请三叔三婶能理解。”

    言下之意,不能做得太过铺张高调。

    他这还禁闭着呢。

    万一被皇上抓着点什么,大家都玩完!

    上官氏哪里不知道,褚肆能答应说要安排,已经很知足了。

    至于地方嘛,上官氏想,不至于会太差才是。

    “三婶明白,一切就依赖着三侄子了!锦意这肚子是有了吧,恭喜你们!”上官氏后一句不管是不是真心的,褚肆听到了心里高兴!

    “多谢三婶!”

    上官氏目的达到,就走了。

    两人进门,就闻高氏疲惫的对刘氏说:“我乏了,后面的事由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说着就让嬷嬷扶着从后面的门离开。

    东正院是褚肆和舒锦意的住处,东南院及南院刘氏占去了,至于东北院这边又被褚肆占去给修成了“别院”式的浴池等用地。

    所以,现在只空有一个南西院。

    还是离正门最遍的地方,可以说委屈了高氏。

    眼前这形势,却不容高氏再有其他的怨言。

    褚暨的死对高氏的打击非常大。

    近日来,几乎是睡不好,吃不好,还时常发脾气。

    高氏没一病不起已经很万幸了。

    虽说高氏对他们不仁,刘氏还是吩咐了厨房给高氏做一些营养和调养身体的吃食送过去,又给高氏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没有一丝的怠慢。

    褚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这儿有我,你和锦意也少插手这事,”刘氏为褚肆和舒锦意着想,避免了他们两人接触这些事。

    刘氏算得是最好的母亲了。

    舒锦意想说什么,又被刘氏推回来,“你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更是要注意,阿肆,看紧着你媳妇。”

    到了这里,刘氏也总算是了解了舒锦意的性子。

    提前说好,免得她又插手进来。

    “听母亲的话,”褚肆按住舒锦意的手,柔声说:“祖母这儿就交给母亲,大伯走后,祖母的心里一定非常的悲痛,短时间内也不会恢复得过来。”

    意思是说,短时间内不会翻出浪花来。

    高氏已经无力了。

    “母亲若有需要……”

    “我这不需要你,”刘氏嫌弃地摆摆手。

    “……”舒锦意无言以对。

    褚肆好笑地将人带出去,站到外面还吩咐了下人几句。

    几乎所有人都吩咐到了这边照应刘氏的需要,舒锦意这里有他在,不用太担心。

    进到南西院的高氏,看着布置的屋子到是精致,只是这屋子的气味闻着着实不舒服,脸色更是沉了沉。

    因为没有人住,刚收拾出来的屋子有一股子淡淡的霉气,虽然用特殊的香熏味给掩盖了,还是闻得到。

    姚嬷嬷皱眉,却没说什么。

    现在老夫人是居于人下,哪里敢有议。

    因为他们来得急,刘氏能做到这一步,已经面面俱到了。

    屋子常年没有人居住,有些味道也是能理解的。

    刘氏到是可以安排别的地方,只是有人居住的地方都是下人的地方。

    恐怕安排过去,老夫人该要气死了。

    这院子本就在散着气,刘氏想着高氏也不会那么快过来,哪曾想,这么突然过来了。

    莫说这院子,之前他们入住的正院刚开始都有些味。

    而且在入住前也用香熏过了,只是处理得及时,又缓了一段时间才住进来,也就没有什么。

    西院这边,想着也没有人住,刘氏进府后才开始让人整理出来的。

    “老夫人,若是闻着不适,奴婢去找二夫人……”

    “不用了。”

    高氏沉声道,语气明显的不满。

    味道其实很淡,闻着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只是高氏从来就不满刘氏。

    不喜欢这个人,做得再好也是不好。

    刘氏前前后后忙着安排高氏带来的几个婆子和丫鬟。

    褚府遭遇了那种事,家里的仆人早就散得差不多了。

    因此,高氏带过来的东西和人并不多,可以说十分的寒酸了。

    除了伺候的姚嬷嬷,加起来也统共就四五人。

    几个箱子的东西。

    仆人的,则是人手一个包袱。

    所以,刘氏不担要花钱给高氏置办事物,还要给高氏安排人。

    忙了大半天才歇下,入夜才去西院看望老夫人。

    等了大半天的高氏才在入夜后见着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所以刘氏进门,并没有得到高氏的好脸色。

    刘氏早做好了准备,给高氏行礼后道:“母亲,已经安排妥当了,媳妇领着些人过来,您看着挑一挑,留在身边伺候。”

    “不用了,我这儿的人手足够。”

    高氏对刘氏的好意并不领情。

    刘氏皱眉,脸上却滴水不露笑道:“哪能不需要,母亲的身体不如前了,儿媳担心您有个三长两短,还是多留几个人在身边伺候,儿媳才放心。”

    “啪!”高氏白着脸拍桌:“你是盼着我快点死是吗。”

    刘氏脸色不好看了,对这老家伙忍了又忍,她还来劲了是吧。

    “瞧您说的,儿媳就是盼着您快点好所以才多派些人过来好生伺候着!”

    “伺候?我看你们是巴不得我早点没了才好,把这些人都带走,我这儿不需要!”高氏颤指着刘氏身后的一群人,清喝。

    刘氏连连皱眉,声音也淡了下来:“既然母亲嫌弃,儿媳回头再给您找一批过来。”

    “以后也不用了,”高氏沉着脸道。

    刘氏更是皱眉,老家伙专程过来找事的。

    是想让外面的人对他们相府对她和阿肆说三道四,刻薄自己的母亲和祖母吗?

    刘氏寒着脸道:“儿媳明个儿再过来,夜了,儿媳就不打扰母亲歇息了。”

    说着,带人就走。

    她没功夫伺候蛮不讲理的老家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