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44章:二姐怀疑(2更)

时间:2018-05-10作者:如是如来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落入一双耳内。

    褚冶没多呆,很快就出了禅室。

    走之前,四下探望,生怕遇到什么熟人。

    刘氏从大殿那边寻过来,就看见一抹背影匆匆离开,眉头皱紧,没多想往禅室里走。

    正坐在蒲团上的高氏转过身,冷冷在刘氏身上刮了一眼。

    “儿媳担心母亲,就过来了。”

    高氏凉凉地收回目光,继续捏着串珠,嘴里念念有词。

    刘氏也让人拿来蒲团,就坐在高氏的身边。

    福祈了,刘氏紧跟着高氏出禅室。

    对刘氏的举动,高氏心里恼火,却始终隐忍了下来。

    想到大孙子的落泊样,高氏就一阵的抽疼。

    舒锦意安安静静的坐在蒲团上,对着前面的佛像,第一次,感受着佛主带来的宁静。

    苦悲大师将她带到这里,就一句话没说。

    时辰一到,舒锦意就起身,双手合什对苦悲大师道:“苦悲大师,在数日前,我遇到了一个人,我想她会很适合你们佛门。”

    苦悲大师睁开眼,看着舒锦意。

    “沈家六小姐。”

    舒锦意丢下一句话,转身出禅室。

    从禅室出来,就看到等在那儿的宋嬷嬷。

    “夫人和老夫人已经出来了,少夫人若是没有其他,就赶紧回府吧。”

    这儿人多杂乱,宋嬷嬷担心哪个不长眼的冲撞了舒锦意。

    舒锦意点头。

    下到阶梯的广场,舒锦意就见刘氏皮笑肉不笑的打发过来探风或讽刺的贵妇人。

    老夫人则是坐在马车内,没吭声。

    褚府早就没脸见人了,高氏哪里还敢再与人打交道,不是自找没趣。

    看到舒锦意过来,要走的那个贵妇人又含蓄的嘲讽一句。

    刘氏冷笑的回驳一句,闹得那贵妇人差点跳起来打人。

    等舒锦意走近,贵妇已经被其他同行的拉走了。

    “母亲,”舒锦意的视线往贵妇离开的方向看去。

    刘氏道:“跳梁小丑罢了,不必理会。”

    她儿子现在被禁闭了,大家都没顾忌了就跑出来明嘲暗讽。

    舒锦意点点头,却暗暗将贵妇的嘴脸放进了心里。

    有机会的话,她不介意弄点意外。

    回府刚和刘氏分开走,徐青就出现了,在舒锦意的耳边小声汇报他所听见的,“他们想要利用老夫人对相府不利。”

    舒锦意闻言,神色间有些古怪:“他们是不是想得太过天真了?”

    徐青无奈一笑:“属下也不明白。”

    难道他们以为派个老家伙过来,就能搬到相府?

    “这话我会和你们爷说,”不用再次汇报了。

    无所事事的褚相爷终于等到了舒锦意,扶着人坐下,就听到糟心的事,褚肆淡漠道:“既然她不念亲情想要对付相府,以后也不要怪怨我。”

    “你打算怎么做?”舒锦意有些好奇。

    “但凡对相府不利,我不会轻易放过,”至于怎么做,还没想好。

    “她表面上还是你的祖母,”舒锦意提醒他一句。

    褚肆低下头,看着舒锦意漆黑的眼,忽然低头亲吻住她的唇。

    舒锦意想退,被褚肆捧住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气喘伏在他的怀里,舒锦意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氏的事,褚肆压根没放心上,由着她作。

    那天后,刘氏也时常与皇都里的贵妇人往来,频频参与一些宴会等活动。

    整个人,似重新活了过来一般。

    高氏看到活得有滋有味的刘氏,心里更是郁气不已。

    舒锦意也是时常跟着走动,在背地里,那些人对褚府的人各种的诟病,表面上却不敢疏忽了刘氏和舒锦意。

    保持着一种尺度,不进不退的相处着,到也相安无事。

    舒锦意肚子已经快五个月的时候,钱君显突然提着礼拜访褚肆。

    褚肆只是被罚禁闭,没有说不能见人。

    钱君显是带着墨霜上门的。

    距离不是很远,墨霜又闷在家里太久,正巧她的相公要求褚肆办事,想要借此机会攀上褚肆这颗大树。

    顺理成章的墨霜就跟着一起出现,一并与舒锦意亲近。

    男人在前面聊国家大事,她们女人就坐在院子里吃茶聊着体己话。

    舒锦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因为上次差点害墨霜落胎一事,舒锦意就有意的不去亲近两位姐姐。

    如今贤王也好,誉王也罢,都需要休养生息,暗中等待着机会,皇都内一片太平盛世!

    两家走近,也不碍事。

    刘氏可不是那么高兴了。

    关于褚肆和墨缄之间的恩怨,刘氏可提着心呢。

    听说墨霜来了,赶紧放下高氏这边的事,急匆匆过来了。

    等刘氏出现,就看到舒锦意和墨霜相处得十分的融洽,隐隐有姐妹同席的错觉。

    刘氏眉心一跳。

    “宋嬷嬷,这如何是好?”

    宋嬷嬷笑道:“夫人多虑了,相爷不说,您不说,还有谁知道?”

    话虽是这样说,可心里仍旧不平静。

    总担心这个秘密摆到台面上,将好好的相府弄得鸡犬不宁。

    随着舒锦意的肚子越来越大,刘氏更担心。

    “母亲。”

    “褚夫人!”

    正坐在廊台里有说有笑的两人同时起身。

    刘氏的视线在两人的肚子上来回一眼,赶紧摆手:“不用拘礼,钱夫人有身孕在身,也多得小心才是。”

    墨霜差些落胎的事,刘氏也听说了。

    “多谢褚夫人关心!”

    “坐吧,”刘氏对墨霜的态度并没有以往那么冷硬了。

    墨家姐妹,刘氏还是有过数次的相处机会。

    将军府和褚府当初可是走在一个平面上,有权势的将军府,在当时很受到皇都里的人追捧。

    如今事过境迁,一切都变了。

    刘氏虽不喜墨缄,对她的两位姐姐到是没有反感。

    墨霜嫁给钱君显后,就没有多少接触机会。

    墨雅就很不错!

    刘氏坐了一会儿,听着两人说话时有时候提到以往的墨家,心一阵跳动。

    说到后面,结果也只是只言片语,墨霜不生气,舒锦意也没察觉任何,刘氏一颗心跳上跳下的。

    小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

    刘氏走远,还能听见身后的笑语声。

    忽然意识到,舒锦意入府多年,恐怕也没今日来得开怀。

    刘氏叹了口气。

    也不知这样是好还是坏。

    舒锦意和墨霜坐也没有多久,就带着墨霜在相府内四处逛逛。

    这可是新府,二姐过来,自然要带着好好参观参观。

    院子里的摆设和各厢房的摆设,落在墨霜的眼里,慢慢的就觉得熟悉了起来。

    总感觉,有些东西在哪里见过。

    “我有些礼要送钱夫人,且在这儿稍候片刻!”

    舒锦意将人引到了花厅后面的客室,转身回屋去取准备好的东西。

    墨霜就站在客室内等着。

    舒锦意一走,墨霜就打量起了这间靠近后面正屋的客室来。

    越看这屋子,再对着院子的摆设,墨霜越觉得熟悉。

    “这是你们相爷亲自摆弄的?”墨霜指了指客室还有院外。

    整个东正院,处处充满了熟悉的味道。

    “是呢!我们相爷是按着少夫人的喜好修整了院子。”站在身边的柳双,笑眯眯的!

    从丫鬟的表情来看,墨霜就知道平常时的褚肆有多么宠爱舒锦意,连这喜好都依着她的意思去做。

    只是这里的东西怎么有些熟悉?

    墨霜回头看了眼客室的摆设,然后对准了墙上挂起的拙劣山水画,脸色瞬间一变!

    那脸色极其的难看。

    落在身边丫鬟眼里,惊慌了:“夫人,您怎么了?”

    这哪里是依着舒锦意的喜好来,根本就是……阿缄的喜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霜白着脸往后面走,身后的人拦都没拦住,况且以墨霜和舒锦意现在的亲密关系,相府的下人也没敢拦。

    所以,墨霜大步穿过客室的后门,进了中庭院,直走进东屋的第一道门。

    入目,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味道,甚至让墨霜有瞬间的怀疑。

    这就是墨缄的房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