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50章:期待降临(1更)

时间:2018-05-14作者:如是如来

    墨雅从书房走出来,压着心底的复杂一路匆匆离开。

    抵达门口,碰上舒锦意。

    “墨大姐……”

    “……”墨雅觉得这称呼怪异。

    “要走了?不如留下来吃个饭……”

    “不用了,”墨雅急忙打断,现在她最怕面对的就是舒锦意。

    明白褚肆对墨缄的心意后,墨雅就觉得愧对舒锦意。

    特别是看到舒锦意顶着个肚子,脸上还扬起和善的笑容,心里很不是滋味。

    匆匆告辞后,墨雅就拒绝了舒锦意的相送,自己从正门离开。

    舒锦意目送墨雅急匆匆的背影,心下纳闷。

    “大姐和你说什么了?”舒锦意走进书房,看到褚肆沉着脸盯着桌案上的长盒子发呆。

    褚肆抬起头,深邃眼底尽是心疼,看她的眼神能柔出水。

    舒锦意莫名奇妙。

    “到底说了什么?大姐她怎么急匆匆的走了?”舒锦意靠近。

    褚肆目不转睛,看着她慢慢拿起盒子里的短剑。

    温宁目光落下,眼眸一眯。

    父亲给大姐的短剑?

    大姐将剑送来做什么?

    “大姐说这是你留下来的东西……很重要。”

    舒锦意:“……”

    她要不要说清楚?

    触及到褚肆满是心疼的眼神,还是决定不破坏大姐在褚肆心目中的形象。

    不过。

    舒锦意以一种称之为古怪的眼神盯着褚肆。

    真是单纯啊!

    以前她是怎么会以为他心机深沉来着?

    在大姐面前,他完全不够看。

    “也不是很重要,”舒锦意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

    “对我来说,很重要。”

    “不过就是一把普通的玄铁剑。”父亲那里大把大把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阿缄,”褚肆不知发什么神经,突然抱住她,一脸心疼,“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知道了,你说过很多遍了。”真黏糊。

    “即使是说过上千遍,我还会说,”褚肆执着道:“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朝我发。”

    “我现在就不舒服,热,”舒锦意推推他。

    褚肆将人放开,也不理会什么短剑了,拉着人道:“我们去庄子住段日子,那边冬暖夏凉,景致也美,正适合。”

    “不用了,相府就不错。”

    褚肆在他们住的地方花了不少的功夫,将这里修得冬暖夏凉!

    舒锦意瞄了一眼短剑,道:“先把东西收起来吧,这些伤人的利器,以后还是少拿出来。”

    “你不喜欢?”

    墨雅说阿缄最喜欢这些兵器了。

    “不喜欢。”

    褚肆犹豫了下,还是将短剑收了起来,放到了后面去。

    “慢点走,”褚肆从身后过来,扶着舒锦意。

    虽然舒锦意没有孕吐等不良反应,可晚上睡觉却很不舒服,他看着都心疼死了。

    入夜。

    舒锦意又吃了一顿宵夜,然后就是频繁的解手。

    褚肆一听到动静,就小心翼翼的扶着人到后面屋子里,起初的时候舒锦意还很不好意思,后面也就习以为常了。

    反到褚肆,每次都红了脸。

    舒锦意白日里想吃什么,褚肆第一个去准备,可以说这段日子,褚肆完完全全宠着媳妇过日子!

    “我是不是发胖了?”

    这天,舒锦意举着自己有些胖肉的爪子,眯着眼看对面正给自己剥果皮的人。

    “没有,还是那么英俊威武!”

    “……”

    “噗!”

    身侧丫鬟们笑出声。

    清羑从这边过来,看到这幕,转身对宋嬷嬷说,“少夫人和相爷估摸着还要在凉亭呆足一个午后,夫人那边有什么事可交给奴婢去做。”

    “到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夫人让老奴过来看看少夫人和相爷,如今看到他们这样和睦相处,我就放心了。”

    宋嬷嬷瞄了两眼清羑,可惜道:“你也就缺那点福气。”

    清羑一惊,知道宋嬷嬷想说什么,“宋嬷嬷这话可别让人听着了去,否则奴婢实在没脸在少夫人身边伺候了。”

    宋嬷嬷也只是开句玩笑,见清羑这么紧张,笑了笑:“你好好伺候少夫人。”

    “清羑知道。”

    宋嬷嬷去向刘氏汇报了。

    清羑不由怀疑了起来,好端端的,夫人派宋嬷嬷过来做什么?

    想到什么,清羑脸色微变。

    难道夫人还没断了替相爷纳妾的念头?

    她得赶紧去提醒少夫人一声。

    又是另一个夜。

    誉王府收到了一封信,由褚肆亲笔书写。

    信上的内容并不多,只是向誉王说了外城的自然灾害之事,再隐晦的提了两句之前那件事。

    明里暗里都在暗示姬无舟。

    姬无舟捏着手里的信,视线落在信中那半年日期上。

    半年内,双方达成一个共识,互不干扰。

    彼此相安无事过好日子。

    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不要被对方抓到了把柄。

    很明显的意思。

    休战!

    “王爷,这个褚相到底想干什么,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与您谈起灾情来了?”

    送信的人皱眉问。

    姬无舟将书信放平在案上,拢着披在身上的衣服,没说话。

    因为数次的受伤,让他的身体渐渐变得稍差了。

    这种天气,仍旧觉得凉。

    “如他所愿。”

    姬无舟拿起笔,挥下这几字让人送出去。

    无非就是替舒锦意争取临盆的时间罢了,姬无舟知道。

    褚肆接到回信,望着天边的黑夜,眼神深邃。

    屋里传来动静。

    褚肆匆匆进屋,声音轻柔:“抽筋了?我揉揉,别动!”

    然后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是舒锦意起身。

    “下边一点,”舒锦意不太舒服的声音传来。

    “有没有好一点?来,靠到我身上来……”

    “热,你到下面去,你的身体跟个炉子似的,热得我睡不着。”

    “我给扇着,睡吧!”褚相爷好脾气的拿起扇子给她扇,又到门口让人吩咐加冰块。

    睡了一会,舒锦意又翻身,从黑暗里盯了床边扇扇子的人,抱怨道:“都怪你,把我折腾成这样。”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别扇了。”

    “还是扇着吧,不是热吗?”褚肆补充:“一宿不睡没关系,我身体好着!”

    “那你扇着吧。”舒锦意没好气的道。

    夫妻俩的生活过得还算滋味。

    墨家姐夫时常窜门子,只是墨霜孕吐得厉害,前面一段时间瘦了不少。

    江朔离开皇都的第三个月,昭华公主也喜欢往相府这边走动,时常邀请舒锦意出去社交。

    只是舒锦意没有那心思,二来是褚肆担心舒锦意有意外,只能安安分分的养着。

    偶有世家贵夫人和贵女往府里走动,明面上走了一个过场,也算是给了相府面子。

    至于褚府的两家人,像是熄了火般,不再出现在相府。

    皇都里平平静静的,什么坏事也没发生。

    就连北夷那边也只是派兵在边境镇守,但并没有进攻的意思。

    这一拖也就拖到了五个月之久。

    舒锦意这几个月,将自己养得白白胖胖,整个人懒散了起来。

    褚肆扶着九个多月肚子的舒锦意走出来,整个人提心吊胆的。

    直到等人坐好,褚肆才小心翼翼的替舒锦意披上大裘衣。

    已经入冬了,舒锦意这肚子越来越大了,也让褚肆越发的担心。

    “少夫人,袁夫人来了。”

    柳双的声音落下,墨雅就带着一些甜腻的糕点进来了。

    墨雅每次过来,坐得并不是很久。

    半个时辰左右就离开了,每次舒锦意留人都没能留下。

    几次后,舒锦意也就由着墨雅了。

    只是慢慢的,舒锦意发现大姐对她的态度有些奇怪。

    到底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墨大姐,你来了!”

    “肚子都这么大了!”墨雅笑着将手里的东西交给身边的丫鬟,给褚肆见过礼后才陪着一起坐下来。

    墨雅距离上次过府,已经过去差不多两个月了。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

    “嗯。”

    舒锦意笑了笑,抚摸肚子的动作非常的轻柔。

    闲时,褚肆总会拿些小玩意逗肚子里的孩子,又时常伏在她肚皮上,听孩子有力的踢打动静,每次看到褚肆傻子一样的行为,舒锦意都会忍不住想笑。

    也不知等孩子出世,会是个什么样子。

    如此,舒锦意竟一直期待着!

    ------题外话------

    ps:

    谢谢亲爱的赠送99朵花!么么哒!爱你~

    谢谢亲爱的赠送1花,么么哒,爱你~

    谢谢亲爱的赠送9花,么么哒!爱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