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56章:求请被拒(1更)

时间:2018-05-17作者:如是如来

    五天后。

    “少夫人!”

    跟随褚肆出门的随从自大门外奔回来,一脸焦急。

    “发生什么事了。”

    舒锦意猛地回神,直盯着来人。

    随从噗通的一下跪到了舒锦意的面前。

    舒锦意心一跳,皱紧眉:“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跟着相爷一起出城去振灾了吗?”

    “属下快马加鞭回府……是要告知少夫人……相爷失踪了。”

    “什么!”

    舒锦意捏紧了双拳,稳住了心神,冷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失的踪。”

    “相爷带着几名侍卫进了流民地,可是那些流民实在太凶猛,好几十人被挤进了洪流深处……如今数具尸体被打捞出来……”

    说到这儿,随从已经泪流满面。

    舒锦意脸色刷地一白,“没找着尸体就是无事……”

    想想也可笑,流民爆发,怎么会将武功极高的褚肆挤进洪流中。

    其中,定有什么问题。

    “派人去查……”舒锦意后知后觉的发现,郭远等人被派出去了,跟在褚肆身边的只有徐青等人。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这件事……尽量瞒着母亲,我亲自……”舒锦意一个呼吸不过,身子猛的往前一栽。

    “少夫人!”

    身后的人眼疾手快将人扶住。

    舒锦意稳住身形,深吸了一口气:“褚肆不会有事的,你们也不用害怕。此事,将嘴闭严了。”

    “少夫人,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可能瞒不住了……”白婉带着颤意提醒。

    舒锦意眼神冷了下来,“瞒不住也得瞒,将赵管家找来我有话要吩咐,书颐,你守着夫人那边,柳双,外面的流言你尽量堵在府门外。府里若是有谁听到风声,立即汇报给赵管家。”

    “少夫人……您想要做什么?”

    直觉告诉他们,舒锦意又想做什么动作。

    舒锦意转身进入内屋。

    很快,赵廉沉着脸进来。

    “少夫人找属下来是想……”

    “赵廉,我想走一趟,”舒锦意直接道。

    越廉骇了一跳,“少夫人不可,您还未出月子。”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还没有达到那种地步,”舒锦意皱眉道:“这件事必须由我去做……”

    “属下不同意,”越廉直接拒绝了舒锦意。

    舒锦意意外的看了过来,即使她的眼神再犀利逼人,赵廉仍旧没有松口,更没有移开那双坚定的眼。

    “如果非要做,就请交给属下去做,相爷吉人天相,不会有事。这件事背后恐怕有人插手了,如果不是这样,相爷他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被推入洪流之中。”

    他们做属下的都知道,即便相爷的手段狠辣,可面对普通的百姓,却是容易心软。

    如果不是有心人利用普通的流民设计了相爷,事情不会变成这样。

    赵廉所想,近乎贴近了当时的情况。

    “这……”

    “少夫人不必多说,属下是不会同意让您出去冒险,”赵廉难得强硬的对待主子,说什么也不行。

    舒锦意连连皱眉。

    她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不如生产前那样好,如果不是灵魂有些同化了一些,身体更弱。

    想了半会,舒锦意道:“赵管家,有件事我需要你来安排,只是这其中有可能有些险……”

    “但凭少夫人吩咐,”只要少夫人不亲自出去,赵廉就谢天谢地了。

    舒锦意没有心思去猜他的心理活动,沉声道:“这样……”

    赵廉倾身一听,越听越愣,狐疑的抬头:“这样可行吗?皇上那边必然再会派人出去。”

    舒锦意黑眸微眯,“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让你做这些准备。誉王被派去西南面,现在褚肆出事了,你觉得下一个会是谁自请出城?”

    赵廉脸瞬间沉了下来:“贤王!”

    “如今,我已断定,他二人联手了,”否则这次褚肆怎么会栽。

    赵廉闻言,脸色变了好几变。

    两位王爷早就对自家爷不满,更是在上次的事情中起了冲突,已经不可能再平和了。

    “属下这就去办……”走出几步的赵廉又回头,不放心的道:“那少夫人您这里。”

    舒锦意皱眉道:“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很清楚。外面我始终不放心,我需要一个人。”

    “少夫人要去见那个人?”赵廉并不知舒锦意嘴里的这个人是谁,可他隐约的感觉到,那会是一个信任的人。

    舒锦意转身拿了件狐衣披在身上,走出门,冷风呼呼吹啸。

    直将舒锦意的心吹得摇摇晃晃,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我会让人跟着,你不用担心,先去做好你的事,如果实在无法阻止,也不必硬碰硬。”

    “是,属下明白了,”赵廉不敢再耽误下去,急忙带着几个人离府。

    舒锦意也带着两个随从和白婉离府。

    一时间,里外压抑得无法喘息。

    舒锦意进入钱府,马上就有人去汇报。

    钱君显有些意外的看着来人,“不知丞相夫人找钱某是所为何事?”

    舒锦意也不与他多绕弯子,直接将自己得到的第一手消息告知。

    钱君显听完,脸色骤然变了好几变,“褚相被冲进洪流中失踪下落不明!”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钱君显忍不住观察舒锦意的反应,发现除了眼神冷了一些外,并没有在她的身上找到慌乱之类的情绪。

    难道说……

    “钱大人,褚肆那边需要你,人我也可以给你派遣。”

    如果不是这副身子不中用,她也不必在这时候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别人。

    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姐夫。

    可解救的对象是褚肆!

    “丞相夫人……”钱君显犹豫了一下道:“皇上那关恐怕没有那么好过,下官恐怕帮不了褚相。”

    舒锦意的脸沉了沉,她明白钱君显的顾虑。

    他虽然现在靠向太子的方向,也算半个褚肆这边的人,可那又怎样。

    他最终的目的是替墨家铲除仇人。

    这个时候答应舒锦意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作赌。

    如果他出事,家里……

    说他钱君显怕死也罢,不仁义也罢,他都认了。

    “钱大人,在这里,我只信你了。”

    舒锦意捏着双拳,眼神冷静又平静的看着钱君显。

    钱君显被她看得一愣。

    “多谢丞相夫人信任,只是这件事下官真的无能为力。褚相吉人有天相,不会有事,丞相夫人或许可以再等几天……”说不定就有好消息传回来了。

    “我等不了那久了,”舒锦意盯着他的眼道:“我只需要你带人出去接应他,我怕他……”

    “如果有心人相拦,丞相夫人知道我出不了城门,即便是出了城门,恐怕也找不到褚相。”

    钱君显明白舒锦意的意思。

    是让他带人出去找褚肆,哪怕是一个确认也好。

    舒锦意深吸了一口气,苦笑一声:“我明白了,我不会勉强钱大人。”

    “丞相夫人……”见舒锦意起身,钱君显也跟着起。

    舒锦意道:“既然钱大人无法拿自己冒险,今天就当我没有来过钱府。”

    舒锦意没有停留,快步离开了钱府。

    墨霜听说舒锦意过来了,特地派人过来询问一声。

    钱君显压下那股异样,回头对墨霜派过来的丫鬟说:“我过去看看。”

    来到前屋,进了门,床榻上的墨霜就坐了起来:“我听丫鬟们说丞相夫人来求你办事了,她可是有什么难处?”

    钱君显摇了摇头,“只是过来提醒我一句罢了,不必紧张。”

    “真的没事?”

    “无事,最近朝中事多,褚相又在外办事,走时特别交待过一些话让丞相夫人带过来,”钱君显又继续道:“这段时间我们钱府要更小心。”

    墨霜心里一紧:“是不是又出事了。”

    钱君显笑道:“能有什么事,你也别多想了,先养好身子。”

    墨霜见钱君显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点点头就着他的动作躺了下来。

    ……

    舒锦意出了钱府,站在路口沉下了脸,陷入沉思中。

    站在身后的三人没有吭声,静静的等着她的反应。

    半晌之后,舒锦意才爬上了马车。

    “少夫人是要回府吗?”驾车的随从问。

    舒锦意捏了捏手道:“去梵音寺……罢了,回府吧。”

    “是。”

    回到府内,舒锦意又以自己的名义给宫里送了一个帖子。

    与此同时,皇帝得知此事,异常的震怒。

    各路官员看着与往时震怒不同的皇帝,心中惶惶!

    得知褚肆失踪,皇帝将贤王招到了书房去单独吩咐。

    大臣们脸上的神色瞬间就精彩了。

    虽然那件事没有明摆着出来,可大家都知道,褚相在朝中,根本就没有合得来的朝员。

    贤王和誉王表面上拉拢此人不成后,就已经在暗中想法设法的铲除。

    奈何褚肆命硬,好多次都逃了过去。

    再次将这么好的机会摆在这里给贤王,没有理由拒绝。

    是以,让贤王接替褚肆的位置去处理振灾一事,褚相就算是活着也会变成死人。

    皇上站在高处,看到的自然比别人更多。

    上次狩猎弃之,回到皇都后又事事交给褚肆去办,这让朝臣们压根就摸不准皇帝的心思。

    特别是在对褚肆的态度上,时上时下的,完全没有一个章法。

    这次更是直接将刀子递给了贤王。

    皇上,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