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58章:暗走边关(1更)

时间:2018-05-17作者:如是如来

    “相爷。”

    走到平宽地,从拐弯走出一名老者。

    褚肆冲其点头,问:“人什么时候能醒。”

    “已经保住了性命,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老夫也不敢保证。这段时间,老夫能用的都用尽了。”

    老者的脸上隐隐有忧色闪过。

    褚肆蹙眉,“已经这么久了,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吗?”

    “老夫会再尽力,只是……”老者犹豫着。

    “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本相定让人办妥。”

    老神医不由将视线投过来,眼中有复杂,叹道:“世人都说褚相爷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折不扣的大恶之人。依老夫所见,这世人无人能及褚相爷。”

    褚肆苦涩道:“您妙赞了,此次救人,出于目的。”

    “不管褚相爷出于何种目的,在老夫眼里,是大义!老夫在这里多谢褚相爷的出手相助,也请褚相爷放心,老夫定会将人救醒!”

    褚肆道:“请您一定要再尽力,缺失的药材,本王会让人办妥当了。只是这段日子,还得麻烦您再委屈住在这儿。”

    老者摆摆手,“就算褚相爷想要赶老夫走,老夫也不会走,褚相且放心。”

    褚肆郑重的朝老人家抱拳行礼,“本相进去看看。”

    老者颔首,两人并行再往里深入。

    ……

    龙安关军营。

    江朔拿布拭过手中的剑背,嗖地横出,从帐篷后面过来的人猛地住步。

    “什么事。”

    “将军,我们的人看到了褚相的人在外围活动。”

    江朔霍地从架上下来。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江朔的眼波清冽而冷撤,一股压抑的怒火就要喷发而出。

    “回将军,下面的人发现就立即过来汇报。”

    “失踪的人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江朔虽然在边境,因为舒锦意,派了一支队伍在外围注意着动向。

    对各地方更是设下了暗点,让人随时紧盯了皇都内的动静。

    虽然有时候消息回来得有些晚,却也不至于让他再像以前那样做一个瞎子。

    “领一队人,跟本将来。”

    “将军不可,”副将急忙阻止。

    “褚肆突然出现在龙安关,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江朔就是害怕褚肆利用舒锦意的心软在背后做些其他的事。

    不能放任不管。

    “是。”

    副将赶紧去领一支队伍紧紧跟上。

    褚肆从秘地出来。

    徐青就从后面过来,说:“爷,江将军那边派人出来了,显然是掌握到了咱们的行踪。”

    褚肆并没有什么意外。

    毕竟,这次过来,也没有躲避江朔那边的暗线。

    “过去看看。”

    “就这么迎上去?”徐青担忧道:“江将军毕竟对您有误会,要不要避开?”

    “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褚肆道。

    “可……”还有什么需要说清楚的?

    难道您是要当面和江将军说您窥视他们的墨将军多年了吗?

    徐青想想那场面,估计会很恐怖。

    “爷,不如属下去。”

    “你替得了本相?”褚肆斜了一眼过来。

    徐青沉默。

    江朔带人出来,褚肆带人过去。

    在大城门,两伙人直接碰上了。

    黑夜里,策马过来的那一支利落的下马,大城门守卫齐齐朝来人抱拳行礼。

    他们身上的铠甲在夜下,发出明晃晃,锐利逼人的银光。

    江朔大步朝来人走过去,随着他的走动,身上沉沉铠甲发出摩擦的声响,击打在人心上,有一种鼓打的沉闷。

    “嗖!”

    精钢玄铁混铸而成,端的是银芒闪烁,霸气十足。

    一丈三尺七寸,重九九八十一斤,枪锋锐利,点到褚肆面前,凛冽之气划过冷风,朝他冲来。

    枪身巨重,扫到之处发出沉钝声响。

    银枪指来。

    点到必死,扫到必亡。

    褚肆长身立于原地,神色淡漠看着怒火而来的人。

    “江将军。”

    “褚相为何出现在这里?褚相不给本将一个交待吗。”江朔手里的长枪未撤,再往前一点,就能取褚肆眉心一处的要害。

    褚肆身后的人,紧绷身形。

    那只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抬起,慢慢的移开了江朔指来的长枪。

    “江将军的敌人可不是本相。”

    江朔手里的长枪再次指了回来,落到下方心脏的位置,声寒如冰:“你来龙安关的目的。”

    没有一点的退让。

    说到底,江朔从来没有相信过褚肆。

    要不是舒锦意,这个人首先列入他的怀疑对象。

    “说。”

    他再往前逼一步。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褚肆对于眼前的威胁,完全视而不见。

    应该说,他并不会相信江朔会伤自己。

    江朔咬牙,冷冷的收下长枪,“希望到了地方,褚相能给本将想要的答案。”

    转身,手一挥:“带走。”

    褚肆皱眉,回头示意自己人。

    褚肆的人素质很好,面对这样的场面,也没有露出任何的怒火,只是冷冷盯着江朔等人,依了褚肆的意思,安静的跟上。

    江朔自然不会将褚肆领到军营去,而是将人带到了就近的一处府宅。

    进门,将士们就自动分开一个阵势,明暗紧守。

    看到这,褚肆赞许的点点头。

    江朔虽然有时候冲动了一些,可对边关的将士训练得很好。

    褚肆进屋,又被那把冷冰冰的长枪指住,“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

    屋里,只有他们两人的随从。

    江朔的两名副将对视一眼,对于江朔的怒火表示明白。

    可褚肆身边的随从,对江朔的行为,却十分的恼火,但隐而不发。

    褚肆的手抬了抬,示意身后的人先出去。

    “爷,”徐青不放心他们单独处在一块。

    江朔沉声对身后的副将说:“你们先出去。”

    两边的人无奈,出门守着。

    屋里只剩下两人时,褚肆道:“还未向江将军报个喜,本相的夫人生了个女儿……”

    “砰!”

    长枪一收,褚肆的脸上结实的受了一记重拳。

    “畜生!”

    江朔再次招呼一拳过来。

    “砰”的一声,褚肆两边脸都吃了他的拳头。

    褚肆面色冷淡道:“江将军解气了?”

    “姓褚的,你明知他是男儿,变成你的女人已是对他的污辱,你竟然还敢让他替你生孩子,畜生!”江朔气得双目通红,上来又在他的脸上招呼几拳。

    褚肆也生生受下了。

    对方不还手,江朔气得甩了甩打疼的手。

    “你到底还有什么阴谋,”江朔冷沉沉道:“尽管使出来。”

    “江朔你已经有昭华公主了,对阿缄的心思是不是有些重了。”

    “放屁,老子不过是替将军出口气,我对将军乃是敬重。”江朔眼神冷冽,声沉得滴水。

    褚肆看着他的眼,久久才抬起手拭去嘴角上的血迹,“是我让阿缄委屈了,你替他打上几拳,本相能承受。但你自己也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他的手下。”

    这样的警告,已是自私了。

    褚肆却不管那么多,只要有关于舒锦意的,他都不能放过,哪怕这个人是阿缄的旧部。

    “我来这边有自己的事要做,过来,不过是来替她看一看罢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江朔咬牙切齿,一脸的压根就不信你的神情。

    “信不信由你,”褚肆淡淡道:“边关事宜,本相一介文官,不会有机会介入,江将军也不必这般看本相。太子乃正本,太子妃又是太尉嫡孙女,江将军应该向谁看齐,心里该有个数了。”

    江朔黑眸眯成一线。

    “你是让我支持太子?”江朔忽而一笑,配着他这张脸,这身铠甲,铁血味浓浓,“贤王和誉王明的,暗的来争取你的相助。没想到褚相早早就有了人选,也不知他们知道褚相背后支持的人是太子殿下,又会如何。”

    “如此,阿缄只会更危险,你是想要让她死?”褚肆冷笑。

    江朔脸色一变:“不要拿将军来威胁我,如果不是你,将军不会有那种危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