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65章:飞来横祸(2更)

时间:2018-05-21作者:如是如来

    苦悲大师不在寺内,就连舒锦意也不在后殿。

    得到这样的答案,褚肆皱起的眉头,足以夹碎这座梵音寺。

    什么叫做不在寺内?

    被捉过来回答的小和尚瑟瑟抖动,想走却被褚肆用手紧箍住,连动都没敢动。

    夜色铺满天地,褚肆最后一丝耐心崩碎。

    正要拿梵音寺出气的褚肆忽闻小径的方向传来脚步声,回望过去。

    一条纤细的身影慢步走上来。

    从山下回来?

    两丫鬟看到舒锦意从山下的小路上来,脸色刷地一白。

    有一种被和尚骗取了童心的打击。

    “阿……意!”

    褚肆放开手中无辜的小和尚,快步走到她面前。

    夜视能力强的褚肆并没有发现舒锦意身上有什么不妥,刚放下心来,苦悲大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

    “苦悲大师。”

    想到自己刚才的冲动,褚肆不由有种羞愧感。

    “褚相爷请随老纳来。”

    褚肆牵着舒锦意的手一起过去。

    这引得苦悲大师微微侧目,却没有制止。

    进入偏殿,苦悲大师拿出一个盒子交给了褚肆,说:“局既已定,此物归主!”

    舒锦意看到这帅印并没有意外。

    江朔离开时,也并没有特意的讨要。

    因为他知道,东西在舒锦意的手中。

    “多谢苦悲大师替本相保存!”褚肆接过,道谢一句。

    苦悲大师诵了一句阿弥陀佛,没有再多说什么,已经是赶人走的意思了。

    舒锦意和褚肆对着他合什,施了一个佛礼。

    携手走出时,舒锦意特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那秃驴正眉目含笑的看着他们二人的背影。

    直到迈出大殿的门槛,舒锦意才收回落在身后的视线。

    老秃驴的那一笑,怎么都觉得有些深意。

    罢了。

    老秃驴的心思,还是别乱猜了。

    “你打算将这东西怎么办?”舒锦意坐在马车内,手自然的攀着他的手,侧目看着他手里的盒子。

    褚肆抬了抬手里的帅印,“这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是属于龙安关的。”

    言下之意,他要送向龙安关。

    舒锦意没作声。

    褚肆起初并不相信江朔,私心的藏了一段时间。

    现在没必要了。

    “去见人了?”

    褚肆低头问。

    舒锦意点头,“见了一个人。”

    褚肆张了张嘴,想问是男是女,却没问出口。

    舒锦意瞥了眼他欲言又止的嘴脸,没说话。

    伸手探出小窗口,冰凉的湿意从外面飘打而过。

    下雨了!

    褚肆将她的手抓了回来,捂到了他的衣内。

    触摸到他的胸膛,舒锦意缩了缩手,“冷。”

    “冷就放着,别动。”

    褚肆按住她收缩的动作,眼眸深深望过来。

    舒锦意无声微笑,“阿肆。”

    “嗯!”

    褚肆难得听到她这样亲昵的唤自己,应和的声音不由柔软了下来,眼底隐含着浓浓笑意。

    舒锦意眯眯眼道:“偷偷做过这样的事?”

    褚肆身体一僵。

    “算了,”舒锦意慷慨的不计较,手在他的衣内一翻,从里面揪住他的衣襟,往前一扯。

    两片柔软的唇覆上来。

    褚肆想扣住她的脑袋要加深,舒锦意却突然放开,勾唇笑看他。

    褚肆黑眸黯了黯。

    “褚肆,准备好了吗。”她喃声问。

    “阿缄,你可想清楚了?”那个人以往对你那么重要,到了最后的关头,你真的可以下得去手吗?

    染血的事,你可以交给我来做。

    可他又期待舒锦意将那个人踩进深渊的画面。

    他早已准备好。

    只等她最后的决定。

    ……

    议事殿前,气氛一度的压抑无法喘息。

    连下面的议论声都停止了许久,殿中,只有户部尚沈大人的状告声。

    凄而悲。

    令听者无不将愤愤目光投向前面的一人身上。

    沈大人罪状告完,悲怆道:“请皇上替老臣作主!褚相实在胆大包大,竟私闯后宫,假专圣谕将老臣的女儿掳走!闺女名声如此重要,竟被褚相逼得出家,半年以来竟不敢言,老臣实在痛心,请皇上为老臣作主!”

    听着沈大人前后言述,又将证据和证人带到议事殿来。

    此地乃议国事之地,沈千重竟然不顾一切的替爱女抱冤,实在大出人意料之外!

    半年前,你干什么去了?

    “褚相!”

    皇帝猛地拍桌,眼神冷凌的投向褚相,怒喝,“可有此事!”

    褚肆往前走一步,撩官袍跪下,“既然皇上已然相信了沈大人的说辞,又何必再审问微臣。”

    听听,这是什么态度!

    简直没把皇上看在眼里。

    “皇上,老臣有证词和证人,如需传唤,老臣马上将人带进来。还请皇上为老臣主持公道,可怜老臣的女儿!”

    沈大人悲嚎了起来,真打算要用这事敲打褚肆了。

    本该要入誉王府为侧妃的女儿,却中途被人掳走不说,最后还闹得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当然是对外宣告,沈淳儿对家里人说是出家。

    至于去了哪里,并没有明说。

    前两个月还是写信回家报平安,说她一切都好。

    半年之后,有心人想要利用这点打压褚肆。

    沈尚书就将女儿的这件事利用了起来,可以说不惜代价的损坏了自个女儿的名声。

    虽然大家都对当年沈淳儿突然离开的事心存疑惑,可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褚肆看向沈尚书的眼神很深,很暗。

    沈尚书没敢看褚肆。

    利用爱女这件事,他挣扎了又挣扎,最后还是妥协了。

    因为誉王,也为了另一个女儿。

    最后物证逞上来了,确实了此事。

    朝臣哗然!

    难不成褚肆喜欢沈家六小姐?

    所以才和誉王抢女人?

    有人想到了誉王和褚肆的种种对峙往事,心中就了然了。

    皇帝因此事动了怒,到底沈六小姐本是要给誉王做侧妃的,也就算是皇家媳妇了。

    皇帝再宠信这个人,也是有个度的。

    再加上沈大人手里有物证和人证,连当日褚肆用的手谕都拿到了手,再加上他本身官位并不低,又拉出皇子来做垫位,多重的因素下,皇帝怒得拍桌,直接下令将褚肆押送天牢。

    其实官员们并不知道,皇帝最恼怒的是褚肆将手伸向了后宫,竟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下了那种事。

    假传圣谕!

    是不是到了关键时刻,他就能假传圣旨了!

    每每想到这个座位摇摇欲坠,皇帝的脸色就阴沉一寸!

    褚肆被下狱的事传出宫,相府的人就懵了!

    舒锦意手里的针扎进了手指腹上也没有半点的知觉。

    褚肆被押进大牢了?就这么轻轻松松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