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282章 预知梦境

时间:2018-05-26作者:他乡的灯火

    那个人似乎发现了哲少在追赶,跑的越发迅速,很显然这位是穿山越岭的..a一般人在这样场合真心跑不快,但是前面那个简直迅若灵猴一般,凭王哲训练有素的身法居然无法拉近距离。

    即便山上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灌木和翠竹,依旧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高手!一定是刚刚袭击自己的高手!王哲暗暗冷笑,对方明显是要引君入瓮啊!

    什么时候黑熊世家的人,也害怕伤及无辜了?居然勾引自己远离人群,或者说他事先设下了埋伏?奇怪的是,刚刚明明发现的熊艳丽,追到半路却出来这么一个奇怪的家伙。

    嘶!哎哟卧槽!不对劲!王哲忽然想起白雪玫的噩梦!糟糕!梦到一个女人向她开枪,击中了胸膛血糊糊的,偏偏一点都不疼!这不是一般的梦境,也不是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跟徐晓彤那个梦境一样的预知梦境!

    没错就是预知梦境!在哲少解梦的日子里,见识过很多预知梦境,所谓的预知梦境,就是事先梦到了某件事,不久之后这个梦境成真!可不一定是美梦成真,很多时候是噩梦成真啊!..

    这种情况很多人都遇到过,对某一件事情或者某一情景突然有种熟悉感,仿佛曾经经历。哲少坚信人类真的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有些梦中的情景在现实中真的会发生。

    心理学将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称为是即视感,就是未曾发生的现象或场景,却在某时某地产生的一种熟悉感,现代的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人类知觉和记忆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

    知觉和记忆都有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分类,知觉包括对面孔、方位、周围情景的知觉,当处于一个场景中由于知觉的对象不同,因此会分别通过不同的知觉回路去感知。

    同样记忆也有许多的分支,可能我们曾经经历的一些情景,按照分支不同进行了归类记忆,储存在不同的记忆系统中,其中许多是我们无法意识到的。

    当我们遇到一个新的情景的时候,大脑首先会调动各个分支的记忆系统,一旦出现与记忆系统类似的事件,就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这些种种解释,在哲少看来狗屁不通!

    他坚信科学的尽头是神学!最著名的预知梦境是林肯遇刺前几天晚上,林肯曾经做过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他正在散步,然后突然听到有人在哭,他走过去看到有一具尸体,可是他看不清尸体的脸。

    于是他上前去问一个正在哭泣的士兵,死者是谁?结果士兵说,是我们伟大的总统,他被刺杀了,不久之后林肯真的遇难了,这不过是诸多预知梦境中的一个实例罢了。

    几乎是想到白雪玫噩梦的瞬间,王哲已经扭转身往回狂奔,那边不止有白雪玫呀!还有胡思姐呢,哲少后悔离开胡部长身边了,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刚刚追踪那个混蛋的时候翻越一道山岗,重新爬上山岗远远看见那台道义墨笛丁型商务车心往下沉,胡思姐居然没有走!哲少一边乡下狂奔,一边四下张望,他真的害怕有人靠近!

    中兴镇里面狂欢继续,混乱的只是这一片山坡,几个人躲在道义墨笛丁型商务车侧面。也许这是车子没有离开的原因,车子成为了大家共同的掩体,正在此时电话响了:“大师兄我是王哲!”

    那边卜成刚沉声道:“胡部长说你发现了熊艳丽?在什么方位?我派人去搜索!”

    已经看见有干警从镇子里跑出来,王哲一边跑下山一边道:“在乡镇公路南侧发现的,只是钻入人群中找不见,但是我发现她有同伙。是一个男扮女装的家伙,擅长飞刀投掷而不是枪,熊艳丽在那儿!我看见她了!在向胡部长靠近!”

    这一刻哲少距离道义墨笛只有一百多米,可是这一百多米山路却恍若天堑一般,他恨不得肋生双翅飞过去!偏偏的胡思姐在安慰车边的老百姓,应该是中兴镇的村民,跟曾经的胡书记很熟。

    问题是现在不是亲民的时候!如果熊艳丽要报复自己的话,很有可能向哲少身边人下手,而今天喜剧传媒的三女和胡思姐,无疑都会成为胸霸袭击的目标!

    “小心!上车!走哇!快走!”

    只是胡思根本听不清他喊什么,还向他招手致意呢!这个蠢女人!王哲差点骂出来,就在此时,被他盯死的熊艳丽忽然转过身看向他,那双足够惊艳的大眼睛,即便在几十米外也熠熠生辉!

    只是在哲少的眼中,那双眼睛绽放的是死神的光芒!女人冷笑看向王哲,从怀里掏出一支手枪,王哲浑身冰冷!万万没想到白雪玫的噩梦成真,他多希望自己之前判断正确!

    多希望守在胡思姐的身边没有离开!只是种种想法都不过是虚妄的,眼下胸霸恶魔一样的笑脸,像是在嘲笑不自量力的哲少!没错就是不自量力!

    几十米的距离,假如手中有枪的话,自己可以一枪击中胸霸,哲少有充分的自信。问题是手中只有一个花包,还有花包上面穿透的那柄尖刀!

    把尖刀投掷几十米出去刺中熊艳丽?王哲还没有那么天真,几十米距离堪比飞剑了,哲少学过的是古武不是修仙啊!而此刻女人狞笑着,缓缓举起枪瞄向三十米外的胡思!

    那故意的慢动作似乎就是在折磨王哲!没错就是折磨王哲!熊艳丽恨死了这个让家族覆灭的男人,恨死了这个向自己施术的男人,那种叫做什么千蛛万蚁手的逼供手法,简直成了女人的噩梦!

    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熊艳丽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每一个夜晚她是如何的煎熬!女人绝对想象不到千蛛万蚁手的后遗症如此的残忍,几乎把她要折磨疯了,真的是要疯了!

    现在终于有机会报复那个男人!没错就是报复!今天本来有机会偷袭杀死王哲的,但是看到那个男人跟三女喜笑颜开的样子,熊艳丽居然异常的烦躁。

    仿佛看见自己的男人在偷腥一般!很难想像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在那一瞬间熊艳丽放弃了偷袭的想法,决定让男人感受到失去的痛苦,失去亲人的痛苦!

    这一刻哲少胸中有一股戾气亟待发泄,忽然想起崔老传授给自己的醍醐灌顶术,这种音杀功法他还从来没有用过。在他看来,这种功法更像是鸡肋。

    如果可以打倒对方造成致命伤,乱喊乱叫有什么用?法术伤害这么也没有物理伤害来的痛快,拳拳到肉的感觉多爽啊!但是现在双方距离足有六七十米之远的时候,就算是飞过去也来不及,终于让他想到了鸡肋的功法!

    “千蛛万蚁手!”
小说推荐